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至尊无赖 > 正文 第七十八章 【妙嫣使诈】
    身后那金色的火焰喷在了两人原来站立的地方,地面立刻就被烧出了个大坑来,丝丝黑烟弥漫,小雷只觉得口鼻之中呛得难受,抱着妙嫣在地上连连打滚,这才停顿在了水潭的边上。

    小雷只觉得怀中的妙嫣身子轻的好像没几两重,他一手揽住妙嫣的柔软的纤腰,另外一只手却好死不死的从后面抱住了妙嫣的胸部……

    虽然是隔着一层薄薄的衣衫,仿佛也能感受到那份柔软滑腻和坚挺饱满……怀中的妙嫣身子忽然轻轻的战栗起来,随即猛然转过身来,小雷只看见面前是一双闪烁着羞愤目光的双眸,随即……啪!

    左边脸颊火辣辣的疼,已经唉了一记耳光,眼看妙嫣另一只手刚挥起来,小雷却伸手捉住了她的手腕,骂道:“臭婆娘,到现在还打我,要不是我反映快,你都快烧成焦炭美人了!”

    妙嫣面色苍白,挣扎了两下,却又张开檀口,噗的一口血又喷了出来,这次正喷在了小雷脸上。

    小雷来不及抹去脸上血迹,因为玄武的咆哮更加凄烈,只感到热浪袭来,他不敢迟疑,双手重新抱住了妙嫣,双足一弹,又直直飞了出去。

    他也不知道是故意还是无意,一双手从后面探出,正好交叉捂在妙嫣的胸前,妙嫣气得浑身颤抖,几欲晕过去了。若不是现在重伤,恐怕恨不得就此一掌把小无赖劈成碎片了。

    两人落在了水潭边的一块岩石上,小雷长啸一声,已经射出了自己的飞剑,那飞剑逼出一丝金光,在半空划了个圆弧,朝着玄武斩了下去。

    他自己却赶紧抱着怀中妙嫣往来路就跑。小雷可不傻,妙嫣的法力高出自己太多,都被玄武打得这么惨,他可没自大到认为自己一个人能单挑赢了这个上古神兽。

    连忙把妙嫣往自己后背上一方,背着美人就要三十六计走为上,脚下的“逍遥步法”方才迈步一步,却忽然觉得后脖子一疼,脖子上的大**已经被妙嫣抓住了。

    “不能走!回去!”妙嫣身子有些中气不足,却异常坚定。小雷破口大骂:“回去?回去找死么?你喜欢当焦炭美人,老子可不想当焦炭帅哥。”

    可是妙嫣用力抓住了他脖子上的**道,小雷身子一软,脚下就迈不出步,妙嫣咬牙道:“回去!你不回去也行,放下我来!”

    小雷心中气恼,居然就真的把妙嫣往地上一放,气极反笑:“你喜欢送死,小爷可活得正滋润呢。”

    妙嫣一言不,站起身来回头往水潭方向就走。

    小雷也不看她,就此扬长而去。他走了片刻,就听见身后水潭那里传来了玄武愤怒的咆哮,随即转身一看,水潭方向火光冲天,忽然一道金色的火焰冲天激荡而起,就好像夏天夜空的流星一般,落在半空之中,蓬的一声爆裂开来,仿佛礼花一样煞是好看。

    他脚下不禁迟疑,虽然心中不肯承认,但隐隐的不禁为妙嫣那个女子担忧起来。

    那么娇滴滴的一个美人儿,生得又那么勾人的模样,没事跑来招惹什么上古神兽啊?难道是吃饱了撑的,还是有自虐倾向?

    身手水潭方向爆裂声音一阵接着一阵,小雷又快走了两步,终于顿了下来,脸上露出挣扎的表情,终于叹了口气,骂道:“圈圈叉叉的,小爷虽然不是好人,但看着这么一个大美女去送死,总是太可惜了。”

    他转过身去,足朝着水潭方向狂奔而去。片刻跑到了水潭边上,可是面前的一幕却让他呆住了。

    只见玄武身子伏在水潭里,似乎正在猛烈挣扎,一个硕大的脑袋高高的伸了出拉,脑袋对着天空不住的扭动,四个粗壮的爪子不停的拍打,激荡起水花片片。只见它的脑袋上赫然套着一条细细长长的绳索,那绳索乌黑亮,隐隐带着一丝黑气,紧紧勒住了玄武的脖子,居然深深的嵌到了它的肌肤里面,玄武疼的不住咆哮,可是被绳子勒住了,脑袋不由自主的扭来扭曲,张开大口,一个个火球四处喷出。

    只见一个俏生生的人影站立在玄武的后背上,正是妙嫣,她紧紧抓住了绳索的一端,任凭玄武如何用力扭动,妙嫣却只是不松手,她头散乱,身上那黑色的长袍也早已经撕裂了好几处,一只手抓住了绳索,另外一只手却持着一个小小的铃铛,正是那“震天铃”!

    她抓着震天铃,正一下一下的狠狠往玄武的脑袋上砸下去。每砸一下,玄武就疼得出一声痛苦的咆哮,可是它的脑袋毕竟是无法扭转过来,虽然竭力喷出一口口火气,却大半都喷到天上去了。

    只是妙嫣重伤之下,似乎也支持不了多久了,那绳索也不知道是什么法宝,玄武居然挣扎不断,可是看样子妙嫣气力不足,迟早要被玄武甩下来的。

    小雷跑到水潭边上,大叫了一声:“大乌龟,和女人打什么,小爷和你单挑!”

    说完,小雷从怀中一把掏出了乾坤袋,里面私藏的一年多来从逍遥派人搜刮来的各种法宝飞剑,干脆一股脑儿全丢了出去。

    一时间,什么金刚伏魔圈,羊脂玉净瓶,分金裂银剑,金背砍山刀,碎玉裂石枪,他顺手从乾坤袋里一把把抓了出来,也不管有用的没用的,通通丢了出去,口中飞快的念动各种口诀。但见满天金光大作,七八件法宝和六七各色飞剑同时朝着玄武射了出去。

    妙嫣立刻松开了绳索,身子轻飘飘的纵了起来。只见一阵乒乒乓乓的声音。

    小雷射出的法宝雨点一般全部砸在了玄武的身上,那玄武体积也确实够大,倒是全部命中目标。

    凭心而论,小雷的这些法宝,其实大多都是普通货色,算不上什么上品。逍遥派虽然是个名门大派,但是毕竟也只是属于人间的修行门派,况且这些从逍遥子吴道子还有轻灵子他们哪里搜刮来的法宝,多半也都是人家看在小雷死缠滥打无奈一下才被他搜刮走的。那些真正的藏箱底的宝贝,怎么会轻易给他?

    可纵然这些法宝不过是低级货色,但是一下仍出这么多来,威力也非同小可了。

    只见玄武身上立刻暴起团团血雾,一时间血肉横飞,惨叫连连,就连背后的硬壳也被小雷扔出去的一个降龙杖砸开了一个小小的缺口。

    就在这时,半空的妙嫣再次出手,她手里提着那条乌黑的绳索,忽然手腕一抖,那绳索就好像一条黑龙一样,往玄武身上抽了下去。

    唰!随即蓬的一声,玄武身上立刻被抽的皮开肉绽,玄武气恼,口中一个个火球喷了出去,可是妙嫣却仗着身法在半空躲闪,小雷丢完了法宝,早已经一溜烟跑到了一旁的岩石后面去了。

    绳索好似皮鞭一样抽在了玄武身上,它开始还在嚎叫,可是渐渐的身子力气耗尽了,口中的火球也越来越没有气势,眼看情况不妙,它身子渐渐往水中沉了下去,虽然那水潭中的水依然呈银,带着强烈的腐蚀性质,但是逃命要紧,玄武身子渐渐没入水中,纵然表皮肌肤被腐蚀的疼痛,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妙嫣立刻纵身而下,手里的震天铃脱手丢了出去,在半空幻化成了一个斗大的铃铛,最后砸落在了玄武的脑袋上。玄武终于吃不住了,巨大的脑袋摇晃了两下,嚎叫了一声,身子渐渐不再动弹。

    小雷这才舒了口气,从岩石后面探出了身子,刚要说话,却看见半空中的妙嫣忽然身子一松,直直从天上跌落下来,他赶紧纵身飞了过去,一把抱住,两人落在了玄武的背上。

    那玄武此刻满身伤痕,虽然都只是外伤,但是身上也是皮开肉绽,处处见血,那血液还腥臭无比,小雷一手抱着妙嫣,小心站好。

    妙嫣面色已经有些蜡黄,显然是伤势不轻,她原本法力耗尽,晕晕沉沉,忽然被小雷抱住,这才猛然惊醒过来,挣扎了两下,就看见小雷一双眼睛似笑非笑看着自己,她心下羞怒,抬手就是一个耳光甩了过去,只是她重伤之下实在无力,被小雷一把抓住了手腕。只听小雷笑骂道:“好辣的臭婆娘,小爷我舍不得你送死跑回来帮你,你怎么抬手就打人呢?”

    妙嫣定了定神,冷笑道:“谁要你帮我,我还有几件厉害的法宝没有使出来呢,哼。”

    小雷打了个哈哈,抱着她腰部的手却加紧了几分,笑道:“女人都是天生就嘴硬么?嘿嘿,你刚才拿绳子套住它脑袋,以为是驯兽么?你当牛仔是那么好当的?”

    妙嫣只觉得对方手臂紧紧箍住自己腰部,使得两人身子贴在了一起,她越的挣扎起来,只是柔软的身子在小雷怀里摩擦起来,纵然是隔着衣衫,小雷也似乎能感受到那丝美妙,尤其是那双峰贴着自己胸膛,小雷心中也不禁生出绮念来。笑道:“好啦好啦,别乱动啦,这里原本就滑的很,难道你想掉下去么?这水潭的水被你弄成了一池子弄硫酸拉,掉下去的话,你这一身细皮嫩肉的,岂不可惜?”

    妙嫣恨的牙痒痒的,偏偏现在情况倒转过来,自己反而被小雷制住了,她竖起眉毛要不是我计算错误,早就出手解决了这只大乌龟了。”

    小雷摇摇头,只是小心翼翼抱住了妙嫣,然后两人轻轻飘到了岸上。双足一落地,妙嫣立刻用力挣出了小雷的怀抱,还没站稳,反手又是一个耳光打了过去。小雷心中早有防备,一把捉住了她的手腕,笑道:“啊哈,最毒妇人心,看来女人真的是恩将仇报的动物啊。”

    用力一拉,妙嫣身子重新跌入了小雷怀中,小雷忽然眼中闪过一丝恶作剧般的目光,笑道:“我帮你,总要有点好处吧。”

    妙嫣闻言心中生出几分不安,可是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小雷已经飞快在她唇上亲了一下,然后松开了她。妙嫣尖叫一声,举手就打,小雷却已经远远跳开了,笑道:“呵呵,大功告成,亲个嘴儿。我救你一次,只亲你一下,算起来你可是占了天大的便宜啦。”

    妙嫣羞愤欲死,可是全身乏力,却软倒坐在了地上,胸膛不住欺负,恨恨瞪着小雷。

    小雷叹了口气啦好啦,不过是亲了你一下,你心中不服,将来亲还我就是了。”

    妙嫣面色渐渐平静下来,沉默了一会儿,低声道:“好了,这次就算你厉害,还不快扶我起来?”

    小雷狐疑的看了她一眼,但还是走上两步拉住了妙嫣的手,却冷不防妙嫣忽然反手捉住了小雷手腕脉门,然后用力一扭。

    小雷没想到妙嫣忽然有了这么大力气,身子一下就被丢了出去,扑通一声,掉进了水潭里……

    那水潭里的水早已经变成了腐蚀液体,小雷身子一没入水里,心中立刻闪过一丝惊恐。

    完蛋了,这女人太过歹毒啊,不过是占了她一点便宜而已,这下洗了弄硫酸澡,恐怕要被腐蚀成白骨架了……

    滚热的潭水没过了头疼,小雷只觉得浑身滚烫,肌肤感到阵阵的疼痛麻木,手脚拼命挣扎,这才终于摸着潭底站立起来。却惊讶的现自己全身完好无损,只是外表的衣服几乎被腐蚀光了,片片碎布脱落下来,小雷面色古怪的站立在水中,赤身*,幸好下半身还在水下。

    妙嫣站在岸上,虽然勉强站立起来,却也有些身子软,看着小雷,冷笑道:“好教你知道,下次再敢占我便宜,我就让你真的变白骨。今天看在你确实帮了我一次,待会儿还要你出力,不过是略微惩戒,以做警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