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网游小说 > 惊悚乐园 > 第1387章 定论
    从选拔候选者的角度来看,马骏骁绝不能算是很优秀的人选;论综合能力,他的竞争力或许还不如金富贵,比起施龙那个级别的人选来,更是远远不及。

    然,四骑士中最为年长、也最具智慧的“死亡”,却还是选择将注押在了他的身上,这其中……自是别有深意。

    就连马骏骁本人也不知道,他生来就有着一种异于常人的天赋,或者说……“超能力”;这种能力可以让他在进行“神经连接”的时候达到一个常人无法企及的深度,并突破一些程序设计者施加的限制……说得再简单一点就是不需要任何锻炼即可达到某种程度的“超限界”。

    看到这儿,肯定会有人问了:假如他这辈子从来没玩过神经连接的游戏,或是出生在了一个没有这种游戏的时代,这能力岂不等于是废的?

    没错……就是这样。

    人们对于“超能力”,或者说“异能”、“特异功能”这项事物的认知,基本都是从文学、动漫或影视作品中获得的;所以我们也都普遍地认为,所谓的超能力,就是“意念移物”、“放电喷火”、“超级体能”、“飞天遁地”、“预知未来”等强大而酷炫的力量。

    但,这种认识,显然是很片面的。

    以地球这个行星的量级和人类社会当前的规模而言,即便真的存在上述那种级别的能力者,那些人的数量也绝对是凤毛麟角,否则世界早就毁灭了。

    如果这世上真有异能,那些能力绝大多数都会是……“迅速掌握任何乐器的能力”,“进行精密操作时绝对不会手抖的能力”,“下楼梯时绝对不会摔倒的能力”,或者“单脚站立学狗叫就能加快新陈代谢的能力”这一类……并不那么强大酷炫、甚至是不易察觉的奇葩能力。

    事实上,或许此刻正在读这段文字的人里,就有超能力者,只是你们自己还不知道罢了。

    这也是很正常的现象,比方说“迅速掌握任何乐器”的能力者,却恰好是一名生在东汉末年的农民,他一辈子都没见过任何乐器,自然也就不可能发现自己有相关的异能了;而“进行精密操作时绝对不会手抖”的能力,若是落在一位伊丽莎白时代的权贵弄臣身上,这位连早上起来穿衣服都要仆人伺候的兄弟,显然也不可能变成外科医生不是?

    至于“下楼梯绝不会摔倒”、“单脚跳学狗叫加速新陈代谢”这种不试就不知道,而不知道就不会去试的能力……就更别提了;说得更直白些……一个“百分百空手接白刃”的人,若此生从未被人从正面砍过,他的能力也等于是废的。

    当然了,马骏骁的超能力算是得到发挥了;正是这份先天的力量,造就了【吞天鬼骁】这个角色。

    虽然鬼骁作为候选者来说很糟糕,但是……他的能力,却正好能让他在伍迪设计的这个“新候选者游戏”中获得极其惊人的优势。

    “死亡”的意图,也正在这里他要的并不是一个“合格的候选者”,而是一个“最适应游戏规则的人”;他想用鬼骁这个针对于当前游戏形式的“漏洞”,去证明这种“新的游戏形式”是失败的,进而证明伍迪的理念是错误的。

    一个完全不合格的候选者,只因他有着“在游戏世界里会比常人强大”的异能,就能完虐其他比他优秀的候选者,甚至是战胜候选者游戏的优胜者……一旦这种情况发生,无疑会是一种莫大的讽刺。

    这,就是“死亡”的算计,一招超脱于“赌局”之外的妙手。

    候选者游戏的胜出者是谁,对“死亡”来说都是无所谓的……只要他的棋子能在游戏的正面交锋中做到无人可敌,他就能撼动伍迪这全盘的布局、和已经到手的成果。

    而眼下,阻挡着他的计划的,只有最后的一个人封不觉。

    作为伍迪设计的这个“新候选者游戏”的胜出者,只要觉哥把鬼骁给赢了,那便是对这游戏结果正确性的最佳证明,纵是“死亡”,也将无话可说……

    然而,关于这点,此刻的封不觉,并不知晓……

    由于和伍迪断了联系,没人来通知他这些情报,此前和他联系过的米迦勒,即便是隐约察觉到了“死亡”的计划,也是不会跟觉哥讲的……其一,他没义务、也没兴趣帮伍迪这种魔鬼的忙;其二,就算他同意伍迪的理念,想帮这个忙,是否要为此得罪四骑士,他也得掂量掂量;其三,封不觉贱力太强,米迦勒对他有点不爽。

    好在,就算是对这严峻的形势一无所知,封不觉的获胜意愿也是挺强的,只是……在这份意愿之外,他多少还有几分“玩儿”的心态在。

    因此,在面对【审判之左手】放出的气弹时,他并没有做到绝对的谨慎。

    只是用了【艾克佐迪亚服刑套装】的特效四:【封印防御壁(可在任意时机发动,消耗魔力值,制造一个防御力场,消耗的魔力值根据防御力场的大小和强度而定)】来应对。

    结果,他险些就被这一发普通的气弹给打死了……

    当【封印防御壁】崩坏的刹那,封不觉紧急变招,瞬开了【灵识聚身术-极】向后疾退,并赶紧掏出【动如雷霆】和【不动如山】这两颗宝珠,一边加速逃离对方的攻击轨迹、一边张开了第二层防御……饶是如此,他还是失去了近三分之二的身体除了头部、颈部、部分锁骨、右肩、右臂之外……其他地方都被气弹给炸没了。

    一秒后,封不觉立即用rewrite将身体复原,并满头冷汗地落回了地面,心道:“我勒个去……用之前那种龙珠级打斗中积蓄下来的魔力值(艾克佐迪亚服刑套装特效一)全力开启防御壁,竟然没挡住……本以为只有直接接触才会发生,现在看来……即便是通过【审判之左手】发出来的能量弹……一样会附上‘数据抹除’的特性啊……”

    念及此处,他已调整好了呼吸,而鬼骁也从远处折返回来,顺势转守为攻。

    斗气骤提,金焰又现。

    杀声再起时,二人的身影重新交错,攻防之间,浩力冲突,招行式走,地动山摇。

    “哼……刚才那一下好像让你的体力降了不少嘛。”鬼骁在攻击时用略有些得意的口气说道,“我还以为你在这形态下体能是无限的呢……”

    这两人的战斗,生存值已不是重点,因为他们受到对一般人来说是致命伤的打击后,都能用“否决”或“回档”之类的手段去复原,所以……谁的体力先用完,才是关键。

    “本来就不是无限的,只不过,你给的压力……和当初茵菲尼特给的比起来要,还差点儿意思,所以我在战斗前期基本没怎么掉体力。”觉哥也在打斗中回应道,“当然了,如今的我和s2时相比,也已不是一个强度了。”说着,他便是一记【熊孩子的下鞭腿】扫了过去。

    鬼骁对他这“下三路”的攻击早有防备,一个收腿跳跃就避开了:“切……随你怎么说吧,我就想知道一下……这会儿你体能已经比我还低了,接下来你又打算怎么办呢?”

    “那还用问吗。”封不觉笑了,“劣势的时候一定要玩得贪一点……”

    “然后再扩大一下劣势么?”鬼骁接道。

    “少嗦!”觉哥回呛之际,一发lv10的【野球拳】就呼了过去。

    “没用的!”鬼骁一个撤身,闪过攻击,言道,“你用出来的招式,哪些会致命、哪些有战术意义……我都一清二楚,出‘奇招’对付别人或许会奏效,但用在我身上……只会浪费体能。”

    说这句话时,他已经一个反冲又反攻上前,丝毫不给觉哥喘息的余地和迂回的空间。

    “反正你也能看到,咱就挑明了说吧……”鬼骁边打边道,“诚然,我的体力也已不多,用不了下一发【审判之左手】了……但就这样打下去,先耗尽体力的是你……”他微顿半秒,再道,“我不会给你机会拿出【】的,如果你非要用,就得使出‘躲入相位空间’之类的技能来争取时间、制造空隙……那样的话,我这边也会趁隙重新系上【世嘉三四郎的黑带】……

    “你身上那几件a.v.g.n装备没有和身体一起复原,想必是你的体力或能力不足以支持你去修复它们了……也就是说,当我再度系上黑带之后,你就只能以头部和右手那两件剩下的nes外设和我周旋……即便不会速败,也没什么优势可言。

    “至于……【灵识聚身术-极】什么的,你要用就请便吧,只怕用了……你的身体会比我的先崩溃。”

    言至此处,鬼骁也笑了:“呵……封不觉,一开始你说要让我打得尽兴,我是嗤之以鼻的,但此刻我得承认,你做到了……说实话,我没有想到你能把我逼到这个地步、甚至让我在战斗中计算那么多东西……但,也正因如此,最终的胜利者,依然会是我!”

    鬼骁的自信,也是有理有据,他已经帮封不觉把几种对策都给算清楚了:战至此时,觉哥要逆转,必须得在基础属性上有进一步的大幅提升才行,而且这种提升必须是可持续一段时间的、且消耗较少的……像【灵识聚身术-极】这种伤不伤敌都自损八百的肯定不行;【神斗气武装色变化】那种会影响速度的无意义;【血罗刹】觉哥变不了,因为生存值没见底;【极武-修罗变】也是自损型变身……至于觉哥尚未在比赛中用过的【魂临】,他能用出的版本,是絮怀殇的魂意版,而不是凭【八靖霞丸】这种消耗品发动的“生存、体能、灵术值皆为正无穷”版本……所以也有着消耗方面的问题。

    这么一算,他好像是真没什么可依仗的了。

    这场战斗拼到最后,结果拼的还是游戏里最基础的一项数值体能;即便对战双方都已到了超限界的领域,可以用一点体能干普通玩家花十点体能也干不成的事,但由于两人是同一境界,本质上还是和普通人之间的对决一样的。

    “哈!”数秒后,封不觉干笑一声,回道,“看来你是有好好动过脑筋了啊……”这一瞬,他露出一丝邪笑,“不过……你是不是漏算了什么?”

    恐惧,这是鬼骁在这一刻最直观的感受。

    即便他认为封不觉很可能是在虚张声势,但那一抹邪笑,仍能让他胆战心惊……

    而观众们此时的反应……和鬼骁也是一样的,虽然他们也不知道觉哥指的是啥,但就是会忍不住去想……既然是封不觉,八成还真有什么办法吧。

    “都给我睁大眼睛好好看着!厉害的事情马上就要发生了哦!”两秒后,封不觉也是很有表演欲地提高了声音,似乎是在向观众们进行宣告。

    话音落时,只听得“熊”一声,在那极短的一个瞬间,一股比鬼骁体表更强烈的金色气焰在觉哥的身上一闪即逝。

    “什么!”那一闪过后,鬼骁面露骇然之色,惊呼出声。

    他与封不觉之间的攻防,也立刻从势均力敌突变成了他单方面节节败退的状况……而且,觉哥的动作居然还显得游刃有余。

    “怎么可能!”鬼骁在败退中喝道,“以你现在的体力为什么还能承受超级赛亚人的消……”

    “虽然同样是超一……”封不觉打断了对方,直接言道,“但我这个和你有些不一样的地方……”

    由于觉哥头上没有头发,周身又没有持续燃烧的气焰……直到他俩的对话进行到此,观众们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原来觉哥此刻也开启了【超级赛亚人1】的变身。

    “你那是‘超一第一阶’的话,我这就是‘超一全功率’了。”封不觉说道,“很明显,我这种更有效率,消耗方面几乎和常态无异。”

    “为什么……”鬼骁说话间,气息也已经乱了,“你明明只是学走别人的技能而已!为什么能发挥出原使用者都没掌握的变化!”

    “哈?”封不觉拉长了嗓门儿,瞪着死鱼眼道,“那当然是因为你太弱了啊。”

    “你……说……什……”鬼骁一字一顿地念道,显然又发飙了。

    “你那过于强大的先天能力,俨然是一柄双刃剑。”封不觉又没让他把话说完,便抢道,“要比喻的话,就好比是一个身高三米的人去打篮球,就算他不用任何技术,仅仅是高举双手,也没人能盖他的冒,那他自是没有必要再去锻炼防封盖的技术了……”他顿了顿,“你就属于这种情况……别人经过千锤百炼才堪堪触及的领域,你只要顺其自然就能达到。其结果就是……你无法像其他人一样通过无数次对等的、或是差距不那么大的对决来变强;像魂意、灵能武器这些东西,你无从掌握……明明是早就获得的变身技,你也没有使用或锻炼的机会……”

    对于觉哥的话,鬼骁无言以对,因为对方说的就是事实。

    “继承了万贯家财的人和挣出万贯家财的人自是不同的,对后者来说是常识的东西前者很可能根本不知道……”封不觉接着说道,“所以我说……你太弱了!”

    说罢,封不觉身形骤然一滞,他将自己剩下的所有能量,汇于一招之上,使出了一记【roundhouse踢】!

    这是此战中,他唯一一次倾尽全力的攻击……

    本就和鬼骁旗鼓相当的“光头形态”,用【超级赛亚人1】的“五十倍战力”提升后,会有什么结果,是可想而知的……

    虽然鬼骁在最后时刻超负荷地用出了【否决之右手】来抵挡,但同为因果律技能的【roundhouse踢】在招式性质上并不会被压倒。

    腿风倏落,胜负即分。

    在这巅峰争霸s3决赛的舞台上,从未在一对一的正面对战中败阵过的【吞天鬼骁】,尝到了初次的败绩。

    封不觉最后那两句“太弱了”的评价,也让正在观看这场比赛的、对伍迪的游戏仍存质疑的神魔们,得到了一个足以让他们信服的“结果”。

    …………

    直到化为白光消散、并被传送回观战空间之时,鬼骁还是一脸茫然,因为这份当“败者”的感觉,这种败得心服口服、无话可说的体会……对他来说太陌生了。

    整整一分钟后,他才回过神来,这时,不甘的泪水和失败的苦涩才突然地涌了上来……势如决堤一般。

    队友们还从没看过他这个样子,但转念一想……一个十七岁的少年,在这种重大比赛的决赛中尝到这样的一败,大哭一场不是很正常吗?

    “别难过……”数秒后,禅哥走到了鬼骁身边,“你已经打得很好了……”他拍了拍鬼骁的肩膀,“比赛还没结束呢……接下来就交给我们吧。”

    虽然梦惊禅不是当队长的材料,但那份沧桑的社会气质,在劝解别人时无疑是很有感染力的。

    “嗯。”鬼骁毕竟也是男生,听到这话后,他用袖子抹了抹脸,也就把眼泪吞了。

    不过,谁也没想到,下一秒,禅哥就给自己灌了口酒,并接道:“不过……我个人认为……其实咱大势已去了吧……哈哈,嗝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