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网游小说 > 惊悚乐园 > 第1298章 至黑之夜(六)
    两周前,某多元宇宙。燃文小说?   w w?w?.?r?a?n?w?e?na `com

    夜晚,哥谭市郊区,废弃的嘉年华会场外。

    有两个人,正在这里进行着一场不可告人的交易……

    随着一阵光华渐渐暗淡下去,【崆峒印】和【天罡地煞匣】这两件物品,分别在曼哈顿博士的左右手中化为了尘埃。

    “完成了。”接着,曼哈顿博士便用他那冷静的语气,对封不觉说了这句话。

    觉哥就站在博士面前两米外,闻言,他默默感受了一下自身的变化,再接道:“但我好像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

    “这很正常,说到底……接受这种改变的只是你的‘投影’,而不是存在于某个遥远的其他维度的、你那真正的身体。”曼哈顿博士回道,“事实上,对于这点,你该感到庆幸,若是你的本体在承受刚才那种‘变化’,你势必会经历生理上的巨大痛苦。”

    “嗯……”觉哥沉吟一声,又用数据视角低头将自己的身体观察了一遍,“用‘看’的话……确实能看出数据强度大幅提升过了。”

    “具体来说……你的身体密度现在已稳定在了一个很高的值,即使在没有任何防护的情况下,也可以抵御绝大多数人类世界的常规兵器。”曼哈顿博士接道,“而这种身体变化带来的另一项提升,就是力量和速度方面的激增;以你的天分,我想很快就能摸索到如何控制出力了……另外,你储存在【天罡地煞匣】中的能量,也已化为了你的一部分,你对魔法、咒术、纯能量等非物质攻击的抗性和驾驭能力都有了显著加强。”

    在博士进行说明的同时,封不觉已打开了游戏菜单,开始检视自己的行囊和装备。

    由于曼哈顿博士时刻洞悉着他的每一个细微举动和心理变化,所以在前一段说明结束后,博士就适时地接着说道:“至于你身上多出的那些‘物品’,皆是在【崆峒印】引发的某种时空逆转效应下出现的。这种效应的原理……就连我也无法解析,我只知道……这个【崆峒印】的粒子显示它并不属于任何一个我所认知的宇宙,而它回溯出的那些物质似乎也来自于多个不同的宇宙,这种现象超出了我已知的所有理论能够解析的范畴。”

    封不觉一边听着对方的话,一边已检视完毕。

    很遗憾,得到的结果让他有点蛋疼。

    觉哥本以为,【崆峒印】可以恢复那些被二十三给抹消的、且梦公司不予恢复的物品装备,也就是他在“重返咀魔岛”的剧本结尾时被毁的那些;但是……他错了。

    【崆峒印】的“回溯”效应并不是那种可以精确到某个时间点的设定,若真是那样,他完全可以再往回倒一点,把曾经失去过的物品全都找回来,比如被疯眼毁坏的【必须破防之刃】,还有特定剧本中出现的【一击必杀手枪】、【魂斗罗勋章】等……这些东西的战略意义要比他失去了那批精良级以下装备高得多。

    实际情况是,【崆峒印】回溯的东西是在他这个角色经历过的时间轴上随机抽取的。

    所以,封不觉得到了如下物品:【马里奥的管钳】、【儿童球棒】、【破败的蝙蝠披风】、【已蜕能的残渣】、【大麻*2】、【不动如山】和【能量手套】。

    不知是巧合还是系统的某种限制,这一堆东西里面,没有一件的分类属于“剧情相关”。

    当然,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这些东西,基本上来说……垃圾居多。

    首先,【马里奥的管钳】,有着“中等”的攻击力,“火”属性,以及一个“攻击头部有几率造成重创”的特效;在游戏前期,这自然算是一件很厉害的武器了,但如今……在五十多级的环境下,玩家们的武器基本都是攻击力“较强”或“极强”等级,因为在面对一堆有着“较强”或“极强”防御力的防具时,“中等”攻击的东西会显得比较无力;再者,高等级装备的特效也普遍比这个好上很多,即使不带属性也比它要强。

    其次,【儿童球棒】,普通品质的三无(攻击力、属性、特效皆无)武器,橡胶做的,玩具一个……在游戏初期也是一入手就遭觉哥卖店的命运,如今就更不用说了。

    接着,【破败的蝙蝠披风】、【大麻*2】和【能量手套】,这三样东西都是“无法带出剧本”、但又不属于“剧情物品”的特殊物品,只因封不觉曾经在剧本中持有过,所以被回溯了。

    属性方面……披风也是个三无;大麻嘛……嗯……就是一般的大麻,而且玩家是不能用这个“high”的,因为系统不可能让玩家在游戏中体验毒品;而【能量手套】,就有点意味不明了,其品质是破败、防御力是微弱、防御属性压根儿没有,特效则是……【???】

    在“没有游戏的世界”中的那个“次维空间”里,【能量手套】对那儿的物质有着因果律般的控制能力,但它能否在其他的地方奏效,仍是个未知数。

    最后再看……【已蜕能的残渣】,如果大家还有印象,这玩意儿是【零式魔导粉碎机】制造物品失败后会生产出来的东西,从字面上来说就是彻头彻尾的垃圾。

    综上所述,封不觉回溯到东西里面,妥妥儿的有用的东西只有一件,那就是【不动如山】。

    当初在s2的半决赛时,觉哥用【】把这颗宝珠轰了出去,一击就放倒了“阎王”时期的林颜;如今将其失而复得,相当于是拿回了一个可以施展“硬防御”手段的额外技能,必要时还可以当成弹药用,姑且算是一项收获。

    “你好像略有些失望。”曼哈顿博士看着觉哥的反应,如是问道。

    “啊……还好吧……”封不觉回应时,已将注意力放到了自己的技能栏中。

    然后,他的神情就发生了明显的变化……

    在被二十三“清理”后,梦公司只为封不觉恢复了两个技能,即【月步】和【岚脚】,而封不觉自己在储藏室里还留着四个技能,分别是【炼冰术士的执着】、【不那么草率的维修】、【气功炮】和【南斗飞龙拳】。

    考虑到自己的技能栏现在很宽松,觉哥自然是把所有这些技能都带上了,即便其中有两个(因为各项专精的等级都已很高,【炼冰术士的执着】几乎没意义了,而【气功炮】这种有自身即死概率的招式觉哥现在也不太可能会去放)基本已经不会用到。

    然而,在曼哈顿博士为他进行了“复原”后,封不觉却发现……自己的技能栏干脆变成了空空如也的状态。

    “我说……”觉哥对此当然是很有意见的,他即刻看向博士,言道,“……是不是有哪里搞错了?为什么我非但没有找回失去的能力,连现有的都不见了?”

    “它们并不是‘不见了’,只是你自己对其‘视而不见’罢了。”曼哈顿博士回道。

    “你这玄学答复对我真是太有帮助了。”封不觉瞪着死鱼眼,用讽刺的语气应道。

    “你应该理解我的意思。”对此,曼哈顿博士在情绪上并没有产生任何波动,他只是继续用平铺直叙的口吻说道,“既然你已经吸收了【崆峒印】和【天罡地煞匣】的双重力量,‘命运’给你的所谓‘技能栏’……还有意义吗?”

    此言一出,封不觉脑中灵光一闪。

    他瞬间就领会了其中的意思,紧接着,他便抬起一手,二指一并,朝着远处的骤然发招。

    下一秒,竟有一道灵能冲击从其指尖射出,破空而过,穿入了水中。

    他用的这招,甚至都不是他曾经掌握过的技能,而只是他曾经“看到过”的技能……

    那是在s2对阵【黄金战锤队】时,敌方阵中的【玄灵王者】所施展过的【灵矛鹫突】;当时,对方用这招攻击过封不觉派出的机器人“感染斗士”(武藏小金井制造),而觉哥则在暗处用数据视角观战。

    “明白了……‘不可见’也没关系,因为我已‘无须再见’。”做完这次“实验”后,封不觉便接道。

    “对。”曼哈顿博士点点头,“只要你能‘理解’自己所见的‘真理序列’,自然就能复制其运转方式,这和我对基本粒子的控制有共通之处,不过相对而言要简单得多。”他顿了顿,“举例来说……假如我们眼前有一幅画,你的能力就是在看过这幅画之后,用自己的方式重现一幅与之极为相似的画;而我则要从绘画的颜料、画布的构成、乃至原作者的每一个脑细胞以及其在时间线上的各种情感经历着手……”

    “行行,你不用跟我讲量子观察者层面的知识。”封不觉可没打算听博士说完,“除非我变成和你同维同能力的存在,否则这就是浪费时间。”

    “嗯……”曼哈顿博士沉吟一声,“那么……现在,你满意了吗?”

    “交易成立。”封不觉给出了肯定的答复,“不过……还有件交易之外的小事,我想请你帮忙。”说着,他便从行囊中拿出了那件【破败的蝙蝠披风】,“这个……我想请你暂时代为保管。”

    “代为保管?”曼哈顿博士接着问道,“所以,之后我要交给谁呢?”

    “呵……”觉哥冲他笑了笑,开了句英文,“you_tell_me.”

    曼哈顿博士沉默了几秒,随后,望着封不觉道:“我明白了,我会交给‘他’的。”

    …………

    现在,主宇宙,怪物王国。

    封不觉施展的【炼狱无双爆热波动炮】摧枯拉朽般轰碎了爆鸣隧道;当你不知道怎么关闭某个“传送门”时,用这种足以粉碎时空的力量来“暴力破解”无疑是个好办法。

    那隧道炸裂之际,十多个刚爬出来的冗兵有半数立即就被塌缩的时空奇点给卷碎了,剩下的那几只则是毫不犹豫地杀向了数米外的觉哥。

    虽说封不觉刚刚收招,但他对此也不是毫无办法的,即使不靠别人,他至少也有三五种方法能应付这轮攻势。

    不过,既然在行动之前就已经做好了安排,他也就没再做什么了。

    呼呼

    那一秒,小叹和絮怀殇双双破空而起……前者用电光般的速度闪现到了封不觉的身后,一把揽住觉哥的腰,然后一个运步,两人的身影就同时从半空消失了。

    同一瞬,絮怀殇双刀出鞘。

    因为装备着【左右互搏之术】这个被动技能,所以絮怀殇可以用两只手在同一时间施展两种不同的技能(前提是技能从理论上来说可以单手使用)。此刻,她手中的【落花】【飞絮】各出一招,左手【血烟流风】,右手【夙夜斩舞】,两种效果和杀伤范围不同的斩击,各自以最恰当的角度、速度和力度……在最大程度上击中了那些站位不规则的冗兵。

    当絮怀殇收招,从空中缓缓落下时,那些冗兵的尸体皆已早她一步纷纷坠落到了地面上。而王叹之和封不觉,则是如同瞬间移动般现身在了比尔和奠王的身后。

    这就是为什么,封不觉在轰碎了隧道后什么都没做……

    因为觉哥在突破隧道前就跟两名队友说了:“要是我放完技能之后有漏网的冗兵朝我攻过来,为防万一……由小叹负责把我拉到安全地带,小殇你去把追兵给秒了。”

    毕竟封不觉要放的是【炼狱无双爆热波动炮】,就算他现在的体力和灵力上限都已很高,他还是把自己“放完技能后进入虚脱状态”的可能也考虑进去了,故而做了这番周全的安排。

    眼下,虽然他并没有进入那种状态,但出于对队友的信任,以及……懒……所以他发招之后也就没再做什么多余的事。

    “厉害厉害。”看到了絮怀殇的表现后,封不觉不禁在那儿叫起好来,“每次隔了一段时间再见,你的实力都会有明显提升……说实话,我是真的佩服你。”

    “这不是理所当然的事吗。”回到地面的絮怀殇并没有对封不觉的夸奖表现出任何的喜悦,她只是挺淡定地应道,“对职业玩家来说,‘提升实力’是分内事吧,没有什么值得夸奖或是吹嘘的。”

    “呵呵……你这么一说,让那些遇到磕伤碰伤、冬天下水、夏天穿皮袄就要出来叫嚣一下自己有多‘敬业’的演员们立场变得很尴尬了呀。”觉哥吐槽道。

    “我觉得此处你应该用‘拿着高薪、身材走形、连体能测验都通不过的运动员’来做类比。”絮怀殇道,“因为你那个例子里的‘演员’……”说到这儿,她举起双手做了个打引号的手势,“……到底能不能称得上是‘演员’是有待商榷的。”

    “嗯……也对啊。”封不觉点点头,“仔细想想,如果花钱请这些人出演的投资人并不是为了购买‘演技’,而是为了保证票房……从这个角度上来说,他们也算是完成了本职工作了的。”

    “二位聊够了没有?”看他们越聊越起劲了,奠王又用他那“不高兴”的表情打断道,“你们知道自己说的话在我们有九成都听不到或者听不懂(有系统屏蔽的原因)吧?”他转过头,看着远处那黑色的天空,再道,“我要没认错的话,这里应该是怪物王国……嗯……这倒是解释了为什么他们要派那么多兵力的事……总之,现在我们已经到达目的地了,也暂时摆脱了追兵,那么,下一步怎么办?”

    这问题,问的自然是封不觉。

    “在我说怎么办之前……”觉哥也顺势看向老王,应道,“你们……”他又瞥了眼比利兄弟,“也都感觉到了吧?”

    “啊……”比利接道,“斗魔也在这里,不过……此刻他离我们还很远。”

    “不出意外的话……”封不觉接道,“我觉得我们应该是正好赶上了斗魔和冗兵军团进攻怪物王国的时刻。”他顿了顿,问道,“话说……战争都开始两年了,为什么到现在他们才攻打这里?”

    “一方面,怪物王国地处偏僻、极其难以抵达。”篆颉尊这时接道,“另一方面……在战争初期,冗兵军团的数量还没有现在那么庞大,恐怕以它们当时的战力,未必攻得下这里。”

    “哦?”封不觉道,“怪物王国原来这么强大吗?”

    “就单个势力来说,怪物王国远远强于当初四柱神中的任何一支。”篆颉尊道,“只不过王国的居民们都安于这里的生活,没有掺和主宇宙争霸的意思。而站在四柱神的角度来说,这片与主宇宙其他地区隔开的‘边际之地’,既没有什么占领的价值,又是块难啃的骨头……所以……”

    此时,比利适时接道:“用你们那个世界的历史来举例的话,就相当于是……二战时的冰岛突然掌握了两倍于德军的战斗力,这种情况下,恐怕不会有人在其他战场还没完全搞定的时候就去攻打它吧?”

    “嗯……”封不觉思索了几秒,“你的例子很好,但那是不是就意味着……”说话间,他的眼神微变,“眼下,怪物王国已是主宇宙的最后一块阵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