燃文小说 > 网游小说 > 惊悚乐园 > 第1293章 至黑之夜(一)
    【疯不觉,等级57】

    【似雨若离,等级54】

    【枉叹之,等级55】

    【悲灵笑骨,等级54】

    【石上花间,等级54】

    【絮怀殇,等级55】

    【请选择队伍要加入的游戏模式。?ranwe?n? w?w?w?.?r?a?n?w?en`org】

    【您选择的是团队生存模式(噩梦),请确认。】

    众人整备完毕后,还是由封不觉担任队长,率队进入了剧本队列中。

    【您的小队正在加入团队生存模式(噩梦),团队人数已达上限:六人。】

    【您的队伍已进入队列。】

    【正在协调神经连接,剧本生成中……】

    【载入开始,请稍等。】

    当系统语音逐条刷出时,身在登陆空间中的众人便同时产生了那种熟悉的失重感,并陷入了一片黑暗中。

    传送……已经开始。

    “欢迎来到,惊悚乐园。”干瘪嘶哑的男声,道出了这句开场白。

    【载入已完成,当前您正在进行的是团队生存模式(噩梦)。】

    【本模式提供剧本简介,并有几率出现支线/隐藏任务及特殊世界观。】

    【剧本通关奖励:可选拼图牌*4】

    【即将播放剧本简介,播放完成后游戏将即刻开始。】

    看到这次的通关奖励时,地狱前线的全员皆是心中一惊;要知道……就算是“随机拼图牌*4”,都已经算是非常罕见的奖励了,但这次通关的奖励竟然是四张“可选拼图牌”?

    在如今这个有拼图牌交易所的版本里,无论哪名玩家的储物空间里都是常年留着那么三五张用不出去的牌的,若是给他们四张“可选”的牌,那他们只要跟自己本来的牌凑一凑、再去交易所里换一换,就极有可能凑出一套数量很多、且非常难凑的拼图牌组合,进一步说……这就等于是给了一件强力的传说级装备了。

    “虽然以六人队的形式加入时就有预感了……”封不觉当即心道,“但从奖励的内容来看,或许这剧本会比我预期的更难呢……”

    【出现异常。】

    【正在重新载入简介……】

    下一秒,一种从未出现过的异常情况,便印证了觉哥的预感。

    【剧本发生未知错误,正在断开连接……】

    【遭遇不明数据流牵引,启动紧急程……】

    最后的这段系统语音,宛如被某种力量截断一般中止了。

    而玩家们……并没有被断开连接。

    …………

    混沌焦土,血煞遍境。

    乌云遮天,灰烬覆地。

    此刻,在这充满恶魔妖兽的杀戮之地上,一个由数十块魔法浮雕围成的传送阵,正在散发着与周遭环境格格不入的光华。

    嗡嗡嗡

    伴随着一阵蜂鸣,三道人影出现在了阵中。

    那……是三名玩家:【疯不觉】、【枉叹之】和【絮怀殇】。

    “总算是成功了一回……”当觉哥他们现身时,一个看起来十五六岁、却摆着一张老成的脸的少年站在阵旁念叨了一句。

    “老王?”封不觉循声一望,一眼就认出了对方正是“奠王”。

    “好久不见啊,封不觉。”奠王显然已懒得吐槽觉哥对自己的称呼了,他只当没听见似的直接打了声招呼。

    “嚯,一段时间不见,你长大了不少嘛。”封不觉上次见奠王时,后者的外表年龄还是个儿童,“话说……那个……是你新造型的一部分吗?”说着,觉哥便将视线投向了此刻正站在奠王肩上的一只怪鸟。

    那是一只背棕腹白的类猫头鹰生物,其身体比一般的猫头鹰还要大些,头部则完全就是猫的样子,还真是名副其实的“猫头”鹰。

    “是我。”没想到,一秒后,那猫头鹰居然自己开口,回应了觉哥。

    “【哔】”封不觉脱口而出就说了个被屏蔽的感叹词,然后认出了那怪鸟的身份,“尊哥?”

    “对,就是我。”篆颉尊接道,“这段时间发生了很多事……总之,目前我只能以这种形态存在了,力量方面……比起以前也弱了不少。”

    “虽然我不想打搅各位叙旧……”此时,絮怀殇忽地插嘴道,“但我必须提醒你们一下,好像有什么东西过来了……”

    她不愧是超一流的高手,对危险和敌意的感知非常敏锐。

    就在她话音落时,一只背生蝠翼的怪物便从距离众人约二十米的半空骤然杀出,扬爪扑来。

    这怪物形似石像鬼,但通体发紫,且极为干瘦;它应该是具备着隐形和无声飞行能力的,因为在絮怀殇说话之前,它的身形仍处于隐遁的状态,其飞行的声音也隐在风中、极难被察觉。

    说时迟,那时快!

    那怪物的扑杀动作刚起,一记袖箭的破风之声也啸空而出。

    紧接着,便听见“噗”的一声……

    小叹用【阿泰尔之触】发动的这次攻击,精准地命中了怪物的头部,正正好好插在了怪的眉心处。

    就算那怪物很强,脑子被箭贯透自是没救了,数秒后,它便随着惯性斜落而下,重重地摔落在地,抽搐的身体和流泻在地的脑浆宣告了它的死亡。

    “嗯……进本后连个适应环境的‘安全时间’都没有哈……”小叹如今也已经习惯了游戏里的各种状况,习惯了在淡定地处理完这种突发危机后顺便吐个槽……

    “呵……”奠王闻言,干笑一声,“身在混沌焦土,还谈什么安全呢,在这儿呼吸都是不安全的。”

    他说话的同时,篆颉尊不声不响地从其肩上飞了下来,快速降落到了那只刚死的怪物旁边,低头舔了两口地上的脑浆。

    尊哥边舔还边道:“这些传送浮雕的确是太显眼了,我们还是换个地方再说话吧。”

    “我且不问你们用传送阵把我召来是想干嘛……”封不觉并没有就对方的吃脑行为发表什么意见,他知道篆颉尊的行为肯定有其道理,所以他直接说了正事儿,“我就问问……你俩为什么要在混沌焦土上干这事儿呢?在推理俱乐部里摆阵不就好了吗?”

    “问得好。”奠王一脸冷漠地望着觉哥,说出了一个惊人的消息,“让我先告诉你一个现阶段来说已算不得什么大事儿的新闻推理俱乐部,已经被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