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网游小说 > 惊悚乐园 > 第1321章 血战圣地亚戈(七)
    “okok……”也不知为什么,面对一口汉语的美国哥,封不觉总是不由自主就想崩几句英语出来,“你可以的……”

    他一边用很不走心的语气夸了对方一句,一边将双节棍收了起来,并活动了几下肩膀和脖子。火?然 ?文? ?  w?w?w?.?r a n?wena`com

    “嗯?”美国哥看到觉哥的举动,当即心中一紧,暗道,“这小子……一见我用的是太极,便准备放弃站立打击的战斗方式吗……”

    其实,美国哥早在见到觉哥之前,就已猜到了对方不是等闲之辈;此前在会议室中,当梁非凡和刘醒争着要去捉拿那“入侵者”时,美国哥就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

    虽然“闯过无人区,单枪匹马杀进丛林地带,还有在短时间内搞定几十名特种兵”这些事,对他们圣地亚戈集团管理层的人只是稀松平常而已,但换个角度思考……入侵者可不是集团的人,一个不靠金氮丹修炼的“外道武修”能做到这些事,就显得不太寻常了。

    实力略逊于东仙队长的美国哥,能坐上集团的第二把交椅,靠的就是他的智谋和城府,别人想不到的事,他却能想到。

    所以,当其他人都想当然地以为梁刘二人可以轻松解决此事时,坐在东仙队长对面的美国哥,却是露出了一脸凝重之色。

    “喝!”美国哥没有多等,稍一思量,便将展开的阴阳二掌略微收拢,抡臂聚招,猛然攻出。

    这一式“手挥琵琶”,劲力凝沉如山,速度却是轻灵似羽,一招袭来,势若风雷。

    但封不觉对此却是早有准备,只见他一个利索的下地翻滚,避开对方的攻势,接着双脚同出,对着美国哥的胫骨就是一记剪刀脚。

    “别做梦了!”美国哥也不傻,身为一代太极宗师,他对自己所练拳法的弱点一清二楚;在站立对打时,美国哥的功夫几乎已是毫无破绽,但若是进入贴身绞缠的局面,任他的招式和内功再怎么精妙,也将无从施展。

    因此,在出这招之前,美国哥便已绷紧了下盘,提防着对方把打斗带入地面战。

    结果,当封不觉那势大力沉的剪刀脚并拢时,只听得一声内劲相抗产生的气爆声,美国哥的双腿愣是保持着原本的马步、纹丝未动。

    “切……”觉哥见对方没有如自己计划中那样跌倒,也是暗啐一声,“又逼我用技能是吧……”

    很显然,封不觉是不太愿意使用技能的;虽然他现在可以随心所欲地用各种技能,但技能的消耗却还是实打实的,比如此前那招【我的滑板鞋】,强是强……但要消耗整整1200点体能值,这已然超过了他总体能的20%,若是他仗着强力技能多就随便乱用,体能分分钟就会耗尽。

    可是,面对那些在格斗技巧上凌驾于自己、力量和速度方面也不能直接碾压的对手,想要高效地将其击败,不用技能几乎是不可能的。

    “给我倒!”觉哥一招未成,顺势变式,一个拧身侧旋,就续了一招下鞭腿。

    按常理来说,这种单纯追求速度的临时变招,威力肯定连第一下都不如……美国哥,也是这么认为的;他又怎么会知道,前一招的剪刀脚,就是一般的剪刀脚,而后一招的下鞭腿,却是【熊孩子的下鞭腿】。

    “啊……呀……”一秒后,美国哥一脸震惊地倒下,并用一口东北腔缓慢地喊出了“啊呀”两字。

    他人还没彻底横下来,封不觉已经趁着这硬直时间,给他来了一招“杰里科长城(当敌人脸向下趴着时,面朝敌人脚的方向,将敌人的双腿拉起来、脚踝固定在自己的腋下,然后坐在对方腰部)”。

    这个锁技的威力十分惊人,压制的同时还可以造成极大的痛苦,且几乎不可能被解开;其唯一的缺点就是……在实战中很难成功施展出来。

    想想也知道,假设你在实战中能把一个对手打得脸朝下躺平,接下来你多半也不会对他用什么锁技了,直接一脚踩向他脑袋明显更快更伤。

    若不是借着【熊孩子的下鞭腿】的因果律特效,封不觉怕也很难找到机会用这个。

    “呃……你……这……”美国哥还没从被绊倒的惊愕中回过神来,腰部传来的剧痛已让他连句整话都不能说了。

    “你若肯放弃抵抗,我就放开你。”封不觉则是十分淡定地边加力边道,“要不然……据我估计,再过十秒不到,你的腰椎就会折断。”

    “哼……”美国哥闻言,并不回应,只是闷哼一声,强憋起一口真气,然后……朝着地面忽地拍出了一掌。

    这一掌的掌力虽强,但不是刚猛路数,其掌风打在地上,只震出了细微的裂痕,而其主要的力道,则以一种韧劲十足的方式向上反冲,把美国哥以及骑在美国哥背上的觉哥给震离了地面。

    两人一离地,美国哥的上身便可向前蜷起,觉哥的“杰里科长城”便也不攻自破;虽然这时封不觉还是用双臂夹着美国哥的双脚,但那意义已经不大,因为美国哥的腰部已不再承受压力,这样他的手脚也都可自由发力出招了。

    但见,美国哥双腿一运,便甩脱了觉哥的钳制,其单拳乘势再出,打向了觉哥的下颚。

    “嚯~哦~”不料,封不觉见那拳头探来,却露出一副等候多时的模样,当即怪叫一声,身形丕变,抓起美国哥那条手臂就跟了个十字固(主动方与被动方身体成十字形交叉,主动方的两条腿分别架在被动方的颈部与胸部,使被动方的一只手臂穿过主动方的裆部,主动方用双手将被动方的手臂压在胸前,并用力挺跨,使被动方屈服)。

    两秒后,两人双双重新坠地,虽说他们此刻的姿势和弹起前不同……但美国哥被锁技锁住的局面并没有什么改变。

    “啊……”美国哥刚破一招,又中一招,自是恼怒;他自认自己的太极功夫在站立对打中立于不败之地,但眼下不但施展不了自己的拿手绝学,还得跟对方在地上打这种wwe式的粗野对决,着实是有失他集团二把手的体面。

    念及此处,美国哥不禁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一怒之下,他竟是张开了大嘴,狠狠地咬向了觉哥的小腿肚。

    说实话,这的确也是破解十字固的一种方法,但前提是……你的对手是一个“会因为腿上传来的疼痛而放松力气”的人。

    “咬啊,随便咬。”可封不觉被咬之后,不但没放松,锁得还更牢固了,“送几块肉给你也无妨,不过我事先声明……要是我失肉过多,一会儿我可能会把你切片吃了,来补充蛋白质。”

    他说这话时的语气很平静,但落在美国哥耳朵里却让人毛骨悚然,因为……他的这种态度,完全不像是在恐吓或者开玩笑,反而像是在陈述一个计划、一个很有可能被付诸行动的事实。

    “喝啊!”过了几秒,美国哥决定破釜沉舟,一声惨喝过后,他自行发力折断了被锁住的那条手臂,一个翻滚,从对手的钳制中抽离了出来。

    然……

    封不觉的动作如影随形,几乎在美国哥发力的同时,他就已经判断出了对方的意图,并做好了准备。

    于是,美国哥这边刚滚了几圈,封不觉又扑了上来,伺机抓住其还没断的那条手臂,来了个木村锁(用一只手从对方手臂的肘部位置下方穿过,另一只手抓住对手同侧手腕,双手交叉紧扣并将调整位置,形成侧压状态,以对手肘部为支点,反向扭转下压,迫使对方投降),再次把对方锁了个稳稳当当……

    “你……你……”这下,美国哥急得眼睛都快喷出血了,大声嚎叫道,“……你放手啊!”

    “呵……你投降我就放手咯。”封不觉轻松笑道,“你要是不嫌疼,我就再陪你玩玩儿。”

    这份悠然的态度,无疑是他对自己的地面技有自信的表现。

    虽然觉哥也不能算是“擅长地面技”的那类人,但他对柔道、摔跤、包西柔术等各种格斗流派地面技的了解,却都已是专家程度;凭着零时差演算,他只要随便从记忆中挑几个招式出来,皆可现学现用。

    说起来……这点,还得感谢【狂踪剑影】。

    众所周知,剑少和觉哥的关系挺不错的,他应该也是除了地狱前线的成员之外,和封不觉一起排本次数最多的人了;在那些本书中没有写出来的、日常练级的剧本里,觉哥和剑少组队的次数很多,而【狂踪剑影】在的时候呢,【才不怕呢】多半也在……早在这两位确立情侣关系之前,后者就经常对前者释放各种格斗技,确立关系之后,释放频率就更甚了……而且,不怕妹子那些格斗技的水准之高、套路之多、动作之标准、运用之灵活……都让人叹为观止。

    以封不觉的品性,他肯定不会错过剑少被虐的场面,每次狂踪剑影被那怪力女用各种姿势拗得嗷嗷直叫时,觉哥都悠哉地在旁围观、还要适时地说几句风凉话。

    正所谓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在这耳濡目染之下,觉哥自是学会了不少动作。

    “老兄,我还是劝你一句。”又过了几秒,封不觉见对方仍在犹豫,便补充道,“我不管你的太极功夫多厉害,当你被我绊倒进入地面绞斗时,你便连一成胜算都没有了,识相的就快点投降吧。”

    美国哥不是一个会被对方轻易说服的人,只是……战到此时,他自己思考一下,也觉得胜算不大了;其右手已折,左手被锁,再打下去,即便他能挣脱钳制,也只会越打越被动。

    就在美国哥准备放弃抵抗的当口,突然,异变陡生!

    那一刻,只听得“轰轰轰轰”一阵连响传来,由远及近……不多时,伴随着最响的两声爆裂,天花板的两处轰然碎开了两个口子,两道健壮的身影应声从那俩口子里跃了下来。

    光听声音就能推测出,这突入战场的二人,是用一种类似“钻头”下冲的腿法,从很高的楼层一路“钻”下来的。

    待灰尘渐散,两人身影站定时,封不觉定睛一看……

    只见,左手边那名白人壮汉,身长九尺,虎背熊腰,胸脯横阔,骨健筋强;他上身光着膀子,露出如雕塑般完美的肌肉,下身只穿一条紧身的短裤,显出一分不羁和洒脱;其容貌虽是刚毅不凡,但嘴角却带着一抹平易近人的微笑。

    再看,右手边那个亚裔壮汉,身长八尺,豹头环眼,燕颔虎鬓,威风凛凛;他上身也没穿衣服,不过围着胸肌的轮廓绑了一套皮带,下身则是一条紧身黑皮裤,整体造型可谓相得益彰;其容貌虽不如他的同伴来得俊朗,但眼神中却有一丝难以描述的忧郁。

    “嘿,boy~”白人壮汉站定后,摆了个相当专业的健美pose,看着觉哥道,“看起来你摔跤玩得不错嘛,不知,敢不敢和我比利海灵顿(billy_herrington)过两招。”

    “_you!”谁料,封不觉还没回话,那亚裔壮汉竟是率先抢道,“论摔跤,有我van(van_darkholme)在,哪儿轮得到你出来丢人现眼?”

    “哦?”比利海灵顿听了这话,明显不服,“什么意思?你觉得你很tough是吗?”

    “是又怎样?你有意见?”van在言辞上也是毫不退让。

    这两人说着说着,便四目相对,逐渐走近对方,一副剑拔弩张的样子。

    “不要打架!不要打架!”见状,美国哥赶紧抄起了他那口音严重的汉语,忍着被锁技所绞的剧痛,喊道,“你们先把我救出来啊!”

    “少废话!跟你没关系。”但比利海灵顿竟是无视了这位总经理的要求。

    “说得对,我这儿只要几分钟就能搞定,你先忍忍。”van也是这个态度。

    两人回这话时,仍是目不转睛地盯着彼此,并很快从大眼瞪小眼发展到了肢体冲突。

    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两条登场十分酷炫、且战斗力也不俗的壮汉,才刚现身不久,就莫名其妙开始了互怼。

    就连封不觉都看不懂这究竟是个什么展开,反正……当他回过神来,比利海灵顿和van已经在地上扭打成一团了;这两位一边进行着非常激烈的摔跤对决,一边发出各种嗯嗯啊啊的奇怪叫声,期间还伴随着一些用微妙的语气念出的诸如“yeah”,“good”,“you_like_that_huh?”等英语对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