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至尊无赖 > 正文 第两百四十四章 【故人来访】
    小雷安然回到家中,这场面三年来已经不止一次的在他脑子里徘徊来去了,此刻终于梦想成真,娇妻爱女环绕在周围,这种乐趣比关在什么三十三重天上可要滋润百倍千倍了。

    家里唯一的男人终于回来了,妙嫣小青自然欣喜万分。

    不过小雷心中另外还有一番心思,他着急上火先迫不及待的看了自己的另外一个女儿……

    就是贝儿?”小雷缓缓走进房间,看着床上四仰八叉躺在那里的一个小不点女孩,女孩拥有和她妈妈一样的乌黑的秀,睡梦中的小丫头兀自咬住自己的一根小指儿,一双眸子上睫毛微微颤动,也不知道睡梦之中梦到了什么。

    “………这就是贝儿?”小雷只觉得身子有些颤抖,缓缓走到了女孩床头,他伸出一只手,似乎想去摸一摸自己的这个女儿,可是手伸到了一半。却有些迟疑,迟迟不敢落在女孩滑腻如凝脂地肌肤上。

    小雷心中忽然充满了一种患得患失的错觉。

    是的,这就是自己的女儿了?!

    从根本上说,这个女孩。才是真正地自己的亲生孩子吧!

    相比而言,宝儿和自己虽然很亲,却并不是自己亲生的,毕竟是时空中的“另外一个自己,留下的骨肉。那么,这个小丫头,才是真正的自己的亲生骨肉……

    不过说来也好笑……

    假如自己没有把月华带回这个时空,而是任凭她留在原来的那个时空,那么眼前的这个小女孩,恐怕在那个时空中,则应该是另外一个宝儿吧!

    而现在。因为这个时空中已经有了一个宝儿,所以。她则变成了“贝儿”。

    多奇妙的事情!

    会吵醒她吧?”小雷终于忍不住,轻轻在贝儿脸颊挂了两下,眼中露出了柔情。

    “不会地。”小青抿嘴一笑:“这孩子非常奇特,从小就非常贪睡的,现在每天不睡足十四个小时是绝对不会起床地。奇怪的很呢……”

    小雷皱眉:“每天都要睡十四个小时?是不是多了一些?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妙嫣笑了笑:“不会的,这孩子天赋极好,一出生就有灵气冠顶。只是因为体内灵气太过旺盛了,所以她身子有些消受不尽,小的时候多睡一些,也不奇怪。我教了她一套运功的心法,她每天睡梦之中内息也会自行运转,消化她体内多余的灵气。”

    小雷点点头,苦笑道:“可惜,她出生的时候,我被那个老家伙关在洞里。我试图逃了几次,都不是那个老家伙地对手…嫣这才问起小雷这三年来到底是怎么回事,小雷看了一眼睡梦中的贝儿。摇摇头,低声道:“莫要吵了她,我们下去说吧。”

    说完,拉着两个女人出了房间来到大厅里。

    当下,小雷把自己被菩提祖师带回去的事情说了一遍,说起自己无疑之中吸收了那个赤珠,重塑不坏金身,又被菩提祖师关了起来修行的事情。

    妙嫣听了不禁有些恼火:“纵然他是神仙中人,也不能做事情这么蛮横不讲道理吧!哪有强行禁锢别人来修行的道理!”

    小雷握了握妙嫣的手,笑道:“说起来,我差点被那个赤珠弄死,也是他救了我命,我拜他为师,也没什么。”

    小青却笑道:“这么说来,你现在算是因祸得福,那个赤珠在太上老君的炉鼎里和你身体炼化在了一起?那么你现在已经是不坏金身啦!还有,那个什么金蝉子的十世修为呢,也被你得了便宜?”

    小雷连连摇头:“哪有那种好事情!什么十世修为,我是半点影子都没捞着!不过那个珠子和我身体融合在了一起,平白得了一个不坏金身,那是不假的了。可是金身坏不坏地,对我来说,也没太大的意义。”

    妙嫣道:“也不能这么说。夫君……这不坏金身对你来说好处还是大有可利用之处的!你现在修行地是圆真妙诀,修行这套功法,将来必须要经历天劫,现在你有了不坏金身,那么就不怕天劫了!什么天雷天火之类的,都伤不得你!”

    小雷笑道:“天劫什么的,我倒是不放在心里,只是为了烧出这个什么见鬼的不坏金身,我这三年来,每天都要在太上老君的那个炉子里烧上一个时辰,这日子可把我苦坏啦!若是单纯的烧我,也就罢了。却把我关在洞里,不让我回家和你们相见,这个罪可受大啦!那见鬼的山洞里,就我一个人,平日里身边一个人影都没有,倒是还有一条修炼得道的金龙来服侍我,可是那家伙蠢得很,和他说十句话,他未必能回答半句,闷也闷死人了!”

    可知道,我们几个在家里日日等候,也是愁眉苦脸……就在生贝儿的那段时间,月华日夜思念你,还大病了一场呢!”小青语气有些幽怨。

    我对不住你们啦。”小雷点点头,问道:“月华怎么还没回来?”

    “她今天带了宝儿去寺庙。这会儿多半还在寺庙呢!”妙嫣瞪眼道:“你呢?你又怎么和宝儿在一起的?难道你没遇到月华么?”

    小雷笑着把自己遇到宝儿地经过说了一遍,妙嫣听了不由得怒道:“这些西方的妖孽,居然还敢来是叫我碰到。一剑剑把他们全都斩了!”

    顿了顿,又把宝儿叫了来问了一遍,才知道果然月华还在寺庙中,宝儿只说自已遇到了雷吼夫妻,如此这般遭遇说了一遍,妙嫣点头,忽然又道:“那个和你一起的小男孩是什么人?”

    宝儿这才笑了笑妈,那个小子可有意思了!他居然说自己是古钟和尚的徒弟呢!”

    妙嫣眉毛一扬:“古钟和尚?古钟和尚难道在那寺庙中?”

    小雷眼珠一转,笑道:“我知道啦。那寺庙我倒是去过一次地……你还记得上次我曾经去了那里接田家小姐回家的事情么?那寺庙中的确有个古怪的老和尚,看模样很有点门道的。”

    妙嫣想了想:“既然古钟和尚在那个寺庙中。可为什么那些盗贼偷东西的时候,他却没出手阻拦?”

    宝儿看了一眼躲躲闪闪在自己身后的雷豆豆,抓了他一下:你话呢?”

    雷豆豆咳嗽了一声,怯生生道:“我师父他老人家不在庙中的。早前些日子就外出云游去了,好像是为了躲什么人。”

    妙嫣想了想,笑道:“那和尚脾气古怪的很。他既然在,也就不管他了……又看了一眼雷豆豆:“倒是你,年纪轻轻的,居然能有这番造化啊。那和尚算是当世少有地高人了,你能蒙他收为弟子,算是福气不浅!”

    随后,众人就没有再追问了。这小男孩虽然有些机灵古怪,不过想来他既然是修行高人的徒弟,自然和寻常普通人家地孩子不太相同。以妙嫣的身份也阅历。当世高人都会过的,一个小小的徒弟,也没太在意。

    更何况。现在刚好小雷回来了,这才是家中的头等大事情。其他的东西,也就暂且丢到一旁了。

    商量了一下,妙嫣令宝儿出去找月华回来。宝儿这丫头忽然跑掉,恐怕月华会在寺庙附近寻找。

    宝儿撇撇嘴巴,却一把抓住雷豆豆子,你跟我走吧,正好顺路送你回家了。”

    两个小孩子出了门,小雷脸上露出一丝坏笑来妙嫣,好小情,这三年可辛苦你们啦。”

    说完,走了过去,一手揽住一个。妙嫣啐了一口,横了他一眼,小青却红着脸垂下了头。妙嫣却忽然笑了笑,把小青往小雷怀中一推,故意板起脸道:“我们两个好糊弄呢,可是月华妹妹可不容易哄的!她为了生贝儿十月怀胎,孩儿降生地时候,你却不在身边!你须想想今天见了她该怎么哄她开心呢!”

    小雷嘻嘻一笑,凑过去在妙嫣脸上亲了一下,笑道:“我知道,妙嫣你一定会帮着我的。”

    妙嫣被他一吻之下,粉脸绯红,正要说什么,却忽然听见大门砰的一声被推开了,宝儿从外面一头撞了进来,正看见小雷一手一个搂着小青妙嫣,不由得“哎哟”叫了一声,赶紧捂住眼睛退了出去,笑道:“我可没瞧见!没瞧见的。”

    妙嫣轻轻笑了笑你人小鬼大,不是叫你去找你妈妈么?怎么转眼就回来了?”

    外面宝儿这才松开了手,大声道:“爸爸,外面有人找你呢!”

    “找我?”小雷奇道:“我今天才回家来,就有人找来了?”

    他看了妙嫣一眼,又看了小青一眼,妙嫣眼珠一转,忽然冷笑道:不定是什么田家小姐,你是不是回来之前先见了她了?不然的话,你三年没回来了,怎么刚一到家,人家就上门来了?”

    小雷摇头道:“没有的事情。”

    外面宝儿笑道:“妈妈,你这可冤枉爸爸啦。外面找爸爸的人,是个外国男人。”

    “外国男人?”小雷眉头紧紧皱了起来。

    几分钟之后,宝儿引着一个身材高高瘦瘦地人走进了别墅的大厅,小雷端详了那个家伙两眼。对方是一个大约四十多岁地家伙,头有些灰白,眼珠是棕色的,高鼻梁,脸色有些苍白,眉宇之中带着几分淡淡地凝重和忧虑。

    这个人穿着一身古朴地西装,深灰色,手里拿着一根手杖……

    小雷注意到,这个人走路的时候,腿脚似乎有些残疾。

    小雷立刻肯定。面前这个来访的外国人,自己绝对从来没见过的。

    妙嫣给宝儿使了个眼色。宝儿点点头,转身出了门外去了。妙嫣却看了小雷一眼,拉着小青也走进了房间里。

    “请坐吧,先生。”小雷笑了笑抱歉,我的英文不是很标准。请问您是和茶还是咖啡?”

    那个外国人咳嗽了一声,居然用一口非常标准的中文道:“不用客气了。我并不口渴……不过如果可以的话,我只想喝一杯水,白开水就可以。”

    他的中文很流利,小雷注意到,这个家伙不但腿脚似乎有些残疾,就连右手上的无名指也齐根断掉了!

    他不动声色地倒了一杯水送到对方面前,示意请他坐下,这才缓缓道:“请问您找我有什么事情?”

    那个中年男人咳嗽了两声,掏出一方雪白的丝帕轻轻擦了擦嘴角。气息有些急促,缓缓道:“我想我来地一定很冒昧……请原谅,其实我并不认识您。小雷先生。我来到这里,是受到一位朋友的托付前来见您。”他顿了顿,缓缓道:“先自我介绍一下,我的名字叫做康斯坦丁,当然,我还有中国名字,你可以直接称呼我老康就可以了。”

    “老康……”小雷微笑道,缓缓坐在他的对面:“很好,现在我们已经认识了……请您说出您的来意吧。您说您是受一位朋友的托付来见我的,不知道您说地那位朋友,是不是我认识的呢?”

    “是的,我的那位朋友,你一定认识,而且非常熟。”老康说完,又再次猛烈咳嗽,他咳得上气不接下气,脸上露出病态的红晕。小雷皱眉,正色道:“请原谅我的冒昧……不过我曾经学习过一些中国的医书,您的肺部似乎……”

    老康勉强笑了笑,他的眼中闪过一丝奇异地目光:“这是陈年老伤了!我的肺部曾经受过伤,这咳嗽的毛病已经有足足十五年了。”他缓缓把手杖放平在膝盖上,然后伸出了那只缺少了无名指地右手,他的掌心放着一枚小小的银色的十字架,似乎仿佛是一枚胸针……

    小雷只看了一眼,脸色立刻有了些惊讶,他盯着这个老康,沉声道:“这是……你怎么会拥有这个东西?根据我所知道的,这枚东西不应在在你的手里!”

    是的!小雷只看了一眼,就认出了这枚小小的十字架,赫然正是教会教廷座下席圣骑士,拉法叶,中文名字叫做叶不群的那个家伙所有的东西!

    当初叶群接近小雷,两人之间的关系从开始的互相猜疑,到后来,则变得有些微妙,叶不群的为人并坏,相反还颇为温文尔雅,双方打交道的那些日子,反而像朋友更多过了敌人。小雷当初也确实曾经得到了叶不群的一些帮助。

    小雷至少就知道,这枚十字架,乃是教会之下,一种极为尊贵身份的象征!小雷曾经和叶不群闲聊的时候问过那个家伙,这钟十字架,分别分为金色和银色还有铜质的。

    而这银色的十字架,全世界只有七枚,代表者教会教廷下的七大圣骑士!而每一位圣骑士的十字架上的花纹也不同,各自雕刻着象征着每个人的图腾!而同时,这种十字架也是圣骑士的武器之一,在战斗的时候,十字架可以幻化为圣骑士的十字圣剑!!

    早在小雷第一次和教廷的人打交道,也就是第一次在游乐场被教会的另外两个圣骑士,也就是米伽勒那两个家伙偷袭的时候,米伽勒就曾经用这种武器和小雷打斗过!

    当然。最让小雷吃惊地并不是看见这枚十字架……

    而是这枚十字架不应该出现在这个人的手里!根据叶不群当初的说法,这种十字架乃是圣骑士的荣誉和生命地象征!这多少有些中国剑客那种“剑在人在,剑亡人亡”的意思。

    “这东西怎么会在你手里?”小雷皱眉:“我认得这东西……它不是属于你的东西!”

    “的确不是。”老康缓缓把十字架放在了桌案上,他的眼角肌肉似乎颤抖了一下:“您仔细看看。它有什么不同?”

    小雷看了两眼:“我知道,这个东西是圣骑士的武器!是十字圣剑!可是现在我能感受到,它似乎已经失去了锋芒,好像……它已经没有了生命力……或者说,它上面的圣剑已经没有了,现在只是一枚普通的胸针而已。”

    “是的,它已经不是圣剑了……因为圣剑已经被教廷收回了……而它原来的主人,教廷下席圣骑士拉法叶大人,也就是您从前地一位朋友,叶不群先生……他现在已经被教廷除名。不在是教廷的圣骑士,而成为了被教廷下守护骑士团追杀地罪人。叛徒!”老康用丝帕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凝神看了小雷一眼。

    “什么?”小雷变色:“你说叶不群已经背叛的教会?这不可能!!”

    记忆中,叶不群那个家伙,似乎永远都是一副温文尔雅的模样,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似乎从来都不会动怒,身上永远都是干干净净……永远都是很优雅的模样。

    小雷甚至可以清晰的记得。叶不群和自己说话地时候,对于自己信仰的那种虔诚的态度。

    那个带着优雅的笑容永远都不会背叛我的信仰”这种话的家伙,会成为教会的叛徒?!

    “我来,是受他的托付前来见你……或者说的更加明白一些,是向您求助地!小雷先生。”老康用低缓的语气慢慢道:“我必须先肯定一件事情……在您心中,叶不群算不算是你的朋友?”

    朋友?

    小雷脑子里立刻浮现出了叶不群地模样,那个身材修长,满脸书卷气息的家伙。那个有着一双修长有力干净的手掌的家伙,那个笑起来永远都是很温和的家伙。记忆中,自己和叶不群。似乎真的很难说是“敌人”,相反的,两人却曾经坐在一起喝茶,然后一起去欧洲,甚至自己能顺利找到月华的资料,也要多谢那个家伙。

    不管如何,他不是个让人讨厌的家伙,至少他说了和自己合作之后,就一直遵守承诺,并没有暗中做任何对付自己的事情!

    想到这里,小雷深深吸了口气,郑重道:“叶不群先生,是我的朋友!”

    听到小雷说了这句话,老康的眼中立刻露出了一丝感激的目光,缓缓道:“多谢你……他托付我来之前,也曾经和我说过,现在他唯一能够求助的人,就只有你了……他曾经和我说过,您是一位东方的奇人,拥有强大的魔法和武技……更加重要的是,他掌握的那些东西,唯有交给您,他才能放心……”

    “到底生了什么事情?”小雷盯着对方的眼睛。

    老康忽然惨然一笑,他的眼中流淌出一丝悲伤:“拉法叶他……他是一个诚实的人……一个对自己信仰虔诚的人,过他同时也是一个过份天真的家伙!”他深深吸了口气,一字一字道:“我可以对上帝誓,或者对任何神灵誓!拉法叶,他从来没有背叛过自己的信仰……他也从来没有背叛过教会!可是!教会!却背叛了他!!”

    老康眼中露出了几分愤怒的目光,咬牙缓缓道:“我是他的朋友,或许也是这个世界上唯一愿意相信他的人……就在一个月之前,他忽然找到了我!当时看见他的时候,我非常吃惊……因为,我的身份比较特殊,他不会轻易的来见我的,而他之所以来找我,那么就只有唯一的一个可能……他遇到了很大的麻烦!”

    “我见到他地时候,他已经受了很重的伤。那伤势几乎就要了他的命!我把他留在了家里……我住的地方很隐秘,他在我地家里住了三天,他变得非常奇怪,我问他任何问题。他都不回答,不说话……他原本不是一个忧郁的人,可是他看上去却非常悲伤……他似乎不是因为受伤而痛苦,而是内心非常痛苦……后来,再第三天的时候,他忽然告诉我,我们必须立刻离开……虽然我住的地方很隐秘,但是那些家伙太强大了……他们的势力非常强大,我住的地方并不能保险。事实证明,他的担心非常正确。我们正离开的时候,就有人来追杀他了……追杀他的人。一共有三个……他们是米伽勒他们……三个教廷的圣骑士,围攻他一个人……原本拉法叶并不准备反抗,他准备投降,他愿意和他们一起回教廷去,为自己辩解……他相信教廷是公正地,相信自己的信仰是正确地……可惜,他错了!那些家伙并不给他任何机会。他们根本就没有打算抓他回去,他们的目的,就是杀死他!”

    “然后呢?”小雷目光闪动,努力压抑着心中的惊讶,缓缓问道。

    “然后……他很愤怒,和惊讶,最后终于出手反抗……我们逃了出来,可是他受伤很严重,非常严重!”

    “等等……”小雷皱眉:“我并不是怀疑你的话……可是叶群的实力我很清楚。我曾经也和那个米伽勒交过手,坦率的说,叶不群地实力要比米伽勒强一些……不过却也只是强了一点而已……而且他还受了伤。以他一个圣骑士,对付三个圣骑士,怎么能跑出来的?”

    “是一对三。”老康苦笑:“是二对三!小雷先生……我本人,也曾经是教廷里一名光荣的圣骑士!”

    雷看了面前这个家伙一眼:“请原谅我的疑惑……根据我所知道的,圣骑士是以武力见长而不是魔法……可是您的身体状态似乎……”

    “我没有撒谎……我曾经是一名圣骑士,不过那是十五年前的事情了。”老康坐直了身体:“只不过我是一个罪人,我触犯了教廷里极为严重的教规,犯下了很严重的罪孽,后来我被剥夺了圣骑士地荣耀,驱逐出了教廷……”他轻轻抬起自己的右手:“您看见了我的右手么?它缺少了一根手指……原本我地无名指上带着一枚戒指,那是教皇赐予我的象征着圣骑士的身份象征,每个圣骑士都有一枚这样的戒指,拉法叶他也有的……只不过,当年我被剥夺身份的时候,那根手指,连着那枚戒指,被斩了下来!”他轻轻抚摸自己的断指:“这不但是对我的惩罚,同时也是让我记住我罪人的身份!我被驱逐出了教会,永远不能在教会里担任任何职务。”

    小雷点点头:“我明白了……你也是一名教会的叛徒,是么?”

    “是的。”老康点头:“因为我拒绝执行骑士团的命令。我们守护骑士团每一代一共有七名圣骑士,一旦有了损伤,立刻就会挑选最优秀的战士补充进来。当年……我奉命去剿灭黑暗议会的一个据点,可是我面对的对手,却是两个手无寸铁,毫无任何战斗能力的血亲……小雷先生,我想你知道什么是血亲吧?”

    “我知道。”小雷点头:“血亲是黑暗种族里的一个特殊的存在……我和一个血亲打过交道,他们天生没有任何战斗能力,却拥有高的智慧。”

    “可是我遇到的那两个血亲,并没有任何罪孽。”老康语气很平静:“后来我知道,那里也不是什么黑暗议会的据点,他们只是两个普通人,唯一和普通人类的区别,就是他们拥有血亲的血统而已,除此之外,他们几乎就是普通人,和普通人一样的生活,工作,结婚,养育孩子……可是他们唯一的罪孽,是他们的血统,他们拥有黑暗种族的血统,这就成为了他们必须要被杀死的罪孽!我拒绝杀死两个普通人,违背了骑士团的命令。因此我被认为是同情那些罪恶的生物,被剥夺了圣骑士的荣耀,收回了神圣的圣天使加持的法力……老康的语气中带着一丝悲伤。

    小雷叹了口气,他并没有说什么。

    这并不奇怪。

    任何涉及到宗教的斗争,往往都是残酷血腥,甚至是磨灭人性的!

    想了想,小雷才道:“那么,叶不群,他也是因为违背了教规而被……”

    “是的!”老康摇头:“这正是这件事情的不同之处!他不是被简单的剥夺身份……他是被下令处死!无条件处死!!”

    他的语气森然,缓缓道:“你知道的……教会之中原本是有着森严的等级,而身为圣骑士,原本是拥有非常优越的特权……圣骑士甚至拥有一种名字叫做‘豁免权’的权力!这种权利的意思,就代表着身为圣骑士,就算犯下了一般的罪孽,都可以被赦免!可以不被处死,可以留下性命!只有违反了那种十恶不赦的极为重大的罪孽,圣骑士才会被剥夺生命!”

    他盯着小雷的眼睛:“根据我知道的,教会的古老历史中,被宣布死刑剥夺生命的圣骑士,一共只有两人!而拉法叶,则是第二个!”

    么到底什么样的罪孽,才会严重到被宣布死刑?”小雷皱眉。

    “知道。”老康摇头:“历史上第一位被处死的圣骑士,他的罪名被严格保密,一起的资料都被封存起来,没有人知道他犯下过什么罪孽!”

    小雷撇撇嘴,苦笑道:“总不会是刺杀了教皇吧?”

    “很遗憾,不是的。”老康忽然用一种奇怪的语气,缓缓道:“历史上曾经有一位圣骑士,亲手杀死了一位即将继任教皇的红衣大主教……可是即使是那样的严重的罪孽,他也没有被判死刑,而只是被判了剥夺了一些身份权利,然后终生监禁在了一个荒岛之上!”小雷倒吸了口凉气:“连杀了教皇的罪过都可以免死……这个叶不群到底做了什么事情!居然让教会一心要杀了他?!”

    老康的表情忽然愤怒起来,惨然一笑:“他确实有罪!他唯一的罪过,恐怕就是掘出了一些让人恐惧的真相!!”他盯着小雷,忽然问出了一句奇怪的话:

    “小雷先生,我知道你并不信仰上帝……可是您认为,上帝是否真的存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