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至尊无赖 > 正文 第一百八十四章 【花开堪折】
    “脱光了,泡在水里?好啊好啊……”小雷晓得带着几分邪恶,眼睛在妙嫣身上瞄来瞄去,嘻嘻笑道:“那你呢?你为我护法,是不是也要陪我一起下水?”

    妙嫣粉面红若桃花一般,瞪了小雷一眼自然不用下水的。只不过这套功法比较奇特,你服用朱果之后,需要运功来挥体内热气,所以才需要浸在水里。”

    当下两人准备了一下。地点么……就设在了小雷房间的浴室。

    妙嫣亲手在房间周围布置了几个阵法,和小青交待了一些事情之后,妙嫣和小雷走进房间里。

    “我脱了哦?我真的脱了哦?”小雷嘻嘻笑着,飞快的扯掉了上衣,然后又脱去了外裤,故意在妙嫣面前蹦蹦跳跳,妙嫣面色绯红,轻啐了一口,闭上了眼睛。就听见小雷笑道:“好老婆会难得,让为夫我香一个……”

    妙嫣脸上红得欲滴出血来了,闻言心中慌乱,赶紧侧过身去,却听见扑通一声水想,小雷却已经跳进了浴缸里了。他坐在浴缸里,抹了一把脸上的水,对妙嫣做了个鬼脸。

    妙嫣心中又气又羞,缓缓走到浴缸边上,也是盘膝坐下,只是目光落在小雷精壮的身子上,心里却仿佛擂鼓一样砰砰乱跳,眼看小雷忽然伸出手来摸自己的脸,她羞涩之下有心躲开,可是身子却软。一动也动不了,赶紧闭上了眼睛。小雷轻轻捏了捏妙嫣脸蛋,笑道:“好妙嫣,你怎么闭上眼睛了?难道我的身材很难看么?”

    妙嫣心中虽然已经认定了小雷为夫。可是平日里两人最多也就是拉拉手,抱抱而已,从来没有这么亲密过。此刻小雷就坐在身边,赤身*,虽然藏在水中,可是那水清澈透明,也几乎和没有遮拦没什么区别了。妙嫣强行收敛心神,正色道:“你别胡闹,一会儿我教你行功,你不能有杂念。否则地话,走火入魔。可不是好玩的。”

    说完,她凝神,说了几句行功的口诀。这套口诀倒是仙山派的。说起来,仙山派毕竟曾经拥有血玉石钟乳,那是炼制化羽丹地东西。这几千年下来,仙山派拥有的化羽丹最多,自然钻研出了一套专门来融合效力的法门。那是最最适用的。

    而小雷得到的这枚朱果,归根到底,效用和化羽丹差不多,而效果却又要好很多。这套功法,倒是也使用的。

    妙嫣传授口诀,小雷便不敢再嬉皮笑脸了,凝神一一记住了,按照妙嫣说的,闭上眼睛。盘膝坐在水里,双掌平放膝上,收敛心神。缓缓的转动体内的内息,法力运行起来,他身上脸上渐渐露出了一丝光华的神采。

    妙嫣等小雷入定之后,飞快地取出了那枚朱果,小心翼翼的摘下三片叶子收好,把那个朱果轻轻塞进了小雷口中。

    小雷正闭目运功,就感到口中多了一个东西,一丝灵气从工腔直接冲到了天灵,他立刻心中一凛,敢做多杂念,缓缓吞了下去,静静体会身体地变化。

    那朱果入喉即化,仿佛变成了一道暖流一直流进了身体里面。那暖意一入体内,立刻自动分散游走起来,让人浑身舒泰,不由得身子飘飘然然,小雷只觉得心神一荡,这美妙滋味,就好像浑身十万八千个汗毛孔全部张开,一时之间,险些心神失守了。

    他正在飘飘然然中,就听见耳朵里传来妙嫣凝神喝道:“收敛心神,法聚灵慧!”

    小雷这才心中一凛!

    这朱果果然神奇,吃下之后,让人飘然欲仙。只是幸好妙嫣和自己说过了,如果自己不小心沉迷其中,舒服是舒服了,可是这朱果的神奇效果,也就浪费掉了。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收敛心神,把朱果的灵气聚集起来,收为己用才行。

    小雷此刻浑身暖烘烘的,那暖流早已经分散到了全身的经脉之中,东一片,西一团,他赶紧按照妙嫣的那套心法,让自己内心沉静下来,灵台立刻清明起来,一丝内息缓缓转过全身,仿佛海纳百川一般,将全身分散在各处地暖流重新汇聚了起来,一丝一丝的逼入了灵慧魄之中……

    灵慧魄乃是修行之人的最重要的性命根本。就好像练武之人的气海丹田一般。修行之人的无论是练气阶段,还是修法阶段和“法力,都是储存在灵慧魄之中的。就好像一个动力的源泉一般。

    小雷早已经是半仙之体,体内的灵气自然是厚实无比,要说到是比谁都浑厚地,可是因为他修行日子太短,绝大多数“灵气”都还储存在灵慧魄之中,没有炼化成真正的法力,此刻他把那全身的暖流聚集到了一起,按照心法凝神一丝丝地逼到了灵慧魄之中,变化立刻就产生了!

    他只觉浑身一颤,那心灵深处某一个地方,忽然滚烫炙热起来,仿佛心灵深处了一丝火焰,在熊熊燃烧自己的灵魂!体内的那些灵气,在这火焰之中,渐渐的被吞噬掉了,大块大块的灵气消失,渐渐的凝聚成了一丝丝法力,迅的游走全身,然后再次转回到了灵慧魄之中……

    现在小雷身子就好像变成了一个循环一般,他半边身子烫,半边身子如常,那朱果化成的暖流越来越旺盛,渐渐的就变成了一团火焰,肆意焚烧小雷体内的灵气,一丝丝的炼化过程……只是这过程绝不好受,小雷只觉得仿佛置身烘炉之中,忍不住张口呻吟了一声。

    他这一张口,口中居然立刻就喷出了一丝白气。这一丝白气原本就是小雷体内过于鼓荡的灵气。他一张口,正感觉到仿佛多了一个宣泄地口子,稍微的感到了一丝舒服,却隐隐听见妙嫣的警告:“快闭上嘴巴。小心灵气外泄!”

    眼看小雷脸上露出几分痛楚的表情,妙嫣赶紧伸出一根手指,缓缓点中了小雷眉心,一丝灵气输了进去,帮助小雷收敛心神,同时帮助他将浑身地灵气一丝丝的逼回灵慧魄去。

    此刻小雷的灵慧魄已经变成了一个大的熔炉,源源不断的将小雷体内的灵气转化为法力。这就是朱果的效力了,这朱果虽然神奇,可是毕竟小雷体内的灵气太过浑厚了,这么忽然一下炼化起来。小雷本身法力微弱,一下控制不住。自然有不少散乱了出去,幸好旁边有妙嫣,一丝法力源源不断的输入小雷眉心。

    借着妙嫣的法力,小雷渐渐稳定了下来,体内内息流转,循环不断,法力渐渐增强起来。他地法力每增强了一分,对体内的灵气控制就强了一分。

    只是他身如洪炉,浑身汗水滚滚而下,体内热气散了出来,虽然身子浸在水中,那水却渐渐翻滚,仿佛沸腾了一般,小雷虽然身子痛楚,可是体内内息安分了下来。忽然感到了一丝心中地暖意,原来是妙嫣法力注入,随着两人就心念相通起来。

    他缓缓睁开眼睛。就看见妙嫣微笑看着自己,一根手指点在自己眉心,小雷心中一动,虽然口能言,却用一丝意念缓缓诉说道:“好啦,我可以了,你不用再耗费法力了。”

    妙嫣微笑摇头,小雷心中却仿佛听见妙嫣声音:“这朱果效力有限,趁着现在多炼出一分法力就多受用一分,我助你,你就能多炼化一些法力出来。”

    小雷点点头,不在想其他东西,专心收敛心神……

    两人这一坐,也不知道坐了多久了。

    原来灵慧魄之中那洪炉一般的热量,终于渐渐的缓和了下来,那热量渐渐平和,小雷心中明白,那是朱果的效力渐渐的用完了。他心中刚动了这个念头,就感到眉心妙嫣输送的法力忽然加大了,想来是妙嫣想趁着最后的机会,多让自己有些受益。

    小雷此刻体内法力早已经和原来不可同日而语了。他此刻灵慧魄之中法力充盈,妙嫣地法力一进来,立刻就融合在了一起,那灵慧魄之中原本好像要熄灭的洪炉,瞬间又猛烈了三分,小雷忽然就仿佛听见耳朵里冥冥中传来一丝绝妙音纶,随后就听见隐隐的轰鸣之声,仿佛内心深处了一个什么坚硬的硬核忽然裂开了一道缝隙一般,轰的一下,灵慧魄之中的法力纷纷涌出,小雷张大嘴巴,忍不住长吟了一声……

    灵慧魄之中的洪炉骤然熄灭了,体内的一切异像全部归于平静了,就连妙嫣输入的那一丝法力,都仿佛被小雷灵慧魄之中充盈地法力所吸引,就此留在了小雷的体内。

    小雷睁开了眼睛,只觉得目光所及,隐隐的感觉到自己有些不同了,就连面前地一滴水滴,看上去都分外清晰动人。此刻他浑身清爽异常,心中仿佛有种错觉,只要自己振臂一挥,就能飘起来一样。

    他看了妙嫣一眼,之间妙嫣依然坐在自己身侧,那点在自己眉心的手指已经缓缓垂下,只是妙嫣面色清丽依然,只是眼神之中却有些疲惫模样。

    自己这一入定,恐怕有不少天了,妙嫣始终停的给自己输送法力,虽然只是一丝,但是这么连绵不绝的,就算是妙嫣法力通玄,也有些不支了。

    妙嫣眼神疲惫之中,带着一丝欣慰,轻轻道:“好了,总算大功告成觉如何?”

    小雷凝视妙嫣,心中涌出一丝柔情,缓缓从水中站起了身子来。妙嫣惊呼了一声,赶紧闭上了眼睛,原来小雷从水中站起来,却是一丝挂。小雷淡淡一笑,从浴缸里一步跨了出来,居然一手抱住了妙嫣脖子,一手从她膝盖弯处探下,微微一用力,就把她横着抱了起来。

    妙嫣惊呼了一声,双臂却忍不住缠住了小雷的脖子。脸色虽然羞得通红,却把脸埋在了小雷肩膀之。

    小雷只觉得浑身精力弥漫,仿佛觉得自己好像要炸开了一样,深深吸了口气。就这么抱着妙嫣,湿漉漉地大步走出了浴室,走进了卧室之中,将妙嫣缓缓放在了床上。

    妙嫣纵然面对修法期的高手,也曾如此刻这么慌乱过,只觉得小雷抱住自己的时候,浑身酸软,纵然一身法力,却一丝也提不起来了,可是小雷将自己放在了床上。虽然心中松了口气,可是却微微感到了一丝莫名的失望……

    她睁开眼睛去看小雷。却现小雷也在凝视自己。妙嫣心中羞涩,赶紧又闭上么眼睛。小雷却此刻心中砰砰乱跳,眼前妙嫣躺在面前,不说她原本就是绝色姿容,加上刚才自己抱着她过来,浑身地水迹已经将妙嫣身上衣衫都染湿了,此刻那一袭黑纱紧紧贴在玉体之上。看上去分外诱人。那高耸的胸膛轻轻起伏,小雷只觉得心中最后一丝理智也终于丢到了一旁,伏下身子,压在了妙嫣身上,妙嫣张嘴惊呼,可是这一声惊呼立刻就被小雷用嘴巴堵了回去。

    小雷尽情品尝那柔软的樱唇,一只手搂住妙嫣后背,另外一只手却顺着妙嫣的衣衫探了进去,轻轻一捉。就握住了那胸前的丰盈。妙嫣口不能言,鼻子却出了一声荡人的呻吟,小雷更是如痴如狂。终于从妙嫣樱唇上移开了嘴巴,妙嫣刚刚喘了半口气,小雷却已经顺着她的脖子一路吻了下去。

    妙嫣如中雷击,只觉得小雷嘴唇仿佛带着火焰,凡是他吻过的地方,肌肤都燃烧了起来,妙嫣初经人事,身子瑟瑟颤抖,只是本能一样的双手死死搂住小雷脖子,用力闭上眼睛。

    小雷已经轻轻解开了妙嫣身上的黑色倪裳,在她地脖子上,胸膛之上留下了一连串的热吻,妙嫣若有若无地低声呻吟,更是让小雷热血沸腾起来,他情难抑制,一手已经抚住了妙嫣光滑平坦的小腹,那娇嫩的肌肤,隐隐颤抖,光洁平坦的小腹腰肢上,没有一丝赘肉。肌肤仿佛冰雕玉琢一般,没有一丝瑕疵,小雷指尖隐隐颤抖,然后一路滑了下去……

    就在小雷滚烫的手指轻轻触碰到那女人最柔软的地方,妙嫣忽然睁开了眼睛,惊呼了一声,身子猛烈的颤抖起来,死死搂住了小雷地脖子,身子仿佛一张弓一般绷得笔直,忍不住惊呼道:在对我做什么?”

    小雷邪邪一笑,轻轻咬她耳珠,笑道:“自然是做夫妻该做的事情……”

    妙嫣眼中含着七分春意,却还有三分天真和茫然:“夫妻该做的……是什么事情?”

    她毕竟是花妖所化**,这人伦大道,她根本是不懂的。就算她法力再强,修炼的时间再长,这种床底之间的事情,她又怎么知道?就算是在仙山修炼的时候,那仙山上下都是修行的人,怎么会和她说这种事情??

    妙嫣此刻身子里仿佛有团热火,隐隐知道小雷在对自己做一件极为不寻常的事情,那感觉美妙异常,可是却偏偏知道是什么。想来在她心中,原本以为所谓地夫妻,也就是搂搂抱抱,在一起就是夫妻了吧……

    只是她这一分奇特的天真茫然,却更加能刺激男人的*,小雷低吼了一声,难以按耐心中地*,用力压住了妙嫣,膝盖已经分开了妙嫣的一双*。妙嫣心中有三分激动,三分难耐,却还有三分害怕。只是本能一样的双腿和双臂死死的缠住了小雷,至于其他的,也就任凭小雷为所欲为了。

    终于,两人的身子紧紧贴在了一起,再无半分缝隙,小雷压在妙嫣身子上,用力一挺,就进入了那妙处,妙嫣身子猛然一僵,一双妙目半睁半闭,朦胧的眼波之中,隐隐藏着几分娇羞和痛楚,娇柔的嗓音里出一声似痛似欢的低吟……终于,妙嫣难以忍耐,忍住张开小嘴,一口就咬住了小雷的肩膀……

    *收敛,妙嫣身子蜷缩成一团,仿佛一只猫儿一般缩在小雷怀中,一头长披散,懒洋洋的目光之中,依然带着几分春意的余韵。小雷一手抱着妙嫣,另外一只手却依然在妙嫣光滑滚圆的*之上来回摸索,灵巧的手指轻轻抚过,立刻就引起妙嫣鼻子里出一声腻人的呻吟。

    妙嫣忽然仰起了荡漾着娇羞的脸庞,眼波温柔如水,低声道:刚才,这就是夫妻该做的事情么?”

    小雷微微一笑,伸手撩开妙嫣脸庞上的乱,笑道:“感觉如何?”

    妙嫣眉毛轻轻一蹙,低声道:“痛得很……可是后来……又感到很……”说到这里,却把一张脸埋在了小雷的胸膛上,再也不肯往下说了。

    小雷哈哈一笑,用力抱着怀中的佳人,只觉得浑身上下,充盈这一股幸福和满足,低声调笑道:“后来又怎么样?是不是很舒服呢?”

    妙嫣脸上一红,忽然在小雷胸前用力咬了一口,小雷低声呼痛,苦笑道:“你还咬,我肩膀上已经快被你咬下一块肉了。”

    果然,小雷的肩膀之上,留着一圈细细整齐的齿印,却是刚才妙嫣忘情之时在小雷肩膀上咬的。妙嫣闻言,立刻松了口气,眼中流出一丝心疼,轻轻抚摸小雷肩膀上的齿印,柔声道:“疼么?”

    小雷嘻嘻一笑,故意装模做样道:“开始的时候疼……后来……嘿嘿……”

    妙嫣轻轻横了小雷一眼。她此刻初尝*滋味,原本那仙子一般的气质之中,隐隐又多了几分妩媚,只是这轻轻一瞟,几乎让小雷看的又失神了。妙嫣起身,从地上的百宝囊中取出了一个瓷瓶,却是一瓶“生肌膏”,轻轻涂抹在小雷肩膀齿印之上,她手指柔软,轻轻抚摸之下,小雷由得情动,又一把抱住了妙嫣恣意怜惜了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