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至尊无赖 > 正文 第一百四十四章 【仙山四老】
    只是妙嫣却不说话,仿佛就只是沉吟思考。

    仙音见妙嫣不答应,脸色渐渐有些难看起来。

    她手里柳条一抖,唰的一声,一柄长剑幻化出来,遥遥指着妙嫣,冷冷道:“今天你答应也得答应,不答应也得答应!那灵液原本就是我仙山派的东西,必须要还给我!”

    妙嫣面色一变,随即轻轻笑了几声,冷冷道:“仙音,你认为你能强行从我这里抢到东西么?你不是我的对手,从前不是,现在也不是!”

    音淡淡一笑,笑声之中,山峰之上周围半空中出现了四个白衣女子。那些女子穿着和仙音非常相似,唯一的区别,那些女子面目冷漠,而且看上去恐怕都比仙音要老上许多。

    仙音冷冷道:“这次我请了仙山派里的四老一起出来,妙嫣,纵然你修为通神,能以一己之力抵挡得住我和四老一起出手么?”

    妙嫣似乎笑了笑,目光流转一圈,轻轻说道:倒是下得大本钱,居然把玄阁里的四位师叔们请了出来啦。四位师叔安好,妙嫣问安啦。”

    说完,盈盈拜了一拜。

    可是那四个白衣女子却面色冷峻,一言不。

    仙音悠悠叹了口气,缓缓道:“好妙嫣,你可知道,玄阁的四位师叔已经不问我派的事情了。只有我动用掌门如意令才能请她们出来帮我一次罢了。这掌门如意令,一百年才能动用一次。这次我把这么宝贵的如意令都用了出来,现在有四位师叔在这里,妙嫣,你还是把那滴灵液交出来吧。”

    妙嫣冷笑一声:“我一剑斩去了血玉石钟乳。断了仙山慧根,难道四位师叔今天来不是清理门户地么?”

    仙音微微一笑:“你这话说的,四位师叔只是听如意令号令,其他的,别说你只是斩了慧根,就算你把悬空岛都夷平了,四位师叔也不会管你,现在只要你交出灵液,我立刻转头走人,你的两个朋友也好好地还给你。你看如何?”

    妙嫣微微一笑。也不说话,长袖一抖。一条黑色的绳索伸了出来,静静看着仙音。

    来你是不肯了。好妙嫣,你的缚龙索那次在悬空岛就已经没啦,没有了最趁手的兵器这条匆匆弄出来的黑绳子,恐怕不是我的对手呢。”

    仙音轻抖手腕。那手里的长剑仿佛灵蛇一样抖动起来,居然是一柄奇异的软剑。

    “要打就打,罗嗦什么!”妙嫣的绳索已经飞了起来,化出一个***就往仙音头上套了过去,仙音身子轻轻往后飘去,飘出了悬崖,落在半空中盈盈笑道:“妙嫣啊,想不到你活是活过来了,功力却退步到了如此境地。早知道。我就不用请四位师叔来啦。”

    仙音身子站在半空,和那四个白衣女子隐隐占据了五方五位,将妙嫣围在了当中。妙嫣却依然静静站在地上。面色不火不喜,就这么静静瞧着仙音。

    仙音眼中闪过一丝恨意,咬牙道:然你一心找死,我也不必多说了。”

    手里软剑一抖,一匹剑幕就朝着妙嫣袭了下去。

    那剑幕之中,流光转动,居然隐隐的散出了丝丝仙气,端地是夺目。但见星光点点,仔细看去,却不是星光,而是点点光华,变成了仿佛一片片柳叶模样。

    妙嫣眼色阴沉,这剑幕看上去是华丽无方,实际杀机暗存。那片片柳叶都是剑气幻化出来的,看似漂亮,其实每一片如果碰上去,立刻就能将人割得皮开肉绽那,那一片片柳叶就好似无数把锋利地小刀一样。

    仙音这一手,并不着急直接进攻,却做出这么大的声势来,其实是把妙嫣前后左右的退路都断了。将妙嫣裹在了一片杀机之中。她知道妙嫣身法奇妙,生怕她会跑了,所以才这般做,就算妙嫣厉害,能从这剑网之中突破,外面还有四个修为精湛的玄阁师叔在。量这次妙嫣是插翅难飞了。

    妙嫣却静静站着不动,任凭那周围剑网闪动,仙音冷笑中,柳叶剑左一下右一下,仙气弥漫,布置出层层剑网来,片刻之中,十七道剑幕就已经布下了。那道道剑幕就好似瀑布一样飞流而转,将妙嫣层层包围在中间,柳叶飘动,妙嫣垂头不语,只是用眼角盯着仙音,手里的黑色绳索垂在地上。

    仙音心中也是隐隐有些古怪,她深深知道妙嫣的厉害,以妙嫣的本事,自己一个人是绝对斗不过她地,当日在悬空岛虽然能和妙嫣斗得两败俱伤,那却是因为妙嫣先是和玄武巨斗得时候伤了元气,才被仙音趁机而入。这次仙音不惜下了血本,动用了百年才能用一次的如意令,请出了仙山派的四个元老来,那是打定注意一定不能空手而归的。

    “妙嫣,你好沉的住气啊!”仙音冷笑了一声,喝道:“四位师叔,我们出手吧。”

    那四个白衣女子互相看了一眼,同时从各自的袖子里幻化出一道金光,手中变出了一把长剑来。其中一个高声道:“妙嫣,你原本出自我仙山,现在我们奉命拿你,以大欺小已经是不该了,若是以多欺少,量你也不服。”她看了另外三个人一眼,淡淡道:“你们等着,我下去拿她!”

    这个女人从样子上根本看不出年纪大小,可是偏偏语气却老气横片,声音干涩,语气生硬,好像是很久没有说过话一样。她一步踏出,身子立刻将仙音布出的剑幕分出一道缝隙,只身飘飘而下。落在了妙嫣身旁。

    上面仙音看地心中气恼,心中忍不住暗暗叹息。这四个师叔看来是老糊涂了。妙嫣何等人也,那是名副其实的当世天下五方高人榜地魁。这四个师叔虽然法力高强,但是若是单打独斗。岂能是妙嫣的对手?唯一地办法,就只有大家合力,才能把妙嫣拿下。

    却想这四个人在玄阁上修行,不问世事,脑子也糊涂了。

    只是仙音虽然能用掌门地如意令请她们出来,却能对她们号施令,眼看一个师叔就只身走进了剑幕,她不能阻止,就只能运动法力把剑幕分出一条缝隙让她进去了。

    那个白衣女子落在妙嫣身边,上下瞧了妙嫣一眼。沉声道:“动手吧。”

    最后一个字刚刚说完,她手里的长剑已经递了过去。这一剑好像就是这么歪歪斜斜的随手刺了过去,不带半分力气,不要说什么剑气了,连一丝微风也没有激起来。实在让人难以想象,堂堂仙山派的元老,这一剑刺出的威力,恐怕连张白纸都穿不透!

    可是落在仙音和妙嫣眼中。就完全不同了!

    仙音一看这长老出手,开始眼中还闪过一丝不解,但随即这丝不解就变成了一丝惊讶了。

    而其中的妙嫣,更是脸色一变,只见对方剑锋来势虽然极慢,可是那一剑轻飘飘的刺出,这动作落在了妙嫣眼中,对方那斜斜的剑尖就仿佛变成整个世界的中心,那剑锋越来越大。越来越大……

    就好像泰山压顶,虽然只是缓缓落下,你也是躲无可躲!

    妙嫣绳索一抖。已经缠了上去,一个***套在了剑锋之上,用力一拉,可是却当真好似蜻蜓捍柱,剑锋虽然依然这么不缓不快地刺来,却休想移动它半分!

    说时迟那时快,那剑锋虽然慢,也是转眼就到了面前,妙嫣眼中闪过一丝异色,终于脚下动了起来,她身子不动,脚下却斜斜往后滑了过去。

    那个白衣女子面色依然如古井一样,一丝波澜都没有,只是口中随意道:居然会逍遥步法,难得难得。”

    她口中说着,手里长剑却如影随形,丝毫不慢,妙嫣退到哪里,剑锋依然点着妙嫣的咽喉紧紧贴着就过来了,只见那个白衣长老身子也是动,她动作看似缓慢,在人眼中一分一毫都清晰无比,可是就偏偏无法躲开她地动作。这等事情,当真是诡异了!

    妙嫣脚下连连走完了一套“逍遥步法”,可是却依然无法摆脱那长老的长剑,那长剑一分分然点着自己的咽喉。长老眼中目光渐渐空洞了起来,淡淡道:“你躲不开的。”手腕一抖,那长剑之上的黑色绳索忽然就寸寸断裂,掉了一地。

    眼看妙嫣已经退出了十几步,身后就是仙音布出的那满是杀机的剑网了,那长老地剑却已经逼迫到了面前,妙嫣忽然眼中闪过一丝异样的色彩,脚下站定了,伸出了两根手指,在那长老的剑锋之上用力弹了一下。

    铿!!!!!

    虽然只是一弹,这声音却大得惊人!那嘹亮的声音仿佛神龙长吟,声音震荡山谷!仙音听得心中一惊,可想而知,那长老看似随手的一剑,剑锋之上蕴淋了多大的力量了!!

    那长老一声,长剑果然微微就斜了一点,妙嫣趁势身子往前,仿佛身子上涂抹了油一样,堪堪就在剑锋上滑了过去,飘到了一旁。

    老收住了剑站在当场,面色依然冷漠,缓缓道:“你能想到以拙迫拙,这份悟性倒是极难得的,单纯是这份悟性,却是比仙音要强多了。只是你虽然破了我这一剑,恐怕自己也不好受。”

    果然,就看见妙嫣站在那里,脸色苍白,刚才弹在剑锋上的那只手无力的垂下,隐隐颤抖起来。

    刚才她一指弹在了剑锋之上,只觉得那剑锋之上蕴淋地力量出奇的大!

    原来那长老看似简单的一剑,其实是将全身地法力尽数的聚集在了剑锋之上,越聚集越多,她聚势不,而等她真正力的时候,那一剑之威,恐怕就无法抵挡了。

    那剑虽然慢,就好像是聚满了力量的气球,可是妙嫣一指弹在了剑锋上,立刻就等于是在气球之上刺破了一个洞口。可是随着这个洞口,虽然破了这一剑,但是那气球一旦被刺破洞口,里面聚集的力量就正好顺着这个洞口倾泻了出来,要不住妙嫣缩手快,恐怕现在一条手臂都已经废掉了。

    纵然如此,此刻她手兀自颤抖,只疼的几乎麻木了,整条手臂都再也动了半分了。

    “悟性虽强,可是法力不足。你这样的法力,怎么也会让仙音如此忌惮,非要调动我们四个来拿你呢?”那个长老语气依然一板一眼,虽然是疑问,却平缓无奇。

    她长剑再次动了,只不过这次却是剑锋指着天空,深深吸了口气,忽的一剑就斩了下来。

    她原本站的地方距离妙嫣有四米多远,可是这一剑斩下来,一道如巨虹般的剑光刷就下来了,剑光如雪!

    妙嫣无法躲闪,另外一只手里瞬间召唤出了乾坤镜,挡在了面前。

    轰的一声,那道剑光斩在了乾坤镜上,出了极为刺耳的摩擦声音,妙嫣脚下所站立的岩石都纷纷裂开了,那道巨大的剑气斩在镜子上,妙嫣身子立刻无法站立,身子一寸寸的被压了下去。最后扑通一声,单膝跪在了地上,嘴角流出一丝鲜血,却依然咬牙举着乾坤镜。

    那长老叹了口气,长剑收了回去,静静看了妙嫣几分钟,忽然张口道:“很好。你可知道,我刚才第二剑是留了情的。我只用了三分力。”

    妙嫣只觉得手上的压力一松,顿时身子挺直,喘息起来,苦笑道:“是么?”

    那长老盯着妙嫣看了几秒钟,皱起眉头对……不对,你……”

    妙嫣轻轻笑了笑,咳出了一口血来,赶紧从怀中掏出一个瓷瓶,倒出一粒药丸吞了下去。

    “不对!!”站在半空中的仙音忽然尖叫了一声:“你不是妙嫣!你的法力比妙嫣差的太远了…是小雷,你刚才走的消遥步法!!”

    “妙嫣”冷冷笑了笑,也不说话,等喘息了几声,药丸进了肚子,这才忽然一手捏了个手印,低声念了一句仙诀,喝道:“去!”

    但见一道金光闪过,她身子一变,就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了。面目清秀,身材修长,虽然嘴角带着血迹,可是脸上那一丝微笑却懒洋洋的,不是小雷是谁?

    那个长老点点头,看了小雷一眼:不是妙嫣。不过你一身灵气,倒是难得的很。”

    仙音气的面色白,喝道:“好小子!居然敢用这种伎俩欺骗我!当真以为你是逍遥派的我就……”

    她话没说完,就听见远远天空传来一声长啸!

    那啸声之中一个清朗的声音高声喝道:“无量寿佛!逍遥派的怎么了!是逍遥派的,你又如何?我们逍遥派又碍着你什么了?”

    远远天空之中,一片狂云卷了过来,只见几条人影站在云端,飞快的朝着这里掠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