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网游小说 > 惊悚乐园 > 第381章 初见
    五月二rì,午后一时。

    S市,若云斋。

    这是一家位于东城的画廊,除了展览外,这里也经手艺术品鉴定、拍卖等相关业务。

    是rì,一名身着黑sè休闲西服的年轻人,来到了若云斋。此人不是别人,正是推理小说家封不觉先生……

    “居然要买票啊……”封不觉买完票进馆之后,才郁闷地念叨起来,“虽然出门以前就有不祥的预感,但这一百八的票价已经比大部分电影都要贵了……话说回来,一般来说也没人会把初次见面的地点约在画廊里的……”

    觉哥和似雨约定的时间是一点十分,作为男士,他自然是早到了一小会儿。

    封不觉心道,

    他双手插袋,若无其事地朝里晃去,然后停在了一副相当宽的画前,

    “你也喜欢他的作品吗?”。一个陌生的声音突然从身旁响起。

    觉哥的余光,看到了一个穿着羊毛衫的大叔,看上去四十七八,面相显得挺和善。

    封不觉真没想到会有人和自己攀谈起来,心中连番吐槽,表面上还是吞吞吐吐地回道:“啊……啊……还好。”

    “他的作品都很不错哦,俄国很久没有出现这样敢于创新的画师了。”大叔饶有xìng质地接道。

    觉哥迅速将视线移动到了这幅画旁边的液晶显示屏上,扫了一眼作品的相关注释,再接道,“啊……印象派嘛。每个人看着都有不一样的想法。”

    “呵呵……也对。”大叔道,“小伙子,那你觉得这幅画表达了什么呢?”

    “可能他是想表达……酒jīng和大麻对人脑的损伤是不可逆转的。”封不觉终于还是忍不住吐槽了。

    那大叔愣了两秒,笑出声来,“哈哈哈……”

    然后他就这样笑了整整一分钟……

    保安们当然不会过来管……因为这个大叔,就是若云斋的拥有者。他名叫黎涛。是个低调的生意人。另外……他也是黎若雨的父亲。

    “你们怎么聊到一块儿去了?”这时,似雨的声音忽然从觉哥身后传来。

    封不觉闻声,转头望去,第一次看到了现实世界中的黎若雨。觉哥倒真没想到,似雨的真实相貌竟会比游戏形象更美。可谓肤白若雪、颜如舜英、美目流盼、楚楚动人;其身姿更是绰约婷婷、灵秀天成。不过,她的气质还是一样……隐隐透出一种让人觉得难以接近的冷淡。

    今天似雨穿了一件黑sè调的长袖体恤,下着一条牛仔裤。她的装扮很素净,没有戴任何配饰;也没有耳洞、纹身,连指甲也剪得很短。当然了。这也是她的一贯风格,看来她对与觉哥见面的事,并未怎么放在心上。

    “诶?你怎么是从画廊里面出来的啊?”

    “这是我家开的画廊啊。”似雨回道。

    “哈?”封不觉闻言一愣。

    “爸,你笑什么呢?”似雨对一旁已经笑岔气的父亲说道。

    “哈啊……哈啊……”黎叔喘了几口气。刚缓过劲儿来,“小雨啊,这……这位小哥……哈哈哈……”他抹了把眼泪,“诶?等等……你们认识啊?”

    “嗯……叔叔你好。”封不觉说道,“我叫封不觉。”

    黎叔忽然瞪大了眼睛。盯着封不觉的脸。下一秒,退后三步,上上下下将觉哥彻底打量了一番。接着转头对着女儿道,“难道这是你男朋友?”

    似雨还是那副淡然地神情,语气平静地回道,“不是。”她顿了一下,“普通朋友。”

    “是啊是啊,普通朋……”封不觉也想接这么一句,可他话未说完,就感到了一道冰冷而锐利的目光……这让他生生把话咽了回去。

    “哦!”黎叔当即掏出手机,也不管封不觉同不同意,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咔嚓咔嚓……给他连拍数张全身和半身照。

    接着,这位年近半百的大叔,指如疾风、势如闪电……以惊人的手速在手机上进行了一阵cāo作,随后拨通了一个电话。

    “喂?老婆,收到了吗?”。电话接通后,黎叔一脸欣喜地转过身,对着手机说道,“是女儿的朋友哦!对啊!活生生的男孩子哦!嗯嗯……是挺帅。哦……那倒不是,不过终于有个朋友了啊!”

    “嗯,回来再说。”黎叔挂断了电话,转过身来,忽地目光如炬、一脸肃然,“小封,我女儿就劳你费心了……”

    似雨扶额摇头,“爸,不要再说多余的话了……”

    “呵呵……您,您太客气了。”封不觉干笑着回道。

    “你这一脸笑纳了的神情又是什么意思?”似雨却是瞪着觉哥接道。

    …………

    十分钟后,似雨拉着觉哥来到了街上。

    到了这儿,她才长长地舒了口气。

    “啊……感觉我不小心掌握了一些不该了解的情报啊……你该不会把我灭口……”封不觉有气无力地说道。

    “无所谓,你也没处说去。”似雨接道。

    “嗯……也对,小骨头是你表妹,应该是清楚的,那么小叹八成也已经知道了……”封不觉推测道。

    同一时间,街对面的绿化带后方,两个戴着墨镜和鸭舌帽,鬼鬼祟祟的人影,正在观察着这边的动向。

    “不知为何……突然感觉后脊梁发凉。”小叹说道,“他们该不会正在谈论我。”

    “谁知道呢……哎!我要是会读唇语就好了。”悲灵接道,“超想知道那两个人单独在一起会说些什么……”

    “话说……我们俩这样会不会被当成是跟踪狂啊?”小叹不安地左顾右盼了几眼。

    “怕什么,有我这样的超~级美少女跟在身边,被误会的几率是零啊。”悲灵回道。

    “是啊是啊……带上你这样的超~级美少女,做什么坏事都行啦。”小叹吐槽道,“话说你都二十二了,还自称美少……噗……”他话未说完,腹部就中了一肘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