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网游小说 > 惊悚乐园 > 第1310章 梦想成真不会遥远
    “觉哥!”虽然小叹因姿势和所处的方位问题,根本看不到觉哥的身影,但他却是在那句话响起时第一个喊出声来的。? 火然?文? ??? w?w?w?.?r?a?n w?e?n?a`c?o?m

    “总算是回来了啊……”对斗魔实力最为了解、同时也是在场的人当中最为紧张的奠王,此时也是松了口气。

    “howdy~ho~”汉基先生激动地蹦了起来,高声对觉哥喊话道,“怎么样?成功了吗?”

    “呵……当然成功了。”封不觉一边回应,一边已祭出【月步】,踏空而来。

    他的身法极快,身形时隐时现,转眼已来到了的斗魔和小叹的旁边。

    “你来得正是时候……”待觉哥站定之际,比利立即接道,“展现一下吧……你所获得的力量。”

    “没必要。”没想到,封不觉给出了这么三个字。

    “喂喂……你是没看到现在的状况吗?”闻言,奠王拉长了嗓门儿问道,“这还‘没必要’,那怎样才算‘有必要’?”

    “呵……你别着急嘛。”封不觉的态度还是很轻松,“情势是时刻在变化的……”他说着,将视线转向了离自己仅有两米之隔的斗魔,“本来……我确是打算用我刚‘获得的力量’去对付斗魔的,但我刚才站到城墙上时,惊讶地发现……他竟然成了这么个状态,那我觉得……用我原本就具备的某种能力来杀他,比解除他的限制去硬肛要稳妥。”

    “什么意思?”弗莱迪这时疑道,“你是说……以你原先的能力就已经可以干掉斗魔了?那你还冒险去轮回之井里干嘛?”

    “不……不是这个概念。”封不觉回道,“举例来说,你拥有一把手枪,手枪自是可以打死苍蝇的,可只要苍蝇还在飞来飞去,你就是把子弹打空了它也不会死。”说话间,他又笑着朝斗魔看了一眼,“不过,若那只苍蝇被黏在了捕蝇纸上,就另当别论了……”

    “所以……斗魔就是那只苍蝇,而小叹则是捕蝇纸?”絮怀殇接道。

    “没错。”封不觉点点头,“在我跳入轮回之井前,我可没想到……小叹竟然可以成功地将斗魔给压制住。”他微顿半秒,笑道,“在我的想象中,任何靠近到斗魔五米之内的生物……即使不被秒杀,也绝不可能舒坦地朝他放个技能出来。”

    “嘿嘿……”小叹觉得这话是在夸自己,稍有些得意地笑了两声,“看来我做了件很了不得的事呢。”

    “对,你就是做到了非常了不起的事。”封不觉也给予了小叹肯定,“其实你大可不必妄自菲薄……我们完全可以说,整个惊悚乐园,上百万的玩家当中,能像你这样将斗魔压制住的人……也是寥寥无几。”

    “行了,现在不是聊这个的时候。”奠王心急火燎地打断了他们,接道,“你刚才的例子我听懂了,那么……你所谓的‘能打死苍蝇的手枪’……又是什么呢?”

    “就是这个咯……”封不觉话还没说完,就已从行囊中掏出了一个小木槌。

    “【鼠槌】?”若雨第一个认出了此件物品,并在瞬间猜到了觉哥的想法,“嗯……或许……用这个还真的可以……”

    “对啊!”小灵也几乎在同一秒反应过来,“【鼠槌】是‘不管敌人多强都能使其受伤’的武器……在【鼠槌】面前,防御力是没有任何意义的。”

    她说得对,无论斗魔的防是一百、一万、还是一亿,反正【鼠槌】打一下,就会造成‘1点’伤害(类似于所谓的真实伤害);既然是“伤害”,而不是“破甲”,那自然是直接扣血、而不是减防。

    “呵……所以,我的方法就是……”封不觉接话时,已快步绕到了斗魔的侧后方,扬起【鼠槌】,用那种类似捶背的力度,轻轻敲了对方一下。

    这一下,在旁人看来,好像也没什么,不痛不痒的样子,但是……斗魔的内心,却是惊骇不已。

    因为,就是这么一下轻击,让他“掉血”了;这种感觉不是很好形容,大概就是那种手背上稍稍被蹭破一丁点皮的痛感小到几乎可以忽略,但也足够让你知道这是切实的“受伤”。

    “好,这个力度就可以了。”封不觉测试了一下之后,说道,“这样既可以打出伤害,又不会中断小叹的技能。”

    封不觉还是偏谨慎了,事实上,以斗魔那体格儿来说,就算觉哥再加几十公斤的力量来捶,其身体也照样能纹丝不动。

    “早知道你能压制住斗魔,其实我不去轮回之井也行呢。”封不觉说着,已开始活动自己的肩膀和胳膊,似乎是在做一些热身运动。

    “这种连我自己都只有两成把握的事情……”小叹抬头、隔着飘落的头皮屑望着觉哥,苦笑道,“别说你了……能成功我自己都挺意外的。”

    说话之际,封不觉的右手……动了。

    在他的手中,【鼠槌】晃出重重虚影,以几乎重叠的轨迹来来回回地轻轻击打在了斗魔的背上。

    假如惊悚乐园是一个可以显示战斗数值的游戏,此刻斗魔头上应该会跳出密密麻麻的“-1-1-1-1……”字样。

    “竟然有这种事……”与斗魔有着类似能量的众魔之首,是可以看出斗魔的生命正在损耗的,此情此景之前,魔首不禁念道,“如果斗魔真的被这么个小槌槌活活捶死了,那……”

    他没说下去,因为那种情况,他根本无法想象。

    “虽然你手速很快……但我姑且也问一声……”此时,花间出于好奇,对觉哥道,“你这样打要打多久他才会死?”为了提醒众人,她又指了指天上,“我们倒是能等,但天上的那些家伙就……”

    “天上的那些家伙就交给你们了。”封不觉还没听她讲完就抢道,“据我观察,你们死灵三骑士、加上幻魔教会的两名教宗、还有两位柱神级战力、以及一个吃货……目前全都是满状态,以诸位的实力,显然是能扛蛮久的样子。”他说完这句,还迅速将【鼠槌】换了个手,又用左手开始捶,“我这边肯定是还要再敲一段时间的,毕竟对方是斗魔嘛……你们应该也能猜到,这货血量超高而且恢复力也很强……当然了,在我这单身几十年的手速之下,他的回血效率终究还是落了下风的。”

    就在他说这话的时候,冗兵军团也已从他登场所引起的混乱中重新稳定下来,扫荡者们即刻下达了命令……总攻!

    “各位……要努力哦。”封不觉见状,仍是不慌不忙地言道,“我一敲死斗魔,就来帮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