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网游小说 > 惊悚乐园 > 第1335章 太年轻
    当系统的那声“fight”响起,隔离屏障也骤然消失。?ranwe?n? w?w?w?.?r?a?n?w?ena`com

    那一刹,早已瞄准多时的条形码毫无延迟地掐着屏障消失的节奏发动了攻击,其手中双枪随之迸发出了耀眼的金色光芒。

    砰砰砰砰……

    共计十二声枪响,裂空而鸣。

    条形码所发动的技能,名为【正午(high_noon)】,是一个只有“男性玩家”可以学习,且必须“装备着左轮手枪”才能发动的特殊技。

    其“特殊”之处就在于……除了上述那两个“必要条件”之外,假如玩家再满足一些“附加条件”,此招还会有额外的加成。

    比方说,在干旱的黄土地上发动这个技能,可以提升子弹的飞行速度;若是使用者打扮成牛仔来发动,便可以让这个技能同时生效于两把左轮上、分别去射击两个不同的目标;当然,此技最强的一个附加条件就是如果使用技能的时候,所处的环境时间是“正午”,那么使用者在开枪前就可以完全不瞄准,闭着眼睛乱射也能枪枪直击要害,其子弹的破坏力也会大幅提升。

    眼下,这个战场,显然不是干旱的黄土地;在这没有太阳的地方,也不存在什么“日正当空”的正午;不过,因为条形码在秩序的那件大衣之下穿了身西部牛仔的行头(就是为了加强技能才穿的),他至少还是能发挥出“双枪并射”这个附加特效的。

    说时迟,那时快,几在瞬息之间,十二发金光熠熠的子弹便分别飞向了毗湿奴和阿修罗两人身上的十二处要害。这连射不单是速度疾若雷霆,其威力也是强无可撼,绝非一般的防御手段可挡。

    可谁知,枪声还未尽,就有“当当当当”一阵如钟鸣般的响动传来,好似是在与那枪响呼应一般,最终……也响了十二下。

    “切……我说怎么不跑不躲的,原来是对自己的防御能力胸有成竹吗……”当条形码看到浮现在两名对手身前、挡下子弹的那个“东西”后,不禁暗啐一声。

    此刻,守护在毗湿奴和迦楼罗身前的东西,是一条巨大的“山铜之臂”;此物呈青蓝之色,外观充满金属质感,整体造型像是一条非常臃肿粗壮的、几乎呈葫芦形的胳膊。

    早在s1的决赛时,毗湿奴就已展示过他操控这类“山铜物质”来作战的本领,但当时的他,对自己这灵能武器【奥利哈刚模组】的使用还不算很纯熟,最多就是将其凝结成各种体积不大的冷兵器进行攻防。

    但如今,毗湿奴运用此物的能力,已臻炉火纯青之境,以他这灵能武器堪称恐怖的真正力量而言,扛下条形码的技能……最多算是热身而已了。

    “真是不能大意啊……”队友的那番攻防尚未结束,生鱼片便忽地将目光斜至另一侧,口中还念念有词道,“比预想中还快呢……”

    当他说到那个“快”字之时,一道人影已赫然出现在其身侧。

    但见,那人手握一把刀刃逆行的奇形弯刀,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欺身至生鱼片的左侧死角,朝着后者的腰部就是一刀。

    “中!”将刀挥出的那一瞬,迦楼罗已确定此刀是必中无疑。

    作为一名以速度见长的玩家,他已用这样的方式与无数人对过招,所以他根本不用等刀砍下去,只要看到对方在刀意至、刀锋未至之际身体的细微动作,基本就能知道此人能不能避开或挡下招式。

    这次……也不例外。

    以生鱼片的速度,确是无力躲开这种速度下的突袭。

    然,就在这一刀即将斩到生鱼片的身体时,迦楼罗的手上却传来了一种奇怪的感觉,就好像……他的刀刃突然扎进了一块韧性超强的橡皮糖里……

    伴随着那股厚重的迟滞感,迦楼罗的刀刃发生了小幅的偏斜,最后紧贴着生鱼片的身体划过,并未伤到对方分毫。

    “什么玩意儿?”突袭被阻的迦楼罗当即在心中暗惊一声。

    他知道自己应该是被一层无形的、宛若“胶质铠甲”般的东西给挡住了,让他觉得有点郁闷的是……在赛前,他完全没有听数据分析团队讲过生鱼片有这类能力的事情;好在这是个防御技,如果是个反击能力,这种“情报外”的东西会造成多大威胁就很难说了。

    “虽然你很快,但和‘那些怪物’比起来,还是差了许多啊……”一秒后,生鱼片接着方才的话又说了一句,并打了一个响指。

    他所说的“那些怪物”,无疑就是指吞天鬼骁、疯不觉、絮怀殇那个级别的高手了。

    几个月前,在临闾镇被絮怀殇偷袭秒杀的经历,已经让生鱼片产生了一定的心理阴影……虽说那次被杀的主要原因是由于他自身的大意自以为周围绝对没有敌人存在,所以完全不设防;但不可否认,以絮怀殇的速度,即使生鱼片有一定的防备,依然有可能被干掉。

    因此,那天过后,生鱼片就开始研究……该如何应付速度比自己快、乃至快很多的玩家;经过一段时间的尝试,他摸到了一条门路既然在速度上想做到和那些人一样快基本是无望的,不如就换个思路……

    于是,在数月的修炼下,他熟练掌握了以下这套技能和物品的战术组合……

    响指的指音一起,生鱼片放在地上的那台收音机便应声启动,与周围那些扩音器齐齐放出了一记震音。

    当那声浪绽开的刹那,毗湿奴和迦楼罗的身形都为之一滞,从他们的角度出发,可以明显地感觉到……自身所承受的“重力”加强了一倍有余。

    “破坏地上的道具!”毗湿奴经验老道,他一边靠着“山铜之臂”向条形码逼近施压,一边高声提醒了以速度见长的迦楼罗应该如何破招。

    的确,生鱼片这个“重力压迫”的能力,是需要依靠到这些道具的。

    此招的基础,其实是他在s2时展示过的被动技能【低音区】;这本来是一个a级灵术技能,效果是:缓冲和消除(有一定承受极限)进入自身半径7.4米之内的所有非固态攻击及负面特效。

    经过生鱼片的锻炼(不要问我被动技能是怎么锻炼的),【低音区】现在已经升级成了s级的被动技,不但原特效的范围和承受极限都有所上升,还新增了“音铠”的能力其原理和觉哥当初的装备【回音铠甲】类似,但比之更强。适才迦楼罗的普通攻击之所以无效,就是因为他那追求速度的一刀,攻击力还不足以打破“音铠”的防御。

    然后……再说眼前这手“重力压迫”,这应该算是【低音区】的主动攻击形态;虽说技能本身是不具备任何攻击性的,但在地上那几件道具的辅助下,生鱼片便可以对所有身处【低音区】中的敌人施加这种额外的负面影响。

    “明白!”得到前辈提醒的迦楼罗喊着回应了一声,一个箭步就离开了生鱼片的身旁……他接下来的目标,显然就是那几个扩音器。

    “正等着你呢……”对于自身招式的弱点,生鱼片自是一清二楚,他早就做好了应对这种情况的准备……

    嗡嗡嗡

    下一秒,生鱼片的双手已快速放出了数道【次声波之指】,朝着迦楼罗追袭而去。

    砰砰砰

    同时,因无法打穿山铜之臂的防御而被逼得节节后退的条形码,也在后撤的过程中用他那两把金枪对迦楼罗发动了火力压制……对他来说,边跑边打本来就是基本功,反正不开枪也是闲着。

    迦楼罗年纪虽轻,却是一名相当冷静的玩家,简单地说就是那种“从不抱侥幸心理、以合理性至上”的类型;此刻,他分析了一下局面,觉得……因重力影响而变慢的自己,在这声波和子弹的双重压制之下强行去破坏道具,是很不划算的行为。

    权衡过后,他忽地来了一个变向,朝着相反的方向开始逃跑。

    短短几秒过后,跑出了大约二十米的迦楼罗感觉身体一轻,立即回头喊了一声:“范围就到这儿!”

    毗湿奴用余光一扫,看到队友的位置后,应了声:“好嘞。”

    接着,他也控起山铜之臂护护住自己,朝着另一个方向,不紧不慢地退出了【低音区】的作用范围。

    他们本来以为,本方做出了这番应对后,对手也就不得不随之变招了,谁知……

    “唉……这么快就被发现了吗……”生鱼片看到两名对手的举动,竟是站在原地没动,并将双手交叉在胸前,颇为无奈地念叨了一句。

    “发现什么了?”就连条形码也没听懂他的话,故而开口问道。

    “嗯……”生鱼片那锅盖头发型下的脸毫无波澜地回道,“我这招真正的弱点,其实并不是怕对方去破坏地上的道具,而是……只要对手跑到二十米开外,就没用了。”

    “哈?”条形码斜视队友,压低了声音道,“你就不能……”

    “带着那些设备移动是吗?”生鱼片知道他要说什么,所以直接打断道,“很遗憾……不行,各种方法我都试过了;如果使用可携式的扩音设备来发动这招……会因为设备离我太近,反而震伤我自己;但减小其功率的话,就发挥不出‘重力压制’的效果。”

    他用他那一贯的冷面吐槽口吻说完这段话后,场上迎来了五秒左右的、尴尬的沉默。

    五秒过去,条形码用生无可恋的眼神望着他,很淡定地回了一个字:“哦。”

    “你这反应太平淡了吧?”生鱼片自己说这话时的神态也很平静,“心里有什么话可以直说,不用憋着。”

    “行。”条形码又接了一个字,然后深吸一口气,冲着队友吼道,“你他【哔】的就是个逗【哔】啊!号称下私功悄悄练了几个月的秘密招式就是这么个破烂玩意儿啊!连广场舞的杀伤力都不如啊!”

    “唉……我也很绝望啊……”生鱼片居然都没有否认自己是个逗逼的事实,“研究了很久之后,才意识到‘只要修炼出某种特定的能力就能在那帮怪物级的天才的领域里跟他们一争高下了’本身就是个错误的命题呢……”

    “就这点破事儿你还要想很久才明白吗?殴买尬!you【哔】【哔】!早点来问我啊!三秒钟就可以给你答案了啊!要是有那种办法的话,我早就把鬼骁挤掉重回一队了啊!”看起来,条形码被坑得苦大仇深,此时他的吐槽欲已是难以抑制地爆发出来。

    同一时刻,观战空间中,看着场上情况的叶纸低头扶额,作欲哭无泪状,拉长了嗓门儿叹道:“啊……两个大白痴……”

    这次的s3比赛,不会对外播放观战空间中的情况,但是,战场上的状况可是直播加录像都有的;可以想象,作为领队(默认主力背锅者)的叶纸,看到队员们在场上这般胡闹,会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

    “内讧了吗……”另一方面,场上的迦楼罗,无疑也听到生鱼片和条形码的对话……毕竟那俩说话的声音一点儿都不小。

    作为职业玩家,不管敌方队伍出现什么问题,哪怕公然对骂、挂机、送人头也好,自己这边自然还是该怎么打就怎么打;所以,迦楼罗见此情景,毫不犹豫地就利用了这一机会,再度凭着自己的速度优势,以一个弧形走位迂回了半圈……杀到了敌人的身后。

    这次,他的目标是条形码。

    既然生鱼片的防御能力强大,那就转而向条形码这个射击专精的玩家下手……这确是十分合理的判断。

    迦楼罗的刀很快,尽管他现在已重新踏入了【低音区】的边缘,但那瞬间爆发的速度依然是一流的。条形码的体术本来也跟不上这样的速度,何况他的主要精力这会儿还放在“冲队友大声吐槽”这件事上。

    瞬时,逆刃弯刀破风疾斩。

    风声刚起,血光已现。

    那是从嘴里喷出的血,血的主人……是迦楼罗。

    当他带着震惊的表情、双脚离地、倒着飞向天空时,他的内心,后知后觉地感到自己真的是too_young,too_simple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