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网游小说 > 惊悚乐园 > 第1297章 至黑之夜(五)
    怪物王国,位于主宇宙的边界。燃? 文小说 ??   w?w?w?. r?a?n?w?e?na`com

    无论从国土面积还是社会体制来说,这里都非常接近于现实世界中的人类国家。

    王国中生活着各种各样人们想象中的怪物,从魔幻体系的精灵、哥布林、矮人,到科幻体系的异形、铁血战士、终结者,再到灵异体系中的各种东西方幽灵鬼魂……

    要说种族和信仰的多元化,恐怕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地方能像怪物王国这样“海纳百川”。

    而生活在这里的怪物们,每天也都在工作、上学、娱乐;他们也会结婚、繁衍、纳税……

    由于怪物王国的位置极其偏僻,属于“兵家不争之地”,且和主宇宙其他区域之间还隔着一道极其难以穿越的“虚空断层”,所以,早在四柱神时代以前,这里就是一个中立区域一片相对自由的乐土。

    然而,就在今天,此地……竟然,也遭到了进攻。

    午夜时分(怪物王国时间),伴随着一声声爆鸣隧道的爆响,冗兵军团毫无征兆地闯入了这片土地,二话不说就展开了无情的屠杀。

    就像他们袭击安娜女王复仇号时一样,他们不会谈判,也不会怜悯,他们有的只是冷酷的、一丝不苟的杀意。

    战争……就这么开始了。

    出人意料的是,冗兵军团的第一波攻势,只持续了三十分钟不到就结束了。因为……先发闯入了的五白名冗兵,仅攻陷了四个街区,就遭到了全灭。

    原来……爆鸣隧道的生成点,正好开在了比蒙巨兽(behemoth)的居住区……

    虽然怪物王国是“中立国”,但要论战斗力可绝对不是吃素的;这边的“一般居民”有很多也能去低等级剧本里当boss,要是“民间高手”的话,有多强那就不好说了。

    再者,除了作为生物的、基本的战斗能力之外,怪物王国还拥有着“星球大战级别”的硬科水平、“slayers级别”的魔法能力、以及大量也不知道属于哪个体系的黑科技……

    举例来说,奥尔全得死也是怪物王国的居民,他本身的战力虽是一般,但他打造的武器装备可以让十分孱弱的种族也获得惊人的战力。

    总之,这个“兵家不争之地”,还真不是那么好搞定的。

    不过,冗兵军团可不是那种会“放弃”的军队;在天亮之前,新一轮的攻势便已到来……

    经过了第一波的试探,那些负责调动杂兵的扫荡者队长们的“战术制御模块”立刻就反馈出了应对策略后面那轮攻势,它们直接出动了超过五十名扫荡者,率领五万冗兵,通过二十余个爆鸣隧道从怪物王国各处同时发动了进攻。

    这下,居民们可就顶不住了……

    好在王国的政府机关做出了及时的反应,他们立即通过紧急广播系统通知了全国人民……哦不……怪民,让大家一起到“政府办公区”去避难。

    同时,国王亲自召集了全国上下最强的战士们,组成了保家卫国的临时军队,准备迎击冗兵军团。

    不管各位信不信,怪物王国的“国王”是民选的,而现任的国王……是一坨屎。

    当然了,“屎”只是比较随意的说法,作为“怪物”,他自然是有一个“名称”的,他的官方名称应是圣诞便便(the_christmas_poo);至于其外形嘛……就是一坨深咖啡色的、竖着“站立”着的屎,大小尺寸都和常人的屎相仿;其上端……姑且可视为头部……有两只眼睛和一张嘴,“屎体”两侧有两只小手,“头顶”上还盯着一个小小的圣诞帽。

    国王的名字是汉基先生(mr.hankey),来自南方公园,有一位酗酒的妻子和三个还在上小学的孩子,与耶稣、圣诞老人都是好友。

    想必有不少人在看到他故乡的那一刻,就觉得……怪物王国这波稳了。

    没错,作为南方公园中的“准神”之一,汉基先生是很强的,他的控屎能力可以凭空制造出屎、并将其随意变成任何东西,包括屎飞机、屎坦克、巨大的屎兵器等等,这点和绿灯侠的能力很像,只不过汉基先生的能力不需要意志力作为能源……

    另外,汉基先生还可以直接将屎作为一种破坏性的物质对敌人发动攻击,比方说……汇聚海量的屎,以海啸或龙卷风般的状态轰向对手,用最直接的力量加速度去摧垮敌人的身体。

    总而言之,国王的实力不可小觑,而他召集的那些“战士”们,无疑也不是等闲之辈。

    猛鬼电力公司的“鬼怪八杰集”悉数出阵;精通各种兵器、魔法的几位高等精灵王储也主动请缨;还有来自五色龙族的几位祖宗级角色、铁血部落的精英战士们、血族和狼族的元祖级大佬等等……

    这批妖魔鬼怪联起手来,可不是开玩笑的。

    尽管冗兵军团在数量上有着巨大的优势,且已经将所有的怪物们围在了王国中心的“政府办公区”中、展开了车轮式的包围轮攻,但直到日出之前……冗兵们也愣是没能冲破王**的防御圈。非但如此,冗兵军团还付出了二十五名扫荡者、和近三万冗兵的代价。

    就在汉基先生考虑着是不是要反攻出去时,异变……发生了……

    那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刻,冗兵军团忽地停止了滔滔不绝的攻势。几在它们停下的同时,远方……一股滔天的“魔气”,骤然压境。

    每一个怪物王国中的生物,都在那一瞬感觉到了一种从灵魂深处透出的寒意和恐惧。

    他们心里都明白,有什么东西……来了。

    而且,“他”不是通过爆鸣隧道来的,他是用力量在“虚空断层”中开辟了一条道路进来的。

    整个主宇宙,只有一个npc能做到这件事。

    他是无上的魔王,是黑暗的象征,是远超四柱神的存在……

    就连“光明”本身,见其都要退避三舍。所以,当他踏入怪物王国的领土之时,黑夜……也被无限地延长了。

    “到此为止了吗……”原本气势正盛的过王**将士们,此刻心中却都闪过了这样一个念头。

    没有什么比绝望更可怕,而他们即将面对的东西,几乎就是“绝望”本身。

    …………

    一小时前,混沌焦土。

    封不觉、王叹之、絮怀殇、比利兄弟、老王和尊哥,总共五个人一只鸟,正在那广袤的黑色土地上夺路狂奔。

    他们后方的天空中,则是黑压压一片望不到边际的冗兵……

    “有没有搞错啊!到哪儿都有那么多啊!”小叹边跑边喊,一脸卧槽之色。

    “其实……应该是我们运气不好……”奠王用他那少年的身体,跟在玩家们后面跑着,“看它们本来的飞行路线,肯定不是特意来抓我们的,只是正好路过,发现了我们,就改道追过来了……”

    “哦?”闻言,封不觉好像想到了什么,问道,“你确定它们本来是打算去另一个地方?”

    “当然确定。”奠王道,“我们和冗兵较量都快两年了,即使没人给我们提供情报,我们也早就摸清了它们的各种特性。”他解释道,“冗兵也好、扫荡者也罢……这些家伙其实和蜜蜂蚂蚁之类的东西没什么区别,甚至比昆虫还要单纯……它们永远目标明确,用最简单最有效率的方式实施集体行动;同一件事,只要观察两次,就足以推测出它们在这件事上的行动规律。”

    “顺带一提,关于冗兵的生理结构,我们也研究过了。”飞在奠王头顶的篆颉尊适时补充道,“在多次**解剖实验后,我可以肯定地说……改良版的冗兵受到致命伤后是不会化为数据碎片消失的,它们会像一般生物一样留下有血有肉的尸体,且尸体上会带着部分为其提供了数据基因的生物的特征。”

    “我姑且一猜……”封不觉虚着眼接道,“你那所谓的‘解剖’每次都是以‘吃脑’结束的吧。”

    “有时候也以‘吃脑’开始。”篆颉尊接道,“不过那不是重点,重点是,我们对它们很了解……全方位的了解。”

    “嗯……”封不觉点点头,“好吧,反正能确定就好。”他顿了顿,又问道,“那么……它们原本是打算飞到哪里,你们能给我指出来吗?”

    他这话一出,在场所有人都立刻明白了他要干什么。

    “呵……”稍加思考后,絮怀殇展颜笑道,“这倒是个好想法。”

    “我可不认为这是个好主意。”下一秒,比利那闷闷的声音从比尔躯干内传来,“看这个数量,它们十有**是在去执行某种‘进攻任务’的途中……你前往它们的目的地,就相当于是奔赴战场。”

    “这就对了啊。”封不觉说着,已放慢了奔跑的步伐,“既然是‘战场’,那就有‘战斗’,而战斗,至少需要两方才能开打……”

    “而这两方……”小叹跟上了他的思路,念道,“有一方已确定是‘敌’,那另一方……”他没说完,便你看向了觉哥。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咯。”封不觉很有默契地接过了小叹的话头。

    “我也有个想法……”絮怀殇这时又回头瞥了老王一眼,补充道,“既然你说‘它们永远目标明确,用最简单最有效率的方式实施集体行动’,那么……它们此刻的‘数量’,便可从侧面说明它们要去应对的敌人有多强了。”

    “没错。”封不觉自然也想到了这点,他顺势接道,“老王,比利……冗兵特意来抓你们的情况下,一般会派多少人?有这回这么多吗?”

    “没那么多……”比利回道,“即便我们几个待在一起,也不会达到这个数量……”他顿了顿,“但有些奇怪的是……我们身后这批大军里,竟然连一个‘扫荡者’都没有……”

    “是啊。”老王接道,“就算我们落单,它们来抓我们时,也至少会派两名扫荡者压阵的。”

    “那会不会……”封不觉边想边道,“我们身后这批……并不是它们这次进攻唯一的一批军力……在其之前或之后,还有别的部队?”

    “嗯……”比利沉吟一声,“确实有这种可能,但……”他的语气变得凝重起来,“若真如你所说,在这批军队的前后还有别的部队,那……这种规模的进攻,我还从没见过……”

    “呵……”封不觉笑着接道,“今天就是个见识一下的好机会不是吗?”

    …………

    时间,回到当下。

    怪物王国,“政府办公区”以东,十公里处。

    这是距离“前线”最近的一个爆鸣隧道,直到不久前,这里还在不断地涌出冗兵、奔赴前线。

    但这条兵力补给线,却在三分钟前莫名中断了。

    而三分钟后的此刻,忽有一道巨硕的身影,猛然从中窜了出来,那不是别人……正是比尔。

    紧跟在他身后的,还有三人,分别是小叹、絮怀殇和奠王,再然后就是扇着翅膀飞出来的篆颉尊。

    他们冲出来时,神情都很紧张,而且在来到隧道这端之后,他们也没有放松;所有人都在落地后回身望着隧道口,好似在等待着什么……

    他们等的人来了。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封不觉窜出隧道后便在空中虚踏一步,旋身一转,面朝隧道就摆出了一个好像要发什么招的姿势。

    他的两腿分开弯曲,上身前倾,双臂伸直,交叉在身前,左臂在上,右臂在下,两只手则是微张紧绷的状态。

    “炼狱……”

    这招……看来是非常强大的,因为封不觉开始报招式名了。

    “无双……”

    就在他说到这两个字时,数名冗兵已从他面前的隧道中钻了出来;很显然……此前,兵力补给线并不是断了,而是觉哥他们在隧道另一头暂时牵制住了那些冗兵。眼下众人已经成功冲到了隧道这头来,那么冗兵自然也就追杀过来了。

    “爆热……”

    封不觉没有给追兵留太多时间,他很快就将能量提升到了招式所需的强度,发动了技能……

    “……波动炮!”

    话音落,极招现。

    刹那间,一道威力足以让时空为之震颤的冲击波由封不觉的指尖轰然而出,正中了爆鸣隧道的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