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网游小说 > 惊悚乐园 > 第1349章 病剑客(下)
    膝盖中剑的废柴叔在第一时间就用另一条腿朝着远处跳开了,待他站定之时,佐佐木铭也已用那古怪的姿势重回了站立状态。燃文小说   w?w?w?.?r?a?n?w?e?n?a`co?m

    这一刻,战场上的两人,一个瘸了腿、一个折了脖子;前者的架势是歪的、头是正的,而后者的架势是正的、头却斜着耷拉在肩膀上。

    虽然大家都知道这俩是高手,但这奇葩的场面、诡异的对峙,确是让人忍俊不禁。

    “嗯……是我大意了……”废柴叔瞥了眼自己膝盖的伤处,沉声念道,“看来你也不是那种轻易就能杀掉的对手呢……”

    在他说这句话的同时,佐佐木铭的左手抬起,一路摸索着移到头顶,然后自己抓着自己的头发,将脑袋“提正”,并“压”回了原位。

    “呼……”把脖子接好之后,佐佐木铭长吁一口气,应道,“彼此彼此……”

    佐佐木铭之所以不死,是因为他身怀【病体不死神功】;这是一个被动防御技,其特效是“免疫要害打击所引发的即死效果”。

    举例来说,刚才废柴叔扼断他脖子的举动,按照正常的判定,属于“作用在致命部位的即死攻击”,像这种攻击,通常是可以无视伤害直接把目标给秒掉的……可是,在【病体不死神功】的影响下,这一行为仅制造成了“与敌方施加的握力伤害相等的生存值损伤”,而那“即死”的效果并不会触发。

    说得再直白些,对于拥有这种功法的人来说,你掐他脖子,和掐他大腿没什么区别;你捏碎他的心脏,和捏碎他的肩膀一样……反正打在哪儿都只计算你本次攻击附带的基础伤害。

    “我很好奇……假如我刚才不是折断你的脖子,而是把你的头整个拧下来,会怎么样呢?”两秒后,废柴叔又试探着问道。

    “那当然就死人了啊。”佐佐木铭回完前半句话,冷笑一声,再道,“呵……可惜,你没拧不是吗?”

    “是啊……”废柴叔耸肩道,“可惜了……”

    他有一句没一句地和对手攀谈着,表面上故作轻松,心里却已有些后怕,不由得想道:“还好鸿鹄料敌先机,把我排在了第一场……假如换成七杀或小马来打这场,面对身负这种功法的敌人,怕是要吃大亏……”念及此处,他心思一转,“不过话又说回来了,我打他算优势吗?怎么感觉让倦梦还来打他才比较克制呢?”

    他想的没错,要克制【病体不死神功】,最有效的办法就是派个耍兵刃的角色去怼他,只要把他的头或者肢体砍下来,那功法就没意义了。

    那么,鸿鹄为什么没在第一场派倦梦还呢?

    当然是因为他压根儿就不知道对方第一场会上谁、更不知道佐佐木铭身怀什么【病体不死神功】了……

    其实,鸿鹄在赛前只是推测出了“战国很可能认定七杀或小马哥将出战第一阵”这件事,为了避免被针对,所以他就选了那两人以外的另一名单打去打先锋战,就这么简单……

    至于战国第一轮具体会派谁上,鸿鹄也吃不准;毕竟【战国】的整体实力是非常强的,除了二队的【今川义】不太可能来打单打之外,其他选手全都有可能。

    然而,不管是对手还是队友……大伙儿都把鸿鹄这位“智将”想得过于神奇了;人家明明只是一个谋略水平比较高的玩家,又不是某些章回体小说里那种神棍似的军师,怎么可能把对面的阵容全猜出来呢?

    “我也很好奇……”数秒后,佐佐木铭也言道,“你说‘杀你一次’是不致死的,那么我倒要问问……要杀几次你才会死呢?”

    “这个答案你不需要知道。”废柴叔可不打算回答这事儿,“我是不会给你第二次杀我的机会的。”

    “哦?”佐佐木铭那张本就阴沉的脸上,此时变得更加阴沉,“这么说来……你这回准备用上那另外五成力了?”

    他这话,显然是在讽刺加挑衅了。

    不过废柴叔并未再说什么……比起反唇相讥,叔更喜欢用行动来回应对手。

    下一秒,但见废柴叔身影一闪,瞬间冲到佐佐木铭的身前,不由分说,就是一记【人生败犬踢】招呼了上去。

    佐佐木铭绝未想到,一个左腿已残的人,竟仍能爆发出与自己不相上下的速度;而且,废柴叔是用右腿单腿发力移动、然后又用这同一条腿来发招的……这种非常规的奇特攻击动作,也让人防不胜防。

    “可恶……闪不开……”在那稍纵即逝的一瞬,佐佐木铭心中暗啐一声,随即眉峰微蹙,足尖急转,运剑迎斩。

    说实话,他是不想去硬接对手任何一个“技能”的,但硬实力上的差距,让他不得不面对这种状况。

    就算废柴叔只用一条腿移动加发招,且就从佐佐木铭的正面一直线冲过来……避不开的、就是避不开。

    缠绕着斗气的胫骨与缠绕着剑气的武士刀锋相击,发出的是能量互噬之声。

    紧接着,较强的那股力量便将另一方摧垮,并再续进势,崩然而发。

    单论招式而言,废柴叔那一身因果律技能自是难逢敌手,这次也不例外……对招之后,【人生败犬踢】力压对手的斩击,将佐佐木铭的武士刀硬生生逆向回压,武士刀的刀背击碎了佐佐木铭的锁骨、嵌入其肩颈处,他双手的手腕也因为死死握住刀柄不放而被扭得骨折变形。

    这还没完,【人生败犬踢】不仅破坏力惊人、后劲亦是浩然不绝,第一股强压过后,立刻又有一股“推进”的力量透出,穿云破浪般直袭佐佐木铭的胸口。

    “噗……”佐佐木铭登时就喷出一口鲜血,并被那股巨力推得倒飞了出去。

    正当所有人都以为他就要输了的时候……

    倏见!紫光一闪,异变急生!

    …………

    “这孩子天生体弱多病,还请教练您多费心了。”

    “是吗……因为喜欢,所以非剑道不可啊……说出这种台词的笨蛋又多了一个呢……这个社团迟早要完啊。”

    “我知道你很努力,但很遗憾,这是讲究才能的世界,就算你每天比别人多挥一百次、一千次……也是不可能成为正选的。”

    “真没想到你能做到这种地步,呵……看你成天一副病怏怏的样子,没想到还挺有骨气的嘛。”

    “啊,这就是现实,在你看来遥不可及的前辈们,到了全国的舞台上,大概就是这样的水准了……”

    “哭吧,哭出来就好了,认识到自己的无力,并没有什么可耻的。”

    “喂!佐佐木!你没事吧?喂!”

    “这些话你跟我说也没用……不管你有什么样的理由,以医生的立场来说我是不可能同意你再去从事任何激烈的体育运动的。”

    “你那是什么表情啊,后辈们可都在看着呢,就算是引退,也给我拿出正选队员的样子来啊!”

    “我们都相信你,佐佐木……你的话,今后一定会在更广阔的舞台上,以自己的方式挥剑的。”

    …………

    被强者压制的情景,唤起了尘封已久的回忆。

    力量,伴随着万般复杂的情感,从心底涌出。

    佐佐木铭在遭到重创、体势尽失、并倒飞而出的过程中,居然出剑了。

    他用自己那已然折断了的一对手腕,挥动了武士刀;已嵌入他自己躯干的刀身,被他挥舞着抽离出来,挟带着飞散的血雾,斩出绝逸剑式。

    原本已经超出自己斩击间合、且越离越远的目标,此刻在他眼中,却是近在咫尺,移锋可及。

    刹时,疾逾电光的三剑,在一息之间已尽数斩出。

    【病剑燕返】此式,并不在佐佐木铭的技能栏里;这是他身处生死边缘之际,自那极限的体验中领悟到的招式,也是他在此战中所出的最后一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