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网游小说 > 惊悚乐园 > 第1348章 病剑客(上)
    【载入已完成】

    【巅峰争霸s3,第四轮】

    【场地:海原藩废墟】

    传送完成后,系统提示便在【战国】和【废柴联盟】队员们的耳畔响起。??? ? 火然?文 ?? w?w?w?.?r?a?n?w?e?na`com

    紧接着,一片点缀着断垣残壁的荒地映入了众人的眼帘。

    放眼扫视,此地剩下的……只有碎成瓦砾的城堡、干涸的护城河、连地基都坏掉的民宅、和折断的枯树……

    这种场面,不由得让人心生疑问这个藩到底是经受了战乱还是被怪兽给袭击了呢?

    【比赛将于三十秒后开始】

    很快,这场比赛的“先锋战”就进入了准备阶段;系统语音响起时,两队的“先锋”也都化为白光进入了场地。

    【战国】的先锋,是【佐佐木铭】。

    而【废柴联盟】的先锋,竟然是……【废柴叔】?

    在场上站定并看到对手之时,佐佐木铭也是心中一惊。

    作为【战国】队的智囊兼主力,佐佐木在队伍的排兵布阵方面有着优先级很高的话语权;今天,正是他自己将自己排到先锋位置上来的。

    理由嘛……是因为他断定,对手第一场派出的队员不是【七杀】就是【天马行空】。

    这确是个很合理的推测,谁都知道,七杀和小马哥的单兵作战能力很强,但他们与别人配合的能力都十分捉急;考虑到这场比赛的对战双方实力很接近,极有可能战满五局,所以在三场单打的第一场中,这两个在外界看来“只能打单打”的家伙,怎么也该出来一个才对。

    佐佐木铭正是吃准了这一点,将队中最适合对付这两人的自己安排成了先锋。

    可实际情况却是【废柴联盟】居然在第一场派出了废柴叔。

    以废柴叔的实力定位,无论让他去打参将战、副将战还是大将战,皆属上策,但让他打先锋战……着实是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

    “被摆了一道啊……”数秒后,佐佐木迅速冷静下来,继而在心中念道,“‘智将’鸿鹄……确非浪得虚名,恐怕之后的2v2当中……还会有什么别的算计吧……”

    准备时间有限,不及他多想,系统一声【fight!】已宣告了比赛开始,隔离屏障也应声消失。

    不过,在这开战之刻,双方皆是未动半分。

    废柴叔的双手扶在自己那身破烂浴袍的腰带处,悠然而立;其整个身体都是一副松松垮垮的样子,好似毫无防备……不过,他那墨镜下的双眼,可是紧紧盯着对手的,连眨都不眨一下。

    另一边,佐佐木铭可就没那么“放松”了,至少他的手已握在了武士刀的刀柄上,而且身体也摆出了单步前移、侧身对敌的战斗架势。

    他们就保持着这样的状态,僵持了大约一分钟,接着,废柴叔忽地开口:“找到了吗?”

    “呵……”佐佐木铭笑了笑,“找到的话,早就出手了不是吗?”

    “嗯……”废柴叔沉吟一声,摊开双手,“唉,我也没找到,不好办呐。”

    毫无疑问,他们正在讨论的是同一样东西破绽。

    在将棋(又称日本象棋)领域有一种说法……“最完美的阵型,就是开局前一步都还没走过的状态,只要动了一步,就会有破绽”。

    此刻,废柴叔和佐佐木铭之间的博弈,就是如此;虽然他们的架势并不相同,但本质上都是“不露任何破绽的完美状态”,因此,谁也不愿意动那第一步。

    “也没有什么不好办的……”佐佐木铭思索了几秒,接道,“还有别的方法不是吗?”

    闻言,废柴叔眉毛一挑,嘴角也露出一丝微笑:“好啊,我奉陪啊……”

    话音落时,废柴叔昂然一纳,周身斗气飙升,展开无形杀场。

    佐佐木铭也是早有准备,高绝剑意,沛然迭出,瞬间就抵住了对手的气势。

    就这样,二人的争斗,从有形之处,来到无形之域。

    战场之上,顿时杀气逼凝,两股力量在空气中绞缠不散、互不相让……使方圆百米都被笼罩在一种肃杀的异氛之中。

    “所以……你的极限差不多就到这儿了?”片刻后,还是废柴叔率先开口、打破沉默。

    他能说出这句话来,就说明……在这并不算太久的无声对峙中,他已胜出。

    “听这口气……”回这句时,佐佐木铭的额头已有汗珠淌落,“……你好像还有余力啊……”

    “何止是余力……”废柴叔依旧作轻松状,接道,“就这点程度……我连五成力都没用到呢。”

    这话自然不是真的,但废柴叔在硬实力上比佐佐木铭至少高出一筹这点,后者在此番拼斗中已切实感受到了。

    “哼……好吧,我就来领教一下你那所谓的五成力!”下一秒,佐佐木铭冷哼一声,纵步前闪。

    试出了自己在能量层面与敌人的差距后,他已没有理由和废柴叔继续耗下去了(耗下去就是输);既然能量层面赢不了,那就唯有以身冲阵,挥剑破敌,靠招式和战术来获胜。

    但我们刚才说过了……在两人都没有破绽的情况下,先出招的一方,反而不利。

    以静制动的废柴叔,其动态视力完全捕捉到了佐佐木的移动轨迹和剑招走势,当敌人杀到之际,废柴叔双掌一运,便是一招【失业破产掌】迎了上去,打的就是对手出招时露出的破绽之处。

    这一掌若是落实,佐佐木铭不死也得重伤,但佐佐木铭也不是那么容易就会中招的……像他这样的头脑派选手,只要可以,每一步都会留下后手;眼下,在明知自己出的第一招极易被反击的前提下,他又怎会毫无对策就行动?

    说时迟,那时快!

    那电光火石之间,佐佐木铭向着侧方强运一招【病剑竹蜻蜓】,遏制住了自己剑式的进势;登时,其整个人挥剑回旋、向侧面急转而出……他就靠着这个带移动能力的攻击技,堪堪避过了废柴叔的s级掌法,并跃到了对手的侧后方。

    “机会!”

    战机瞬逝,当断无待。

    佐佐木铭见废柴叔掌威未尽,收掌之间体势略有偏移,当即决定祭出杀招,务求一击制敌。

    霎时,一股阴诡之剑意凝锋而绽,整个天地,在佐佐木铭出招之时……突然变得一片漆黑。

    剑刃舞,声若风铃。

    这一瞬,从旁观者的角度看,眼前竟然出现了两行字……

    【命不久矣三百年未尝一败病剑客】

    这十四个血红色的大字像是被剑“砍”出来的一样,刷刷刷地印在了转播画面上。

    待那两行字完全显现后,又有一片片散发着朦胧微光的粉色樱花缓缓飘落,轻柔地拂去了那些字迹。

    当那些字迹褪去时,阳光重新洒向大地,驱散了方才那突兀的黑暗。

    画面亮起后,佐佐木铭已收剑入鞘,成了背朝敌人的状态;而废柴叔……正脸朝下躺在地上,其身体之下,一大滩血迹正在土地上蔓延着……

    “赢了!”还没把气喘匀的佐佐木铭,已是激动地单手握拳,轻喝出声;很显然,能够以弱胜强、战胜废柴叔这样的高手,让他十分兴奋。

    但两秒后,他就一个踉跄,单膝跪地……

    “哈啊……哈啊……”赶紧大口地喘息几声后,佐佐木铭吞了口唾沫,心中暗道,“这称号技厉害是厉害……可就是消耗太大了……本来还想藏到最后几轮比赛再用来着……唉,算了,暴露弱点总比输要好……”

    正当他已在思考着下轮比赛的事情时……

    “啊~啊~流了不少血呢。”废柴叔那慵懒的说话声,再度响起。

    这毫无营养、漫不经心的一句话,在佐佐木铭听来,却宛如催命的丧钟,吓得他惊吓值井喷。

    “怎么可能?”下一秒,佐佐木铭赶紧跌跌撞撞地站了起来,猛然回身。

    但就在他转过身的时候,一只大手已攫住了他的咽喉。

    “在我领教过的所有剑法中,你这招可能是最强的单体秒杀技了……”废柴叔手上加力之余,口中则在说道,“可惜啊……我不是那种‘杀一次’就会死的类型。”

    话音落,一记颈椎断裂之声也跟着响起。

    佐佐木铭的头部随之无力地耷拉下来、垂到一侧,他的双眼也失去了神采。

    废柴叔见状,松开双手,任其“尸体”自然地落到地上、倒下……

    “呼……搞定。”废柴叔拍了拍双手,一副“打完收工”的模样。

    此时,他胸前的浴袍上的斩痕虽还在、一大块殷红的血迹也还没有干透,但他胸口的剑伤,却已不见了。

    至此,观众们也都认为,比赛结束了;废柴叔在综合实力榜上的排名本就比佐佐木铭要高,这个结果也不算太意外。

    然!

    叱嘤

    一声剑鸣,惊破已定之局。

    一道剑光,再开未知之战。

    谁能想到……佐佐木铭那瘫软在地上的“尸体”,居然还能动!

    一个脖子已被折断的人,不但没死,还躺在地上突施冷剑,由下而上斜着斩碎了废柴叔左腿的膝盖。

    接着,佐佐木铭还用一种仿佛是“丧尸机械舞”的奇葩动作快速站了起来,歪着脑袋,重新摆出了战斗的架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