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至尊无赖 > 正文 第一百九十章 【雷大小姐】
    小雷似笑非笑,盯着田震语。

    这田震态度倒是转变得快,原来是一口一个“小子”,现在知道小雷是逍遥派的,立刻就改口称呼“小雷先生了。”

    田震却没有想到这些,继续问道:“你当真是逍遥派的?”

    “这个么,我不是逍遥派的人,不过和逍遥派也有些渊源罢了。”小雷这句话一出,田震抓着小雷肩膀的手也松开了,脸色立刻就又冷了三分。小雷看在眼中,心中忍住暗骂:老势利眼,要是看在你女儿的面子上,我管你田门死活!

    田震浓眉皱起:“那你又是如何得知我五行宗的事情?”

    小雷心中有些不耐烦,摆摆手道:“这些也不用说了,我只告诉你一句,那个风狂什么的,我帮你摆平他就是了。”

    准备怎么解决……”

    小雷撇撇嘴巴:“还能怎么解决?拳头硬的是大爷!打到他服软为止。”说到这里,他站了起来,也懒得和田震再废话了。

    走出房间之前,小雷忽然回头说了一句:“那个风狂么,我帮你解决,但是雷家的事情……嘿嘿,我先说明,雷家和我关系不错,我帮你对付的是风狂,可是雷家么,我却不会动他们的……你最好也不要碰雷家。”

    田震眉毛一扬,脸色有些善。小雷却不等他说话,轻轻一笑。反手一指缓缓点出……

    砰的一声清脆声响,就看见小雷手里一道银光射了出去,田震桌上地那个茶杯被射传,多了两个小孔。茶水无声无息的流了出来。

    田震面色惊讶,盯着面前的茶杯,之间那穿孔齐整,穿孔边缘的杯身却丝毫没有破损一分,小雷这随便露地一手,显然已经镇住了田震了。

    小雷轻笑两声:“乘风归去,我自逍遥!”话音未落,已经飘然而去了。

    出得雷家,小雷一路寻思。凭借现在小雷的本事,把那风门上下一个个打趴下。想来也不难的。不过雷家却不那么好解决了,思前想去。小雷决定先去寻雷大小姐探探情况。

    雷大小姐的住处,小雷自然是知道的。上次田珂儿生日之前,雷大小姐在自己住处给小雷做过精心的打扮。小雷凭着记忆一路找了过去。

    那地方固然是高级住宅,大厦的保安系统也难不倒小雷。

    虽然门户紧闭,不过小雷的本事,穿墙入门也不是什么难题。悄无声息的跑进了雷大小姐的家里。

    这雷大小姐地住处小雷是第二次来了。家中没有人,小雷随意看了看。这里是大厦的顶层。整层楼都被打通了,看上去极为宽敞,一应家居摆设都按照最时尚地简约风格,虽然豪华却不彰显。

    最怪异的,还是雷大小姐的衣柜,那衣柜四面完全透明,柜子里的衣衫一眼就能看见,其中不乏许多女孩子贴身的内衣之类,小雷面色古怪。在家中走了一圈。然后随意靠在沙上闭目养神了。

    直到了眼看太阳下山的时候,家中已经一片昏暗,就听见外面门响。小雷心中一动,立刻一个闪身,窜到了门后。那门打开了,一阵香风飘来,雷大小姐推门而入。

    雷大小姐刚刚跨进一步,忽然身后就有一只手轻轻搭在了她肩膀上。雷大小姐脸色立刻就变了!不过从小就经过严格家族修行的她,反映还是很快地。

    拧身,手腕里面已经射出了一把短短的匕,然后猛刺了过去。

    “嘿嘿……”

    黑暗中传来几声熟悉的笑声,雷大小姐只觉得手腕一麻,手里的匕已经被人夺取了。

    她不假思索,一掌就拍了过去,嗤的一声,雷大小姐手掌已经按在了门板上,坚固的门板就好像柔软的棉花一样四分五裂,这一掌依然打空了,那个人一声轻笑,已经再次到了她的背后。

    雷大小姐的身子已经僵硬了,她深深吸了口气,正要说话,就听见背后那人笑道:大姐,好久不见,你也不用上来就打人吧?”

    “你是……小雷?”

    她转过身来,就看见一个年轻男子笑眯眯地站在面前,昏暗的大厅之中,他的一双眼睛却亮得仿佛寒星一样。

    “我今天才知道,原来雷大姐你地身手这么好……嘿嘿……”小雷嘻嘻笑道,随手捏了捏被打穿的门板:“好掌力啊!你不是风门的么?风门擅长的法术,好像没听说风门也擅长武道吧?”

    雷大小姐心中这才定了下来,狠狠瞪了小雷一眼,一双手重重拍了四下。

    啪啪啪啪!

    随着掌声,房间里一下就亮了,厅堂之中的几个灯柱应声而开。

    来是声控的……有钱人就是会享受啊……难怪我摸索了半天,都找不到开灯的地方呢。”小雷笑得很讨喜的样子,丝毫没有擅自闯入别人家里的愧疚。

    雷大小姐哼了一声,走到了沙前坐下,冷冷道:“你来干什么?你怎么进来的?”

    小雷笑容不变,缓缓走了过去,故意紧紧贴在雷大小姐身边坐下。雷大小姐眉毛一皱,立刻坐开了一点。

    “你知道的,我会一点法术嘛。这的保安系统,可拦不住我。”

    什么时候改行当小偷了?”

    小雷打了个哈哈偷么,我是不打算去做的。今天来就是看望看望你,毕竟大家一场朋友。也多日不见了嘛。”

    雷大小姐面色沉了下来:“你到底来干什么?我没兴趣和你嘻嘻哈哈!”

    小雷故意重重叹了口气,身子往沙后面一靠,懒洋洋道:“我遇到麻烦啦,所以来找你诉诉苦。”

    “哼!”

    雷大小姐哼了一声。依然冷冷瞪着小雷。她才会相信这种鬼话。

    小雷无辜地摊开双手:“是真的。你们要对付田家,现在么,我看在田珂儿的面子上,怎么也不能袖手旁观……可是呢,毕竟咱们关系也不错……”

    雷大小姐立刻呸了一声:“谁和你关系不错!”

    小雷嘻嘻一笑好好,就算是我和雷吼关系不错,那怎么也不好意思和雷大姐作对嘛。若只是风狂个小子,我早就把他鼻子打断了。”

    雷大小姐瞥了小雷一眼,屑道:“你有这个本事么?”

    小雷忽然收敛起笑容。正色道:“雷大姐,我虽然喜欢嘻嘻哈哈。但是大家认识这么长时间,我可曾说过大话?”

    雷大小姐侧头想了想,不得不承认道:“好像没有……过你中途毁约,却是真的。”

    小雷笑道:“这么个,反正你地心愿就是不让雷吼娶田珂儿,现在心愿达成了,也不算我毁约吧。”

    雷大小姐勉强点头:“算你说得对!好吧。你到底什么来意,痛痛快快说出来!”

    小雷正色道:“我说了啊,你们要对付田家,我是肯定要插手的。什么风门之类的,我看也稀松平常,若不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我早就直接冲过去把那风门的家伙一个个都打扁了!我来只问你一句……你和风门到底什么关系?为什么要帮着风门?”

    雷大小姐冷冷一笑:“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顿了顿,她语气稍微平和了一点,又加了一句:“就算告诉你。你也帮不了我的。”

    小雷眼睛一亮:“这么说,你是有苦衷,不得不帮风门那个小子了?”

    雷大小姐忽然心中一阵烦闷。喝道:“这不关你的事!”

    小雷却依然懒洋洋靠在沙里,缓缓道:“这样吧,我告诉你一个秘密,然后用这个秘密作为交换……你告诉我,风门是怎么胁迫你的,怎么样?”

    他故意用了“胁迫”这个词,眼看雷大小姐并没有反对,小雷就知道自己已经猜对了。

    “秘密?我对你的秘密没有兴趣。”雷大小姐站起身来,指着大门果你来就是为了这个事情,那么你可以走了。风门和田门的事情,你最好不要插手……我也不会手下留情地。”

    小雷依然躺在沙上,看着雷大小姐的眼睛,慢悠悠道:“我地故事,和你弟弟有关系。”

    雷大小姐脸色一变:“雷吼!你是说和雷吼有关系!”她眼中射出一丝杀气:“小子!你最好不要在雷吼身上打什么主意!这些事情他完全不知道。所以我才会把他支开……你……”

    小雷摇头:“我和雷吼关系很好,我再怎么也不会害他……而且,我刚才说的是,这件事情和你弟弟有关系,却没有说是和雷吼有关系!”

    雷大小姐皱眉,似乎有些解:“什么意思?”

    小雷微微一笑就是我说的秘密了,现在你不妨先听我说一个故事,如何?”

    不等雷大小姐反对,小雷就开始了诉说。

    他说的正是自己第一次和雷吼等人搬家到了市郊的那所庄园里的第一天晚上的那次遭遇!

    那次晚上,在庄园之中闹鬼,小雷大战鬼王,并且现了庄园别墅里被人暗中下了暗风水害人等等,最后又说到了那个神秘地看管庄园的人“方伯”

    说到了方伯在神智清的时候说出的那番奇怪的话语,最后又说到了风狂到来之后和小雷的一番交谈……

    雷大小姐开始面色有些不耐,可是到后来越听面色越是惊讶,等小雷说完了这些,看了她一眼,却现雷大小姐呼吸急促,面色惨白,满头都是汗水,低呼了一声,身子瘫软了下去,无力的靠在沙上,已经坐不直了。

    那双眼睛不可思议的盯着小雷良久,小雷刚要开口,雷大小姐忽然厉声喝道:“你胡说八道这些,是什么居心!!!”

    说完,手掌在桌面一拍,啪的一声,那合成玻理地茶几就粉碎了。雷大小姐霍然站立了起来,一个巴掌就朝着小雷击了过去。

    “圈圈叉叉的!你这个女人怎么不讲道理!”小雷侧身躲过,雷大小姐却已经扑了过来,拳打脚踢,全部都往小雷身上招呼过去。

    小雷无奈,展开身法,两人就在沙家具之中追打了起来,后面雷大小姐喘息粗重,显然情绪激动,这每一掌一脚下来,都是用了真力的,往往一掌就把面前地沙劈成两段,一脚就把拦在小雷面前的桌子踢飞。

    小雷不愿和她对打,只是一味躲闪,口中叫道:“我说的都是实话,你这女人是疯了么??我靠你还打!”躲过雷大小姐的一爪,喀嚓一声,身边墙壁上木屑纷飞,雷大小姐的一抓深深嵌进了墙壁上,小雷心中有些不耐烦,身子一拧,已经到了雷大小姐面前,雷大小姐正在恼怒,却猛然见到小雷到了自己鼻子尖,惊呼了一声,抬腿就踢,小雷顺势身子一侧,就抱住了她的长腿,然后用力一压,雷大小姐就往后面倒,小雷一手揽住了她柔软的腰肢,喝道:“别再打了!再打我翻脸了啊!”

    雷大小姐轻叱一声,又是一掌往小雷脸上击去,小雷这次也不躲闪了,看着对方掌来,忽然张口只是轻轻往她手掌上吹了口气。

    可就是这么轻轻一口气,雷大小姐却疼的几乎连腰都站直了。

    “还打不打!”小雷沉声道。

    雷大小姐喝道:“卑鄙的小子,放开我!”

    小雷冷笑一声,放开了她,身子一闪已经到了她的身后,从后面搂住了她,固定住了她的双手说的都是真话,你为什么不信?!”

    “胡说八道!雷吼分明就是我弟弟!”雷大小姐说完还要用脚踢,可是小雷随手在她腰间一点,她立刻双腿就麻木,一点力气都用不上了。这双腿一麻,人就往下软倒,小雷顺势抱住她,苦笑道:“好了,你别打了,我们有话慢慢说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