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网游小说 > 惊悚乐园 > 第1388章 夺
    四月二十一日,晨。

    一天前的那场s3的决赛,仍是历历在目。

    当觉哥战胜了鬼骁之后,就算是【秩序】那些久经杀阵的队员们,情绪上肯定也受到了影响,再加上“神器克制”的因素……虽然他们在后来的几场对决中也不乏亮眼的表现,但最终的结果还是如梦惊禅所预测的那样……【秩序】难敌【地狱前线】,无缘冠军。

    【地狱前线】这支非职业战队,在s2和s3这两种截然不同的赛制下,取得了两连冠的成绩,风头可谓一时无两。

    不过在赛后接受采访时,作为队长兼发言人的封不觉,把这次夺冠的功劳大部分都归到了絮怀殇的身上,并表示他们全队都是抱抱大腿的休闲玩家而已。

    这种说辞,和觉哥那一贯的欠揍表现……其中的反差让人们着实猜不透他到底在想些什么。

    当然了,猜不透就对了,猜不透的,才是封不觉嘛。

    人们关于那场比赛的种种讨论、以及整个巅峰争霸s3的回顾,显然还将持续蛮长的一段时间。不过,对于封不觉来说,那些已不是他所关心的了。

    他现在感兴趣的事情是衍生者、惊悚乐园、命运……这些对神魔们来说已基本失去价值的东西,今后将何去何从?

    乓乓乓

    这天早上八点多,觉哥和若雨正坐在餐桌边吃着豆浆油条,忽然,就有敲门声响起。

    说是敲门,实际上用“拍门”或者“砸门”更贴切。

    门外那人显然很着急,其拍打门板的频率和速度都非常快,要比喻的话……就像是那种在公共厕所的隔间外忍耐到极限的人一般。

    “嗯?”封不觉站起身的时候,已是面露疑惑之色,并念道,“不对劲儿啊……”

    的确不对劲儿,他所住的大楼是有完善的门禁系统和对讲机的,按理说很少会有人直接到门前敲门的状况。

    “谁啊?”觉哥在走向大门时,已提高了嗓门儿问了一句。

    “是我!”门外,传来的是一个女孩儿的声音。

    这个声音,封不觉是听过的,虽然他和对方不熟,但他也立刻反应过来门外的是谁。

    两秒后,觉哥已走到门后,透过猫眼往外看去……果然,站在他门口的,是一名穿着校服的、十三四岁的少女。

    这个女孩儿的家就在这栋大楼的十二楼,既然都是高层住户,封不觉乘电梯时自然遇到过她和她的父母;他们属于“说不上什么话、也叫不出对方名字(其实觉哥叫得出对方名字,因为他调查过自己所有的邻居,对小区里每一户人都了如指掌;对方也叫得出觉哥的名字,因为觉哥现在很有名、以前也因为派出所和居委会的宣传而有一定的知名度……当然了,他们双方从没有真正意义上进行自我介绍互相认识),但因为是邻居所以多少有点点头之交”的那种感觉。

    也没多想,封不觉便把门打开了,并正色道:“出什么事了吗?”

    之所以问这个问题,是因为觉哥已在脑海中对眼前的状况做出了一系列的推理分析。他觉得一个孩子像这样突然去敲一个几乎完全没有往来的邻居的门,很有可能是因为家里出了什么突发情况……比如长辈发了急病、家里发生火灾、或是其他紧急的事故等等,由于无法应对这状况,所以她才去求助离自己最近的成年人。

    然,女孩儿接下来的反应,却让封不觉大吃一惊。

    “是我!是我啊!”她居然上前一步,抓住了觉哥的衣襟,用一种明显与其年龄不符的语气,又把那句话说了两遍。

    这种异样的表现,让封不觉皱起了眉头:“你是……”

    “我……我是……”女孩无疑是想回答这个问题的,但她的话到嘴边,却没有说下去……或者说,是“无法说出来”;而且,此刻她的嗓子里……还发出了十分诡异的、如电子音般的一阵杂音。

    “谁啊?怎么回事?”这时,若雨也从客厅里走了出来,来到了觉哥身旁。

    “我……不能……告诉你……那……些……”女孩嘴里吐出的每个词之间都被杂音分隔,听她说话就好似在与一个信号不佳的无线电通话,“她……不允……她……就要……来……”

    在说话的过程中,她的手始终都紧紧抓着觉哥的衣服,好像生怕对方从眼前消失一样。

    “没有……时间……”她说着,忽又抬起了另一只手。

    那一秒,她摊开的手掌上,竟出现了白色的流光,就如同《惊悚乐园》的游戏世界中生成装备一样,那些白光快速凝聚,化为了一根并不算长的、光秃秃的、分叉的树枝。

    “保管……好……只……它……才……阻止……命……”女孩接下来的话里,杂音越来越多,几乎已听不清字词。

    她颤抖着将手中的树枝塞到了觉哥的手里,紧接着,其眼中就爆发出了耀眼的白光……

    这闪光持续了大约三秒,随后,女孩便身子一软,向前栽倒下去。

    这时,还是若雨这练家子眼疾手快,在女孩坠到地面前就一个箭步向前掠去、半跪着抱住了她。

    “芸芸,你没事吧?芸芸?”若雨看着怀里的女孩,急忙呼唤了对方几声;很显然,和觉哥不同,若雨反倒是和小女孩儿有过一些交流的,所以她直接就叫了对方名字。

    “这事情不对……”此刻,封不觉死死盯住手里的那根树枝,若有所思地沉吟了一声,随后,他才看向若雨,“……先把她扶到沙发那儿躺下,这事可能很严重,我们得赶紧联系你姥爷……”

    他话还没说完,若雨已经抱起女孩儿,往沙发那儿去了;觉哥闪身让她经过后,也顺手关上了门,然后就径直走向了餐桌处,准备去拿手机。

    就在封不觉拿起手机,按下拨号键的时候,突然……

    “噗”一声怪响,从他的视线外传来。

    这声音,似曾相识……在游戏世界中,他无数次听过这种声音血肉被贯穿之声。

    “哈啊……呃……”随即,就传来了两声痛苦的低吟。

    这一瞬,封不觉有些木讷地循声转头。

    当胸膛被贯穿、并已倒在血泊中的若雨进入他的视线时,一种许久没有造访过他的感觉,回来了。

    此时,刚刚还晕倒着的那个女孩儿,一脸冷漠地站立在若雨身旁,低头看着自己沾满鲜血的手。

    一息之后,她仿佛是感受到了封不觉的注视般,抬头,看向觉哥,并迅速将目光聚焦到了觉哥手中的那根树枝上,言道:“看来‘她’还是比我早来了一步……”她顿了顿,“这样也好,省了我不少事。”

    她说着,跨过了地上的若雨,朝封不觉逼近:“把你手里的东西给我,我可以放你……”

    她的话没有说完,因为在她说到这儿时,地板上,奄奄一息的若雨,伸手抓住了她的脚踝。

    “走……”若雨的脸紧贴着被她自己的血所染红的地面,虽然她已无力抬起头来,但她这拼尽了力气道出的“走”字,显然是说给几米外的封不觉听的。

    “我把东西给你,你救活她!”封不觉用冰冷的眼神望着对方,他颤抖的声音中,压抑着绝望和愤怒。

    “你没有资格跟我讨价还价。”女孩说着,用力提了一下右腿,轻易摆脱了若雨的钳制,继而就快步冲向了封不觉。

    觉哥抄起桌上的餐刀就准备和对方拼了,但他很快发现这是徒劳的……

    腕上传来的巨力瞬间就让他明白自己毫无胜算,但他还是咬牙抵抗到了自己的手被拧断为之。

    女孩从他手中夺走了树枝,便转身扬长而去,其行动的速度和她所展现的力量一样……都已不是人类所能达到的程度。

    “哈啊……哈啊……”强忍着手腕传来的剧痛,封不觉大口喘息着、跌跌撞撞地跑向了若雨。

    他连滚带爬地来到她的身旁,用未受伤的那条胳膊将她怀抱起来。

    她还有呼吸,但,已无法维持太久了。

    “没事的……刚才电话已经通了,九科的人马上就到!撑住!”封不觉将她搂在怀里,此刻,他的身体倒是在颤抖不止,而若雨,却已不怎么动弹了。

    “我……”若雨似是想说什么,但她吐出这第一个字时,便知道自己已无法再多说哪怕一个音节了。

    就连她伤口的血,也已不再流了。

    若雨用上最后的力气,握紧封不觉的手,她的那双明眸,从未像此刻这般深情,如果可以,她真希望可以用眼神告诉对方,自己的封印其实早已解开了。

    但终究,她眼中的光芒,暗淡了下去……

    …………

    古尘亲自带队冲进屋的时候,若雨的胸膛已不再起伏,体温也在渐渐消退。

    封不觉还是坐在地上,怀抱着她,一动未动。

    他的眼神,也像死了一般。

    “她还有救吗?”这是封不觉看到古尘后说的第一句话。

    古尘神色凝重地望了若雨的尸体几秒,随即摇了摇头。

    封不觉闻言,沉默了片刻,缓缓放下了若雨。

    他站了起来,走到古尘面前,伸出了自己受伤的那只手:“治好我。”

    他根本就没有问对方“能不能治好他”这种问题,而是直接提出了要求。

    “你要干什么?”古尘也没有嗦,抓起封不觉的手腕时,他如是问道。

    “去梦公司走一趟。”封不觉回道。

    “到了那儿你又打算如何呢?”古尘又问道。

    “呵……”这时,封不觉竟忽然笑了,他的这个笑容……前所未有的疯狂,“我也不知道啊……这才有趣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