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网游小说 > 惊悚乐园 > 第1370章 卍解
    倒计时结束,屏障随之消失。

    迹部的幺蛾子手段……也就来了。

    他自然也知道,和眼前这两人打常规是没有胜算的,所以他在一开始就毫不犹豫地用了绝招。

    “诸天六界,尽索琉璃……须弥霜魁!”

    当迹部念出“解放语”之时,他手中的武器一把纯白色的巨型折扇,登时迸发出了惊人的能量。

    那一刹,一股凛冽的寒气由他为中心急速扩散开,一息之间便已笼罩了方圆数里之地。

    见状,鸿鹄也是神色一变,他一边拉弓射箭、一边念道:“这莫非是……斩魄刀?”

    话音落,一道用于试探的光矢已然射出,并精准地飞向了躲在迹部侧后方的黑白灰。

    没想到……他这一箭,刚飞出五米不到,就在半空消失了;看那光矢化散的样子,俨然是被某种其他的能量给消解掉的。

    “哦?竟然连这种事都能办到吗?”鸿鹄的确是有点意外,因为根据他所掌握的情报,无论是在能量强度上、还是在运用能量的技巧上……迹部都还没有达到“能制造护身气墙或者领域”的水平。

    “喂喂……别发愣啊……”就在鸿鹄思索之际,他身旁的废柴叔突然伸手住了他的肩膀,说话之间就拽着他朝后方跳了起来。

    “嗯?”两秒后,已然身在半空的鸿鹄才后知后觉的、惊愕的发现……在离地时,自己的双脚脚踝以下的部分已裹上了一层冰霜。

    “现在的迹部可不是你能走神的对手啊……”别看废柴叔常年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在这种时刻,他的反应速度就是比鸿鹄要快上一线,“像刚才的情况……再有第二次,我可就未必来得及救你了。”

    “啊……抱歉。”鸿鹄这会儿也摆出了一脸凝重之色,“不会有下次了……”

    说时,他已运起灵能,聚于足部,顺势将双脚一碰,震碎了那层冰霜。

    与此同时,留在的地面【冰帝】二人……也已展开了下一步的行动。

    这几秒之间,迹部在自己身前数米之处凭空造出了一块厚三厘米、长和宽皆逾两米的、立着的“冰板”。

    而黑白灰,不知何时已召唤出了一个身着十六世纪欧式红色连衣裙、脸色苍白、七窍渗血的诡异妇人……看外观就能猜到,这个召唤物并不擅长“战斗”,但具备着某种“特殊能力”。

    “鸿鹄鸿鹄鸿鹄!”忽然,黑白灰用极快的语速将鸿鹄的名字念了三遍。

    当那最后一个“鹄”字出口之时,远在天边的鸿鹄……竟是被动地瞬间移动到了迹部所造的那块冰板前方。

    “什……”这回,鸿鹄可就不是“惊”而已了,用“吓个半死”来形容都不为过……其嘴里刚来得及吐出一个字,一股彻骨的寒意便与恐惧一同袭遍了他的全身。待他冷静下来、低头观察时,那充当“镜面”的冰板已经分解、重组,并将其身体给冰封住了。

    “中!”下一秒,迹部的喝声到来,而他手上那巨扇的“扇锋”……也如一道闪电形的怪刃,对准鸿鹄的颈侧斜着劈了下去。

    这一轮连续的施为,奇绝突兀,着实让鸿鹄措手不及。

    首先,迹部开启了自己那“高成本”的魂意【器灵合一】,以献祭自己手上的主力兵器(一把传说级的扇形武器)为代价,唤出自身灵能武器的解形态【须弥霜魁】(献祭掉的武器越强,解的效果就越强)。

    在这种状态下,迹部的灵压(能量)会暴增到一个连“醉生梦死”那个级别的高手都难以企及的强度;结合【须弥霜魁】的冰霜特效,他便可以自由地操控周围的弥散的寒气,在极短的时间内冻住附近的任何目标、甚至是冻结空气。

    另外,黑白灰所召出的“替身(stand)”【血腥玛丽】,也是一手奇招。

    【名称:召唤术血腥玛丽(替身类)】

    【技能卡属性:主动技能,永久掌握】

    【技能类别:召唤】

    【效果:召唤一个血腥玛丽(替身类的召唤物可随时召出或解散,无冷却时间、持续时间以“持久力”为基准,非复数型替身不可多重召唤)】

    【替身能力值:破坏力e,速度e,射程c,持续力a,精密性d,成长性d】

    【替身能力:当血腥玛丽具象化时,其使用者只要对着任意镜面将某个角色的名字念三遍,即可将该角色瞬间传送至镜面前(被召唤方与召唤方必须身处同一宇宙,且双方在十二小时内曾“亲眼看见过”彼此;如出现同名角色,优先召唤十二小时内最先看见的同名目标)】

    【消耗:集中精神即可唤出】

    【学习条件:开启召唤与灵术专精;被“箭”射穿或损伤/被植入替身“disc”/曾去过“恶魔掌心”地带/装备过“圣者遗体”】

    【备注:这位女伯爵拥有着不可思议的妖冶姿容、聪颖的头脑、和傲慢冷然的气质;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她都被视为匈牙利最美的女人之一。

    在很小的时候,女伯爵就表现出了暴力与虐待狂的倾向;长大后的她,则以折磨手下貌美的女仆和平民家的年轻女孩为乐;到了中年时,女伯爵终于开始钻研黑魔法和巫术,试图用处女的鲜血来让自己青春永驻。

    残忍的虐杀在她的城堡中不断上演,如同人间炼狱。

    她的暴行持续了数十年,直接造成了数百人的死亡,即使是贵族的身份也无法继续保护她了……

    她被判处终身不得踏出自己的城堡一步,当石工封死了她那住所的所有门窗后,她的城堡便变成了一座巨大、黑暗的坟墓。

    但直到最后,她也没有承认过自己的罪行,更没有对她的所做所为表示过懊悔。】

    以替身的能力值而言,【血腥玛丽】的“六围”根本上不了台面,但是,它却有一个堪称因果律技能的特效……也正是这个特效,将鸿鹄推到了眼前这绝死之境。

    “切……”就连远处的废柴叔,在那一秒,也只能暗啐一声,心想着……“鸿鹄这下怕是没救了。”

    然!

    鸿鹄本人,却仍未放弃……纵是绝死,他亦要死中求生。

    咔咔咔

    在那电光火石之瞬,只听得一阵坚冰疾裂之响,当迹部的攻击斩下时……扫到的,竟只是碎裂纷落的冰屑。

    “哪里跑!”迹部虽是一击落空,但他并没有失去目标,他很清楚鸿鹄做了什么、逃向哪里……所以他当即轻喝一声,趁势追击。

    “我可没打算跑……”鸿鹄回这话时,身形已闪至黑白灰的侧方。

    这一刻,他手里拿的并不是光弓,而是一把短平的光刃;至于他要做的事情,也是一目了然……反正已经用出了【乱装天傀】这种带自残性质的招数,干脆就用命去拼了吧……

    “该死……”迹部看到鸿鹄的动向后,心中立刻道了声糟,因为他大致上已经确定……队友要挂了。

    开启了【乱装天傀】的鸿鹄,其身体已全部交由灵子构成的“线”来拉扯控制,宛若一个被强行扯动的木偶……这不仅让他在速度和力量上获得了很大的提升,还可以让他做出一些正常发力不可能做出的动作。

    方才,正是在这一技能的帮助下,鸿鹄才挣脱了身上的冰缚、并躲过了迹部那势在必杀的一斩。

    当然了,这种“把自己当木偶扯着打”的手段,是要付出代价的……

    因为把身体彻底交给灵子控制,所以本体将持续处于全身脱力的状态;在这种前提下,鸿鹄那些违背人体运动规律、既快又强的动作,很容易就会弄断自己的骨骼、撕裂肌腱、乃至破坏血管和神经……

    也就是说,他每一次迅捷有力的移动……都相当于是一次自残。

    不过,鸿鹄认为,这是值得的。

    眼下,他必须保持在这种状态,才能在开了解的迹部附近活动,否则……以他那原本的体术,五秒之内就会被空气中的寒气拖住、并逐渐冰封起来。

    既然别无选择,鸿鹄自当把这技能开到死为止,而且死前务必要拉一个垫背的……

    或许黑白灰可以在常态的鸿鹄手中逃脱、并与之周旋,但在现在的鸿鹄面前,那就真心是没什么抵抗的余地了……她唯一能依靠的就只有血量和防御力,可惜那也没能让她顶过两秒。

    两秒后,赶到的迹部一脚踹在了鸿鹄的腰上,但为时已晚……鸿鹄被踢飞出去的时候,黑白灰已经倒下了。

    “可恶……”迹部见没能救下队友,咬牙念叨了一声,足下一踏,奋力再追。

    “别挣扎了,已经确定是我们的胜利了。”有【乱装天傀】在身,鸿鹄就算是被人踢飞,也能在半空中随意改变体势乃至方向,他一边加速逃遁、一边就用一种胜券在握的口吻对迹部道,“我知道你此刻实力大增、信心很足,但现实是……即便我挂了,以你目前的战力,想在单挑中打赢废柴叔的机会也很渺茫……”

    “这种事不试试怎么知道!”迹部心里是同意对方的,但嘴上肯定不会言败。

    “这种事不试也能知道的吧……”鸿鹄说着,好似想起了什么,笑了笑,说道,“呵……迹部兄,装疯卖傻可不解决问题啊……你若是想学我那位‘宿敌’的话,我还是劝你一句……封不觉并不是真疯,他是……”

    “你说什么?”迹部还没听他把话说完,就高声打断道,“封不觉的宿敌是你?”他的嗓门儿瞬间高了一个八度,“我呸!明明是我好吧?我和他可是内测就结下梁子了!你跟他啥时候才认识啊?宿敌轮得到你吗?”

    “哈?”这话,鸿鹄可就不爱听了,“什么什么?这算哪门子说法?仇恨的深度仅仅是用时间长短来衡量的吗?再说了,你和他根本就不是同一类型的玩家好不?怎么就宿敌了啊?”

    “废话!宿敌就一定得是同类型吗?”迹部也是不服,“樱木花道和流川枫、八神庵和草京、小智和小茂、孙悟空和贝吉塔……哪对是同一类型了?”

    …………

    在那两位边争论边追逐的同时,【地狱前线】的会议室中……

    “这两个白痴……打就打呗……把我扯进去干什么呢……”封不觉单手托腮,瞪着死鱼眼望着屏幕,有气无力地骂道。

    “我倒是也很好奇……”这时,若雨接过他的话头,问道,“他们俩……你觉得哪个算是你的宿敌啊?”

    “哈!”觉哥干笑一声,转头看向若雨,反问道,“你看到我的表情了吗?”

    “看到了……抱歉,恕我不能看一次就打你一次。”若雨现在吐槽功力颇有青出于蓝的趋势,她这话的潜台词大致就是你的表情一如既往得贱力十足。

    “啊”封不觉从嗓子里长出一口气,虚着眼,用手指了指屏幕,“那你看到他们俩的表情了吗?”

    “两个男人为了另一个男人吃醋的表情么……那能说明什么?”若雨也虚着眼应道。

    这话一说,会议室里的其他人当时就笑喷了。

    “我的意思就是……”觉哥扶额接道,“我根本懒得鸟他们……他俩要找宿敌的话彼此凑一对儿就得了。”

    …………

    同一时刻,【秩序】会议室中。

    “哈!哈哈哈哈……”原本端坐在那里看比赛的鬼骁,这会儿莫名地把双手交叉在胸前、双腿翘在桌子上,望着大屏幕……发出了一阵杠铃般的笑声。

    “诶诶,发什么神经呢?”坐在他旁边的叶纸看到这一幕,一巴掌就拍他脑门儿上了,“什么德行?是不是想去公关那边再培训一个月基本礼仪?”

    被领队姐姐骂了两句,鬼骁立马就老实了,他撇了撇嘴,重新摆正了坐姿,低声嘀咕道:“呃……我就是有点不爽嘛……”他又抬眼望了望直播画面,“封不觉的宿敌明明是我才对!”

    “宿什么敌?中二病也要有个限度。”不料,叶纸姐当即就摆出一张嫌弃脸,用教导主任训小朋友的口气对鬼骁道,“你看那两个家伙……几十岁人了,张口闭口就是宿敌,打架还喜欢报招式名(一个是工作室老板,一个没签工作室,可见他们报招式名不是被人要求的,而是自己愿意),不用说……铁定没有女朋友,你想几年后变得跟他们一样吗?”

    别说鬼骁了,听见这话,会议桌旁的醉生梦死以及条形码……也是集体哑口无言、并露出了悲伤的表情……

    尤其禅哥,当时就猛吸了一口烟、又猛灌了半瓶酒。

    “还有……就算你非要给自己设定一个‘一生的对手’来督促自己进步,为什么要选封不觉呢?”但叶纸的教训还没完,“那是好人吗?你跟他竞争什么?下限?你这是作死啊。”

    “嗯……”鬼骁的头都快低到桌面上了,“姐……您说得都对,我错了……我以后一定跟他划清界线……”

    一秒后,屋里的另外五人也莫名其妙、异口同声地表态:“我们也跟他划清界线……”

    …………

    言归正传……

    此时,战场之上,迹部和鸿鹄的争论及追逐尚未结束,废柴叔就已杀了回来。

    既然局势有变,以一对二的迹部只得率先变招。

    霎时,迹部急催灵压,扬起【须弥霜魁】,以一招【冰龙旋尾绝空】扫向鸿鹄所在……

    这技能的消耗,是比较大的;效果,自然也不含糊……晃眼之间,其扇锋所指的方向化为了一大片冰封之地,鸿鹄的身体也被冻结在了冰面上。

    在迟疑了一秒后,残血的鸿鹄还是选择搏一搏,试着用【乱装天傀】强行脱身,但……这一次,他未能扛过“强行扯动”带来的损伤;在迹部杀到跟前时,鸿鹄就因自身技能的伤害而挂了。

    而迹部,显然也预见到了这种情况的可能性……因此,一见鸿鹄身死,他半分未滞,便是一步急停、杀了个回马枪。

    这招变式来得突然,也来得快速、有力……但,我也不止一次地说过了,在这种关键时刻,废柴叔的反应是极快的;面对迹部的逆袭,只见他前冲翻滚,脚刀一落,愣是用自己脚上那缠绕了斗气的人字拖,架住了敌人回扫过来的扇刃。

    “真的是强啊……”就算是站在对手的立场上,迹部也不得不感叹废柴叔的实力之强横;无论体术、能量、应变……废柴叔都要比他高一个级别……鸿鹄那句“机会渺茫”并非虚张声势。

    “但……现在的我……也不是没有办法……”迹部思索之际,已借着双方对招后的反冲之力后仰翻飞、疾退而去。

    他退,废柴叔便追;追不是因为无谋,只是因为废柴叔知道与现在的迹部对战,是不可以“喘息”和“等待”的。

    因为“冰”这种能力,实在是太优越了……一旦废柴叔停下,“冰封”之效便将如影随形,所以战斗必须在这种“保持不断运动”的状态下进行;而这种状态,对体能而言肯定是巨大的考验,若拖入持久战,不受低温影响的迹部一样会慢慢累积起优势来。

    综上所述,其实现在着急的不是迹部,而是废柴叔;作为一个战斗直觉和战术思路都很敏锐的人,他几在瞬间就判断出……“速战速决”是自己、乃至【废柴联盟】全队最后的胜机了。

    “嗯……不能再等了,如今的迹部已是一流好手,不能指望他自己露出破绽被我放个‘纸箱杀’什么的……再拖下去,等他适应了我的速度,就更没有机会了。”攻防拉锯之间,废柴叔心思疾闪,“就在这儿把‘那个’给用了吧……要不然这轮可能真过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