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网游小说 > 惊悚乐园 > 第1353章 进击的最强传说
    当那令人无语的招式结束时,两道缠斗在一起的人影双双化为了白光,返回了各自的观战空间。燃文小说?   w w?w?.?r?a?n?w?e?na `com

    “哈!”看到织田爱被传送回来,平时最喜欢与其呛声的武田智当即干笑一声,言道,“都说多少次了,让你不要莽……不要莽……又栽了吧?诶”她说到最后,还吐出舌头,扮了个鬼脸。

    换作平时,织田爱在听到这种台词后,甭管有理没理、都会一个箭步上去……给比自己矮一个头的武田来一招勒脖子,并在对方耳边咬牙切齿地吼道:“少嗦你这矮子!”

    但今天,织田的反应竟是……

    “啊……”她用一脸生无可恋的表情、有气无力的语气回道,“是啊……又栽了呢……”说着,她还一个人走到角落、默默蹲下,开始用手指在地上画圈圈,“反正我就是个没什么用的怪力女……和那种傻瓜算是半斤八两……就让我变成墙角的灰尘好了……”

    看到她是这种状态,武田智反倒不习惯了:“也……也不用说得那么过分吧……”

    “看来这次受的打击很大呢……”明智信在旁虚眼接道。

    “嗯……会不会是因为死在了一个特别羞耻的招式上?”耿直的上杉仁则是哪壶不开提哪壶,精准地戳到了织田的痛处。

    “呃……”听到这话,织田把头沉得更低了,那张涨红的脸几乎都埋到了膝盖之间。

    …………

    另一方面,【废柴联盟】的观战空间中。

    “哈哈哈哈……各位,我回来啦!”归队的天马行空,仍然是那副情绪高昂的模样,和赛前没什么区别。

    “真佩服你这家伙……”鸿鹄接道,“到这种时候还能笑得出来啊……”

    “啊?”小马哥接道,“怎么了?咱这优势不是很大吗?”

    “优势?”站得离他比较近的七杀闻言,转头疑道。

    “是啊。”小马哥还是瞪大着他那双天真的大眼睛,接道,“我拼掉织田之后,对方只剩下二队的今川义了……以畀老湿那传说级的超强实力,应该马上就能轻松取胜了吧?”

    其话音刚落,观战空间里的所有人都猛然回头、用各异的神情看着他,并齐声出了一个音:“哈?”

    在最初的那两秒,他们是真心以为自己听错了。

    但过了几秒,他们逐渐意识到了一个十分惊人的事实明明已经加入队伍一周以上、与大家一起排过很多剧本的小马哥,竟愣是没能发现……畀老湿的真实实力其实很弱。

    “我说……”七杀想了几秒后,快步走到另外几人身旁,压低了声音道,“我们要不要告诉他……”

    “不不不……”鸿鹄扶了扶自己的眼镜儿,打断道,“我想观察一下……他靠自己的话,多久才能发现……”

    …………

    与此同时,战场之上。

    “开玩笑的吧!”看着队友化光消失,今川义的内心正在咆哮,“为什么会变成这种局面啊!”

    他一边想着,一边木讷地转身,朝着远处的敌人望去……

    此时,畀老湿仍然站在比赛开始时他所在的位置,摆着比赛开始时他所摆的姿势,绷着比赛开始时他绷着的表情……仿佛定格般一动未动。

    “开玩笑的吧!”看着队友化光消失,畀老湿的内心也在咆哮,“为什么会变成这种局面啊!”

    至少在心理层面上,这两人的想法是类似的,都以为自己已经到了绝境。

    “哼……”数秒后,今川义做出了一个决定故作镇定、虚张声势、出言挑衅,“真是个冷酷的男人呢,队友都这么拼了,亏你还能一直站在那儿冷眼旁观。”

    他冷哼着说出了这句话来,并尽可能地让自己的声音不要颤抖;饶是如此,他的台词最终还是透出一种没什么底气的感觉。

    “旁观吗……”畀老湿听得此言,目光微移,看向对手,应道,“算不上吧……”他微顿半秒,再道,“我什么都没看见啊……”

    此言一出,今川义吓得倒抽一口冷气。

    “混……混蛋……”今川义当即在心中惊道,“这家伙的意思是……刚才的战斗在他的眼里毫无可取之处吗?

    “的确……织田的打法莽撞、且缺乏合理性;天马行空的战法也很单一……但无论如何,这两人的力量、速度、战斗直觉都是超一流水准,他们之间那番攻防战的级别之高也实属罕见……

    “纵是如此……在眼前这个男人的眼里……方才那一切也是‘一无是处’、故而被他‘视若无睹’的存在吗……”

    今川在这一瞬间就有了诸多的想法,不过畀老湿的本意并没有他想的那么复杂老毕单纯就是从头到尾都没看清那两位的打斗,所以就直说了啥都没看见。

    “可……可恶啊!”突然,今川义好似是为了给自己壮胆一般,大喝出声,“仗着自己稍微有点强就把别人都当傻瓜是吧!”

    畀老湿不知道怎么回应这种莫须有的指责,所以他对此保持了沉默。

    “就算你的实力远胜于我,我也不会不战而逃的!”见老毕没回话,今川义便顺势摆出了一个准备突进的架势,接着喝道,“我要倾尽全力,让你的那份从容消失!”

    虽说对手好像已经准备拼了,但畀老湿仍是面无表情,隔了会儿才挤出一句:“哦,这样啊……”

    由于过度紧张,此时老毕不仅是身体和面部僵硬,连反应也慢了半拍……可这情景落在旁人眼里,却成了“完全不把对方放在眼里的王者之姿”。

    “不……不行……”本来已经打算冲上去的今川义,一看畀老湿如此淡定,顿时又抑制住了那股拼命的冲动,“呼……”他赶紧调整了一下呼吸,心道,“好险,差点就犯了和织田一样的错误……被带到对手的节奏里去了。像这种时刻,更应该冷静地考虑进攻的策略才是……”

    “嗯?”畀老湿看今川义要上又没上,便开口问道,“怎么了?你不是要过来吗?”

    “果然!他在等着我上钩呢!”今川义还以为自己逃过一劫,后怕地想道,“仔细想想……外界关于畀老湿的情报几乎是零,他的战斗风格、擅长的专精类型、技能装备等等……全都是未知数,唯一能确定的就是他有着‘令人难以置信的强大’……天知道他身上藏着什么秘密,我若是什么都不考虑就上,那结局必定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呵……”想到这里,今川义冷笑着回道,“差点就着了你的道儿……”说话之间,他已不动声色地改变了架势,并悄然地做好了一项远程偷袭的准备。

    今川义要动用的,不是他物,正是他此前投向天马行空后背的那两支“手里剑”。

    只有【战国】的人才知道,他那两把暗器,并不是一般的消耗品,而是可以重复使用的、威力至少赶得上b级技能的【操气手里剑】。

    眼下,因为小马哥已经化光传送,所以原本插在他背上的那两把手里剑皆是落在了远处的地面上,与一堆被【天马回旋碎击无敌风火轮】碾出的碎土乱石混在了一起;即使是可以从各种角度观察战场的观众们,也不会去留意这两把已经被“用出”的飞行道具,更不用说场上的选手了。

    今川义正是打算利用这点,一边靠自身吸引畀老湿的注意,一边悄无声息地以“气”驭“剑”,从一个敌人根本想不到的角度发动远程奇袭。

    不料!

    “所以……”就在今川义打算动手时,畀老湿又发话了,“你是想让我过去咯?”

    “哪……哪尼!”今川义闻言,大惊失色,脑中思绪疾闪,“这……骗人的吧!他竟然瞬间就看穿了我的意图?

    “‘你想让我过去咯’这句话的潜台词就是……‘我已经察觉到你要用飞行道具来偷袭我了,这种无聊的把戏还是省省吧,以我的速度直接靠近到你的身边也是易如反掌,凭你那种半吊子的远程能力想命中我是不可能的’。

    “这个男人……他的触须已经延展到了战场的每一个角落、哪怕是极远处地上的一块小石子儿的颤动……也尽在其掌握之中……

    “即使是面对第一次见到的能力,他也能在敌人出手之前就先制于人……看来,在我用‘气’与手里剑建立起沟通的刹那,他就发现……

    “不……等等!并不是‘第一次’了啊!

    “原来如此……刚才我攻击天马行空时,他就已经看出了我使用手里剑的手法并不是一般的‘投掷’,而是用气去‘驾驭’了。

    “呵……呵呵……就算是对手,也不得不让人佩服啊……畀老湿,无愧于‘传说’二字的男人,我现在才明白你为什么会说自己‘什么都没看见了’,因为在你所处的境界……看到的风景,和我们这些人看到的已完全不同……

    “难怪连不可一世的织田都会露出那种近乎恐惧的神情来……像我这个级别的人,连感受到那种恐惧的资格都没有……”

    今川义的内心os仍在持续,畀老湿则已经动了起来。

    老毕说到做到,他“过去”了用“散步”的那种速度,“走过去”的。

    不是他不想走快些,实在是由于身体太僵……能鼓起勇气、下定决心朝敌人靠近就已经不错了。

    “对方看起来挺强的呢……”前进时,畀老湿心里也在念叨着,“不过话说回来……就算他不是很强,我也赢不了啊……靠着队友们的平均分才能混进比赛的我连非职业玩家都未必打得过吧。唉……要不是在原地站了太久被系统提示我再不动就算消极游戏了,我才不想上去呢!”

    他就这么不紧不慢地朝前走着,不管他自己是怎么想的,反正在旁人看来……这场景就像是百兽之王缓缓靠近已然走投无路的猎物一般与其说是进攻,不如说是处刑。

    “来了吗……”望着那迫近的伟岸身影,满脸冷汗的今川义连视线都已开始模糊,但这一刻,他的内心反倒趋于平静,“终究……还是无法动摇你的那份从容呢……”他又深呼吸了一次,做出了最后的决断,暗忖道,“哼……真没办法……我承认,你是真正的霸者,但正因如此……今天会死的是你!”

    念及此处,今川义的手已摸到了行囊处。

    “禁忌的王牌【杀意波动封印卷轴】……

    “虽然计划中是打算用在鬼骁身上的秘密武器,但用在你身上的话,上头也无话可说吧……

    “就算你再怎么厉害,也不可能猜得到这件道具会带在我这个‘全队最弱’的人身上。

    “毕竟就连我自己也没想到队里会安排我来携带这个……但这也正是此奇策最高明的地方。

    “解放的【杀意波动封印卷轴】会感应并捕捉到附近杀意和气息最强烈的那个目标,并瞬间将其吞噬殆尽……

    “嘿嘿……要小看我也只有趁现在了,在你出手攻击我的瞬间,就是你的死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