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至尊无赖 > 正文 第两百七十四章 【剑出鞘!!】
    地面上的火焰香已经燃烧几乎见底了。

    两个时辰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此刻日头早已经过了正午,那前往东边的诸人都已经回来,却是几家欢喜几家忧愁了。

    此刻天台上的场面,逍遥子玉玑子还有古钟和尚,都是盘膝而坐,面色平静,闭目不语,面前放着一株颜色斑斓的忘颜花。

    而那白眉和鲲鹏,则是目光之中合着几分惊诧,紧紧盯着追星子!

    就连妙嫣和仙音,看着追星子的目光都不禁带了几分惊讶!

    原来刚才比脚力一行,这些人同去东边,那追星子最后出,却最先回来!

    不过短短一个半时辰,就在妙嫣和仙音都在等候的时候,东边就有了动静,那追星子身子快若流星一般,仿佛带着一道霞光划破长空,从远而近!而在他的身后,紧紧跟着的则是逍遥子!

    两人虽然几乎同时落地,不过逍遥子却立刻自承认输了,只因为追星子出比他略晚了片刻,最后却两人同时最先回来,逍遥子光明磊落,不愿意占这便宜,立刻开口认输。

    而之后第三个回来的,居然是鲲鹏!

    他乃是鲲鹏成精变的人,他化出了自己的本相,乃是一只上古的鲲鹏鸟,硕大的双翼一振,来回如飞!单纯的论这度,倒是比其他的几个高人还要快了三分!

    第四个回来的,则是君剑了。她晚走了片刻,却因为仙山派的倪裳舞步奥妙,结果反而在玉玑子等人之前。

    之后玉玑子和白眉同时达到,古钟和尚则在其后。最后回来的。则是那三清宗地灵化道士。

    不过那灵化道士似乎对胜负并不太在乎,刚一回来,立刻就往地上一坐,神色从容如常。

    等到众人盘膝打坐调和内息完毕,逍遥子开微笑开口道:“隐月宗主果然厉害,看来这次比试,隐月宗的隐字诀独步天下,这御风之术,当今天下是以隐月宗为冠啦。贫道甘拜下风。”

    追星子淡淡一笑遥掌门客气啦,你我同步到达,原本是不分高下的。逍遥掌门一位谦让,倒是让在下有些惭愧了。况且本门也只有这隐字诀还勉强能一观,其他的本事,就不大入流啦。”

    玉玑子开口道:“胜就是胜,输就是输,也没什么好说的了。既然大伙儿来这里,自然就是为了品出一个高低来。这场比试。自然是隐月宗追星子赢了,我等心服口服就是。”

    他面带微笑。丝毫不以落败而为耻,倒是一副大家风范,反而笑道:“追星子,你那隐字诀果然奥妙,后而先至,贫道是佩服得很的,若是有机会。定要找你仔细切磋一番。”

    “如果所问,不敢藏私。”追星子作了个揖。

    旁边鲲鹏面色有些不善,他乃是鲲鹏为人,最擅长的就是飞翔,在自己最有信心的一节上输了,自然心中有些恼怒,立刻开口叫道:“还有人没回来,现在说胜负恐怕还为时过早了吧。”

    追星子从容一笑:“不错,还是等那几位同道回来再说吧。”

    说完。缓缓坐了下来,双手平放在膝盖上,微笑不语。

    就在此刻,只看见天边远远的两道金光一先一后而来,落在地上。却是姜大胡子和诸葛神算两人。

    那姜大胡子哈哈一笑来诸位都早回来啦。看来我赶紧赶慢地,也不过是夺了一个下品罢了。”说完,哈哈一笑,从怀中掏出一朵雪莲花来。笑道:“好在这火焰香还没有灭,总是没有出丑。”

    那诸葛神算却看了看众人,开口道:么没看见那位小雷先生?”

    妙嫣皱眉夫君也是往北,两位难道不曾看见?”

    姜大胡子也是奇道:可奇啦。雷先生应该比我们快才对啊。”说完,就把自己和诸葛神算在狼婿山上看见的小雷留字说了一遍。

    众人都是奇怪,小雷明明是在两人之前采了雪莲花,怎么却反而还没回来?难道是路上遇到了什么事情耽误了?

    妙嫣却心中有些着急了。小雷莫名其妙的“失踪”可是有不少前例的,难道是又遇到了什么事情?

    众人互相看来几眼,都猜不出来。

    又过了片刻,只见那火焰香已经渐渐烧完,两个时辰的限制勘勘就要到了,小雷却依然没有到来。

    古钟和尚咳嗽了两声这时间即刻就到了,小雷施主如果还不能回来,这一轮的比试么,可就不能算他之数啦。”

    仙音面色不渝,正要说话,妙嫣却拉住她,微微摇摇头,随即目光看着远方,沉思不语。

    就在此刻,那火焰香的最后一截也燃烧殆尽,香灰颓然掉下,古钟和尚看来一眼,又瞧了瞧玉玑子等人,正要开口说话,却忽然听见头顶传来一个懒洋洋的声音:

    “灵化道士,我母差点被你害啦!”

    妙嫣顿时面露喜色,脱口:“小雷!”

    就看见一道金光当头从九天之外射了来,只见一条人影足塌五彩祥云,犹如闪电一般,瞬间就到了众人面前,咻的一声,从云端落了下来。站在当场,嬉皮笑脸,不是小雷是谁?

    妙嫣奇道:“夫君,你不是去了北方么?怎么……”

    小雷撇撇嘴巴,笑道:“你当你夫君真地那么没志气,一个下品就足够了么?”

    他从怀中缓缓取出三样东西,先是捏着一朵雪莲花,看了仙音一眼,笑道:花赠送美人,这朵雪莲花倒是挺像你了的,冷得很,却也美得很。”

    说完,随手一掷,把莲花**了仙音地髻之上。又取出了一朵七彩忘颜花,款款走到妙嫣面前,柔声笑道:“好妙嫣,你就好像它了。温柔婉约动人,这忘颜两个字,落在你身上倒是最恰当不过了,我能有你为妻,那么纵然忘记了之间诸多美丽颜色,也是不枉了!”

    轻轻把那朵花戴在了妙嫣的捎上,这才有捏出了一根两尺长的紫色文竹,在手里晃了晃,众人还没开口。小雷已经跑了过去,对着三清宗主灵化道士笑道:“灵化老道士。你可是要为我做主,你三清观地那些徒子徒孙,可厉害嚣张得很啊,我不过去想采你后山得紫叶竹子…百多个小道士拿着飞剑摆了个什么大阵来追杀我!不过我看在你的面子上,也不会为难他们……只是你那些徒弟,未免太过跋扈了一些。我就出手教训了几个人罢了。只是又费了我不少时间,差点就来不及回来啦!”

    他一口气说完,这时候香火才刚好熄灭!小雷拍手笑道:“好好好,总算没有迟到。”

    这时候,众人才终于反应了过来,人人都是满脸震惊,那追星子也是面色苍白,盯着小雷,勉强道:你难道在两今时辰……把三个地方都走了一趟?”

    小雷叹了口气错,可把小爷我累死啦。”

    说完,一口咬下一片竹叶,叨在嘴角边上,懒洋洋往地上一坐。

    此刻人人震惊。更有人暗暗估算三个地方加起来的距离……

    往北狼婿山万里,往南两万里,往东三万里。在加上来回的双倍路程……

    可能!”那鲲鹏忽然开口叫道:“一共十多万里地路程,你怎么可能两个时辰就走遍!!“

    小雷笑道:“的确不是两个时辰……”他竖起一根手指,淡淡道:“应该是一个时辰……另外一个时辰么,我和三清宗门下的一百多个弟子打了一架华道士,你们三清宗的那个剑阵,的确干很厉害啊!害地我和一百多个小道士在你们的后山捉迷藏捉了一个时辰呢!”

    一……一个……

    一个时辰?

    逍遥子捻着胡须,无奈叹息。旁边玉玑子却表情凝重,盯着小雷,其他众人都是眼中颇有半信半疑。

    人间,怎么可能前如此御风之术?

    纵然是天上的神仙……也不可能!!

    小雷却心中暗道:不过十万里而已。小爷我学的可是正宗地斜月三星洞菩提老头的筋斗云!虽然比不上那个猴子一个筋斗十万八千里,不过这么点距离,花上一个时辰,也不算太过丢脸啦。

    良久,追星子忽然长长出了口气,目光凝视小雷,脸上表情也一扫刚才的淡定从容,缓缓道:“你赢了!足下如此绝学,追星子甘拜下风!这一节,追星子认输就走了。”

    不等众人回过神来,追星子已经轻轻拍了拍衣衫,缓缓道:“昆仑掌门,不知道下一个题目,是什么?”

    玉玑子沉吟片刻,缓缓道:“仙林盛会有五论,分论术论宝论法论道论剑。这论术一项,自然是小雷先生技冠当场了,这下一节么。咱们自然就是论宝了!”

    修行之人都拥有自己炼制的法宝,各种法宝各有高低,法力威力都有不同。

    不过若是说到当今修行仙林之中,最擅长修炼各种法宝,技艺最强的,那么毫无疑问,就是善于各种机关消息绝学,能制造出神妙无双地机关兽的天机门了!!

    说到这里,玉玑子看大胡子一眼,朗声道:“姜门主,这一节,还是请你先吧。不知道这次天机门又带来了什么宝贝?”

    姜大胡子笑了笑愧,惭愧!我天机门不过是继承了一些老祖宗地手艺罢了。实在没有什么可卖弄的。那机关兽也不过是祖上留下了几副图纸罢了。若是说到眼下,却实在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东西……”

    这话说的倒也算磊落。他天机门虽然是号称技艺无双,可是毕竟炼制法宝,除了技艺之外,还需要有珍惜的材料,还有高的法术。比如当年小雷炼制自己的那把菜刀,就用了玄武内丹——若是没有珍惜地材料,技艺再好,也是没用的。

    姜大胡子笑道:“我不敢献丑,不过说到手艺,我也不敢妄自菲薄。小老儿自问眼光还是有的,不如就在这里做一个评判,各位有什么宝贝,就拿出来,由小老儿我来品一个高下,也就是了。”顿了顿,他又道:“不过我一人只目,不敢说就那么准,还是请三大门派的掌门人和小老儿一起评判,才算公允。”

    这话一说,众人无不称好。

    那追星子微微一笑然如此,就让在下抢个先吧!我有一把宝剑,还请几位品一品!”

    说完,他捏了一个剑诀,伸指指天,口中一声尖锐长啸!

    那声音仿佛龙吟一般,直达云霄!

    随即,就听见天空之中,传来一声隐隐的遥遥呼应之声,瞬间天空之中,一道金光分开云层,霎时间霞光大盛!

    但见金光之中一道青气骤然爆出来,瞬间就连在场众人都感受到了那森然的剑气!

    就看见咻的一声,那道青气陡然从天而降,仿佛隐隐带着一团青色气焰,落在当场!只见一柄造型古朴的长剑,插在地面上,剑身兀自隐隐颤抖,出轻微的嗡鸣!

    旁地越师忽然睁开眼睛,眼中放射出凌厉的光芒,紧紧盯着追星子!那追星子昂然而上,单手一把拔出了长剑……

    只见那剑身完全呈现出透明状态,剑锋之上,一环环,一圈圈,一道道,都是森然剑气!远远的就让人感到彻骨寒冷!

    如此神剑,这是这么刚刚出鞘,就威力如此!众人无不惊讶!!

    妙嫣忽然眼中一亮,脱口道:“这是秋露!!是昔年东海神君的那柄‘秋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