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网游小说 > 惊悚乐园 > 第1299章 就像阳光穿过黑夜
    怪物王国的历史非常悠久,甚至比四柱神存在的时间还要久。? 火然?文? ??? w?w?w?.?r?a?n w?e?n?a`c?o?m

    从名字就能看出来,在王国建立之初,这里还是一个集权制、世袭制的国家。

    但随着时间推移,怪物王国的社会经历了一系列的发展、冲突、变革,最终成为了一个推行民主制的地方。

    这期间的历史,若要单独拿出来说,也可以写成一部……哦不……一套小说。

    故而,此处就不多做赘述了……

    我们只要知道怪物王国的居民们如今的生活,是来之不易的,是无数先烈们抛头颅、洒热血才换来的就行。

    正因如此,当他们共同的家园遭到入侵时、当他们安稳的生活受到威胁时,怪物们抵抗的决心都非常得坚定和彻底。

    再者……斗魔也好、冗兵军团也罢,本来也不接受任何形式的投降,就算有部分怪物想要叛变,都“投敌无门”。

    此处,我们不得不说,假如冗兵军团会玩儿点计策,可能早在封不觉等人赶来之前,就已经把怪物王国给攻陷了……

    倘若换成是觉哥带兵去攻打怪物王国,他百分之百会遵循“围师必阙”的原则,配合各种诡计,以最小的代价、和最大的把握,去拿下这场胜利。

    但斗魔,不是封不觉……

    斗魔从来不使用任何的“计策”,因为他不屑、也不需要做那种事。

    在属于他的那个纪元,惊悚乐园还是一个很简单、很纯粹的世界那时,“神”代表了光明和秩序,“魔”统领着混沌和黑暗;没有那么多的势力、也没有那么多的灰色地带,更不用提所谓的“自由意志”。

    在那个黑白分明的时代,光与暗分庭抗礼,各自拥有相当于整个宇宙一半的力量。

    直到“末日”来临的那一天,神力所剩无几的督神在浩劫中殒落,而被督神封入“虚无之门”的斗魔却活了下来。

    经过了无数的岁月,在这个新纪元中,因“上古守魔”奠王离开了封印,虚无之门再开,斗魔重出。

    拥有着相当于“上个纪元主宇宙一半力量”的他,面对现在这些“弱小”的新神、以及连那些新神都不如的次神,实力上的优势是不言而喻的。

    虽然从“宇宙能量”的总量上来说,新纪元比起上一纪元要高出数倍,但仍然……没有任何单个npc的力量能与其一争高下。

    且这种“质”上的差距,也很难用“量”来填补……举例来说,假设“众魔之首”的实力是斗魔的十分之一,那么复制十一个众魔之首出来,是否就能打败斗魔了呢?答案显然是不……

    同理,纵然怪物王国中强手如云,实力接近乃至超过四柱神的存在也不是没有,但面对斗魔,他们的胜算仍是微乎其微。

    这点……包括国王汉基先生在内的所有怪物,心里也都有数。

    可他们别无选择,因为这是一场连投降都不行的战争,唯有战到一兵一卒都死绝,战斗才算结束。

    这种情况下,“绝望”……反而显得不那么可怕了。

    既然死亡注定降临、并已近在眼前,为何不在生命最后的时刻活得像个英雄呢?

    在这样的心境下,那些原本在政府办公区中避难的平民们,也自发组织起来……加入了临时组建的防卫军,抱着“杀一个不亏,杀两个就赚了”的想法,打算跟冗兵们拼了。

    而冗兵军团,自也不会坐以待毙。

    方才,当斗魔撕开虚空断层侵入这个空间时,扫荡者们根据这一变故,统一生成出了“暂时停止进攻,等待斗魔到场”的策略,所以它们才全军停滞了一段时间。

    但眼下,怪物军团人数激增、并开始主动出击,那冗兵们肯定也就不等下去了,反正它们的兵力还有的是,补给线也是源源不绝;“时间”也好,“胜机”也罢,都可以用这近乎无限的兵力来填、来换。

    就这样……战斗再开,两军在圆形的王城(政府办公区的地形类似城堡,但比一般的城堡大几十倍,按面积来说,相当于是一座城堡状的城市)周围杀成一片,天上地下、乃至水中土中,都在发生着血战。

    此时的时间,理应已是日出时分,但天空,仍是一片黑暗混沌;大地,则已被染成一片鲜红。

    染红了大地的不是朝阳,而是怪物王国的那些战士、以及混入了生物基因后的冗兵的血。

    遮蔽住阳光的也不是漫天的冗兵,而是在远方……某个魔王散发出的魔气……

    人们眼中,尽是短肢碎骨;人们耳边,皆是嘶吼悲鸣。

    如有实质的杀意和恐怖在空气中弥漫,让每个在场的人都陷入了疯狂;这就是战争,一场伴随着恐惧和死亡、痛苦和荒唐……却又让人无法移开视线的惨剧。

    “汉基先生……丧尸们那边已经快顶不住了。”

    “汉基先生!狼人们已经渐渐失去理智开始互相误伤了!”

    “汉基先生……哥布林突击队那边损失惨重!”

    “汉基先生!请下命令吧!”

    “汉基先生!”

    满身沾血、折返回来报告战况的战士们给国王带来了一个又一个坏消息。

    的确,在之前的几个小时,王**一直是占优势的;按理说,他们现在皆怀着必死之心,优势应该更大才对。

    但……撇开主观意志上的因素,考虑一下客观状况的话,就会发现……这种战况的发展实是情理之中。

    毕竟……他们的体力、魔力、弹药、生命……都是持续在损耗着的。

    而冗兵那边,尽管死伤无数,但本质上来说,攻击的强度并没有减弱;它们的攻势和刚开战时是一样的、乃至更强。

    此消彼长之下,结果显而易见。

    “该死的杂种!桑德福憋池!”南方公园出身的汉基先生在被逼急了的时候,那脏话也是毫不藏着掖着的,他大喊叫嚷着,“老子今天跟你们拼了!”

    他一边叫骂,一边就准备飞上天去再发一招“大屎无量”(此前他已经用过一次了,所以这会儿正在城墙上休息、顺便指挥大军)。

    就在此刻,忽然!

    但见,一道强光,骤然穿破了漆黑的天空,撕裂了冗兵军团的战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