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至尊无赖 > 正文 第两百七十三章 【到此一游】
    “诸位……”玉玑子站起身来朗声道:“咱们在座有不少人都是曾经参与了历界盛会,这第一遭题目么,我想大家就比比脚力吧,说来可笑,世人凡是说起神仙,大体上这御风而飞的本事,总是放在第一位的。咱们修行之人,这驭风腾云之术,总是根本。不过说到这驭风之术的本事么,贫道是不敢卖弄了,我昆仑不以身法见长,倒是在座有逍遥派逍遥步法,有仙山派倪裳舞步,还有隐月宗的‘隐字诀’,我看三位掌门人宗主,不妨就立个题目,咱们斗斗脚力,如何?”

    逍遥子捻须微笑,淡淡道:“不敢,贫道那一点小微末伎俩,不敢拿出来贻笑大方。昆仑掌门谬赞啦。倒是追星子道友,你名号‘追星’,自然是这御风的本事天下闻名,还是又阁下说说吧。”他知道仙音的情况,所以并没有提仙音。

    追星子淡淡一笑,一双眉毛轻轻一挑,疯然站立起来,忽然伸出一只手来,三根指头之中,缓缓幻化出一朵雪白的七瓣小花来,那花瓣之上隐隐泛着几分银光,盈盈而生,颇是好看。

    “诸位,此花名字叫做‘忘颜’,乃是我来的路上,在东海蓬莱之后的忘忧岛上山下所见,那山上灵气弥漫,才得孕育出如此神品来。”追星子俊朗的面乳上带着一丝淡淡的笑意:“此外,还有西北狼婿山上的雪莲花,虽然只是凡间花草,但是功效不凡。还有南方岭南的紫叶竹,传闻乃是三清宗三清观中闻名的草木。”

    顿了顿,他继续笑道道:“这蓬莱忘忧岛,还有那西北狼婿山。以及那岭南三清宗三清观,都是距离这里有数万里之遥的地方。我想咱们不妨就以此为题目,立下一个赌约好了。反正那三个地方,分为三个方位,我们就以焚香为时,大家自行选择一个地方,前去采集这些花草,看看谁先回来,那便算赢了。如何?”

    逍遥子沉吟了一下,缓缓道:“这主意倒是也不错,可是这三个地方,总是有远有近,最近的,就是那西北狼婿山了,距离这里不过一万里而已,那岭南么,稍稍远了一些;而最远地。则是东海外的蓬莱忘忧山了。这距离有远有近,到时候有如何裁定胜负呢?”

    “逍遥掌门问得好!”追星子笑道:“自然是要分上下品啦。大家虽然都是脚力不错。不过若是万里来回,那恐怕毕竟也颇耗时间的。我这里有个主意……我估算了一下,以咱们的法力,若是只去一个地方,那么一两个时辰总是要的……”

    逍遥子立刻笑道:“隐月宗主客气啦,一两个时辰,若是老道士我。恐怕只能去最近的狼婿山了。要是再远些,可就来不及回来了。”

    追星子笑道:“逍遥掌门何必自谦?我的主意是这样的:我这里有一柱‘火焰香’乃是我东海特产,一拄香能焚烧足足两个时辰!那狼婿山距离这里最近,岭南稍远,而东海蓬莱最远。那么不妨分个上中下三品。若是能在一柱香烧完之前,采集回来一朵狼婿山的雪莲花,那么只能算下品。若是能采集回来一多岭南地紫叶竹,那么可算中品。如果能采集回来一朵忘颜花……那么可算上品。我这主意,大家看如何?”

    玉玑子和逍遥子两人互相看了一眼。都是点头。古钟和尚忽然笑道:“追星子此法身妙,不过贫僧还有一虑……若是有两三人,是采集了上品得忘颜花回来了。那又如何堪定高下之分?”

    追星子笑道:“那自然就看谁回来早些,谁就算赢了。”

    “不妥不妥……”古钟和尚连连摇头:“这么算下来,还是有些不便。试想。假若一个人采集的是下品的雪莲花,却只花了一个时辰。而另外一人虽然采集的是上品的忘颜花,却花了足足两个时辰。那么这么一比较,也未必就能说上品就比下品强!”

    追星子也不生气,点头微笑道:“大师所言甚是,不过这也不难。若是真的出现了大师所说的那种局面,咱们不妨将路程和时间也算计进去。反正这里这么多高人在场,总不会亏了哪一位的吧。”

    他这话说的虽然含蓄,不过也言下之意却已经再明白不过了。

    说白了,在座这些高人,即使是逍遥子玉玑子这种顶尖人物,若是要两个时辰之内来回奔袭数万里,也有些勉强了。但凡有信心能夺去“上品怎么会去选择“下品”?

    这追星子分这上中下三品,其实是为了照顾其他的诸如天机门还有诸葛门这几个实力略逊之人地面子罢了。以他们的脚力,要在规定时间前往东海蓬莱一个来回,那是肯定做不到的。不过西北狼婿山距离这里颇近,勉强一个来回,也能做到。这么一来,也算是完成了题目,至少不至于落得丢了面子。

    只不过这么一来,凡是想有心夺魁的人,就只有一心去东海蓬莱取那个上品了。

    众人虽然嘴上不说,但是都听明白了追星子言下的意思,一时间都点头赞同。可偏偏也还有人以小人之心度人,就听见一个干涩的声音喝道:“且慢,我还有一虑!”

    众人看去,只见却是坐在白眉身边的那个鲲鹏,他怪眼一翻,盯着追星子喝道:“那什么东海蓬莱地忘颜花,也是你说的。你既然刚才手里能拿出那朵花,那么自若那个地方你去过的。万一你弄虚作假,咱们可看不见!嘿嘿,就怕有人之前已经去过了一次,已经悄悄藏了一朵花在身上,比的时候,找个地方躲上半个时辰,然后第一个跑回来交差,那又如何?”

    这话一说出来。众人都是微微变色一时间面色各异,那玉玑子和逍遥子等高人都是面色不屑,以他们看来,身怀绝技之人,自然是不屑这种卑鄙勾当的。那姜大胡子心怀宽广,立刻就道:“此事万万不会。大家都是仙林高人,怎么会去做那种下三烂勾当!”

    不过那诸葛门主却面色复杂,悄悄撇了追星子一眼。心想:那鲲鹏老家伙虽然讨厌,可是说得也未必就没有道理。

    追星子却丝毫不见动怒,从容一笑,看着鲲鹏这确实是在下欠了考虑,不过若是在下想舞弊,也绝无可能。这忘颜花原本花辨呈现出七彩之色,可是摘下之后。灵气就会消散,每过一个时辰。就会少了一种颜色……比如在下刚才拿出的那朵花,只存下一丝银白之色,那是因为摘下已经有六个时辰了,十种颜色只剩下最后一种的缘故。所以,若是在下拿旧花来搪塞诸位,只要一看花色就知道啦。”

    鳃鹏依然“桀桀”怪笑两声,冷冷道:“未必啊未必……天下之大。能人异士诸多,天知道有没有什么仙家法术能让花草长存的。咱们这种比试,还是把规矩立得严实些为好!”

    追星子看来他一眼,淡淡道:“那么以阁下地意思呢?”

    鳃鹏道:“咱们立下规矩,凡是**之人,必须在那山下留下自己地了记号…如就在山崖之上留下一句话,表示自己来过!这才算公平!”

    小雷听得好笑,忍不住开口插道:“那么不如咱们去的时候。在山崖上面写上一行‘某某到此一游’,就是了,这样也挺有趣。”

    追星子看了小雷一眼,眼中闪过一丝奇异的光彩,干脆道:这么办!”

    玉玑子和逍遥子还有古钟和尚三人都是心中凛然。心想这追星子处处让步,丝毫不动怒,那肯定是胸有成竹,有了极强的信心,料定自己必胜,所以这才不屑于争执这些细节罢了。此人三百年前虽然已经不凡,可是未必就能挤压群雄,难道短短三百年,居然就有如此信心?!

    追星子已经从怀中取出了一株香,往地面上一插,他单手一挫,立刻一道火焰把香点燃,那香上冒出一株青烟,凝而不散,直直冲天而去……

    “香已点燃,诸位,咱们这就开始吧!”

    追星子淡淡一笑,拱手到:“诸位同道,请!”

    逍遥子和玉玑子等人互相看了一眼,都是笑道:“请!”

    那古钟和尚合什道:“阿弥陀佛,几位不必谦让啦,贫僧脚力不行,可就厚着脸皮先行啦。”说完,身子化作一道金光,奔着东边去了,自然是去东海蓬莱。

    那逍遥子和玉玑子互相看了一眼,逍遥子微笑道:“昆仑掌门,咱们不妨一路同行吧。”说完,两人挥了挥袖子,并肩乘风而去。

    那白眉深深看了追星子一眼,不声不响也起身离去了。鲲鹏紧紧跟在后面。三清宗的灵化道士忽然笑道:“追星子,你真地有如此信心?”

    追星子笑而不答,灵化摇摇头,长身而去。

    这些人不约而同都是奔着东方。

    追星子回过头来,看着妙嫣,微笑道:“仙子怎么还不动身?”

    妙嫣淡淡道:“我此番只是陪夫君前来,你们比试,我不参加。道兄请便就是。”

    说完,目光转到小雷身上,柔声道:“夫君,你怎么还不去?”

    小雷打了个给欠,懒洋洋道:“东方太远,北方太冷,南边太热也不知道去哪里好呢。”

    后面姜大胡子笑道:“哈哈,几位稍歇,小老儿自问实力不济,只得勉强去那最近的北方采一朵雪莲花来凑个数啦。”旁边诸葛神算也是叹道:“罢了罢了,莲花就莲花吧。”

    说完,两人同时起身往北去了。

    剩下的,那丹霞子摇头道:“我法力太弱,这场比试就不参加了,免得贻笑大方。”

    小雷看了看仙音,奇道:“你怎么不去?”

    仙音面色冷漠,却淡淡道:“我跟着你。你去哪里,我就去哪里。”

    后面君剑忍耐不住,喝道:“仙音!你身为掌门人,难道不以仙山名望为重么?”

    仙音摇头,淡淡道:“什么仙山,我不记得。”

    君剑脸上闪过一丝怒气,用力跺了跺脚,起身飞去,也是奔着东方。

    “越师先生。你呢?”小雷看了看坐在一旁地越师,他依然抱着一柄长剑,仿佛石头一般。

    “我只问剑道,其余不管。”越师居然难得的开口回了小雷一句,然后继续闭目养神。

    小雷这才回头看了看追星子,哼哼笑道:“追星子,你怎么还不走?”

    追星子淡淡笑道:“我欲等阁下同行。”

    小雷脸上笑容更威:不着急?”

    “不急。”追星子看着小雷,语气有些冷:“足下能匹配仙子如此人物,必然不凡。在下一心想见识一下足下的高深本事,纵然等上片刻。又有什么关系?”

    小雷叹了口气星子,此刻这里也没什么人啦。你也不必再装……你这人喜怒不形于色,若不是大智慧大慈悲史人,那就必然是大奸大恶之人!罢了罢了,我也没功夫和你说这些,你若是想跟着我。可莫要后悔……”他忽然笑了笑:“你以为我去东边么?错啦错啦!我偏偏往北方走。你跟是不跟?”

    追星子这才略微有些吃惊:“难不成你只求下品?”

    小雷一翻眼皮:“你管我!”

    说完,他起身用力伸了个懒腰,在妙嫣脸上亲了一下,笑道:“好老婆,你坐在这里等我,我去去就来。”又看了看仙音,笑道:“至于你,也别跟着我了。”

    说完,他身子倒退几步。轻轻巧巧跃到空中,居然真的往北去了!

    追星子面色有些复杂,略微一犹豫,毕竟他心中一心还想取胜不敢婄着小雷胡闹。还是起身一纵,身子化作一道金光,往东方去了……

    等众人都离去,这天台只剩下了妙嫣仙音还有那越师还有丹霞子四人。妙嫣不由微微皱眉,仙音冷冷道:“怎么,你担心你的夫君?”

    妙嫣微微一笑道你不担心?”

    仙音立刻语塞,转过身去不看妙嫣。

    就在这时候,远远地越师忽然睁开眼睛,淡淡道:“两位不必担心。”

    嫣道:“你怎么知道?”

    越师语气虽然冷漠,颤说道:“令夫方才不是说了……喜怒不形于色,若不是大智慧大慈悲,就必定是大奸大恶!此话虽然是说追星子,也同样能用在令令夫为人……看样子必然不是个肯吃亏的。”

    却说西北之遥,那狼婿山下,劲风凛测,万丈绝壁之上,乃是一片不毛之地,山顶上白雪蔼蔼,却是一片白色世界。

    只见远处两条金光分开天上云层,两条人影一先一后远远飞了过来,却正是姜大胡子和那诸葛神算。

    两人都是自问无望问鼎,所以心态倒也不着急,只是那诸葛神算脸色却未免有些失落。

    “诸葛门主,那前面就是狼婿山啦。时间已经过了快一半啦,咱们可要抓紧些,否则逾了时辰,回去脸上须不好看啊。”

    姜大胡子哈哈大笑,身子落在山顶之上,虽然是万丈峭壁,不过对于修行高深之人来说,却如履平地。

    诸葛神算长叹一声,苦笑道:“纵然晚了些时候,也是无妨……左右咱们也是取胜无望。”

    姜大胡子笑道:“诸葛门主,这话可就不对了。小老儿我来参加这盛会,原本自己有几斤几两,心中可是知道的。原本也不敢指望能名列五方高人,只是能来参与这么三百年一次的盛会,见识天下高人,也就不枉此行啦!我倒是劝你一句,这胜负可别看地太重。”

    诸葛神算苦笑一声,摇头不语。

    两人纵身到峭壁之上,那雪莲花乃是生长在绝壁岩缝之中,极是,两人寻了一陈子,果然在一条冰雪岩石缝隙中,找到一丛雪莲,姜大胡子哈哈大笑三成:“成啦。”

    他纵身过去,一把抓起,分了一朵给诸葛神算,笑道:“诸葛门咱们这就回去吧。”

    可是却不想那诸葛门主却目瞪口呆,仿佛痴了一般,紧紧盯着峭壁的上面,嘴巴微微张开,眼睛里满是惊讶!

    姜大胡子又唤了他一声,见他不动,也抬头看去,这一看,他不禁也一声!

    只见那坚硬地峭壁冰岩之上,有一行斗大的字迹深深雕刻在上面!

    那字迹歪七扭八,极是难看,明显写那字的人书法是差到了极点了。可是那一字一字,深深入石有半寸之深,笔画锋利如刀!

    但见那一行大字分明写着:

    “圈圈叉叉地,小雷到此一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