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网游小说 > 惊悚乐园 > 第1373章 封·剑·决(下)
    攻防进阶,战开新章。

    狂踪剑影灵元饱提,气贯白虹,剑锋流转之间,极招已现!

    “万引天殊剑归宗!”喝声起时,招威已落。

    有道是……昊然一剑混沌开,千炼百淬胸中来。

    剑少之极式,剑威浩荡,引得风云色变。

    封不觉心知此招厉害,不敢托大,当即祭出【不动如山】的防御特效,并配合武器进行格挡。

    霎时,钟鸣般的沉响荡开,激烈相冲的能量在大地上绽放,朝四周掀出汹涌沙暴。

    “说起来……”散去的沙尘中,封不觉撄锋而立、毫发未伤,不过,他的神情忽然变得有些冷,“……在临闾镇(剑神一笑篇)的时候,我好像见你用过这个技能……”他微顿半秒,眼神中闪过一丝杀意,“没记错的话,若雨就是被你用这招给砍了吧……”

    “啊……”经他这么一提醒,剑少也有了印象,“应该是的。”

    “嗯……”封不觉点点头,沉吟道,“既然你也承认了,那么……对于我后来遭遇的各种**伤害(被封印动摇后的若雨各种揍),你得负一部分责任吧?”

    “哈?”剑少只能这么回应,因为他压根儿也不明白对方在说什么。

    当然了,他是否理解……是次要的;封不觉只要能在自己的那套逻辑里说服自己,就可以毫无压力地干出任何事。

    “你乜都不用讲了!食我石破天惊混元掌啦!”下一秒,觉哥便在喝声中旋身变式,以左手暗运多时的掌力,轰出一掌。

    他这招绝非虚张声势,而是真真正正的【石破天惊混元掌】……那浩然掌力尚未出手,战场上空已现轰雷倒悬、云碎天崩之景。

    剑少见状,脑中的第一反应便是要躲闪,但……他刚欲催起脚上真力,便发现对手的手掌竟发出了一股旋涡状的能量,对其产生了牵引之力,让他的动作严重迟滞。

    “还有这种操作?”狂踪剑影对抗过的高手没有一百也有八十了,但他还真没见过可以在使用打击型技能的同时……用同一只手再发动一个控制技能的人。

    不过,他今天算是见到了……

    封不觉,就是这种人。

    如今的觉哥,所用的技能皆是自己“理解”后“掌握”的;换个角度来说……在使用某个技能时,他并不是运行了一组系统设定好的“程序”,而是运行了一组由自己重写生成出来的“程序”。

    虽然在一开始,封不觉也只是单纯地复制了那些系统设定好的“技能”而已,但以他那性格,显然不会因为这项能力很强就安于现状……

    经过这几个月来的开发,觉哥已经可以将一些技能进行“组合”,使其威力和战术性大幅提升。

    眼下,他使的这招【石破天惊混元掌】,就因为加上了一组c级的技能【逆转风眼】的代码,所以在蓄力阶段……便多出了一个将敌人牵引住的特效。

    “喝!”在大约一秒的迟疑后,狂踪剑影便知道,自己不但是闪不开了,而且还错过了最佳的应招时机,无奈之下,他只得大喝一声,强催灵能,交出了自己仅有的一个防御技【缈云甲】。

    这是一个用剑气制造出能量护甲的a级技能,它并没有太花哨的特效、战术意义也一般,不过……管用。

    掌力轰至,云甲相御。

    短暂的接触后,剑少应声而退……虽已消去了大部分招式的力道,但他中招之后口中依然有鲜血喷出。

    趁此间隙,封不觉双手一握一抽,拉开【z管钳】,使其化为了双节棍形态,随即便欺身追上。

    而剑少这边……其实也并没有因受伤而失去体势,他在后退时就已调整好了气息,做好了迎接对手后招的准备。

    此刻,见觉哥追来,剑少不惊反笑,其剑指一并,凝气于锋,一道红光自剑上倏然而起。

    “血染江湖!”

    喝声扬,极招又现。

    【血染江湖】变化诡谲,汇狂踪剑影一身剑术之精义,可谓一招化万式,万式尽一招。

    虽然这招当初败在了若雨的【残风剑影魔剑狂流】之下,但那时的若雨正处于不可再现的【凤死凰生】状态下,战力远超常态,不可按照一般的标准来衡量。

    此时的封不觉,没有经过任何变身技的加持,在这s级技能的面前,并无任何优势可言。

    然,他还是毅然决然地冲向了眼前的红光,好似对剑少的绝招不以为意。

    剑落,皮开肉绽。

    但……仅仅就是皮开肉绽而已。

    “这!”手中之剑砍中觉哥的那一瞬,狂踪剑影反倒是惊了。

    他当然应该吃惊,因为他这招足以将人秒成肉渣和血雾的【血染江湖】,居然在正中目标后……只造成了一点轻伤,连对手的骨头都没能斩断。

    “呵……这点血可染不红江湖啊……”一息之后,肩部中剑的封不觉,竟突然瞬移到了剑少的身后,还用很轻松的语气挑衅了一句。

    这也让狂踪剑影确信了……这一幕并不是什么障眼法,封不觉是真的吃下了【血染江湖】而只受了轻伤,并且还在中招后立刻位移了。

    “果然……”剑少心思疾闪,“他是用了某种‘别人的技能’把我的招式化解了吗……”

    他的推断,完全正确。

    封不觉所用的,是在s2时,末日强袭对他用过的s级侦查技【我的滑板鞋】,期效果为:【发动后,你所受的下一次近战伤害将减少90%,且该次攻击中附带的所有特效将不会被触发;在攻击结束的瞬间,你将自动位移至攻击者的背后,并获得持续四秒的双倍攻击速度加成(冷却时间三十分钟,发动后持续五秒,五秒内若未受到伤害,技能一样会进入冷却并产生消耗)】

    这技能虽然需要整整1200点体能值才能发动,但效果也着实逆天,是一个非常适合觉哥现在的战斗风格的当身技。

    来到剑少背后的封不觉,手持已经充能到58%的双节棍(两端的冰火属性已启动),靠着那四秒的双倍攻速加成,抬手就是一套连招呼了上去。

    一时间,棍影吞日月,斗气掩风尘。

    超高速的双属性连打如疾风骤雨般敲在了狂踪剑影的背上,虽然剑少也及时回身应招了,但在那头三秒里,他已经吃了大亏……

    不得不说,封不觉这一轮攻击打得极为精明和高效;他出手的刹那,剑少因刚用完【血染江湖】,所以身体的气力和能量都处于前势骤去、后劲未续的状态……这种状态下遭遇背后突袭,就算他的意识反应再快,身体也会跟不上。

    出其不意,以强攻弱,让封不觉占了极大的便宜;如果说【石破天惊混元掌】是靠威力硬吃了对方一点儿血量,那这波连打就是靠技能的优越性在欺负人了……

    “唉……虽然也知道很可能打不过他……但差距竟已到了这个地步了吗……”血量逐渐见底的狂踪剑影,一边招架着对手的后续攻势,一边在心中念道,“这就是……我的极限了吗……”

    念及此处,剑少不禁悲从中来。

    梦惊禅、絮怀殇、织田爱、黎若雨……撇开鬼骁、湿婆那些与自己不同类型的“怪物”们不谈,纵是在刀剑的领域,也有太多让他感到望而生畏的存在。

    原本和自己相差不多的封不觉,在不知不觉中,也早已渐行渐远;此时再望……连其背影都望不见了。

    残酷的现实,剑者之傲骨,尤催悲愤唏嘘,尤生决绝之意。

    百感交集之刻,剑少有感而发,寄意于剑,剑出诀吟:“殛无赦(狂)!”

    声起,剑随,空前剑威,阳、刚、霸、绝。

    “招无迹(踪)!”

    第二句口诀,引出第二式剑法:阴、柔、玄、逸。

    “无锋(剑)!”

    这第三式出手时,本来压着剑少打的封不觉已经被逼得退出了丈许距离,同一时刻,剑少手中的剑……剑刃部分已从有形之物迅速转化成了一种类似能量的性状。

    “道无形(影)!”

    四句口诀念罢,一把灵武,已然借着剑少手中长剑之形,应运而生。

    此剑名曰【无】,一切皆无,就连系统的说明部分都是一片空白……唯有剑臻“无境”者,方可得之。

    也许这真的是宿命,在上次狂踪剑影和封不觉的对决中,封不觉就是在生死一线之时,喊出了自己的诗号,获得了灵能武器;而这一次……却是情绪爆发后的狂踪剑影吟出了诗号,并借此获得了灵武、还让自己达到了一个全新的境界。

    “再来!”狂踪剑影战力骤升之后,并未有丝毫松懈,那四招运罢,他只是稍微观察和体会了一下自己当下的状态,便立即轻喝一声,再度攻上。

    他很清楚,封不觉的真正实力,远不止是目前所表现出来的这些;别的不说,就上轮比赛中他那“三段变身”,便足以再度改变战局……因此,剑少并不打算给封不觉喘息的机会,当即就持剑追袭而去。

    “来就来吧!”而觉哥这边,也是不甘示弱。

    通过数据视角,封不觉自是清楚地看到了剑少的进境;对他来说,这也是一次很好的机会……如何在不使用一次性消耗品以及“查克诺里斯”系列能力的前提下战胜顶尖的高手,是封不觉在接下来的几轮比赛中必然要解决的一个问题。

    考虑到这点……狂踪剑影,恰是一道坎儿,是一重他必须跨越的障碍。

    那一瞬,剑来,棍抵,交击之声,划破长空。

    战端再起,战阶又升。

    杀影交错,满目扬尘。

    “无境”剑少,宛如剑之化身;无我、无意,招出无迹,剑行无锋,意无形,杀无赦,俨然是零时差演算的克星。

    面对这种动作不可预估的对手,封不觉无法先制,只能依靠反应和速度来对抗。

    因此,纵使代价颇大,觉哥亦是持续开启了【灵识聚身术-极】,用他自创的双节棍法,针锋相对,正面抗敌……

    二人短兵一接,身影便斗至一处……上天入地,千斩万击;光影四泄,杀声鸣动;灵能冲抵,旗鼓相当。

    这场对决,莫说是观众们,就连正在观战的那些高手们,也被这畅快淋漓的激斗吸引得出了神;他们连半句话都说不出来,半秒钟都移不开视线。

    而场上的两人,更是越战越酣……

    无剑,迅如电闪,猛若雷行,奇式迭生,千变万化。

    双棍,冷炎化冰,炽涛似火,双极倾杀,招烈势狂。

    剑之极者,以武会疯魔。

    一者以剑证心,逐宿命之敌;一者明镜止水,臻自身造化。

    这一局虎斗龙争,暗风云,骇天地,遍震八荒。

    浩如渊洋的万里狂沙,都恍似在为这场大战而鼓噪,顿时风沙骤起、云转丘移。

    终于……战过刻旬,变数再生!

    “虽是痛快,但似乎也该结束了……”剑少说这话时,忽地一剑荡去,暂止了攻势。

    “是啊……”另一边,封不觉也顺势后退至对手数丈外站定,直言不讳地回道,“再打下去,我可就要自灭了……”

    由于【灵识聚身术-极】是“按比例提升自身力量和速度”、且“提升的幅度越大,承担的损耗也随之增加”的,所以打到这会儿……觉哥的血量反而比剑少还残了。

    可以想象,在零时差演算不管用的情况下,为了跟上“无境”剑少的速度,觉哥的压力有多大。

    “动手吧,我知道……你至少还有一手‘决胜的手段’。”两秒后,剑少接道。

    “你又怎知我有?”封不觉问道。

    “因为你是封不觉。”剑少用理所当然的语气回道。

    “嗯。”觉哥应了一声,脸上浮现一丝苦笑,“是啊……你说得对,因为我是封不觉!”

    说到最后一个字时,他突然就把手上的双节棍朝着对手扔了出去。

    紧接着,他又抬起双手,让手腕在眼前交叉,并双双伸出食指和中指……在他做这个动作的同时,其剑指之间,瞬然出现了两张闪着黑芒的扑克。

    “哼……来得好。”看着闪电般袭至自己身前的双节棍,剑少嘴角微扬,心中念道,“超越你,或成全你,皆由这一招!”

    心思甫定,极招已成。

    那一刻,剑少手中长剑的剑刃……完全消失了,其周身则即刻出现了一个圆柱形的“领域”。

    万象千形尽归无,狂踪独踽剑影留。

    在这“无剑域”中,除了狂踪剑影自己之外,其他所有物质都将被剑意所支配。

    剑气所踞,势从地起,拔峰擢岳,狂沙震颤。

    觉哥的双节棍刚刚飞入那“领域”的范围,便被一股无形之力送上了天空……别说伤害剑少了,连碰都碰不到对方。

    但,封不觉本人,却是跟在那双节棍的后方闯进了这剑之领域中,且没有被推上天去。

    因为他用了【艾克佐迪亚服刑套装】的特效四【封印破坏者】,将剑少这招当中的“防御特效”给无视了,所以闯过了这一关,但……“无剑域”是攻防一体的,即便是通过了防御,迎接觉哥的……还有那剑气的催杀。

    “纳命来!”见敌杀近,剑少不留情面,运招逼命。

    “哼……”封不觉自也不会客气,在周遭那逼凝聚拢的剑气中,他也使出了自己的杀手锏……那是他结合了【邪王炎杀炼狱焦】、【南斗飞龙拳】和【卡片暗杀术】所成的三重奥义,其命名为,“【邪王龙杀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