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网游小说 > 惊悚乐园 > 第1384章 决赛开始
    四月十九日,晚,十一点三十分。

    虽然距离比赛开始还有一段时间,但惊悚乐园的在线玩家数量已然突破了八位数。

    如果把那些直播平台的用户也算上,此刻,正在等待着观看这场s3决赛的观众人数,无疑是已经破亿了。

    就是在这样一个时间点上,又有一件令人震惊的事情发生了。

    和【天堂之门】宣告弃权时一样,这回……【地狱前线】也联系了梦公司,并得到了一次通过官方平台“宣布消息”的许可。

    就这样,封不觉……出现在了各大直播平台的画面中。

    这一幕,宛如一段紧急插播的新闻报导,中断了各频道的广告和宣传片,也让那些正守在屏幕前等待的观众们登时一惊。

    人们的第一反应就是难不成【地狱前线】也要弃权?

    “放心,我们可不会弃权。”仿佛是看穿了人们的想法,封不觉一开口就来了这么一句,说这话时,他的脸上还挂着嘲讽的笑容。

    “我只是有几句话,要在此向【秩序】工作室的各位传达。”觉哥道,“虽然这事儿我也可以在私下里跟你们说,但那种情况下,我的话很可能会被你们判定为‘欺诈’,以至于达不到应有的效果……所以,我才会以这样的形式,把我的意思公开地讲出来。”

    他顿了顿,用上十分正经的语气,接道:“由于梦公司给我的时间不多,我就不在这儿长篇大论了,直说了吧……【秩序】的各位,我们都很清楚,观众们最想看的对决是什么;这都已经是决赛了,没有理由再让‘布阵规则’这种东西成为那场对决成立的阻碍……所以,现在我就把话撂在这里……吞天鬼骁,我封不觉就在‘先锋战’等着你,今天,在这巅峰争霸的决赛,我要跟你一对一正面分个高下。”

    说罢,他就关掉了视频连接,留下那番话语,在人们的心中回荡。

    他是把话“撂下了”,但听到这话的人可是炸锅了……别人不说,就说【秩序】那边,上到公司老板,下到前线队员,那心里都是怎样的一种感受?

    相信封不觉?改变原本的布阵,让鬼骁打头阵去?那万一对面第一场派出斯诺怎么办?以封不觉的节操完全有可能啊,就算事后被骂卑鄙无耻,也不影响他的人设啊。

    而不相信封不觉,无视他呢?假如他真的把自己排在了先锋战,那【秩序】岂不是落了个怯战的评价?

    再说了,虽然封不觉的行为乍看之下极其嚣张,但仔细想想,他那番话是很实在的……观众们最想看的是什么?那必须是【吞天鬼骁】和【疯不觉】的单挑战啊,但在现有的规则下,的确是很难保证这两人能在比赛中碰上。

    眼下,封不觉率先开口,要在“先锋战”里约战鬼骁,如果半小时后他如约地把自己排在了先锋位,而【秩序】这边又没应战,那后者不但会被视为在退缩,更是会严重得罪观众。

    对休闲玩家来说,得罪观众是无所谓的,但对工作室来说,这事儿的风险可就大了……他们要是既没有应战,最后又没有赢下比赛,估计得被观众们喷上整整一个礼拜(网民的记忆极限),而且这件事在以后还会经常被当作例子或梗拿出来说。

    可是,他们要是应战了,最后却因上当而输掉比赛,封不觉那边也不过就是保持了一贯的下限并挨喷而已,没准人们还会觉得那很正常,反过来说中计的【秩序】太傻太天真了。

    再退一步讲,即使【秩序】最终获胜了,但若是在比赛过程中由于他们没应战、导致鬼骁和觉哥没碰上……那一样会得罪观众,甚至还会被说是胜之不武。

    毕竟观众就是观众,肯定不是所有人都能理解电子竞技的专业性和胜利的分量的,还有很大一部分人对于观赏性的要求高于一切……放到足球领域来说,有些球队摆大巴但能拿冠军,还有些球队踢得特别华丽但年年四大皆空,两种球队各有各的受众,不能因为喜好不同就说谁对谁错。

    总而言之,封不觉的这一步棋,足可说是阳谋的典范他只用简单的几句话,便让【秩序】在赛前阵脚大乱。

    而他这谋略的凭依是什么呢?无非就是自己那深不可测的下限、和对方所背负的“大牌工作室”的包袱……

    …………

    四月二十日,零点。

    巅峰争霸s3,决赛,【地狱前线】vs【秩序】之战,正式开始。

    场地:伟大航路-巴纳罗岛。

    【比赛将于三十秒后开始】的语音提示过后,两队的“先锋”,便双双进入了战场。

    在这片被暗与炎洗礼过的废土之上,【疯不觉】与【吞天鬼骁】,如期而遇。

    一者,黑发紫衫,邪气凌人。

    一者,红发白氅,斗气炽燃。

    从这两人自带的气场来看,这儿仿佛是要再度上演一场黑暗与火炎的烈战。

    当然了,他们的战斗……不会是那样的。

    【……fight!】

    倒计时转眼已结束,战场上的两人,皆是一步未动。

    他们对面而立,看起来却是谁也没有要出手的意思。

    “你果然还是来了。”一秒后,封不觉微笑着言道,“看来你们的团队已经把账给算清楚了。”

    “啊……”鬼骁冷冷应道,“也并不是什么特别值得纠结的难题,对我们来说,最佳答案只有一个‘把我放在第一场,并赢下最终的胜利’。”

    他说得没错,只有这样,【秩序】才能既不得罪观众,又能争取荣誉。

    哪怕最后他们输掉了比赛,也可以视情况来找说辞……

    比方说,如果是因为封不觉没守信用而输的,【秩序】的公关就可以把“很傻很天真”的负面舆论往“王者的器量就是即便输也不会怯战”上带;而如果封不觉守信并且赢了,选择应战的【秩序】也一样没什么可落人话柄的,既然技不如人,那摆出平和的姿态“恭喜对手”便是。

    “不过……你这手玩儿的还真是溜啊。”顿了一下后,鬼骁又道,“就算明知你有可能布下陷阱,权衡利弊之后,我们还是不得不往里钻。”

    “这话说的……”封不觉摊开双手,“我在你们印象中就是那么不可靠的一个人吗?”

    “作为盟友的话,你或许比任何人都可靠……”鬼骁道,“但作为敌人,你可不是区区‘不可靠’能形容的,应该说……根本不能把你当人看……”

    对于鬼骁的话,那些与觉哥有过接触的人全都深以为然……“人”的极限无非就是“什么事都干得出来”,但封不觉没有那种界线,他属于“你甚至想象不到他都能干出些什么事”的状况。

    “呵……行行……”觉哥对于自己被称为非人这事儿不以为意,从容笑道,“随你怎么说,但我还是按照约定出现在这先锋战中了……不是吗?”

    “是啊……以你的标准,在完全可以算计我们的情况下却没有那样做,是该夸奖一番了。”鬼骁回道,“不过……我可不是来跟你聊天或者品评你的下限的……”

    话至此处,鬼骁的眼神……变了。

    他那头火红的长发如炸毛般飘升而起,其双瞳也泛起了数据的光流。

    坚定的杀意,让周遭的大气都变得沉重;澎湃的斗志,让他们脚下的整个岛屿都为之颤抖。

    “封!不!觉!”终于,鬼骁提高了嗓门儿,怒喝出了对手的名字,“从第一次见到你,我就在等着这一战……”他展开双臂,将全身的力量毫无抑制地解放出来,并用一脸狞然之色,接道,“你可别让我失望了……”

    “放心吧。”觉哥见状,淡定如故,并不紧不慢地从行囊里取出了【查克诺里斯的剃须刀】,开始收割自己的头发……“我一定让你打到尽兴为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