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网游小说 > 惊悚乐园 > 第1340章 一分钟
    那一瞬,伴随着“乒”的一声异鸣,那卡三叉戟在鬼骁的手中被生生握碎,化为了数十块数据碎片,散落于地。燃文小说?   w w?w?.?r?a?n?w?e?na `com

    而湿婆的身影,也在这时杀到了鬼骁近前。

    说时迟,那是快!只见湿婆左手斜出,一道罡风便呼啸而发……

    这斗气沛然的一掌,自不是普通攻击,而是他那威力巨大的【一拍两散掌】。

    面对劲招,鬼骁不退不让,举臂相迎。

    霎时,掌臂交接。

    掌威重逾千斤,臂力不动如山。

    结果……两股力量平分秋色,鬼骁虽略有损伤,但体势未动、重心未移。

    “真是个怪物……”那电光火石之间,湿婆不由得在心中暗惊,“明明已经失去了技能和装备提供的防御特效,依然能靠着纯粹的身体和能量强度来扛我的攻击技……”

    惊叹归惊叹,湿婆的攻势可并未停歇;其左手的掌击被挡,并不妨碍他右手的【朽雾残霄】乘势跟进……

    叱嘤

    破风声起,刀刃已至。

    这长卷之刃,锋锐无匹,一刀横斩,足有断山分岳之能,绝非血肉之躯可挡。

    然……鬼骁,就是要挡,并且是徒手去挡。

    下一秒,一声宛如指甲划过玻璃的动静响了起来,膈应的人们直起鸡皮疙瘩。

    而制造出这声音的……是鬼骁的手指,和【朽雾残霄】的刀刃。

    “真是荒唐……”看着被对手用大拇指和食指牢牢捏住的那截刀刃,湿婆脑海里闪过的第一句话就是这个。

    对,是很荒唐,荒唐得可怕……

    鬼骁用的可不是什么【灵犀一指】之类的手段(【灵犀一指】的话,应该出食指和中指),他单纯就是靠两根手指上的力量强行捏住了刀刃而已。

    对上这种让人觉得离谱的战力,绝大多数人……包括很多职业高手,也会在很短的时间内感到绝望。

    不过,湿婆还没有绝望……

    “哈!”他立刻就暴喝一声,使出了一招【暴君狂击】。

    在技能之力的催动下,【朽雾残霄】向着刚才那次斩击的反方向旋斩而去,成功地从鬼骁的指间抽离了出来。

    按理说,这个技能会在一秒之内让湿婆的身体朝后快速自转300度左右,其刀刃则会在旋转一圈后横斩向鬼骁另一侧的腰间。

    但……实际发生的事情是在大约一毫秒之后,鬼骁后发先至的一脚,踹在了正在自转的湿婆的背上,把后者踹飞了出去……

    别看这一脚好像出得很随意,其威力实是荡气恢弘。

    纵然湿婆在受击的刹那已用上了【驭空】之力与那股将自己推飞的力量相抗,但他依然以一种炮弹般的速度飞出了几十米远……所过之处,两旁浩风乍起,四周尘嚣嘶鸣。

    “再来啊。”还没等湿婆稳住身形,鬼骁的说话声已紧随而至。

    闻言,湿婆足尖点地、回头一望,发现对方站在原地、并未追击。

    只是……鬼骁脸上那嚣狂与不屑之色,却是愈发张扬。

    此情此景,让湿婆恸怒陡生。

    斗者的争强之心,顷刻间便盖过了竞技选手的冷静之意。

    下一秒,湿婆便饱提气劲,极式骤出!

    一招【天霸横空裂轰】,让湿婆瞬间冲回了鬼骁身前,借着这冲袭之力,他双手握刀、猛然挥下,刀锋直落对手头顶。

    而鬼骁这边,也是早有准备;方才湿婆飞出之际,他就已在暗聚斗气,将那些离散在体外的能量遍收于胸……此刻,面对那冲杀之招,鬼骁浑然无惧,其双掌先分后合,凝然一并,以一手“空手入白刃”,再次撼阻对手夺命之招。

    “呵……”不料,就在这时,湿婆竟是冷冷一笑……毫不犹豫地放开了自己的武器。

    这一变化,既出乎了鬼骁的预料,也让观众们为之一惊。

    还没等人们反应过来,湿婆已用【轻烟疾逝】脱离了鬼骁的视线,并立刻出现在了后者的身后。

    “这可是你叫我来的……”湿婆话音起时,杀招已落。

    呲呲呲呲……

    一时间,场上响起一阵风驰电走之声。

    一道道亦指亦拳的快影,如疾风骤雨般击在了鬼骁的背上。

    这【尖牙神劲百裂】,是湿婆将【尖牙神劲】(主动技,以指尖发力,透过肌肉直击目标神经,准确命中后可使敌人的相应部位陷入数分钟的麻痹状态)与另一套以点穴为基础的暗杀拳法结合在一起所创造出的新技能……其形式大致相当于封不觉用【南斗飞龙拳】的频率发动【灵犀一指】,但威力比之更甚。

    遭遇突袭的鬼骁不及变式,硬吃了这轮连打……

    由至强之指,至杀之拳,融贯成的至极之招……纵是鬼骁,亦不可能在这种招式下全身而退。

    随着神劲透体,鬼骁的躯干各处都被附上了“麻痹”效果,至少在那数秒之内,他的上半身几乎是完全不能动弹的状态。

    湿婆等的就是这个“对手暂时不能动”的机会,他当即开启了魂意【毁灭之眼】;那两秒之间,一道裂痕在其额头迸开,一只竖立着的、赤色的眼睛从裂痕处显露出来。

    赤眼乍现之时,一道赤色的光束便从中窜出,一纵即逝,直击鬼骁的后脑。

    一声疾响过后,那炎属性的纯能量射线便洞穿了鬼骁的头部。

    站在鬼骁身后的湿婆看到对方后脑勺上那个瓶盖大小的血窟窿时,紧绷的神经也稍稍松懈了下来。

    但……

    他只松懈了两秒。

    两秒后,他的血压、肾上腺素、以及惊吓值皆是急速上升。

    因为……

    “怎么不打了?”

    鬼骁……居然没死。

    非但没死,还把脸转过来说话了。

    此时,鬼骁的整个左眼窝都变成了一个正在往外冒血的窟窿;他就是在这样一种状态下,面带狞笑的,跟湿婆说着话。

    湿婆二话没说,一手【摘月之炎】就朝对方的脸上糊了过去。

    他也不知道自己打出这招是基于恐惧还是勇气,反正的他身体在思考之前就已做出了行动。

    然而,他这一式带火焰的“旋体升龙”,在刚起手时,就中断了……

    只听得“啪”的一声,鬼骁用单手握住了湿婆那只已经燃起能量之火的拳头,硬是将湿婆的起势摁了回去。

    “来……”接着,鬼骁用另一只手,把湿婆刚才留在他手里的【朽雾残霄】递了过去,“拿着,你还有二十秒。”

    …………

    恐惧。

    是湿婆在这一刻所能感受到的、最强烈的情绪。

    不仅仅是湿婆……

    眼前的一幕,将恐惧植入了无数人的心中。

    无论是正在观看比赛直播的、还是后来观看录像的人;不管是参赛者、普通玩家、或是那些游戏工作室的工作人员……

    除了某个不会恐惧的家伙之外,所有人在看到这一幕时,都觉得……这太可怕了。

    …………

    接过了自己的武器后,湿婆并没有发动攻击,倒不是他不想动,只是他的右拳还被对方攥在手心里……着实不好乱来。

    “顺便告诉你一声……”鬼骁一边说话,一边缓缓放开了对方的拳头,“由于我对控制技能的抵抗能力很强,所以……虽然一分钟还没到,但你那招【净土】已经失效了。”

    就在他说这句话的过程中,其左眼的伤处已浮现了白色的矩阵光流,这俨然是某种数据级的修复能力。

    “你跟我说这个……”湿婆接道,“是想劝我干脆投降算了?”

    “我说与不说……”鬼骁道,“再过十几秒你也要投了不是吗?”

    “嗯……”湿婆念道,“有道理……”

    这话的确是讲理,不管鬼骁这边状况如何,既然湿婆此前已经放出了“一分钟之后对手还能站着就算自己输”这种话,那一分钟到了,该投他就得投……

    念及此处,湿婆也就不再犹豫,瞬时提刀运掌,身形疾进。

    最后十秒的死战!

    快,快得不及瞬眼。

    战,战至地裂云飞。

    重获装备和技能加成的鬼骁本以为可以从容应敌,没想到……

    湿婆竟是舍弃了所有防御和退招,豁命攻杀……也不知他是否是在这种极限的领域中突破了某种瓶颈,数秒后,其速度和攻击都发生了质变。

    步伐诡变,如风似云。

    斗气重燃,刀威复盛。

    眼瞅着一分钟的时限就要到了,湿婆却仿佛是换了个人似的,愣是将鬼骁给压制住了。

    …………

    三十秒前,絮怀殇的会议室中。

    此时,已经完成了比赛的地狱前线成员们,正在这儿观看着【秩序】和【诸神】的比赛实况。

    “不出意外的话,湿婆应该会在最后一秒使出【湮灭】吧?”看着场上的状况,斯诺若有所思地念道。

    “用就用吧,不会改变什么的。”封不觉瘫在沙发椅上,一脸“早已看穿一切”的表情。

    “你就那么肯定鬼骁能赢?”一旁的小叹闻言,面露疑色地问道。

    “呵……”觉哥干笑一声,“你们啊……还没发现吗……”

    “发现什么?”小叹和斯诺异口同声地问道。

    “鬼骁从比赛开始到现在,一直就站在同一个地方……”若雨代替觉哥回答了这个问题,“除了必要的转身之外,他连一步都没往旁边迈过。”

    “还有……”若雨话音未落,絮怀殇也沉声接道,“湿婆打出的所有技能和攻击……鬼骁全都选择了招架或者硬吃,没有一次是以‘闪避’来回应……”

    有些事,不往深处去说,也没什么,一旦说得透彻了,就很吓人……

    小叹和斯诺本来并没有意识这些,但现在听了两位女侠的解释,当时那表情就抽了。

    “明白了吧?”封不觉看着他俩,言道,“正所谓‘胜之一念,战之一意’……对鬼骁来说,要赢比赛其实很容易,他只要在那三十秒的准备时间里快速召几个召唤物出来不就得了?”他微顿半秒,耸肩道,“他现在这么打呢……不止是为了赢,还有其他的战略意义。”

    …………

    时间回到当下,战场之上。

    湿婆那“一分钟宣言”的时限眼瞅着就要到了。

    身为一线工作室的老板、又是业内顶尖的职业玩家,湿婆断然不可能在这时来一句……“哥儿们,要不咱再续个一分钟?”

    也许封不觉可以这么干,而且他干完之后别人还会觉得这波很稳、属意料之中,但湿婆不行……

    因此,在那最后的一秒,和斯诺推测的一样……湿婆对鬼骁使出了最终的手段,即【天舞沙漏】的“灭”之特效【湮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