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网游小说 > 惊悚乐园 > 第1296章 至黑之夜(四)
    “林克和艾德的技术她也掌握了吗……”封不觉若有所思地将这个结论念叨了一遍,脑中又将该结论所能引申出的其他各种可能也过了一遍。? ? 火然? 文  w?w?w?.?r a?n?wena`com

    数秒后,他又问道:“你刚才说……她还将冗兵‘改良’了?”

    “是的。”比利应道,“为了让这些家伙能够在主宇宙中长期存活,所以二十三对它们的结构进行了一定的修改。”

    这话一听就有问题,首先,这就不像是npc会说出来的话;其次,就算能说出来……他又是从哪儿得知这种事的呢?

    “你怎么知道的?”封不觉随即就提出了疑问。

    “是一个叫赤铁的衍生者告诉我们的。”比利道,“我想你也认识他,他是z组织的人。”

    “哦?”封不觉眉头稍展,“赤铁还活着吗?”

    听到这个消息,觉哥还是颇为欣慰的,他是真担心在咀魔岛的时候赤铁和翼被二十三给干掉了,若是如此,那他也要负一定的责任。

    眼下,听说赤铁没死,封不觉也松了口气;既然赤铁还活着,那当时和他共用同一个身体的翼应该也没事。

    “活着,而且还给了我们不少很有用的情报。”比利回道,“若不是他,或许我们几个现在也不会在这里跟你说话了。”

    “嗯……”封不觉点点头,思绪又回到了方才他听到的信息上,“那么……如你所说,二十三的改良是为了‘让冗兵能够在主宇宙长期存活’,这是不是表明……原版的冗兵是无法在这里长期生存的?”

    “对。”比利回道,“冗兵这玩意儿……说白了,就是由衍生者这种比较高阶的‘冗余生物’所二次创造出来的低阶冗余生物;和‘复杂’的衍生者相比,冗兵在数据性质上非常简单和‘纯粹’,所以,当它们在主宇宙活动时,‘最高意志’可以轻易地对其进行定位并予以直接抹杀。”

    “也就是说……二十三的改良,让它们变得不那么‘纯粹’了?”此刻,絮怀殇听出了其中的一个关键,顺势问道。

    “呵……”闻言,篆颉尊接过话头,笑道,“也不是多难的事,其实她就是采集了各种主宇宙中原本就存在的生物的数据基因,随机加到了冗兵的生产线上,使每一个冗兵都沾上一点点主宇宙本地生物的数据属性。”

    “……这样一来,系统(这两个字由觉哥说出后,落到npc们的耳中会自行转化为与‘最高意志’类似的词义)要搜索出这些冗兵的坐标就比较费事了,而且……抹杀它们的操作量和复杂程度也会大幅增加。”封不觉立即就明白了对方的意思,并接道,“呵……的确是个好办法呢。”

    “现在是钦佩别人的时候吗?”奠王用他那“不高兴”的神态望着觉哥吐槽道。

    封不觉还没应声,比利为了阻止他抬杠,就赶紧重新抢回话头道:“其实……那些普通的冗兵还不算是最大的麻烦,经过‘改良’之后,失去了数据纯粹性的它们实质上是比原版要更弱了,即便这些家伙数量源源不绝,我们也并非拿它们毫无办法。但是……冗兵军团中,还有一群极为棘手的家伙扫荡者。”

    扫荡者,即独立冗余磁盘阵列;林克和艾德制造这种生物时的用的代号是【raid】(redundant_arrays_of_independent_disks),他们是按照“在超维入侵中负责清理强力玩家和npc的主力部队”这个理念将其设计出来的。

    扫荡者的智能和冗兵一样,比较低下,它们不算是ai生命体,不具备思考和学习能力,只会遵从命令行动;但是,比之冗兵,扫荡者的战斗力有着质的飞跃,它们每一个都拥有相当于三级衍生者的战力,而且……都配备了“战术制御模块”。

    “不会吧……”封不觉神情微变,“那种强度的量产生物肯定没法儿像冗兵一样用简单的方法去改变基本结构啊。”

    “然而,二十三还是成功地将其改良了。”比利接道,“虽然我们也不太明白原理,但按照赤铁所说……她在自己麾下的扫荡者身上用到了‘茵菲尼特’的数据基因。”

    “槽勒个卧!”封不觉一个激动把一句脏话倒着讲了出来,还愣是没被屏蔽,“那啥……据你们所知,这种扫荡者的总数大约有多少?”

    “不清楚……”比利回道,“但应该不太多,因为它们基本都是单个出现的,唯一一次结队出现,是在……”

    “是在进攻我的海贼团的那一天……”这一秒,黑胡子很自然地接过了比利的话,用他那嘶哑的嗓音念道,“呵……我记得很清楚,十七个……一个不多……一个不少……”他像个标准的酒鬼,在句子中夹杂这一些可有可无的废话,仿佛是在等自己的脑子跟上话语的节奏,“那个黄昏……十七个被你们称为扫荡者的家伙,率领着不计其数的冗兵……在海面上,将安娜女王复仇号团团围住。

    “那些杂种没跟我们说一个字,没有谈判,没有怜悯,也不接受投降……

    “在开战之前,我的船员们就都明白,这是他们从来没有打过的一种仗。

    “我们的对手不为荣誉、不为赏金、什么都不为……这些无血无泪的家伙直到完全不能动弹为止,都只有一个目标……那就是把我们一个不剩地杀光。”

    说到这儿,黑胡子提起酒瓶,又灌了口朗姆酒,然后,他神情肃然地,说了非常沉重的四个字:“我们……赢了。”

    他用了“我们”,而不是“我”……作为一个臭名昭著的恶棍,一个基本不会在乎自己以外任何人生死的、极恶的海盗……恐怕也只有他自己知道,是什么样的经历让他坚定地加上了那个“们”字。

    说罢,黑胡子还仰起头,用手指勾住自己的衣领往下扯了扯,露出了自己的脖子。

    他的脖子上,有一道狰狞的伤口,仅凭观察,也无法判断他究竟是承受了怎样的攻击才会留下这可怕的伤痕。

    “可惜,我并没有‘胜利’的感觉。”两秒后,黑胡子苦笑着自嘲道,“我得到的战利品大概就是一条假腿和一副听起来挺性感的嗓子……”他顿了顿,“而我失去的东西……”他朝空荡荡的甲板上扫视了一圈,又摇了摇头,“……太多了……”

    言至此处,他好像是说不下去了,又喝上一口酒后,他用浑浊混沌的目光望向远方,再次陷入了沉默。

    一时间,甲板上的气氛凝重了起来,在这真正需要有人出来活跃一下气氛的时候,却没人接话了。

    半响后,还是封不觉冲着比利开口道:“那么……其他势力的情况如何?死灵王国、怪物王国、还有幻魔教会……”

    “不清楚……”比利道,“现在整个主宇宙有三分之二的地方已是混沌焦土,外面不是游荡的无脑怪物,就是巡逻的冗兵……我们无法联系到其他势力的人;另外,里世界那边好像也出事了,z组织和origin的人都很久没有再出现过,估计他们自己也在疲于奔命。”他停顿一秒,再道,“不过,前一阵子……奥因克倒是有来过这里一趟,给我们传递了一些消息……”

    “哦?你们几位都被人追杀得藏起来了,但二师兄他居然还能在外面活动?”封不觉接道。

    “嗯……这就是我接下来要说的很重要的一条情报了。”比利道,“‘镜界’……目前似乎还是安全的,就算是二十三都没有办法入侵那个空间。而奥因克,他好像是和多玛(永生之神)达成了某种协议,所以他可以借助镜界在各个地方穿梭往返,传递消息。虽然他的消息无法证实、且时效性也未知,但总比没有好……”

    “那他上次来时,告诉了你们一些什么情报?”觉哥又追问道。

    “他说……”比利刚要回答。

    不料……

    吱吱吱

    周围那片灰色的虚空中,忽地响起了一阵阵古怪的异鸣。

    “切……又被发现了吗……”奠王抬眼望着周围,“明明不久前才换到这个地方来……”

    就在他念叨这句话的时候,一片片数据流光已在灰色的虚空中隐隐浮现,封不觉通过数据视角远远望去,看得一清二楚有海量的冗兵撕开空间裂缝并钻进来了。

    “快从石门出去!逃回混沌焦土,到了那儿再想办法。”下一秒,篆颉尊立即高声言道。

    其实他不说也没关系,因为这显然是他们目前唯一的出路,当异鸣响起时,比利已通过心灵感应让比尔去推石门了。

    好在冗兵们侵入空间以及靠近船都需要时间,这几十秒已足够众人逃走。

    很快,石门就再次打开,比利兄弟率先跑了出去,尊哥和老王紧随其后,小叹、絮怀殇和封不觉也先后走向了石门。

    “嘿!你还在发什么呆呢?”行到门前,封不觉回头一看,发现黑胡子竟还是背靠桅杆坐着,默默地喝着酒,“靠自己起不来吗?”说话间,觉哥就打算过去拽他一把。

    “你走吧……”但……黑胡子朝他摆了摆手,用平静的语气说道,“伟大的黑胡子船长,是不会弃船逃命的。”

    封不觉知道这句话的意思,他也尊重对方的意思。

    “好吧……”觉哥止步了,他深深凝望了对方几秒,沉声道,“再见了,船长。”

    …………

    石门,重新关上了。

    船上,又只剩下了黑胡子一人。

    这位海上霸者的神色,还从未像此刻这样平静;这份平静之中,甚至……还带着几分怅然。

    当那成千上万的冗兵漫天包围而来,黑胡子也只是不紧不慢地起身,扬起手中的拐杖一扫……轻易就将不远处的那扇石门击成了碎块。

    石块落地时,画在甲板上的法阵也黯淡了下去,宣告着传送门已彻底失效。

    “yoo~hoo~yoo~hoo~”

    这一刻,黑胡子在甲板上缓缓踱步,并用他那嘶哑的嗓音,唱起了歌……

    “我们痛饮,我们掠夺,我们为所欲为~

    “我们能不花分文得到所有~”

    “我们会先收拾你,再抢走你的妞儿~

    “我们就是混沌海盗!”

    当他走过甲板时,很多往日的面孔浮现在其眼前,仿佛……那些人,都还在船上,就在他的身边。

    沃格先生好像还坐在酒桶上,训斥着笨手笨脚的新人……

    厄迪尼站在舵手位上,啃着苹果……

    蒜头、戈弗雷和马迪还在桅杆下玩儿着他们那骗钱的扑克游戏……

    涅斯鲁还是像个傻瓜似的拿着镜子整理着自己的蛋糕头……

    而马克兄弟那两个真正的傻瓜则在破锣嗓子的忽悠下给船长室的门板打蜡……

    就在这时,黑胡子唱到了那句:“一起来‘哟吼吼’!”

    但……没有人来应他这句“yo~ho~ho~”

    因为船上,已只剩下他一个人了。

    “再来声‘咿嘻嘻’!”明知如此,黑胡子还是唱了下去。

    “我们纵横混沌之海!

    “我们勇闯飓风,吓到你蛋碎,我们就是混沌海盗!”

    唱到这句时,已经有一名冗兵登上了船,并马不停蹄地朝着黑胡子冲杀了上去。

    黑胡子单臂一攫,就掐住了那冗兵的脖子、止住了其前冲的势头,紧接着,他一个发力,就把那冗兵的脑袋给拧了下来。

    “我们离开家乡、离开母亲,为了掠夺和狂欢~

    “我们会割下你的耳朵,打断你的脚趾,让你喝我们的尿!”

    登船的冗兵越来越多了,其中也出现了扫荡者,但黑胡子在对敌之时,却也没有停止继续歌唱。

    “如果你航行到我们的海域,最好先听听这条法令~

    “我们会夺走你的船,把你扔下海~

    “我们会愉快地打爆你的脸,把你那活儿切下来喂鳄鱼!

    “因为我们是混沌海盗!”

    冗兵的数量仍在增加,从灰云中不断涌出,如蝗虫版覆满了整艘安娜女王复仇号,黑胡子的身影……也逐渐被遮蔽、吞没在了茫茫多的兵海中。

    但直到最后的一刻,他还在用他那受伤的嗓子,声嘶力竭地唱着那首属于海盗的歌。

    唱着那句不会有人来应喝的“一起来yo~ho~h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