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网游小说 > 惊悚乐园 > 第1392章 独行
    “封不觉?”觉哥还没说话,冲向他的二人就齐声开口惊呼出了他的名字。

    他们俩冲向这边时,原本是打算发动攻击的,但看清了目标是封不觉之后,就急忙收手并停下了。

    “哦,是你们啊……”与鬼骁和叶纸那一脸惊异的反应不同,觉哥看到他们时可是淡定如故,在随口念叨完这句话后,他便接着开启数据视角去搜索路径了。

    “喂!你那反应有点平静过头了吧?”鬼骁闻言,当即激动地喝道,“你知道现在是个什么状况吗?”

    “知道啊。”封不觉的语气没啥变化,“而且知道得应该比你们多吧。”

    “什么?”叶纸道,“你知道这一切的原因?”

    作为一个完全不中二的普通人,而且是女性,叶纸现在急需有人来跟她解释一下眼前正在发生的事态、缓解一下她的不安和恐惧。

    可惜,封不觉这会儿可没有什么心情去安抚别人的情绪,他很直接地说道:“简单地说就是……一个名为‘命运’的ai,即惊悚乐园的系统……在不久前对我们的世界发动了维度入侵;此时此刻,我们所处的现实位面正在和惊悚乐园的主宇宙相互融合……所以就出现了时空错乱、怪物遍地等现象。”

    “这……这怎么可能?”很显然,叶纸的三观让她一时间很难接受这种说辞。

    “这不是可能不可能的问题,只是你接受不接受的事儿。”封不觉说话间,已经锁定了一条隐约可见的数据线,并迈开步子往那个方向去了。

    “等等!你要去哪儿?”见他要走,鬼骁赶紧又出声问道。

    “当然是去找到命运,并阻止她的所为。”觉哥冷漠地回应着,脚步丝毫不滞。

    “慢着!你把话说清楚啊!”鬼骁只得追上去问,“怎么就突然发生什么维度入侵了?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的?”

    “我没时间、也没有必要跟你们详细解释。”封不觉连头都不回一下,边走边应道,“就在我们说话的同时,整个世界都在发生异变,每耽搁一秒,就会有不计其数的人类或其他生灵死去……”他顿了顿,再道,“哼……当然了,那种事也已经不重要了;一旦宇宙融合完成、‘命运’成为了新神,便是万事休矣……到时候她一个念头就能让全宇宙的生命死绝。”

    “那……”鬼骁毕竟是个中二,以他脑回路,反倒比较容易接受觉哥的说辞,“……我跟你一起去吧!”他说着,又回头冲着仍在原地不知所措的叶纸喊道,“芷姐,我们跟他一起走吧,人多至少会比较安……”

    就在鬼骁那个“全”字要出口之际,突然,一声破风轻响掠过。

    霎时,叶纸的身体就被拦腰切断。

    一秒后,她才一脸惊愕地低下头去,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身体从腹部分离、倒下……

    现实,是血淋淋的。

    现实中的死亡,不会被白光掩去。

    叶纸,或者说,游戏id为【叶纸】的、秩序工作室的中层员工叶芷女士,仅在那一瞬间,就被一次很普通的斩击所杀;她的内脏和鲜血从身体里流出,蔓延在了这林间的泥地上……而她那错愕、痛苦、恐惧的表情,凝固在了脸上,并深深地映入了鬼骁……或者说马骏骁的眼里。

    此情此景,让鬼骁呆立当场。

    虽然他在游戏中已见过了无数的死亡,但在现实里,当他看到一个自己认识的人,就这么轻易的死在了自己面前时……他还是做出了正常人应有的反应。

    他的大脑在接收到眼前这冲击性的一幕后,便如宕机了一般,暂时停止了运转。

    然后,就像回档一样,最近的一段短期记忆被读取了出来……

    十几分钟前,鬼骁还在秩序工作室的一间休息室里吹着空调,听叶芷姐抱怨着为他们这些队员做后勤写报告有多无聊多累人。

    那会儿,这个世界还是正常的,这是如此平常而乏味的一天。

    但在一阵毫无征兆的白光过后,一切都改变了……

    回过神时,他们已来到了这荒山野岭。在遭遇了几次怪物的攻击后,他们惊讶地发现自己竟然能使出部分游戏中才有的能力了。于是,两人战战兢兢地前行探索,试图找出这一切的原因。

    他们在路上遭遇了一些怪物的袭击,这让他们的神经变得非常紧绷,直到……遇上了封不觉。

    谁又能想到,就在鬼骁和叶纸因对话而分心、放松警惕的十几秒里,叶纸就被不知从何而来的攻击杀害了……

    我们的大脑,会在我们遭遇一些重大变故时启动一套自我保护机制,像“昏迷”、“短暂失神/记忆回档后恢复”、“自我欺骗”、“短期记忆缺失”等都是常见的保护形式;大部分人都能在这套机制的保护下挺过来,慢慢接受现实……但还有些人,或是由于精神脆弱、或是由于受到的冲击太强、亦或是由于长期遭受到严重的身心虐待……最终会患上精神疾病。

    “啊!”好在,鬼骁是挺过来了,短暂的呆滞后,他的思维终又重新上线,他随即就本能地惊叫起来。

    嘶嘶

    那夺走叶纸生命的东西可不会管这些,它仍在靠近,并带出阵阵破风之声。

    如果是游戏中那个【吞天鬼骁】,像这种速度的怪物,他自是一眼就能看到、随手就能破坏;但此刻,站在这里的马骏骁……除了力量上不及游戏中的自己,心理层面上也和游戏中差得太多了。

    呲呲

    眨眼之间,两道血痕就分别出现在了鬼骁的左臂和后背上。

    值得庆幸的是……他的**和能量强度皆比叶纸强许多,同样的攻击,能杀死叶纸,却切不开他的身体。

    “哈啊……哈啊……”大口喘息了两声后,鬼骁总算从震惊中缓了过来,稍微冷静了一些;伤口处传来的疼痛反倒让他变得清醒、注意力也更为集中,“不用怕……我很强……我很强……”

    他嘴里反复念叨着这句话,用这种自我暗示的方式缓解着恐惧。

    数秒后,鬼骁的视线终于捕捉到了袭击自己的东西那是一只由线状物组成的不明生物。在移动中,它就像是一组“穿花绳”时被绷直的绳子,在不断变化中维持着一种乱中有序的形态;而在发动攻击的刹那,它会弹出一段“绳头”,使出超高速的“抽击”……若被攻击方的硬度不够,就会被切开。

    “啊”

    看清了,也就没什么好怕了。

    在一阵愤怒的暴喝中,鬼骁身形一闪,抢到那怪物前方,他用饱含能量的一拳,一击就将对方轰为了尘埃。

    然,这并没有改变什么……

    叶纸还是死了,她那被腰斩的尸体塌落在地上,流出的内脏和大量鲜血在潮湿的环境中散发出了浓重的异味。

    刚才的惊骇让鬼骁忽视了这些,但现在,眼前的画面和气味,让鬼骁的胃一阵翻腾、当即干呕不断。

    片刻后,待他抹干泪水和汗水,重新抬头张望时,封不觉……早已不知所踪。

    鬼骁甚至无法确定方才见到的那个封不觉是否是真实的……他多么希望这一切都只是一个梦,一个他想永远忘掉的噩梦。

    …………

    与此同时,山林另一处,封不觉已经在一个山洞中找到了新的时空裂隙。

    几分钟前,他没有因叶纸的死亡和鬼骁的叫喊而停步……他甚至都没有回头看他们一眼。

    这并非因为他冷酷无情,只因他很清楚眼下,拯救他们、以及其他所有人的方法,不是回头,而是前行。

    仅与“眼前的事物”战斗,是救不了整个宇宙的。

    只有找到命运,才能拯救、并修正这一切……

    然而,这段寻找‘命运’的旅途,没有人能与封不觉同行。

    首先,在“穿越”这件事上,他就和其他人不一样;别人穿过时空裂隙时,将会抵达该裂隙在当前时间点上连接到的另一碎片空间,但封不觉……却如席德所说“无论往哪里走,都会越来越接近‘命运’”;也就是说,就算有人和觉哥在同一秒进入同一个裂隙,他们也极有可能会被传送到不同的地方。

    这点,在上一次通过时空裂隙时,封不觉已通过数据视角确认了……所以他才表示“没时间也没有必要”跟鬼骁他们多说什么。

    其次,就算觉哥有意让别人在他下次穿越前暂时跟随他并提供助力,也不是所有人都能帮得上这个忙的。

    说到底……游戏世界中的强者,在现实中也只是平民而已,你不可能指望这些人在获得了一些能力后就立刻成为合格的战士。

    这就好比塞给一个玩真人cs的玩家一把真枪然后就让他上战场一样,不管他游戏玩得多好,等真的要用命去刚的时候,就是两码事了……

    像封不觉这种本来就已经和很多会威胁到生命的事物打过交道的人,无疑是少数。

    嗡嗡

    很快,觉哥就跃入了山洞里的那道时空裂隙,进行了第二次传送。

    传送的体感褪去时,他来到了一座现代化的城市中。

    这地方他认识……是s市。

    此刻,这座城市已是面目全非;主宇宙的怪物正在到处肆虐,无差别地破坏着所有与他们来自不同维度的人和物……到处都是爆炸、哭喊和各种不明的碰撞声。

    “嚯~吓我一跳。”觉哥刚刚站定,一个熟悉的声音便从他身后传来,“你是从哪儿冒出来的啊?”

    封不觉侧过头,越过自己的肩膀往后看,看到了斯诺……以及大约三十个身着黑西装的男人。

    这一大帮子人就站在马路中间,除了斯诺以外的那些家伙还都戴着墨镜,齐刷刷地望着同一个方向,一副到了黑客帝国片场的既视感。

    “你们聚在这儿干嘛?”封不觉当即问道。

    “肯定不是在等你咯。”斯诺说着,抬了抬下巴,示意觉哥往另一边看。

    封不觉顺着对方面朝的那个方向看去,刚好看到一只背生双翼、额突犄角的人型生物从前方几十米外的一个十字路口那儿横飞了出来,并掀飞了几辆里面明显还有乘客的汽车。

    这还没完,就在那生物登场的同时,那个路口旁边、一栋约三十层的建筑顶上,又跳下了一道人影……

    此“人”一身血色、如剥了皮的尸体,骨骼轮廓也异于常人、极其高阔矫健。

    人影落地之时,在沥青马路上踏出了一个巨大的圆形的凹坑,但其本身对这下坠的冲击却是不以为意。

    “我没认错的话,这俩分别是萨摩迪尔和血尸神吧。”几秒后,斯诺又开口了,“呵……虽然不知道这些游戏里的家伙为什么突然跑到现实里来了……”他的话里,居然还带着几分戏谑的笑意,“……但其实我也并不讨厌这种事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