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至尊无赖 > 正文 第一百九十九章 【茫然四顾心惘然】
    眼看自己浑身法力,强行抵御住了第一道霹雳,玉虚子却心中反而绝望了。这雷字一百零八斩,最后能引无数道天雷,一道比一道厉害,一道比一道威猛。

    他强行抵御住了第一道霹雳,已经心中绝望,就此躺在地上等死了。

    可是等了半天,却没有一点动静,就看见宝儿持剑漂在远处,伸出舌头做了个鬼脸,笑道:“啊呀,我差点忘记了,这最后一招我还没练成,只能出一道闪电。爸爸说我练的不到家,不让我用的。”

    玉虚子此刻万念俱灰,他闭关苦修,自认法力比小雷高出甚远,也打听到了轻灵子在峨眉山。这才跑来找小雷,可是没见到小雷,忽然冒出这么一个小女娃娃,轻而易举就击败了自己,他一生苦修,却还敌不过这么一个小女孩,心中瞬间一片死灰,暗暗叹息:罢了罢了,还想三年后仙林盛会能扬眉吐气,却连一个小女孩都打不过。

    他松开长剑,缓缓坐在地上,无奈摇摇头,喘息道:“女娃娃,你的这些剑法,是谁教你的?”

    宝儿笑道:“自然是我爸爸教的。”

    玉虚子心如闪电,立刻心道:“是了,当日小雷闯入了我昆仑派的闭关圣地,自然是偷偷抄录了我昆仑派的绝学去了。”

    他皱眉道:“你小小年纪,怎么又如此法力?难道你是什么妖精么?”

    宝儿摇头,茫然道:“不知道……爸爸说宝儿太贪吃了。所以才会变成现在这样……白胡子公公找爸爸告状很多次了……,

    玉虚子茫然道:“吃?”

    “是啊。”宝儿数着手指:想想……上次我偷吃了白胡子公公圆子里的木灵芝,七宝茯苓,九叶仙参…上次偷吃地是五心宝叶果,一口气就吃了七个,差点把白胡子公公气死……爸爸却打了白胡子公公一顿**,说以后要看管好园子,还说宝儿不能多吃了,再这么吃下去,法力太大,道心不稳,会招来天劫的……”

    她每报出一个名字,玉虚子和旁边的风狂脸色就变了一分。等她说到最后……

    “天劫??”玉虚子倒吸了口凉气:“天劫?她居然已经修炼到了快要历经天劫的境界了?难怪我不是对手了!”

    宝儿忽然拍手道:想起来了,上次妙嫣妈妈还给我吃了一个叫什么化羽丹地东西……”

    羽……化羽丹……”玉虚子心中实在承受不住。终于扑通一声栽倒在地上,他原本受了一道霹雳,已经身体不支了,此刻终于晕了过去。

    宝儿“啊哟”了一声,奇道:“和尚,你怎么晕过去了?”

    她转头又看了风狂一眼,皱眉道:脸蛋,你也是小偷么?”

    风狂被她纯洁的目光看着,心中却生出了几分隐隐的寒气来,苦笑道:“我不是小偷。”

    宝儿眼珠一转,沉下脸道:“你身上的气味宝儿不喜欢,快快从我家出去!不然宝儿可就放火烧你**了哦。”

    风狂眼中闪过一丝杀气,心中知道自己不是人家对手,不过想不到小雷身边居然有如此厉害的高手,他淡淡道:这就走了。”

    他身后的那个土使者早已经面色惨白,惊恐的看着宝儿,仿佛看见了最可怕的东西一般。

    风狂知道此刻情况危机。这小女孩也不知道是真傻还是装傻,可是这么站在这里,可不是办法,还是赶紧走为妙。

    偏偏就在这个时候,房子里一个少女声音大声道:“宝儿,别放他们走!”

    随即小青从里面快步走了出来,一把拉住了宝儿手,心中也是暗暗叫了一声侥幸。

    低声道:“宝儿,你怎么在这里?”

    宝儿甜甜一笑:“爸爸骗宝儿睡觉,可是宝儿早就醒啦,就跑下来了……”

    小青忍不住笑了笑,低声道:“你又想跑去土地公公那里偷东西吃是不是?”

    宝儿眼中露出一丝惶恐,低声道:“小青妈妈,你可别告诉爸爸,我再也不敢啦。”

    小青叹了口气:“幸好你在,不然我可还真不是那个家伙的对手。”

    她指着风狂等一干人住他们,别让他们跑了,我就不告诉你爸爸。”

    宝儿眉开眼笑,欢呼了一声,提起长剑,喝道:脸蛋,你别走了。”

    风狂面色一沉,暗中咬牙,盯着宝儿。他知道自己法力和对方相差太远,远远不是对方对手。缓缓后退了一步,冷冷道:“想留下我么?”

    小青冷冷道:“你们擅闯这里,居心叵测,一个也别想走!”

    风狂忽然大笑两声,身子瞬间晃动,却没有朝着小青宝儿冲去,反而一步抢到了玉虚子身旁,一把抓起了玉虚子,抬手就朝着宝儿扔了过去。

    宝儿此刻剑锋金光大作,可是眼看玉虚子迎面撞了过来,如果她一剑下去,自然轻而易举就能把他劈成两半,可是她小小年纪,虽然法力高强,却没有应变的本事,终于惊呼了一声,不进反退。

    小青虽然在一旁,也是撤出了一把长剑,可是旁边地那个土使者却大叫了一声:“门主快走!”

    张开双臂,两手变出了两把大刀,对着小青扑了过去。

    就这么缓了一缓,风狂飞快后退,身子一闪。窜入了旗门之中,退入了阵法里去。

    小青一剑劈掉了那土使者的双刀,宝儿却已经躲开了玉虚子,上来一脚踢中了土使者地**。跟上去一指补上了一个定身法,将他制住。

    再看风狂,早已经跑了。

    小青跺脚,急道:“我上楼去支持阵法,宝儿,你抓着这两个人上来!”

    小青跑回了房间去,却看见镜子里风狂已经飞快的从木门之中出去。

    这风狂极为狡猾,刚才跟着玉虚子闯阵法,明明早就想到了让玉虚子以力破巧的破阵办法,却迟迟不说。等两人把所有的门都闯了一个遍,这才开口说出来。

    其实早就把这阵法地一路上的路径都暗中记下了。就是想好了万一事有变化,能快脱身,固然他身子进阵之后,已经对退路了如指掌,飞快的从木门退入迷雾,三转两转,就跑了出去。

    小青抓他不及。只能跺脚叹息。

    她忽然看见了小雷身旁地莲花灯上,***有些黯淡,心中一惊,赶紧上去提起三味真火,崔动***燃烧。她已经苦苦支撑了好久,此刻体内法力渐渐耗尽,已经有些支持不住了。忽然就感到***猛然一振,她侧目看去,就看见宝儿已经进来了。张开小口对着莲花灯吐出了一口火焰,正是三味真火。

    小青心中一松,顿时软软坐在了地上。勉强笑道:“好宝儿,千万别让这灯灭了。”

    却说风狂仓惶从阵法之中逃了出来,心中震惊,实在想不到今天居然有如此结果。

    他生怕那庄园里面的厉害女孩追赶自己,不敢怠慢,施展了全身法力,急逃跑。跑了一会,身后并无追兵,这才稍稍安定了一些。

    那庄内的人实在厉害。就连玉虚子都不是敌手,他自持自己更加远远不如了。不由得心中不安。虽然此刻不知道小雷到底有多厉害,可是就凭借小雷身边有这么厉害的小怪物,那自己也是远远不敌了。

    更何况,刚才宝儿话语之中,流露出了太多神奇的东西,让风狂听得心神大乱。

    且不说那些厉害的昆仑绝学,就是那些奇珍异宝,那些仙草灵草,对于他这个五行宗的修行者来说,也是知道其中厉害地。那些仙草,都是寻常修行者梦寐以求的东西,那个宝儿却居然仿佛随便乱吃地样子……

    可想而知,她的那个“小雷爸爸”到底有多厉害?

    风狂越想越是心中不安,暗下决心,这个地方自己看来还是暂时离开的好。那小雷如此势力,如果来找自己麻烦,自己必然不敌。

    想到此处,他暗下决定,马上回去召集手下,就此离开,暂时避开对方算了。

    他跑了几步,忽然就感到身子一阵剧痛,猛然就朝着一旁跌了出去。

    他一下摔在地上,半边身子都流出了鲜血,心中骇然:“糟了,他们来赶尽杀绝了!”

    风狂心中一横,勉强半跪起来,此刻他地唯一法宝长剑已经丢失,只能握住拳头喝道:“想取我性命就来吧!风门之下,没有怕死的人!”

    他一声大喝,周围却没有动静,四顾看去,却没有一个人影。

    风狂心中疑虑:“难道是见鬼了?还是他们戏弄我?”

    他咬牙勉强站立起来,可是刚刚站起,就忽然一道金光扑面,击中了他的双腿,顿时风狂闷哼了一声,双腿骨头断了,跪在地上,他疼得几乎当场晕过去。

    却听见一个冰冷的声音道:“你是什么人?”

    风狂抬头一看,就看见面前半空之中漂着一个女子。

    那女子娇颜如花,一张脸庞冷艳到了极点,却也冷漠到了极点,一双眸子里一片茫然,也是一片冰冷。一身白纱,漂在空中,仿佛广寒仙子一般。

    风狂疼地眼冒金星,却勉强咬牙道:必多问,装模做样!要杀就杀是了。”

    那白衣女子却缓缓落在地上走到风狂面前,伸出一根仿佛白玉一般的手指轻轻一点。

    风狂惨叫了一声,左臂之上立刻多出了一个血洞,左臂也是断了。

    “我问你话,你就要回答!”那白衣女子冷冷道。

    风狂大喝道:“你到底是谁!!”

    那白衣女子原本已经再次伸出了一根手指,闻言却忽然缓了一缓,口中喃喃道:“是了,我是谁……我是谁…个问题我也想了好久,可偏偏就是想不起来了……

    她忽然住口,眉毛一竖,喝道:“我问你话,却没让你问我!”

    说完,又是一指。

    风狂闷哼了一声,右臂也是一个血洞,顿时右臂骨头也断了。

    风狂咬牙道:“你是小雷的什么人?要杀就杀,如此折磨人,算什么本事?”

    那女子却忽然皱眉,侧头喃喃道:“小雷……小雷……这名字好像听过……可怎么也记不起来了……

    她脸上露出几分痛苦的表情,一双新月一般的眉毛顿时蹙了起来,忽然怒道:“你害我头又疼啦!”

    说完又是一指点去,风狂苦笑一声,眼看自己胸口多了一个血洞,鲜血涌了出来。

    “看来今天我是注定死在这里了……风狂叹了口气。

    这女子疯疯癫癫,好像真的不是小雷一伙的。风狂却终于支持不住,闭上了眼睛,晕了过去。

    这女子眼看风狂晕了过去,皱眉,又凌空在他身上点了几下。

    **……

    风狂身上又多了几个血洞,浑身染血,可是却晕过去了。

    这女孩皱眉,怒道:“死了?哼……”

    她不再理会风狂,继续往前走了几步,却停住了脚步,脸上露出思索的表情,低声道:“小雷……小雷……这名字好奇怪,…才这个人说的小雷是什么意思?好像和我有很大关系似地……可惜他死了,也问不出什么。”

    她抬头看了看四周,奇道:怎么到了这里来了?这地方我来过么么总是想不出来……”

    她缓缓摇头,身子漂了起来,瞬间就漂去了远处,却是朝着那庄园的方向去了。

    原地,风狂躺在那里,浑身鲜血汩汩涌出,性命只存一丝了。

    终于就在这个时候,远处一道金光射来,落在地上,化成两个人影。

    一个白衣女子,手里持长剑,相貌清秀,却偏偏带着几分煞气,旁边一个身穿奇服的男子,只有一条胳膊,身后背着一个棋盘,还有一个硕大地葫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