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至尊无赖 > 正文 第八十一章 【你是喜欢我么?】
    【友情推荐:风华爵士新书《中国龙组》隆重推出:讲述异能者的故事。汇聚世界各国异能高手,精神纷呈,不容错过。

    *

    小雷脚下极快,逍遥步法全力施展,一道风一样从水潭的地下洞**里奔了出去,身子一出水潭,立刻足狂奔。他横抱着妙嫣,身法如飞,不多片刻来到了山间小道那里,只见原本妙嫣放在地上的那朵金牡丹花早被一剑劈成了两半,想来是仙音强行闯入干的了。

    小雷就要抱着妙嫣下山,此刻怀中妙嫣面如金纸,额头冷汗涔涔而下,嘴唇都没有一丝血色,忽然张口又吐了口血。殷红的鲜血喷在小雷胸前衣襟上,她声音虚弱低微:去山门,现在时辰未到,是打不开山门的后山走……”

    她只说出了这句,立刻就又晕了过去,小雷无奈,只好寻路抱着妙嫣脱出了小路,往山林中奔去了。

    这悬空岛果然是灵气聚集,一路之上周围花叶繁茂,一株株大树上古藤盘旋,山间的湿气蕴蕴,小雷在林中虽然全力赶路,可是却总是跑不快,加上他实在是不认识道路,怀中的妙嫣总是醒一会儿晕一会儿,有的时候多半就走错了路,绕错了方向。

    好在仙音也并没有真的追赶上来,小雷心中稍稍安定了一些。他心中明白,如果被仙音追上了,那么多半是有死无活的。

    且不说两个花妖之间的恩怨了,单说把人家仙山的万年血玉石钟乳给断了根,这种做法就绝对是不共戴天之仇了。

    忽然前面就是一个山崖,这里好像是山腹中的一个小谷,一个天然的凹地,只是四面都是峭壁,下面却是有些雾气缭绕,站在谷上,也看不清下面有些什么。

    怀中的妙嫣忽然也睁开了眼睛,她脑袋偎依在小雷肩膀上,看了几眼周围的环境,低声道:去……”

    妙嫣毕竟曾经是仙山派长大的,听她这么一说,小雷立刻抱着妙嫣,毫不迟疑的纵身往谷下跳去。耳旁风声呼啸,身子急坠落而下,穿过了蕴蕴的雾气,忽然眼前一清,那雾气全部消失了,小雷已经轻轻落在了地面。

    只见这个小谷不过方圆百十米而已,四面环山,山壁陡峭光华,谷里倒是颇为清净。那左手山壁之下,还有一个小小的竹屋!

    怀中妙嫣双目禁闭,小雷只好抱着她走进了那竹屋里。

    那竹屋也不知道有多久没住人了,里面只有一张软榻,一桌一椅,墙壁上却挂着一幅字画。

    小雷脱下外衣道袍铺在软榻上,将妙嫣放了上去。这才站起身来,努力活动了一下腰腿。他抱着一个人在山中乱跑了这么长时间,虽然妙嫣身子轻盈,可毕竟还是挺累人的。

    “夷?”

    小雷忽然被墙壁上的那幅字画吸引了。

    那字画不是用宣纸铺写的,仿佛是用白绸拟画出来的。

    那白绸之上,墨迹飘洒,画的是一座深山幽谷之中,一个女子在舞剑。

    画中山谷幽静,谷里一座古朴的竹屋,好像画的正是这个山谷。而那个舞剑的女子秀垂至腰际,眉如新月,目若秋水,唇如点朱。一袭黑纱长裙,身子玲珑窈窕,长裙翩翩,手里三尺长剑曼舞……

    画里的人不就是妙嫣么?

    小雷走了过去,轻轻伸出手触碰在那画上。但见画中妙嫣眉宇间带着淡淡的惆怅,仿佛品味着那种独处深山的千年寂寞一般……

    身后传来悉悉梭梭的声音,小雷回头,只见妙嫣身子勉强支起来,看着小雷站在画前,妙嫣浅浅一笑,苍白的脸上掩饰不出的虚弱:“那是我自己画的……这个地方,就是我原本在仙山派时候的居所……”

    她的目光环视两周,叹息道:“想不到这个竹屋还在,原本我还以为会被仙音拆掉呢。”

    言罢又是一阵咳嗽,咳出的鲜血却如万点桃花一样喷洒在床榻之上。

    小雷赶紧把她轻轻抱躺下,皱眉道:伤了就好好先躺着吧,我这里还有几颗灵丹妙药,是从轻灵子那里搜刮来的,你先服下吧。”

    他从乾坤袋里掏出了一个青色的瓶子递了过去,妙嫣打开嗅了一下,微笑道:“生生造化丹……轻灵子倒是对你很好啊,这么珍贵的灵药也送了你。”

    小雷莞儿一笑,也不说话,心中却道:对我好么?恐怕不见得啊。这些药是给宝儿的,只是被我这个宝儿的“老爸”暂时代管罢了。

    妙嫣却反手把瓶子塞回了小雷手里,低声道:“好啦,这你收起来吧。我这伤,生生造化丹是救不了的。”

    她轻轻咳嗽两声,秀眉轻蹙,面色苍白,眉宇间自然有一股惹人怜惜的韵味。

    小雷道:“轻灵子说这丹药疗伤颇有奇效,你还是吃两粒吧。”

    妙嫣摇摇头,嫣然一笑谢你的好意啦。今天我命已绝,那是救不了的了。只是我心愿已了。大仇已报,也算是得偿所愿。只是心中有些对你不起啦……”

    小雷坐在床边,皱眉道:“对不起我?”

    妙嫣点头,低声道:“我带你来仙山,原本实在没有安什么好心……所以……所以你也不必对我这么好的。”顿了顿,她沉声道:“昨天晚上我在海边看见你,原本想杀了你灭口,只是却现你居然是半仙之体,所以才打晕了带上你走。其实心中实在没有安什么好心…咳……你半仙之体,几乎就是一个现成的活生生的灵丹妙药。我原本的打算是上来毁了血玉石钟乳,但是我料定最后一定和仙音决战一场,原本是想大家一起死了算了,反正我们原本就是同生,现在同死了,也算是天数轮回罢了。可是我昨晚看见了你,就动了点心思……咳咳……我带你在身边,其实是想……”

    “想等你和仙音拼完了之后,就吃了我……是吧?”小雷苦笑。

    妙嫣淡淡道:“我是妖精,和你们不同。你们凡人不是总认为妖精是吃人的么?这也没有什么奇怪的。我也不隐瞒你,我原本料定了和仙音会拼个两败俱伤,不过如果我吃了你,你是半仙之体,远远胜过那些灵丹妙药。”

    小雷摇头:“未必未必,大大的未必啊。谁说妖精就一定吃人?我认识的妖精可不止你一个,倒是觉得妖精中也有可爱的,甚至比很多人都可爱多啦。”

    妙嫣叹了口气:“不管如何,今天谢谢你啦,你先是在水潭边不肯弃我而去,后来又抱着我跑到了这里,我原本就是在这个山谷中长大的,现在能死在这里,也算是没有遗憾啦。”

    她忽然身子一软,小雷连忙一把抱住。妙嫣伏在他怀里,脑袋就贴在小雷胸口,鼻子虚弱,模样娇弱,加上她原本就是天姿绝色,让人看了就心生怜惜。何况是小雷这个血气方刚的男子?

    此刻一个香喷喷软绵绵的身子在怀里,那张俏脸就伏在胸前,小雷暗中苦笑,心脏却不争气的跳了起来。

    他不由分说,取出三粒生生造化丹,硬塞进了妙嫣的嘴巴里,强迫她吞下管如何,你没吃了我,而且还送了我一颗玄武的内丹,算起来还是我占了便宜。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吧……你这人太过奇怪,别人但凡能有一线生机,都是苦苦挣扎的,你倒是好像一心求死一样。”

    妙嫣吞了三粒生生造化丹,丹气立刻在腹中消化开来,不由得精神一振,苦笑道:“你这是在糟蹋灵药啦。这生生造化丹实在不容易炼制,只是我这伤是受仙山派绝技,这生生造化丹虽然奇妙,也最多延我一时三刻的性命而已……迟早是死,你这又是何苦来的?”

    小雷强行把她按在了软榻上,沉下脸道:“胡说八道,哪有人一心想死的……”只是觉得妙嫣一双眸子注视着自己,他心中没来由的一慌,侧过脸道:“你这女人,把我带到了这里,就想死么?你要知道,我一个人怎么下山?如果被仙山派的人抓到,就算我不被你吃了,也是死在你手里啦。”

    妙嫣幽幽叹了口气悬空岛的山门,每天乾时,午时,都会开启半刻钟,我告诉你开启山门的口诀,到时只要你小心一点,自然能出去的……你不必担心仙山的人,仙音现在和我一样,也是性命只在旦夕之间……这次,算是大家同归于尽啦。”

    说完,她脸上露出淡然的微笑,却依然凝视着小雷。

    小雷咳嗽了一声话太多,哪里像个重伤快死的人啊……还是老老实实躺着要紧,待我想想怎么治治你…爷也算是粗通医术。看着你这么个娇滴滴的美人儿死在面前,总是有些舍不得啊。”

    妙嫣凝视小雷片刻,忽然幽幽叹了口气:“你这个人,一紧张,就喜欢说些胡话来掩饰么?”

    小雷被她看穿,不由得笑道:这毛病,你居然看穿了。”

    妙嫣又强行挣扎坐了起来,她重伤无力,不由有些喘息,看着小雷正色道:“罢了罢了,我们相识一场,反正我也快死啦,那几件东西留着也无用,不如送给了。”

    她从袖子里掏出一个小小的锦囊来放在软榻边上,低声道:“这是我的百宝囊,那震天铃和乾坤镜,都在里面啦。只可惜我那缚龙索丢在了溶洞里了。里面还有其他的一些法宝,虽然比不上乾坤镜和震天铃,也不是普通货色了。你都拿去吧……”

    小雷不去碰那锦囊,却只是盯着妙嫣,他皱眉想了想,忽然从乾坤袋里掏出一把刀子来,捋气袖子道:“你说吃了我的肉就不会死么,那么你就吃吧,我少两块肉,却能救活一个大美人,也不算是赔本买卖啊。”

    妙嫣眼中露出几分感动的目光,随即那目光又黯淡了下去,摇头道:“吃了你么……错啦,你当吃你一块肉就死不了么?我若是想活,不但要吃了你,更要吸了你全身的灵气。那是一命换一命,你当这么简单么?”

    小雷吓了一跳命换一命?”

    妙嫣板起脸冷笑道:“不错!你怕了么?怕了就快快走吧!”她拿起那个锦囊丢进小雷怀中,喝道:“还不快走!”

    小雷苦着脸,看着妙嫣,眼珠一转,忽然道:“一定要吸了我全身的灵气么?吸一半行不行?”

    妙嫣冷笑道:“你当是吃饭么?吃一半留一半?”

    她躺了下去,转过身子不再看小雷,却低声道:“你走吧。我从来都一个人的。这里也算是我生长之地,能死在这里,也算是死得其所,我没什么遗憾的。生也好,死也好,不过就是一个字而已。难道你想站在一旁看我死的样子么?我妙嫣何许人也!至死也不需人怜悯!”

    小雷看着她的背影,只觉得妙嫣的声音似乎有些颤抖,那背影似乎也在微微战栗,不由得心中一软,轻轻按住了她的肩膀。只觉感觉到妙嫣身子一颤,他用力把妙嫣身子扶了过来,正色道:“好了,你死啊活啊的,说的烦是不烦?好歹大家患难一场,若是我现在拍拍手走了,那也不是男人了。”

    妙嫣眼中流出眼泪来,痴痴看着小雷,却不说话。小雷有些手足无措,苦笑道:唉……怎的哭了,你这婆娘不是挺厉害的么?”

    妙嫣盯着小雷看了一会儿,忽然叹了口气,低声道:那几件法宝,都是天下修行之人梦寐以求的东西,就算是仙音也是觊觎很久了。现在我都送给你啦,你不动心么?还是你可怜我?”

    说完这句,妙嫣忽然又是一阵咳嗽,猛的张开嘴,又吐了一口血。她身子颤抖,面色苍白,嘴角鲜血淋漓,凄然笑道:是第几口了?”

    五口了吧……”小雷勉强答道。

    妙嫣幽幽道:五口了啊,快了快了……”说完,气息渐弱,又晕了过去。

    小雷焦急,又取出了三粒生生造化丹来塞进了妙嫣嘴里。然后又是掐她人中,又是抚她后背,又取出了一个熏香瓶子放在她鼻下给她闻,手忙脚乱半天,妙嫣这才又幽幽醒了过来。

    她脸色更加惨白,刚一睁开眼睛,现自己躺在小雷怀里,不由得露出几分羞涩,一眼看见小雷手里捏着那个瓶子,低声道:“你又浪费灵药啦……别浪费了,我这伤是治不好的。”

    她忽然仰起头看着小雷的眼睛,展颜一笑,低声道:这么要紧我的生死……你是不是喜欢我?”

    顿了顿,她眼中露出几分茫然:“我就快死啦……可是活了一辈子,却从来不知道别人说的喜欢人是什么滋味呢……”

    【砸票砸票砸票砸票砸票砸票砸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