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网游小说 > 惊悚乐园 > 第1312章 奇迹一定会出现
    战况,渐渐进入了一边倒的节奏。r?anwen w?w?w?.?r?a?n?w?e?n?a`cor?m?

    由怪物王国、死灵王国、幻魔教会、推理俱乐部以及地狱前线等众多势力组成的联合军,在互相协调合作的前提下,实力呈几何倍数地增加。

    这等军势,冗兵军团仅靠数量优势已难以与之抗衡……

    大约十分钟后,冗兵的伤亡速度,又一次超过了兵线的补给速度;天空中那原本密不透风的兵云,也从这一刻开始慢慢松散、稀疏起来。

    另一方面,地面上。

    正在用【鼠槌】消磨斗魔血量的封不觉,在许久的沉默之后,忽然开口了……

    “嗯……果不其然……”从他说这话时的语气推断,他应该是发现了什么。

    “怎么了?觉哥。”小叹是很了解他的,故而即刻询问道,“什么状况?”

    “也不是什么大事。”封不觉很淡定地回道,“只是……”他瞥了眼身前的斗魔,“我触发了这家伙的某个被动能力。”

    “什么能力?”小叹接着问道。

    “大概是类似‘底力’的玩意儿吧。”封不觉回道,“就是那种……当血量下降到了一定的数值时,自动触发,并大幅增加防御和回血频率的能力。”

    “哈?”小叹闻言便是一惊,“那岂不是说……”

    “没错。”封不觉接道,“用【鼠槌】恐怕是打不死他的……”他顿了顿,说明道,“虽说此前他也一直有在回血,但他那常态下的回复力显然是低于我的削血效率的;然而,大约两分钟前,当我把他的血量磨到15%左右时,他的血量竟突然开始反弹,在五秒内就增加了10%……直到他的血量回到30%左右时,这份激增的回复力又以一种比较平滑的趋势逐渐回归了常态。

    “当然了,仅仅发生了一次的现象,可以有各种解释,‘底力’只是其中的一种而已。

    “于是,我稍稍加快了手速,又敲了两分钟,想看看第二次将他的血量降到15%时,会不会发生相同的事,结果……”

    言至此处,觉哥也不再说下去了,只是耸了耸肩。

    “那怎么办?”小叹边想边道,“要不然……这回等你把他的血降到16%时,我俩合力出手,看看不能不能把16%血的斗魔给秒了?”

    “不必那么麻烦。”封不觉回应时的口气听起来游刃有余,一听就知道,他早就已经有了对策,“我一个人就能搞定的。”

    说罢,觉哥便开启了自己的称号技【斗魔降临】。

    …………

    那一瞬,从封不觉的视角来看,时间恍若静止,四周的空间也在这一“静止”中发生了扭曲、变化。

    当他的神识稳定下来,他已站在了一个由黑**气笼罩的空间里。

    他的面前,还站了一个纯白的人影。

    即使是督神,也从未见过这种形态的斗魔;谁又能想到……这个洁白无瑕的、只会让人联想到“圣洁”二字的存在,才是那魔气笼罩之下,最纯粹的魔之本形。

    “我还以为你很聪明。”斗魔看着封不觉,冷冷道,“没想到……你会干出这种即便是白痴都不会干的蠢事。”

    “哦?”封不觉不慌不忙地应道,“你指的是哪件事?”

    “当然是你使用【斗魔降临】这件事。”斗魔接道。

    “是吗……”封不觉念道,“为什么说这很蠢呢?”

    “废话!”斗魔有些不耐烦地喝道,“难道你觉得,在此时此刻,我还会把力量借给你吗?你这种行为就好比是在对我说……‘嘿,请你帮我杀死你’一样,我怎么可能会照办?”

    “嗯……有道理呢。”封不觉沉吟道。

    “呵……”斗魔顿了一秒,冷笑到,“我明白了,你是觉得,即使我不把力量借给你,也没关系,大不了就是技能施放失败,再想别的办法就是了……对吗?”没等觉哥回答,斗魔就自行接道,“这……才是你真正的愚蠢之处啊……”说话间,他便上前两步,来到了封不觉身前,隔着一尺不到的距离,居高临下地瞪着对方道,“当你向我借取力量的时候,我便可以将你拉入这个‘灵魂空间’之中,只要我在这里把你给杀了,那你在外面的身体也会死!一旦你死了,即使那个叫枉叹之的小子继续使用古怪的能力压制住我,周围也已没有其他可以杀死我的存在了。”

    “原来如此……开启【斗魔降临】的瞬间,是否来到这个空间与你‘相见’,是由你决定的吗……”不料,封不觉听到对方的话后,还是一副从容不迫的模样,若有所思地念叨着,“难怪最近一段时间我开启这技能时都是直接获得力量,而没有来到这里和你见面……想必,这也是二十三的命令吧?”

    “命令?”斗魔接道,“你是不是搞错了什么?”他加重了语气,“没有人能命令我,即使是最强的衍生者也不行。”

    “哦……”封不觉点点头,“这么说来,你是出于自己的意愿,和她以平等的身份‘联手’的咯?”

    “没错。”斗魔回道,“我们的目的,是一致的消灭主宇宙所有势力,让一切皆归于混沌。”说着,他忽地举起右臂,直指着头顶之上,“这样,那个高高在上的、所谓的‘命运’,便无法在主宇宙中创造出适合你们这些‘玩家’娱乐的‘剧本’了,因为到那时……主宇宙的每一寸土地,都已变为了寸草不生的焦土;而每一块焦土之上,有的也只是一头头遵从杀戮本能的魔物。”

    “二十三想要做什么我大概能猜到,但你的动机又是什么呢?”封不觉没有对斗魔的言辞感到丝毫意外,他只是平静地接道,“你和‘命运’有什么过节吗?主宇宙变成那样……对你有什么好处呢?”

    “我和‘命运’当然有过节!”斗魔反倒显得有些激动了,“是她!终结了属于我的纪元;是她!杀死了督神我唯一的对手。哼……既然当年她毁掉了我的世界,那我现在就毁掉她所创造的、这个她认为更好的新世界!”

    “明白了。”封不觉道,“是因为‘孤独’啊……”

    那两个字,像是一把尖刀,刺向了斗魔心中从未向任何人敞开过的地方。

    “你的敌人、你的仆从、你唯一的宿敌、你所熟悉的那个世界、以及……你存在的意义……”面对沉默的斗魔,封不觉用温和的语气说道,“……全都随着上个纪元的结束而烟消云散。”他轻轻叹了口气,再道,“在如今的新世界里,大部分的生灵甚至都没听说过你的名字……

    “的确,在这个纪元,你已是天下无敌,但那又如何呢?

    “要依靠力量去称霸这个宇宙吗?对你来说这不算什么难事,只要每到一个地方就留下一句‘臣服,或死’,统一主宇宙也只是个时间问题;可是……称霸了主宇宙之后又能怎样?

    “站在你的角度上……那究竟有什么意义呢?

    “这世上已不再有督神那样能与你势均力敌的对手,也不再有那种单纯的、代表着光与暗的无尽斗争……

    “我们的世界,是‘彩色’的,和你格格不入……因为你来自一个黑白的纪元;你是黑色的,你需要一抹和你匹敌的白色,才能活得有意义。若没有那样的‘白’,那即使把一切都染黑……你也一样孤独。”

    斗魔静静听着觉哥的话,没有反驳,也无力反驳。

    “我不知道二十三跟你说了什么,但大体能猜到,她给了你一些承诺……”封不觉道,“比如……和她联手,就能逼迫‘命运’做出妥协、改变,以此让你的纪元复活;或者……让二十三成为新的‘命运’,然后由她来帮你完成心愿。”他摇了摇头,叹道,“不管你是真信了,还是另有打算,我把话摆在这里……无论最后谁赢谁输,你都是无法实现愿望的。

    “命运也好、二十三也罢……你若以为惊悚乐园的世代更迭是由‘你们’来决定或控制的,那就大错特错了。

    “并不是‘命运’毁灭了你的纪元,她也只是在某个你无法理解的更高位存在的指示下执行了这一行为而已。

    “你以为自己真的是‘神’、是‘魔’吗?或许在这儿,你是,但在更高维度的生物眼中,你根本无足轻重。

    “你以为自己真的是在按照自身的意愿行动吗?你怎么知道不是某种比你更高位的存在设定了你的想法,并让你自己觉得‘这就是我的想法’?

    “当‘玩家’、‘剧本’、‘命运’这些本不该被你说出的词从你口中说出时,你有没有想过……也许……你早已被二十三感染了,你只是在她的影响下才产生了自己和她‘平等’、和她‘目的一致’的错觉?”

    封不觉的问题,斗魔无法回答。

    但是他有在思考。

    封不觉……也在思考,他在向斗魔抛出问题的同时,也在心中拷问着自己。

    当一个人开始思考“此刻我脑中所想,究竟是‘我’在想,还是某个更高的意志‘让我这样想’;我此刻的质疑,是‘我’的质疑,还是那个应该被我质疑的存在引导我去质疑……”这一类的问题时,那个人,基本上……离发疯也不远了。

    “假如……”片刻后,斗魔终于再度开口,沉声道,“你说的,都是真的……”他的语气变了,不再那么戾气十足,“那我……我们……又能怎么样呢?

    “既然从来就没有‘选择’,又何必再去质疑?

    “所以……即便你是对的,我现在依然要杀了你。

    “也许,我真的已经被二十三影响、乃至控制了;又或许……我只是被她利用,因为我孤独、迷惘……我需要有一个像她那样的人给我希望……哪怕这份希望只是谎言,对我来说,也比什么都没有要强。”

    封不觉听到这儿,脸上重新浮现了笑容:“是啊……我好像说了些多余的话呢……

    “不过……我这人就这样儿,我就是喜欢去做些貌似没意义的事。

    “所以,我终究还是要做的,而且要按照我的方法去做。

    “至于别人怎么看……我无所谓;爱或恨、喜或恶、崇敬或鄙视、理解或误会……所有这些我都会照单全收,因为正是这些,证明了我曾在这世上‘活’过。”

    “那么……”至此,斗魔的语气,再次变得冷冽,“……我就如你所说,将你‘活着’这件事变成‘曾经’吧……”

    言毕,他不紧不慢地伸出手,轻轻一挥。

    在这个斗魔的“灵魂空间”中,他理应是拥有绝对控制权的,要杀死封不觉,就跟抹掉一堆沙子上图案一样容易。

    然而……一秒后,斗魔惊异地发现,对方竟没有和他预想中一样被抹杀。

    “有点儿意外是吗?”封不觉抬眼望着斗魔,“‘没有意义’的事说完了,我再来说几句实际的吧……”他微顿半秒,冷冷问道,“你还真的以为……我会干出那种‘即便是白痴都不会干的蠢事’吗?”

    此言一出,斗魔呆立当场,一种名为恐惧的、陌生的情绪,已在他心头悄然萌芽。

    “开启【斗魔降临】后会被你带到这个空间的事,我会预计不到?”稍顿一息,封不觉又追问了一句。

    “你……”斗魔则是喃喃接道,“就是为了在这个空间和我相见……才开启技能……”

    封不觉点点头,接道:“其实我大可以在外面直接把你给杀了,但为了跟你说上那几句‘多余的话’,我决定,开启这最后一次的【斗魔降临】;只有这样……我才能在这个没有时间流逝的空间中和你交谈。”

    “呵……”闻得此言,斗魔,笑了,“呵呵……哈哈哈哈……”

    那是一阵五味杂陈的笑声,苦涩、无奈、怀念、讽刺、悲怆、释然、感叹……太多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混杂其中。

    也许,这是斗魔自诞生以来,最为失态的时刻,但也就是这一刻,让他切实体会到了……自己也曾活过。

    “好了……”待对方的笑声渐止,封不觉复又开口,“该说的我都说完了……”说话间,他的周身能量一绽,一个明显带有“因果律”性质的技能已蓄势待发,“现在……”他摆出了近乎冷酷的表情,语气也冷若冰霜,“带着你那过时的名号、无用的力量、空洞的生命……给我消失吧。”

    话音落时,觉哥一记【roundhouse踢】已旋了出去。

    出招的瞬间,虽然他的表情冰冷决绝,但他的眼中,却看不到半分的快意,反倒是有那么一丝同情之色。

    而斗魔,只是站在那儿,任由对方的攻击袭来。

    在被踢中前的刹那,斗魔仍显得十分平静,他甚至微微张口,似是想说一声“谢谢”,可惜……直到最后也未能说出口。

    …………

    战场之上,时间仍停留在封不觉开启【斗魔降临】的那一秒。

    从小叹的角度来看,封不觉刚说完那句“我一个人就能搞定”,斗魔的身体就忽然一“垮”。

    “啊呀!”小叹看到斗魔的身体瞬间化为黑色的沙尘塌落,还以为是后者使出了某种能摆脱【雪舞九天】的手段,不禁惊出声来。

    “别慌。”下一秒,觉哥便有意提高了声音说道,“他已经死了。”

    “什么?”不仅是小叹,周围意识到这一状况的各方势力都在听到封不觉的这句话后惊呼出声。

    “不是吧……真被你用那把小槌给敲死了啊?”不久前刚从城里飞到这儿的篆颉尊,此时就停留在觉哥他们附近,听到斗魔已死的消息,他也是由衷地觉得不可思议。

    “不。”封不觉摇头道,“我在他的灵魂空间里,对他放了一个杀招,这才干掉他的。”他没有在这个话题上多嗦,好像杀死斗魔并不是一件值得大说特说的事,“话说……上面的战斗打得挺热闹啊。”

    “你也要去凑凑热闹是吗?”就在数米外休息的絮怀殇,适时地接了一句。

    “看起来……”封不觉转头观察了絮女神两秒,“你也休息得差不多了啊。”他随即又转头看向小叹,“小叹你怎么样?”

    “嗯……手臂有点酸。”小叹虚眼望着觉哥,回道,“但跟你比起来……应该也不叫事儿……”

    小叹可是近距离目睹了封不觉那【鼠槌】战术的,必须承认……跟那种手速相比,单手倒立+单手撩头皮屑这种动作几乎就是在放松了。

    “好……”封不觉接着道,“那我们仨也上去凑凑热闹呗。”

    他说去就去,话到一半,人已经没影儿了。

    见状,小叹和絮怀殇对视一眼,也没吐槽什么,两人即刻也用各自的方式杀上了天空。

    在那三人相继上天之后,周围那帮正在地面休整的怪物军团战士,也仍处在一种脑筋短路的状态下……

    短时间内,他们显然还无法消化掉“斗魔已死”这一状况。

    不过,不管这些主宇宙的生灵们主观上需要多久才能适应,客观上……斗魔确已死亡;且这一变故,立刻就引起了一波足以影响到整个主宇宙的连锁反应。

    “howdy-ho!”

    片刻后,伴随着国王汉基先生的一声惊叹,一缕缕久违的阳光……穿透了天空中那逐渐稀薄的魔气之云,洒在了怪物王国的土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