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网游小说 > 惊悚乐园 > 第1301章 谁的身影穿梭轮回间
    封不觉说谎了。?  燃?文小? ?说  ? w?w w?.?r?a?n?w?e?n?a`com

    这其实也是显而易见的事……

    的确,在来到“政府办公区”之前,他已关闭了多处的爆鸣隧道(经过一次实验后,封不觉发现炼狱无双爆热波动炮的消耗并没有他想象中那么多,当然,这也和他如今的体质有关,这个后文再表),但绝没有关掉四分之三那么多。

    实际上他自己也不知道爆鸣隧道的总数有多少,他只是依照冗兵飞行的线路……带着同伴们找到并突袭了距离政府办公区比较近的几个出兵点而已。

    再退一步讲,爆鸣隧道这种东西,只要花一定的时间去准备,重新开启也不是什么难事。

    因此,“切断兵线”这种概念,本来就不存在,最多就是“在一定时间内减少对方运兵的速度”。

    但无论如何,封不觉的谎言,还是发挥了他所预期的作用……

    在汉基先生将这消息宣告出去之后,王**的将士们果然又燃起了希望,战斗的节奏也发生了变化。

    那些几近丧失理智的战士又恢复了理性,那些已成颓势打算一死了之的战士也冷静下来、并暂时撤退,本来已经精疲力竭的一些将士则在休整之后又重新投入了战局。

    “敌人的数量会减少,乃至死绝……只要再坚持一会儿,攻势就会减弱了”……这样的念头在军中迅速蔓延,成为了绝境之中的希望之光。

    在此前那股“视死如归”的气势渐渐衰竭时,这份希望的力量适时地加入,使王**的军势再次为之一振。

    不过,说到底,这只是权宜之计……只是用来争取时间的手段而已。

    要从根本上解决问题,还得靠……

    “我需要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封不觉也没有拐弯抹角,他很直接地向汉基先生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孩子,我就是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汉基先生也是实话实说,“事实上,我们的战士中有很多元祖级怪物的实力也不在我之下……但你也看到了,敌军的数量只要达到一定的程度、且不断有后续的兵力跟进,我们这个级别的‘杀伤’也只能起到有限的作用。”

    “所以我需要‘更大规模’的杀伤性武器。”觉哥接道,“我要的是比你还要强十倍、乃至百倍的力量……那种你们会主动封印起来的、一不留神可能就会核平你们自己的力量,比冗兵军团更让你们觉得危险的力量……”

    “howdy-ho~”汉基先生感叹道,“孩子,要是有那种东西,在眼前这种情况下,我也早就用了,我有什么理由在举国上下即将被屠杀一空的时候还藏着那种东西?”

    “嗯……其实……”不料,这个时候,弗莱迪在旁支支吾吾地开口了。

    看他那样子,显然就是知道些什么……但又不好说出口。

    “what?”汉基先生也是一脸疑惑地看着他,“有话就说。”

    “呃……国王大人……你有所不知……”弗莱迪道,“那种东西……实际上是有的。”

    “哈?”汉基先生也是愣了,“为什么我不知道?”

    “我们通常不会把这事儿告诉国王。”弗莱迪耸肩道,“您知道的……毕竟国王迟早都会更换,但王国的长老和元祖们不会。”

    “这话听起来真他妈的有道理。”汉基先生接道,“那么……那个连国王都不允许知道的秘密是什么?”

    “轮回之井。”弗莱迪还没回话,篆颉尊竟是率先说出了答案。

    “嗯……不愧是篆颉尊……”本来也打算把这事儿说出来的弗莱迪自然没理由否认,“连这种事都知道吗……”

    “所以……连外人都知道的事情我不知道咯?”汉基先生好像有点郁闷,“噢,法克,这真是太赞了。”他一边说着脏话,一边从“身后”掏出一支烟来,给自己点上。

    虽然如今的尊哥显得很狼狈,但别忘了……从设定上来说,他可是新纪元中代表“知识”的准神;主宇宙中的各种秘闻,他几乎是无所不知的。

    “轮回之井是怪物王国存在的基石。”篆颉尊可没时间跟汉基先生抬杠,他毫不停顿地说了正事儿,“所有在这片土地上生活的生灵……无论寿命多长,在他们生命终结的那一刻,都会进入轮回之井;而在这里诞生的各种存在,其生命本源实际上也来自那口井中。

    “正是因为轮回之井的存在,怪物王国的居民才不会进入主宇宙其他种类的生命轮回……比如死后形神俱灭或者变成死灵王国的游魂之类的。

    “而轮回之井的力量之强,自是不言而喻……”

    “喂喂……这种事,来的路上你就可以跟我说了啊。”封不觉听到这儿也不禁抱怨了一句。

    “来的路上你可压根儿没提过要什么‘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啊。”篆颉尊回道,“我看你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还以为你有什么现成的办法可以搞定呢。”他顿了顿,“再说……我所知道的也只有这些设定上的情报而已,全都是在古卷上读到的……我可不清楚轮回之井的力量该如何取得、以及如何运用。”

    “嗯……”觉哥闻言,沉吟一声,随即就看向了弗莱迪,“毁容脸,你知道不?”

    “我有名字的好不好?”弗莱迪道,“毁容脸算什么称呼啊?”

    “少废话,虐童变态,你到底知不知道?”封不觉可以这样不停地换新绰号和对方玩儿上一整天。

    “我知道的和篆颉尊差不多,可能还没有他从古卷上得到的信息详细……”弗莱迪接道,“毕竟我们这儿对此事都是口口相传……”

    “唉……要你这只能用左手擦屁股的废物有何用。”觉哥摇头念道。

    “你适可而止啊!我这爪套是可以脱下来的!”弗莱迪说着好像真要脱了。

    “算了,我自己想办法吧。”封不觉则干脆不理他了,转头看向了另一个方向,“有道是……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我先进去,再见机行事吧。”

    “喂!等等!”弗莱迪看着觉哥的动作,惊道,“你怎么知道轮回之井就在……”

    “在王城中心的地下嘛……”封不觉打断了对方,接完了那句话,并回道,“很简单啊,我刚才在天上的时候一眼望下来,最强的能量反应不在城外,反而是在城中、且是在地底深处。就因为看到了这个……我才会问你们有没有什么藏起来的杀手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