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网游小说 > 惊悚乐园 > 第1294章 至黑之夜(二)
    死灵王国,曾是建立在骨沙上的一片银白之地。火然?文 ??? w?w?w?.ranwena`com

    但如今,已然面目全非……

    肆虐的魔气将这片国土上的每一粒白沙都熏染成了黑色,天空也变得浑噩低沉。

    这里……仿佛已成了“混沌焦土”的边境,等待着被“同化”、被“吞没”……

    嗡嗡嗡

    焦土之上,一组魔法阵的符文正在发出蜂鸣。

    阵旁,站着一个身着黑袍、披着华丽的披风,皮肤纯白,每个眼睛里都有两个瞳孔的怪人。

    他的名字……是塔利欧姆,幻魔教会现任的两名教宗(本来是有三个的,但夺灵死后就只剩下塔利欧姆和萨摩迪尔了)之一。

    蜂鸣持续了一段时间后,伴随着一记能量倾荡之声,三道人影出现在了阵中。

    “呼……终于成功了啊。”看到那三人时,塔利欧姆长吁了一口气,身体也不自觉地摇晃了几下,仿佛都快脱力了似的。

    “塔利欧姆?”玩家们获得行动能力后,小灵在第一时间就把这货给认出来了,并喊出了对方的名字。

    “啊……”塔利欧姆也抬眼望着若雨、小灵和花间道,“好久不见了啊……‘死灵三骑士’。”

    “这是哪儿?”若雨观察了一下四周的情况,随即又问道,“是你把我们召唤来的?”

    “认不出来了吧……”塔利欧姆苦笑一声,“呵……这儿可是你们宣誓效忠的死灵王国哦。”

    “什么?”花间惊道,“这里是……”她没把话说完,而是环顾了一圈周围的景象,并直接问道,“这段时间都发生什么了?”

    “说来话长……”塔利欧姆道,“此地不宜久留,请三位先随我去见灵王,到了她那儿,她自会跟你们说明的。”

    “等等。”这时,小灵警觉地接道,“你们幻魔教会……什么时候变成灵王的下属了?”

    “呵呵……”塔利欧姆阴恻恻地笑了笑,“不是下属,是同盟……”他顿了顿,眺望了一眼远方的天空,“你们有所不知……在‘那件事’发生之后,现在主宇宙几乎已经没有单打独斗的势力了,即使只是‘活下来’,也需要多方结盟才能办到。”

    说到这儿,他将目光收了回来,轻叹一声,再道:“总之,你们跟我走就是了……刚才我发动法阵肯定已经引起了‘它们’的注意,不用太久就会有‘冗兵’过来巡查,被那些家伙拖住就麻烦了……”

    塔利欧姆的话,玩家们仅听懂了部分,且随之而生的疑问也很多,要解开这些问题,她们也只有走一步看一步。

    于是,若雨她们三位便跟着塔利欧姆一同行动起来,四人通过一个隐蔽的入口进入了一条魔法次元通道,渐渐走入了死灵王国的地下……

    …………

    话分两头,再说封不觉他们这边。

    身在真正的混沌焦土上的这几位,也随着老王和尊哥一同跑到了一个类似地下洞窟的地方。

    此地的所有壁垒都由一些散发着高温的岩石组成,除了没有烟雾外,进来以后那感觉就跟进了桑拿浴室差不多。

    觉哥和小叹才没走多远,就已是满头大汗,热得就差吐舌头了。

    不过,絮怀殇却好似完全不热,看她那气定神闲,脸上连一丝汗珠都没有的样子,想必是有什么避暑的法门。

    “我说……小殇啊,你为什么……”封不觉问到这儿,没有把话接着说下去,而是莫名把话停在了半截。

    “为什么什么?”絮怀殇接道。

    “你知道的……就是……”封不觉说着,单手扶墙,做了个特妩媚的动作,然后开始了一段“魔力麦克”式的表演,只见他一边扯自己领口,一边吐着舌头,并缓缓用手轻抚掉自己皮肤上的汗珠。

    “哈哈哈哈……”絮怀殇当时就笑喷了。

    小叹则是嘴角抽动着,虚眼吐槽道:“你以后不写书了是准备拿这手艺当饭辙么……”

    “除非以后开始流行‘学术性膝盖舞’,否则我恐怕没法儿靠这吃饭……”封不觉说着,停止了他那十分业余的脱衣舞式扭动,并对絮怀殇道,“不过我的意思你明白了吧?”

    “哈……”絮怀殇慢慢把笑意压了下去,接道,“大概是明白了……”她顿了顿,解释道,“其实这并不复杂,只是能量的高阶运用方法之一……跟我对付【生鱼片】的‘音频探测’时所用的技术原理类似,当然了……‘隔离温度’比‘共振’要容易和省力得多。”

    关于在临闾镇上的事,他们之前已有过交流,所以她现在这么一说,觉哥和小叹基本上也就懂了。

    “哦,但话又要说回来了,我就是再热……也不会……”絮怀殇说着,也单手扶住了墙,但她可没有做觉哥那样的动作,她只是歪吐了一下舌头,扮了个鬼脸。

    “切~我就是活跃一下气氛嘛。”封不觉耸肩接道。

    “你下次想用类似的方法活跃气氛时,能不能先跟我打声招呼……”没想到,这时走在他们前面的奠王顺势吐槽道,“给我几秒钟先把自己的眼睛挖出来。”

    “你好烦啊,是不是叛逆期啊?”觉哥也毫不示弱地反吐了回去,“是不是感到孤独困惑,并且对身上有些地方开始长毛感到疑惑和恐惧啊?”

    老王没有和觉哥接着呛声,因为他知道自己不是对手,所以他只是默默地继续前行,并且朝觉哥竖起了中指。

    虽说玩家之间不能做这种动作,但npc可没有这种限制,某种意义上这也算是种优待了……

    众人又行了几分钟,深入到了这个地下洞窟的更深层。在穿过了几条能看见岩浆的、蜿蜒且危险的小径后,终于,出现了一个穹顶极高的巨大空间,玩家们的眼前也是豁然开朗。

    “是我们,封不觉他们到了。”进入那个空间后,奠王便高声喊了一嗓子。

    他的话语在这空荡荡的巨大洞窟中回荡了一圈,紧接着,一阵沉重的岩石摩擦之声便随之响起。

    与那声音一同出现的,是一阵空间的扭曲……

    几秒后,在原本空无一物的某块空地上,一大片看起来像是光学迷彩的一样的东西“打开”了。直到那“隐形的石门”被推开了三分之一,小叹和絮怀殇才意识到那儿原来存在着另一个“入口”(觉哥一到这儿就用数据视角发现了);假如不是有人从内部将其打开,无论从哪个角度都是无法看到这石门的。

    “可算是把你盼来了呢……”门还没完全开启,比利的说话声就已响起。

    不过……他的声音听起来很怪,好像是在缸里说话似的,有点儿闷。

    玩家们即刻朝那儿看去,只见……一个身高两米五左右,体型庞大的巨型装甲人偶,正推开石门、并从中走出来,而比利的声音,就是从那人偶的“身上”发出来的。

    待那装甲人偶完全走出石门时,觉哥他们再定睛一看,便赫然发现……就在那人偶的左肋部,有一个前后贯穿的、残缺的大口子;缺口边缘那不规则的形状看起来好像是被什么东西“一拳打穿”似的。

    此刻,那个缺口的两面都已被玻璃封住,而玻璃内……竟摆着比利的头部。

    “喂喂……什么情况?”觉哥当即说道,“你跟你弟合体了?”

    封不觉当然也认得出那装甲人偶就是比利的弟弟比尔。

    嘀嘀嘀

    觉哥话音未落,比尔那方形的“显示屏脸”上,就做出了一个:(这样的颜文字。

    “呵……”比利闻言,则是苦笑一声,“是可以那样说吧……”他补充道,“用两句话来概括就是……在一次战斗中,我失去了头部以外的肢体,而我弟弟则失去了动力源、以及说话的能力。”他又顿了顿,“嗯……往好处想,现在他的‘颜文字’功能丰富倒是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