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网游小说 > 惊悚乐园 > 第1302章 未来的路就在脚下
    开启轮回之井的封印,本应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火?然 ?文? ?  w?w?w?.?r a n?wena`com

    那个藏在王城底下的秘密空间,需要至少七位怪物王国的元祖级怪物或是长老到场,由七“人”一同“做法”,方可开启。

    好在,由于目前王国正在经历的状况,高位的怪物大佬们基本上也都聚齐了……别说七位长老,十七位都能凑得出来。

    再加上,眼下情况危急、时间紧迫,也不会有任何反对的声音去阻止觉哥跳井。

    于是乎,短短十分钟后,封不觉他们一行人就已来到了轮回之井的入口所在。

    “有尊哥在这里接应我就行了,你们其他人还是去外面防守城墙吧。”临行之前,封不觉自然还要交代一下,“倘若在我回来之前城市已被攻陷、人都死光了,那我此行也就没有意义了。”

    “觉哥……行不行啊……”小叹显得有些担忧,“那么多长老没一个知道这井下究竟有什么名堂,我觉得你这一去有点儿悬呢。”

    “要不然……我和你一起进去?”絮怀殇则是建议道,“两个人的话,遇到什么突发状况,还有回旋的余地。”

    “不必了。”封不觉回道,“就算要找人同行,以角色能力来说,小叹也比你更合适,你的战力不去外面杀怪实在是太浪费了。”

    “那我……”小叹刚想接话。

    觉哥又打断道:“但我也不想让你跟去,因为一旦我失败了,你的‘时间之力’和‘黑炎’将成为仅存的、对抗斗魔的手段。”

    “喂喂……不要突然之间说出让我去刷宇宙最强boss的话来啊……光是想想我都觉得压力很大啊!”小叹这吐槽发自真心。

    实际上,小叹是很强的,但他却始终和那些超一流高手差一线,这一线……就在于他没有那份“战斗的意志”;由于生性温和善良,他对“杀戮”这种行为本身是有一定抵触的……和那些能够“享受战斗”的人不同,小叹在这方面属于很被动的类型。

    因此,尽管他的潜力和硬实力完全有资格跻身惊悚乐园顶尖高手的行列,但因他主观上没有去追求战斗和变强的意愿,故而他自己基本不可能产生“单挑斗魔并设法将其杀死”这种想法。

    “呵呵……我就这么一说嘛。”封不觉对小叹很了解,他也不想让后者承担那些不愿承担的东西,所以他总是用那种轻松的态度说出最坏的可能,在给同伴建立起心理防线的同时,自己则做好了承担最严酷的挑战的准备,“放心,我一定会成功取得力量回来的,在此之前……你们也要加油咯。”

    “哼……不用你说,我们也会努力的。”闻言,奠王冷哼道。

    “轻描淡写地就甩了山一样的包袱来让我们背啊,呵……确是你一贯的做法呢。”比利笑道。

    比尔也适时地做了个( ̄. ̄)的表情。

    “好!我也拼了!”小叹则是一副受到了很大激励的样子,果然还属他天真好忽悠……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也保证,会撑到你回来为止。”絮怀殇肃然道,“我相信,依靠我们大家的力量……怪物王国……这主宇宙最后的防线,今天绝不会灭亡。”

    “嗯……各位的气势不错。”这时,只有篆颉尊没有融入大伙儿那澎湃的氛围里去,“说完了没有?赶紧上去防守啊!还有你……赶紧跳啊!就你们说话这会儿功夫上面说不定又损失了上百人呢!”

    …………

    在尊哥那盆冷水泼完之后,大伙儿也就散了。

    王叹之、絮怀殇、比利兄弟和奠王一行人离开了地底空间,返回了城墙那儿开始战斗。

    而封不觉……在凝视了那发出青白色光芒的、宛如深渊的巨大井口片刻后,便张开双臂,来了个潇洒的“信仰之跃”,纵身跳入了井中……

    那下坠时的感觉很奇异,风划过脸颊的感觉、引力拖拽身体的感觉、水或其他什么物质覆身体的感觉……一概没有。

    仿佛,所有的时间感和空间感……都在刹那间消失了。

    同时,又有无数的低语、闪回式的画面、以及纯粹的“情绪”、“意念”……不可拒绝地涌入了觉哥的识海。

    这种感受,就好像是死前经历的走马灯,但不是自己的走马灯……而是无数个其他人的、乃至非人生物的走马灯。

    仅仅是几秒种,这样的体验也足够让人发疯。

    但……封不觉竟然感觉……很爽。

    或许是因为他的灵魂本就是特别的,或许是系统保护着他避免了他精神崩溃,又或许……他本来就是个疯子。

    在这井中,封不觉竟然有如鱼得水的感觉,就好似用自己的灵魂做了一次畅快的蹦极。

    而当他渐渐沉溺于这种快感并即将迷失之际,这份奇异的体感又骤然消失。

    回过神时,他已站在了一个巨大的空间之中,其四周似乎有着无限的边界,四面八方都是类似灵子的、散发着柔和光亮的不明物质。

    “嗯……有趣。”恢复意识的封不觉仰头看了看上方,他的头顶,看上去就是一个倒转的深渊,“究竟哪个世界才是在井中,哪个世界才是在井外的呢……”

    就在他自言自语之际,忽然!一个极有穿透力的男声响起……

    “身在何世、身在何处、又有何妨?人,只需知道自己将来要去何方,便足矣……”

    “敢问……”封不觉循声回望,并顺势言道,“……来者何人?”

    其话音落时,对方身影已现。

    但见一人,手持长戟、缓步而来;其姿容挺拔英武、长发飘飘。一头黑发之中,额尖两鬓夹杂几缕银白,一身裘氅之下,是一袭漆黑乌金战甲。

    “飒风沾,问途寒,谁与共饮,谁敢当关?燕戟归命人不还!”

    觉哥可没想到,回应自己的……居然是一段诗号。

    “燕归人?”封不觉更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上一个本应属于“霹雳”世界的人物。

    “封不觉。”燕归人……也认得觉哥,“吾已在此恭候多时了。”

    “哦?”觉哥笑道,“你认识我?而且知道我要来?”

    燕归人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只是冷冷接道:“有话……”说时,他将架在肩上的长戟一甩,瞬间就摆好了架势,“……打完了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