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网游小说 > 惊悚乐园 > 第1338章 追逐战
    下定决心后,条形码便发动了变身技【枪炮殖装】。? ? 火然? 文  w?w?w?.?r a?n?wena`com

    这是一个只能使用三次的技能,而且,条形码为了测试其效果,很久以前就已经在剧本里用过一次了;所以,眼下这已是他第二次使用。

    按照工作室原本的安排,这个杀招最好是留到倒数那几轮比赛时再开……毕竟要夺冠得打满十五轮才行。

    但,计划终究是赶不上变化……随机匹配到的第一个对手就是诸神队,且第一场的“先锋战”还落败了,这样的展开已经容不得场上的队员再去考虑保存实力之类的事情。

    那一瞬,但见白光一现,条形码的双臂在白色光流的转化之下,变成了两条线条分明的黑色机械手臂。

    面对奥利哈刚武器的斩击,条形码仅是单臂一抬,就轻松挡下,那锋利的剑刃甚至没能在他的胳膊上留下丝毫的划痕。

    毗湿奴见对手发动了赛前情报中没有提及的变化,虽有些忌惮,但也没有停手的意思……说到底,以一对二的他,根本没有停下来观望的余裕,一旦停止猛攻,那刚才争取到的短暂优势就会化为泡影。

    因此,毗湿奴在第一剑被抵之后,当即身形闪动,横出一步,手腕奋力一运,反手又是一套连斩。

    奥利哈刚的结晶体可以凝结成任意形状的冷兵器,可毗湿奴偏偏选了宽刃剑,这说明他对自己的剑法很有自信。

    当然了,他的“剑法”,和剑少、禅哥等人的套路是截然不同的;沉重的宽刃剑并不适合配上那些追求速度和变化的剑招,这种剑更偏重于运用武器的重量和使用者的力量来压制对手。

    当当当……

    毗湿奴显然是深谙此道,进击之间,其手中剑锋挑、开、劈、压……招招式式都显得极其高效、且凶险万分。

    即使条形码已经处于一种强力的变身状态,但还是被压制于破防的边缘,防得捉襟见肘。

    与此同时,远处……被山铜神偶撞飞的生鱼片已经稳住了身形,并从行囊中取出了一个扩音喇叭,一刻不停地发动了反击。

    只听得“哈!”的一声,一发由其嘴部吼出的【啸音炮】借着那独特的“扩音武器”轰出,在增强数倍之后正中了山铜神偶的躯干。

    伴随着“乓啷啷”一阵钟鸣般的碎裂之声,山铜神偶的身体直接被轰了个对穿;这口子比起之前【古神之指】打出来的还要大,都能让海豚表演跳圈了。

    “击破了吗……”生鱼片一边调整自己与目标间的距离,一边紧盯着对方,思索道,“不……不对……刚才那‘左臂’也是被击穿了的,但仍然还能移动。”

    他的推断没错,这山铜神偶的任何一个单独部件,只要其整体结构没被破坏,且质量在50%以上,就可以继续活动。

    事实上……山铜神偶的外观越是残缺,就越需要提防,因为在质量下降之后,这玩意儿的速度就会相应地提升,而且……将其打残的那些伤害,都会成为神偶的攻击力。

    就在生鱼片思索之际,又一记破风声乍起。神偶的巨影随声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毗湿奴的身影。

    这次的换位,并非毗湿奴为了进攻而发起……他是为了防御不得不换。

    两秒前,战场另一边的条形码将双臂一并,开了一招【热炎焚烬炮】;虽说这招在情报里也没有,但光看出招前的架势和那凝聚的能量粒子就知道这会是一发大范围的火系能量冲击。

    毗湿奴自然不可能靠着手里的宽刃剑来挡这招,就算他临时聚起奥利哈刚做成盾牌怕也挡不住,所以……他只能通过换位来躲避。

    而“被动”换位的结果就是……他的本体在出现之后立即遭到了生鱼片的突袭,负伤掉血。

    万幸,山铜神偶那边,在损失了将近三分之一的质量(被高温融化并掉落)后,成功地吃下了那威力巨大的高热冲击。

    “真的难啊……”毗湿奴负伤后,不由得念叨了一句,同时咬牙忍痛、回身反攻。

    这时,山铜左臂和右臂也刚好飞到了生鱼片的身后,毗湿奴趁此机会,操控那两条巨臂对生鱼片来了个三面夹攻。

    然而,以“听”为能力的生鱼片又岂会不知道自己背后有物体接近,早有防备的他从容地用一个后仰空翻避过了攻击,并再度拉开距离、以次声波之指进行中距离火力压制。

    另一边,条形码也没闲着;既然暂时打不到毗湿奴的本体,那他干脆就对着眼前这山铜神偶输出一下好了,反正变身技期间火力过剩……不打白不打。

    只见,条形码直接通过生鱼片轰出的那个口子钻进了神偶那空心的身体内部,抡起两条机械臂对着四面八方就是“砰砰砰”一波猛打,打得那神偶的外壳由内而外的变形,成了个榴莲一般。

    “差不多了。”生鱼片说这话时,其锅盖头下,那表情寡淡的面容,露出了一丝微笑,“虽然一开始那几下让我们吃了相当的苦头,但你这召唤物(他并不知道这其实是灵能武器)的缺点一暴露,就显得很无力了。”

    生鱼片所说的、或者说他已看出的缺点,主要有二:

    其一,山铜部件的自主作战能力太差,当毗湿奴的注意力放到别处……比方说专注于本体的打斗时……那么,远离他的山铜部件,几乎就成了“无控制”状态,只能做一些简单的行动,毫无威胁可言。

    其二,为了最大程度发挥“换位”的威力,本体和神偶之间势必得拉开一定的距离、且最好让二者都保持在持续移动的状态中;这点……在面对防御能力出众、可以站桩顶住本体攻击的敌人时,就会受到阻碍。更不用说……拉开距离以后,缺点一即刻会被凸显出来。

    “唉……本以为,靠着前两次换位,至少能干掉或打残一个的……”毗湿奴也适时地应道,“没想到,条形码居然还藏有那种可以大幅提升攻防的变身,只能说……不愧是秩序的人……”

    话至此处,他又是深深一叹。

    说实在的,一打二的苦……谁打谁知道。

    但,毗湿奴尚未放弃,因为……他还有“最后的手段”。

    那一刻,自知换位已经无法再造成威胁的毗湿奴,很果断地开启了山铜神偶的最强特效【蛇神彝之力】;场上的三个山铜部件顷刻间化为了白光,并在空中凝结起来。

    白,很快变成了黑。

    一个如同深渊的黑洞撕裂了周围的空间,漩涡般展开、扩大……

    一双蛇眼,从黑暗中猛然睁开,紧接着,一条黑背白腹的巨蛇就从那黑洞中冲了出来。

    蛇神彝,身粗如龙,黑色的背脊上还隐隐透射出奥利哈刚物质特有的青芒;它那如有实质的邪神级恶念让整个空间内的空气都变得浑浊而沉重……其存在感、压迫感,与四柱神相比,亦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杀!”毗湿奴也不多废话,蛇神彝一出场,他就说了这么一个字,同时……他自己则是撒腿就跑。

    其话音未落,蛇神彝腾身一展,转头就朝着生鱼片俯冲而去,那场景还真就像一条蛇正在扑杀某种田鼠之类的小动物。

    生鱼片见状,赶紧一个滚地侧翻,堪堪躲过了巨蛇的冲袭。

    一秒后,他方才所站的那块地方,已被蛇神彝一口吞进了嘴里……体积足有一辆车那么大的地面,宛若豆腐一般被那巨蛇咬碎吞下……这等破坏力,若是咬在玩家身上,那情景可想而知。

    虽然生鱼片对此也已有了心理准备,但当这一幕真的发生时,他还是不由得浑身发冷、汗毛竖立……

    “追他本体!”领教了蛇神彝的攻击之后,生鱼片基本已经放弃了硬刚的念头,他立刻就冲着队友喊了一声,自己也朝着毗湿奴逃走的方向箭步追出。

    当然了,他喊不喊都一样,条形码在看到毗湿奴逃跑时就觉得事情有异,早已拔腿追过去了。

    于是,这“中坚战”的最终阶段,就成了蛇神彝追着秩序队的二人、而秩序队的二人又追着诸神队的毗湿奴这样一场追逐戏。

    蛇神彝的攻击力,等同于山铜神偶被献祭时所拥有的攻击力乘以十,以秩序队那两位目前的状态来说,基本上……只要被它蹭到一下,就是秒杀。

    对毗湿奴来说,这点应该算是一项优势;可惜……还有好几项来自其他方面的劣势。

    纵然毗湿奴还留有一半以上的体能和灵力值,但他的生存值是不如秩序那二人多的,而且他也不再拥有瞬间换位那种紧急回避技能了。

    变身后的条形码在攻防方面都远强于无法使用灵能武器的毗湿奴,更别说还有个生鱼片在旁助阵,他俩合力出手,毗湿奴很可能在数秒内就被击杀……哪怕他能勉强撑到其中一名对手被蛇神彝蹭死,只要自己在敌方任何一人之前断气,比赛就会告负。

    因此,这场追逐战,成了一场“谁先被追到就输”的胜负,攻防方面的优劣势都已经很明显了,现在大家要比拼的是速度和耐力。

    蛋疼的是……这方面,三名玩家都差不多。

    蛇神彝的耐力倒是无限的,但其速度也只是和玩家们五五开,关键还得看毗湿奴和秩序那二人谁先慢下来或停下来。

    …………

    “鬼骁,你能看到他们的体能值吧,你说最后谁会赢?”同一时刻,观战空间中的叶纸问了鬼骁一个问题,这也是秩序的其他队员们非常想知道的一件事。

    “嗯……”鬼骁想了想,“其实……并不是‘谁先把体力耗尽’这件事决定了胜负;事实上,在我看来我们已经赢了……现在的问题是,场上那两位还需要多久才会意识到‘那件事’。”

    “哦?”叶纸疑道,“你指哪件事?”

    “就是他们可以‘跑不同的路线’这件事啊……”鬼骁回道。

    此言一出,包括叶纸在内,观战空间中的其他人全都神色微变,并很快意识到了什么……

    这个战场,是有“边界”的,这是赛前就已公布过的信息,对方肯定也知道;开战的地方在整个战场空间的中心,距离边界很远,但饶是如此……以他们现在这种速度不断朝着一个方向直线移动,被边界挡住也只是时间问题。

    等到了边界屏障那儿,跑在最前的毗湿奴势必需要做一个急转才能接着移动,而那种行为……是致命的。

    毗湿奴不可能没想到这点,所以,他不会按照直线逃跑,他肯定得按照一条弧线去跑,这样他就能渐渐跑出一个“圆”来,避免自己正面被边界屏障阻挡的状况。

    针对这种情况,只要追逐他的二人不要并肩移动,而是稍微分开一些,让其中一人沿着和毗湿奴一样的路线跑,另一人则略微偏向对方那条“弧线”的前方,用更短的距离接近,就能完成阻击了。

    而且,即使这种战术被毗湿奴发现,他也无能为力;因为追击方的二人只是“稍微分开”,由其中一人缓慢抄近而已,就算毗湿奴见状后再反向偏转自己的路线往另一个方向去,也不会损耗抄近者太多的体力。何况……来回偏转,说变了就是在走小幅度的s形路线……这种移动方式,同样在缩短着他和边界的距离,而距离边界越近,他能够转向迂回的空间也就越小。

    …………

    果然,跑了一两分钟后,生鱼片和条形码几乎是不约而同地发现了对手在跑的路线有偏斜、并且意识到了个中因由。

    两人简单地交流了几句,便决定由条形码负责抄近,生鱼片则继续保持原路线追赶。

    又过了片刻,抄近的条形码已经接近到了足以进行移动中射击的距离,他抬起了自己那两条布满枪管的机械臂就开始了突突突……

    换作平时,毗湿奴还能用奥利哈刚凝成的盾牌来挡一下这种攻击,但由于蛇神彝在场时他无法使用奥利哈刚之力,这番火力压制让他很是难受,只得再次调整路线,远离条形码。

    这样一来,毗湿奴也明白了,想要和对方绕圈比耐力怕是不可能了,只有朝着边界笔直跑,等到了那儿再说。

    而这个“再说”,来得很快……三人都是顶级玩家,且基本是全速前进,没过多久就到了边界。

    当远处那屏障用肉眼都能确认时,毗湿奴突然暴起、率先发难!

    他的选择也是情理之中,与其等到进无可进之处被迫做出应对,不如趁着前方还有空间的时候就回身打个出其不意。

    可是……后面那两个老油条,哪儿有那么容易被突袭?

    生鱼片这一路上可是一直都在监听着毗湿奴的心跳和血液流速的,他一早就防备着对方的爆发,也知道在那之前的几秒必有征兆。

    结果,毗湿奴急停变向的动作刚起,一道次声波之指已经先知先觉地射向了他即将移动的方位,并击中了他的大腿外侧。

    这攻击不算多强,但足以令他的身形为之一滞。

    那一刹,眼疾手快的条形码抬手就是一枪;这枪是由其机械手臂上的狙击枪管发出的,因为这是一个只有用“狙击枪”才能射出的技能【哲学加农炮】。

    “没有可怕的深度,就没有美丽的水面。”

    和往常一样,【哲学加农炮】没有“枪响”,开枪之时,枪口中喷出的通常都是一句名言。

    被逼至绝地的毗湿奴就这么被“哲学”糊了一脸……考虑到他的身体强度、构造、再生能力等,与当年被同一技能糊脸爆头的茵菲尼特相比还差了不少,他从这一枪之下存活的概率也就可想而知了。

    纵然蛇神彝在条形码射击之后的两秒内就赶上来一口把他吞了,但那也已无济于事……且不说旁边还有个生龙活虎的生鱼片在,就算没有,毗湿奴也要比条形码先一步化为白光。

    至此,s3第一轮,【秩序】vs【诸神】的第二场“中坚战”,宣告结束。

    最终的结果是秩序队获胜,使两队的总比分变成了一比一。

    虽然从过程来看,生鱼片和条形码这两位联合起来算计了一个新秀的做法有些折他们的面子,但比赛就是比赛,职业的世界里,结果大于一切,任何规则允许的手段都可以视为战术策略,无可厚非;为了个人的所谓“面子”最后输掉,那才是有愧于职业之名。

    …………

    五分钟,匆匆过去。

    反正双方都不知道对方下一场会派谁上场,所以布置战术什么的也无从说起。

    这段时间,队员们主要是做一个情绪上的缓冲,把刚刚打完的那场比赛扫出脑海,并准备迎接下一场的对决。

    【比赛将于三十秒后开始】

    休息时间一结束,系统语音即刻响起。

    同时,双方参加“参将战”的队员也应声被传送进了战场。

    当出战这场对决的两名玩家现身于“狄拉克之海(伪)”时,所有正在观看这场比赛直播的观众都愣住了,随之而来的……是惊讶、疑惑、兴奋等各种激烈的情绪。

    而那些身在观战空间中的两队队员们,脸上则都纷纷露出了凝重之色。

    【吞天鬼骁】vs【湿婆】

    谁能想到,这两个人,竟会在“参将战”的位置上会师。

    但无论如何,既然他们都站上场了,那么……这场参将战,无疑将是一场名副其实的“巅峰争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