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网游小说 > 惊悚乐园 > 第1295章 至黑之夜(三)
    短暂的交流后,比利便准备领着封不觉他们一同进入那扇石门内的隐藏空间。ranw?en w?w?w?.?r?a?n?w?e?n?a`com

    而觉哥刚走到门口,就发现门内的景象十分眼熟……

    “这是……在船上?”他望着门另一侧的甲板和桅杆疑道。

    “是啊。”比利回道,“我想……你对这儿并不陌生吧?”

    其话音未落,封不觉就已经意识到了眼前的景物是什么:“安娜女王复仇号?”

    “呵呵……”比利笑了笑,答案已在不言之中,“请吧。”

    既然人家已说了声“请”,那封不觉也就不再多嗦了,他带头跨步迈进了门内。

    穿门而过后,他便完整地看清了整艘船的样子,没错儿……这里就是女王复仇号的甲板;到了“这一侧”再回头看去,他们身后的石门自然是直接可见的实体了,只见那硕大的“石头门框”被木桩和绳子固定在甲板上,其下方的船板上还画了一个圆形的法阵。

    几秒后,觉哥又转头往船舷外望去,他立即发现这艘船的下面连水都没有……此刻的女王复仇号是“漂浮”在虚空中的;船的四面八方都是一片灰蒙蒙的物质,隐隐有一些和月光类似的光线透过那些灰质照进来,但光靠这些光的话肉眼只能勉强视物,所以船上还点了很多发着荧光的提灯来提供照明。

    “我们又见面了,封不觉。”

    就在三名玩家、老王和比利兄弟陆续通过门扉时,一个嘶哑的嗓音忽地响起。

    觉哥循声望去,看到了一位熟人黑胡子。

    “你……”虽然封不觉还认得出那是黑胡子,但后者的变化着实有点大,“……发生了什么?”

    “呵呵呵……”黑胡子发出一阵略带苦涩的笑声,并拄着拐杖,从数米外的一个船舱内一瘸一拐地走了出来,“这不是一目了然的事吗?”他说着,便用拐杖敲了敲自己那条已经不听使唤的腿,小腿处发出了咚咚两声,很显然……其裤腿中的已不是血肉了,而是木头之类的东西,“我被人打瘸了呗。”

    封不觉没有再去问“你的自愈能力不起作用了吗”这种问题,因为答案已不言自明……如果有办法能治,黑胡子也不至于又装义肢又拄拐的。

    “那……”觉哥想了想,随即环顾四周,“你的船员们……”

    刚才他就觉得有点儿不对劲,为什么除了他们几个之外,甲板上连一个海盗都没有。

    “呵……”黑胡子又是一声干笑,提起手上的一瓶朗姆酒往嘴里灌了一口,再道,“……你说呢?”

    封不觉不想说,也不想笑。

    他还清楚的记得自己第一次见到对方的情景……那时的黑胡子,步伐有力,声如惊雷,举手投足间都透出海上霸者之风,只需岿然屹立,便能让数十名凶神恶煞的海盗缄口不语。

    然,如今,出现在觉哥眼前的……却仿佛是个年迈落魄的酒鬼,非但嗓子嘶哑得让人膈应,连眼神也是毫无气势;若没有拐杖的话,他好像连路都走不动;

    就在他们对话之际,比尔已经拖动着石门,将其重新关闭了起来;从门另一侧的熔岩洞窟里看,原本有门的地方已重新变成了一片空无一物的空地。

    “看起来你们已经认识了,就由你来做介绍吧。”比利这时对觉哥说道。

    “嗯……”封不觉沉吟一声,随后转头示意了一下身后的两名玩家,“这是小叹,你们基本也都认识了吧;这位呢……是絮怀殇,在我们异界旅客中也算是大名鼎鼎的人物,我想你们也应该有所耳闻。”他顿了顿,再朝比尔歪了下头,“比利,诸神黄昏后接管了真理法庭的神级存在,也不知道为什么现在只剩下了一个脑袋……比尔,比利的兄弟,本来在尊哥那里当管理员,现在嘛……”他耸耸肩,没有评论,接着指道,“老王和尊哥,分别是惊悚乐园上个纪元的遗留者和这个时代的次神,原本掌控着主宇宙的额外次元‘推理俱乐部’,现在……你们也看到了。”他又微顿半秒,将视线移到了黑胡子的身上,“黑胡子船长,由混沌之海回归的大海贼,实力不在四柱神之下的海上霸主……至于他现在是怎么了……”他改变了语气,直接对黑胡子道,“船长先生,跟咱们说说呗。”

    “还是让比利起头吧。”黑胡子说着,竟然就这么背靠着桅杆坐了下来,一副懒洋洋的样子,“这事儿最好从头说。”

    闻言,玩家们又齐齐看向了比利,或者说……比尔肋部玻璃舱内的那个木偶脑袋。

    “啊……从何说起呢。”比利的声音隔着玻璃传了出来,“按时间来说,这一切的开端……应该发生在你离开咀魔岛的时候。”

    他话中的这个“你”,指的无疑就是封不觉。

    “二十三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通过大幅削弱你的数据强度,使你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无法再排到与主宇宙核心人物或事件相关的剧本。”比利接道。

    …………

    “对不起……可以的话……我想请你,暂时离开惊悚乐园一段时间。”

    …………

    这一瞬,二十三在咀魔岛对封不觉所说的最后一句话闪过了后者的脑海。

    “在确保了你不会参与进来搅局之后,一场‘战争’便开始了。”比利顿了一下,“当然了,说‘战争’,主要是为了对那些死去的战士们表示敬意,实际上……由于双方的实力悬殊,用‘清剿’或‘屠杀’来形容才比较贴切。”

    “二十三对整个主宇宙发动了进攻?”封不觉的反应很快,他紧跟着对方的思路问道。

    “并不是针对整个主宇宙,而是针对主宇宙中所有她认为应该消灭的东西……”比利回道。

    “她的区分依据是什么?”觉哥又道。

    “那你就该去问她本人了。”比利回道,“反正据我所知,除了斗魔之外,包括在场的几位在内的……主宇宙的各路势力,都在其‘清剿名单’之上。”

    “斗魔呢?”封不觉问道。

    “很不幸的……已经和她联手了。”比利回道。

    “喂喂……听起来超不妙的啊。”小叹虽然对那些太复杂的设定不太懂,但他对二十三和斗魔的实力还是有所了解的。

    “是啊。”比利接道,“对他们以外的人来说,这自然是个坏消息。”

    “他们联手的理由又是什么?”封不觉道,“是斗魔被二十三用‘力量’降服了?还是他们有着共同的目的?”

    “不知道。”比利直言不讳地应道,“但我觉得‘有共同目的’的可能性比较高……且不说二十三能否在力量上压制斗魔,就算她能,斗魔也绝不是那种会屈服于力量的存在;所以,应该是他们就某些事达成了共识。”

    “嗯……”觉哥思维连转,沉默了几秒后,再道,“从咀魔岛那时算起,以你们这里的时间来说……这场战争持续了多久?”

    “以你们人类的角度来说还是挺久的吧,大约已有两年左右了……”比利回道,“但在我们看来,这绝对属于‘闪电战’。”说到这儿,他将目光投向了已飞到船舷上的篆颉尊,说道,“接下来的部分,由尊哥你来讲吧。”

    “好的。”篆颉尊点点头,接道,“首先,我想谈一下最近主宇宙的社会风气越来越糟糕的现象。”不知道为什么,他拿出了一种领导训话般的语气,“诸位也都看到了,即使是像比利这样十分优秀的年轻人,都在随口称呼我为‘尊哥’,以前的主宇宙可不是这样的,但最近这些年,大家的下限好像都在不断探底,许多原本很有素质的有为青年,现在满口垃圾话,行事也越来越没有原则,归根结底……我觉得封不觉应该对此负主要责任。”

    “同意!”尊哥说到这里,黑胡子在旁拿起酒瓶,扯着嗓子高呼了一声,其神态貌似在表示他对此深以为然。

    “喂……跑题了吧,怎么突然开始说我了啊?”觉哥吐槽道。

    “活跃一下气氛嘛。”篆颉尊张开双翅摆了摆,“不觉得刚才的对话有点压抑么?”

    “你有没有成功活跃气氛我不知道的……”封不觉虚着眼接道,“但我颇为确定……下限探底的人里你也算一个……”

    “哈!”不料,尊哥却是拿出了死猪不怕开水烫一般的态度,“假如你的家被夷为平地、形态被限制在猫鹰的状态下、还得靠着吃脑浆来维持法力和神识……想必你也就没什么兴趣再去考虑自己的节操了。”

    “哦……”封不觉摆出一张冷漠脸,“那咱们姑且从你的‘家被夷为平地’这个点开始讲如何?”

    “唉……”尊哥深深叹了口气,如有所思地言道,“其实事情也不复杂……那天,比利到推理俱乐部来喝茶,我和奠王陪他坐着聊了会儿,就在这时,毫无征兆的……斗魔闯了进来。”

    “什么叫‘毫无征兆的闯了进来’?”封不觉道。

    “当然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啊。”老王这时接道,“要是人家事先跟你打了招呼,还能叫‘闯’吗?”

    “我是说……”觉哥又道,“以你们几个的能力,斗魔逼近时你们就没有感觉吗?推理俱乐部内外就没有设防御法阵之类的东西吗?”

    “你说的都对。”尊哥又道,“按理说,像斗魔那个级别的超级魔王,别说是‘靠近’了,他只要和我们存在于同一个空间,哪怕相隔十万八千里……我们都可以大致感觉到他在哪个方向。另外,防御法阵之类的东西……推理俱乐部当然也有,且设置得很强,强大到即使是四柱神级别的存在想要突破也要花一定的时间……”

    “我猜这里要接个‘但是’。”絮怀殇已猜出了对方接下来要说什么,故而插了一句。

    “但是……”篆颉尊也没令她失望,“只要有‘爆鸣隧道’这项技术,以上两点……也就变得毫无意义了。”

    “那不是origin的独有技术么?”小叹疑道,“难道鲁特也……”

    “不。”封不觉否定了他的推论,“和鲁特没关系,是二十三……”他顿了顿,“以现在的她而言,不管是‘沙盒’、‘爆鸣隧道’或是别的什么技术……要复制出来都不是什么难事。”他摸着下巴,思索着念道,“嗯……有了这项技术,只要能确定敌人的坐标,斗魔就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内无视各种外围防御,直接突破到目标的面前。”

    “对,而当时的我们,对此一无所知……”篆颉尊接道,“斗魔闯进来之后,也没有跟我们唠嗑的意思,他用右手一拳打穿了比尔的身体、同时又用左手施展念力……捏碎了比利的身体;他用这两秒之间的所做作为,阐明了自己的来意……”

    “见此情形,篆颉尊立即用上了他全部的魔力,连接上了推理俱乐部内的魔能储备装置,借用这股庞大的魔法共鸣之力,他成功抑制住了斗魔的下一个动作。”此时,奠王又接过话头说道,“接下来的几秒内,我抓起了比利和比尔,启动了我本以为永远都不会用到的……紧急逃生用的符文阵。”他停顿了一秒,语气深沉地道,“直到我们四个被传送出去为之,篆颉尊总共压制了斗魔八秒,这八秒……已让他体内的魔源产生了永久性损伤,所以他现在只能保持着这种相对而言让自己比较‘轻松’的生理形态,只有这样……他的情况才不会进一步恶化。”

    “而我们……”此时,比利又适时接道,“你们也瞧见了……我残留的头部替代了比尔那个已经被毁掉的能源核心,他的身体则解决了我行动不便的问题;幸运的是我们兄弟可以通过某种外人无法听见的感应来对话,所以交流方面也没什么障碍。”

    他说话间,比尔的显示屏脸也做了个( ̄^ ̄)这样的表情,意味不明……

    “然而……”下一句话,比利却是话锋一转,“真理法庭,可就没那么幸运了……据我后来得知,就在斗魔突袭推理俱乐部的同时,法庭也遭到了进攻;攻打那边的,是经过二十三改良的冗兵军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