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网游小说 > 惊悚乐园 > 第1336章 苦战(上)
    众所周知,秩序队的这些队员们私交都很不错,就算他们在比赛里互相吐槽几句,大家也不会觉得有什么奇怪。火?然 ?文? ?  w?w?w?.?r a n?wena`com

    但是,眼前的这场对决,非比寻常……

    面对【诸神】这样的对手,任何队伍都不可能还留有余力,每一场、每一名选手,势必都得全力以赴;再者,之前那场先锋战的意外失利,已然将出阵中坚战的生鱼片和条形码逼到了“不容有失”的境地……在这种情况下,像他们俩这种老江湖,又怎会在比赛过程中内讧呢?

    所以说……他们方才的那番“争吵”,根本就是演技;是彻头彻尾的欺诈和圈套。

    在这个圈套的面前,迦楼罗为了自己的年轻买了单……

    当然了,迦楼罗也不是傻瓜,他肯定也考虑到了对方是“假装吵架来诱敌攻击”的可能,他之所以仍然选择发动突袭,自然是因为他对这一行动有着相当的把握。

    迦楼罗判断,即使是在双倍重力的影响下,对比生鱼片和条形码……自己在速度上还是占了些许优势的;哪怕那两人是在演戏,想引诱敌人过去然后来个反手一击什么的……有所防备的他也完全可以在对招的刹那立刻收手、并全身而退。

    而要是那两人真的在吵架呢?他不就得手了吗……

    这么一盘算,这就是票不干白不干的买卖了。

    可惜……迦楼罗算漏了一件事。

    虽然【低音区】的作用半径和生鱼片所说的一样只有二十米左右,在弱点方面,他也没有撒谎,但是……“重力压迫”这个能力的极限,可就不仅仅是他刚才表现出的那样而已了;毗湿奴和迦楼罗刚才感觉到的“双倍重力”,实是生鱼片故意降低能力后的水准,如果是全力版的“重力压迫”,至少能对敌人施以六倍重力的影响。

    这个生鱼片在言辞中没有提及、行为上又刻意制造了假象的能力……才是整场“演出”的关键。

    当迦楼罗冲向“刚好”背朝外站在低音区边缘的条形码时,由于他选择了最合理的侧后方绕行路线,所以行进的过程中并没有受到重力压迫的影响。

    直到发动攻击的刹那,迦楼罗才一脚踏入了低音区内,而这时,他已停止了移动,并将力量集中到了握刀的那只手上……即便这一瞬他发现了重力的问题,也是为时已晚;挥刀的动作已出,纵然他事先做好了防备,随时准备抽手,但那意料之外的重力让他的速度放慢了五成都不止,一时间进退维谷。

    与此同时,早已在等待着这次袭击的条形码……在这个双方都“有所准备”的瞬间,他的手显然更快,他的心态也比遭遇了突发状况的对手更加稳定。

    只见条形码连头都不回,便将右手穿过自己左侧腋下,将食指和拇指伸直作“直角”状,比划出一个“手枪”的手势,隔着自己背上的披风朝后一点。

    霎时,那印有“秩序”二字的披风上破开了一个碗口大的口子,紧接着,那股穿衣而过的无形冲击便正中了迦楼罗的身体。

    这一手无声、无影、无形的绝技,乃是条形码的一大杀招,名为【手枪】名副其实的“手”枪;他只需要用手做出“枪”的手势,就能“开枪”,什么弹药、枪声都没有……但射击的效果尽在。

    迦楼罗被那“不存在的子弹”近距离击中后,生存值直接就去了大半,一腔热血呛口而出,这还没完……巨大的冲击力所产生的后续影响,让他朝着半空倒飞而出,且暂时无法随意活动身体。

    生鱼片和条形码一个用“听”的,一个用“看”的,一秒间就确认了对手现在正处于长时间“硬直(指动作类游戏中某一个动作在发生后不可输入指令操作的持续过程)”之中;这两位岂会错过这种大好的进攻时机?当即就是一轮【次声波之指】和金枪连射的合击,把迦楼罗生生打成了个筛子。

    就这样,在秩序队那两位几乎没什么损伤的情况下,诸神这边已减员一人。

    这一切发生的极快,从迦楼罗箭步冲出到他被射死,总共也就六七秒的时间,毗湿奴根本就来不及做什么……待他目睹了队友被算计并反杀之后,也只能叹息一声,自言自语般轻声念道:“唉……早知如此,在观战空间里就该跟他讲好,让他一开打就先把各种大招都给放了……至少还能造成些损伤。”

    “都快要上场了再做安排……晚了点儿吧。”生鱼片的耳朵比较贼,纵然对方的话说得很轻,他也听见了,还开口接道,“你们那边的小鬼,缺乏比赛经验不说,警惕心以及面对突发状况时的反应都太差了,可见你们平时训练没下狠手啊……”

    “我可不觉得……平时对他们再狠一点,他们就能应付你们刚才的那种‘表演’了。”毗湿奴应道,“再说,你们的这个‘局’,不也是在休息时间里商量的成果吗?”

    毗湿奴的经验可比迦楼罗强多了,队友的牺牲,给他提供了很多赛前并不知晓的信息;他也已经意识到了生鱼片和条形码方才的配合并不是什么即兴发挥,而是事先有预谋的……

    当生鱼片第一次发动“重力压迫”时,布局已经展开……他料定了对手在遭遇“重力压迫”时一定会离开低音区,一旦那种情况发生,他就立刻按计划跟条形码“吵架”,利用语言分散对手注意力的同时,条形码趁机慢慢地走位,来到低音区边缘的特定位置站好,变成面朝低音区内部、后背朝外的状态,以此诱敌进攻……对他这个射击专精的玩家来说,距离感就是生命,只要生鱼片事先把低音区的核心作用点和作用半径告诉他,他光凭目测应该也能站得一步不差。

    总而言之,这个计策虽然说不上多复杂,但执行前肯定是要提前沟通的,真正的难点并不在“吵架”上(当然吵架这块他们俩本色出演,完成度很高),而在于如何不动声色地完成其他环节的诱导和欺骗。

    “不。”可没想到,生鱼片居然否定了毗湿奴的话,回道,“这个计策……我们并不是在‘休息时间’商量的。”

    “是啊……”条形码道,“刚才的那种‘表演’,也就只能对你们队的新秀用用了……若是遇上你们‘四天王’,根本就没意义;但在传送之前,我们又不知道你们这场会派谁上,所以……怎么可能事先在观战空间里安排那种计策呢?”

    “对啊!”毗湿奴也不禁在心中暗道,“被传送进了战场之前,谁也不知道对方下一场上的是谁,除非他们认定这场迦楼罗必上,否则没理由提前说好要用这招啊……”

    是的,这事儿乍一想是不合理,不过……真相其实也很简单他们是在进入战场之后、当着诸神队二位的面商量的。

    就在传送结束、开打之前,那三十秒的“准备时间”中,生鱼片背对诸神队的二人,借着从行囊里往外掏东西的动作掩护,用【传音入密】之法,跟条形码说了这计策。

    而条形码,虽然不会【传音入密】这个技能,但他只要用非常轻的、轻到连自己都听不清的声音回话就行了,反正生鱼片是可以听到那种频率的说话声的。

    所以说这两位是老油条,一看对面上了个年轻人(其实也就比他们小个六七岁)就开始动歪脑筋。

    当然了,这也和压力有关……换了平时,生鱼片和条形码可能也不会使出这种近乎阴招的战术,但为了免遭叶纸的毒手,他们也是拼了……

    “呵……也罢。”毗湿奴稍微想了想那个问题,没有得出答案,便干脆打消了相关的念头;他不想因为去纠结这种已经过去的事,而影响接下来的比赛,

    而另一边,秩序队的二人,肯定也不会主动把“暗中交流”的方式曝光出来……他们在以后的比赛中没准还要拿出来用呢。

    “不管你们是怎么做到的,恭喜你们换到了一个二对一的局面……”两秒后,毗湿奴接着道,“不过,你们也该清楚,我……可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这种事……”条形码顺势接下对手的话头,同时收起手中的黄金左轮,从行囊里掏了一把很像雷明顿m870、只是枪身上长了很多触手的霰弹枪出来,“……你不说我们也知道。”

    言语上的交锋,到此为止。

    这段看似平静的对话,实则也是一轮短暂的博弈……

    当迦楼罗阵亡之时,因队友阵亡而陷入以一敌二之局的毗湿奴,作为弱势方,自不会立刻冒进。

    而掌握了战场主动权的秩序队二人,也想争取一些让技能冷却、体能恢复的时间。

    所以,生鱼片才瞅准机会,主动跟对方搭话。

    闻言之时,毗湿奴已明白了对手的意图,故也一边回应,一边做些试探……直到他觉得套不出什么之后,就改了口风。

    此刻,生鱼片他们听到毗湿奴那句“不好对付”,便知道对方不想再聊下去了,作为优势方,他就先出手呗。

    于是,条形码又一次发难了,他手上的这把【古神之指】,在中短距离内的破坏力可是相当惊人的,看这意思……在黄金双枪的攻击力宣告无效后,他还是准备从正面硬破毗湿奴那山铜之臂的防御。

    这个时候,无论是场上的选手还是场外的观众,恐怕没人会想到……此后的战局,竟是二打一的秩序队,迎来了一场苦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