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网游小说 > 惊悚乐园 > 第1383章 游戏结束
    四月十九日,傍晚,封不觉家中。

    此时,刚刷完碗的觉哥,正坐在电脑前浏览着网页。

    不用说也能猜到,今天这一整个白天,与惊悚乐园相关的各种论坛,都在讨论关于【天堂之门】弃权的事情。而那些游媒,也是不遗余力地制造了大量标题极具误导性、但内容毫无干货的文章。

    对于这些几乎无用的信息,封不觉自不会太上心,最多就是随便扫上两眼;他真正要去看的、有价值的情报,只有梦公司的官方声明……

    然而,梦公司对此并未做出任何解释,他们只是挂出了一条新的公告因【天堂之门】弃权,【地狱前线】与【秩序】的四强战现升级为s3决赛,决赛将于四月二十日零点如期举行,神器规则照旧。

    虽然很多玩家觉得这公告说了等于没说,但梦公司这样处置也并没什么不妥。

    弃权本就是【天堂之门】的队员们做出的决定,因为这事儿太过匪夷所思,很容易被当成是主办方在搞黑幕,所以天堂队的队员们还特意通过视频直播的方式进行了宣告。至于弃权的理由,那是人家自己的事,弃权是他们的权利,但向公众解释原因并不是他们的义务……当事人不讲,梦公司又能说什么呢?

    反正,梦公司就是按规则接着推进比赛,眼下只剩两支队伍尚未被淘汰了,那这两支队伍之间的对决,自然就是决赛。

    “嘀”

    就在封不觉查看公告的同时,忽然,桌面一角的聊天软件弹出了一个语音聊天的申请窗口。

    窗口显示,一个陌生的、id为“米迦勒”的用户,邀请觉哥在线聊天,而且对方的来源还是“未知”,这是该聊天软件中根本不存在的一种来源显示项。

    封不觉想了两秒后,拿起了电脑桌上的耳机给自己戴上,随即点击了“接受”。

    下一秒,语音聊天的连接就被建立了,耳机中立刻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我想,你应该知道我是谁。”

    “啊……”封不觉接道,“我当然知道,你们这些把本名当网名的家伙,基本都是业务员嘛。”

    “你的幽默感如传闻中一样令人印象深刻,不过我觉得这些无关紧要的话并不利于我们沟通。”米迦勒说道。

    “这倒也对。”封不觉道,“那就闲话少说吧……你找我有何贵干?”

    “首先,我想代替我的部下,对过去发生在你身上的一些不愉快的事向你道歉。”米迦勒道,“并告知你……乌利尔已经得到了应有的处分。”

    “处分?”封不觉疑道,“什么处分?阿鲁巴几下就完啦?他不是还跟你一起参赛了吗?我看他没啥事儿嘛。”

    “他能和我一起参赛,自然是因为他已经为自己的行为付出过代价了……”米迦勒回道,“恐吓包括你和施龙在内的数名候选者、干涉赌局、在议会出言不逊等等,都是不小的罪名……为此,乌利尔不仅遭受了裁判的私刑,还被议会施以了‘折断一羽’的惩罚,事后,他本人亦做出了深切的忏悔……至少在我看来,这已经足够了。”

    “哦。”封不觉用波澜不惊的语气接道,“这样啊……”他笑了笑,“呵……但在我看来,他还得亲自来跟我们这些当事人道个歉,才算是‘足够’。”

    “很遗憾,之后的一千年里他都不被允许在现实位面和人类进行交流,包括像这样的语音通话……”米迦勒道,“所以,只能由作为长官和兄长的我,来替他道歉。”

    “原来如此……”封不觉念道,“你好像还算是个挺明事理的人嘛,和你的兄弟们不太一样呢。”

    “我不是‘人’,但我接受你这句话里褒义的部分。”米迦勒道,“我得承认,我的很多兄弟姐妹对人类都抱有不同程度的反感,这份反感一部分来自于生物层面的客观差别,另一部分来自于人类这个种族的堕性以及你们丧失信仰后对我们的蔑视;在这个‘后启示录时代’,‘地上的主宰’已经忘记了我们这些‘天上从者’的威严,但我们却不能因此而放下荣耀和高傲,这就是矛盾所在……”

    “那么你呢?你为何能这样平等地跟我沟通?”封不觉问道。

    “我可没说过自己和你是平等的,向你道歉也并不代表我在卑躬屈膝。”米迦勒道,“你可以认为……其实我比他们更加高傲,所以我对你们的态度反而显得平和了。”

    “简单地说就是神格化的程度比他们强嘛。”封不觉道,“你直接说出来好了,我听得懂。”

    “哦?”米迦勒语气微变,“看来伍迪对你说了不少事啊……”

    “既然你提到了‘嘿嘿嘿’,我顺带问一句,他最近怎么样了?我很久都没联系上他了。”封不觉回道。

    “我刚才的话你不是听到了吗?”米迦勒道,“‘干涉赌局、在议会出言不逊’等等,都是重罪啊。”

    “嗯……”封不觉沉吟道,“明白了……虽然我不知道伍迪到底做到了哪种程度,但凭我和他、以及乌利尔分别打交道的经验来推断……他的罪怕是比乌利尔严重十倍以上吧?”

    “关于对他的处置,恕我无可奉告。”米迦勒道,“我能告诉你的就是……你帮他回收‘王冠’的举动,在很大程度上减轻了他的惩罚,甚至有可能救了他一命。”

    “王冠?”封不觉想了一秒,接道,“我从斯诺那里弄来的那个‘雅达利王冠’?”

    “是的。”米迦勒道,“那是‘候选者游戏’的重要道具,虽然这些年来渐渐变成了仅有象征意义的东西,但根据传统,它们还是必须被用到才行……因此,议会决定以实物作基础,去生成你们在惊悚乐园中所用的‘四神器’;这件事……本来是需要相当的麻烦才能办成的,因为那四件东西上所关联的‘业’太多,回收起来有一定的难度,没想到伍迪在几乎没动用什么资源的前提下迅速完成了回收工作……这一功劳,便成为了他的救命稻草。”

    “原来是这么重要的东西吗……”封不觉念道,“切……感觉我又亏了啊,下次见面必须再敲他一笔。”

    “我十分怀疑你还能不能再次见到他。”米迦勒冷冷道,“当然了,这不关我的事……”

    “好吧。”觉哥撇了撇嘴,又道,“言归正传……你应该不仅仅是为了替兄弟道歉才联络我的吧,还有什么事儿?”

    “我来通知……并且恭喜你,赢得了候选者游戏的胜利。”米迦勒回道。

    “哈?”这下,封不觉可有点儿愣了。

    不过,作为一个老谋深算之人,他在两秒后就做出了这样的反应:“等等……你该不会是想诓我,让我在决赛中放松警惕或者弃权吧?”

    “你信或不信无关紧要,我只是来告知你这个结果而已。”米迦勒回道,“在所有候选者中,你无疑是最突出的几人之一……

    “以能力做横向比对的话……自‘游戏’开始以来,你已凭借智谋和武力,分别以不同的形式、在不同的时间点上战胜过每一名与你存在竞争关系的同水平候选者。

    “而从个人魅力、社交才能出发,站在一个‘政治家’的角度去考量……你在惊悚乐园主宇宙和里世界中的人望也是无人能及,远远超越了其他任何一名玩家乃至虚拟生物……

    “至于那些‘模棱两可’、‘尚待商榷’的候选者,在这次s3的比赛中,我和我的几位兄弟也已经逐一亲自甄选过了,确保没有遗漏任何一个可能有机会和你竞争的有潜力者。

    “综上所述,候选者游戏到此结束……尽管伍迪还在‘接受惩罚’,但他确实是赢了,他成功地向议会展示了他那理念的正确性。

    “从今以后,至少在下一个时代来临前,‘候选者游戏’都将被伪装成‘同时期人类社会最流行的互动式娱乐产品’来进行,人类,不必再为此流血……

    “用鲜血和生命来换取荣耀的时代结束了,而它会不会再回来……这就不是你们需要考虑的事情了。”

    封不觉听完他的叙述,基本上是信了,因为他确实找不到对方说谎的理由。

    于是,觉哥那本能般的恶意开始上升了:“好,好好好……可以的。”连说了几声好后,他便用戏谑的语气接道,“那么问题来了……身为赢家,我应该有点儿好处的吧?比方说金山银山、酒池肉林、七十几个处女什么的?”

    “你……”米迦勒在这一瞬俨然是被觉哥的贱力压制了,“……你好像是和女友住一起的吧,如此大声地说出这种话来……”

    “少废话,她去超市买东西了。”封不觉根本不等对方把话说完,他再度提高了嗓门儿,打断道,“赶紧说,好处呢!”

    “嗯……”米迦勒沉吟一声,“没有好处。”

    “放你丫的鸽子屁!你是泄殖腔畸形长成嘴了吧?”在现实世界,觉哥可以自由地使用各种脏话,这让他的表达能力上升了不止一个档次,“一个周期如此之长且关系全人类命运的游戏,你跟我说当事人赢了没半点奖励?说!是不是你把太君给我的好处……都吃了回扣了!”

    米迦勒闻言,沉默了许久,但仍是没能完全理解觉哥这句话到底有多脏、并藏着多少梗,所以他放弃了,直接解释道:“按照传统,被选出的胜者……可以得到议会的庇佑,成为这个世界上独一无二的、任何行为都不产生‘业’的存在,并且可以得到‘能同时驾驭圣力和魔力这两种相反力量’的特殊体质。”他顿了顿,“但是……你并不是本宇宙的生灵,你来自另一个宇宙……也就是说,你本就不受本宇宙‘业’的影响,这也是伍迪会让你帮忙去回收‘王冠’的原因之一;同样的,由于你不是‘我们这儿的人’,那‘双力赐福’也无法实施。”他再次停顿了两秒,“……我这样说,你应该懂了吧?”

    “懂了。”封不觉突然又用极为平静的口吻回了这两个字。

    “那么……”米迦勒都有点不敢接话了,“关于这事儿,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觉哥的回答简短有力。

    “嗯……”米迦勒又是一声沉吟,“如果没有别的事了……”

    就在他准备挂断的时候,封不觉又抢声问道:“对了,我要是在决赛赢了,能提附加要求不?”

    米迦勒是不会撒谎的,他有什么就说什么:“不行……剩下的那场比赛,只是一场与候选者游戏无关的、人类之间的普通游戏比赛,我们不可能……”

    嘀嘀

    他那话还没完,觉哥这边就主动就把语音连接给切了。

    封不觉这是在用行动表示既然如此,那我们人类也就没什么好跟你们嗦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