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至尊无赖 > 正文 第两百七十八章 【千万别惹怒仙音】
    这是……这是什么法宝?”

    几乎在场所有人脑子里都是这么想的,只不过却唯独姜大胡子开口问了出来,其他的包裹了逍遥子和君剑,白眉等等厉害人物,虽然心中嘀咕,却忍住没有开口。

    小雷看了一眼姜大胡子,笑道:“我这法宝是最近才得来的,所以大家没怎么见过罢了。”说完,把葫芦随手塞进了乾坤袋里去。

    这时候众人才醒悟过来,那第一个开口的是古钟和尚,这和尚眼看小雷把葫芦放了回去,忍不住开口道:“这个……小雷施主,此番来是比试斗法,你将隐月宗主吸了进去,自然是算你赢了,那么就请把他放出来吧…把隐月宗主吸进法宝里,这么下面的论道,少了隐月宗主,可总也不太好吧。”

    小雷故意搔了搔后脑勺,装出几分为难来:“这个么……可有些难啦。我这法宝有个古怪,自己还不曾完全参破操控得了它,现在装了人进去,恐怕没有三五个月,只怕放不出来的。现在我却也没办法了,过得三五个月,葫芦自然就会把她吐出来,眼下却着急不得啦。”

    古钟和尚皱起眉头:不太合规矩吧。”

    小雷眉毛一挑,淡淡道:“刚才众位都听见看见的,我出手之前曾经问过追星子,我这法宝恐怕操控不善,唯恐对他有什么损伤,他自己说无妨,那么现在这局面。可须怪不得我啦!”

    说到这里,语气一转,盯着古钟和尚笑道:“还有,这比斗么,总是有损伤的。昆仑掌门比剑重伤的时候,也不见大师说一个字。现在我不过把这追星子收了起来,大师就说我坏了规矩,难道是针对于我?若是大师有意下场赐教。我奉陪就是了。”

    古钟和尚一张脸立刻沉了几分,不过随即就苦笑道:“惭愧惭愧,小雷施主如此法宝,贫僧是万万不敢领教了。这斗法一节,贫僧自认不如就是了。”

    小雷吃吃笑道:“那也无妨,既然不斗法,大可以斗剑就是了。我听说佛门的剑法自有独到之处,大师佛法精湛。想必剑道也有心得吧。”

    古钟和尚眼中闪过一丝精芒,随即和小雷对视了片刻,脸上才微微一笑了。罢了,贫僧的剑术,三百年前就不能如方家之眼,此刻更有逍遥掌门和越师先生这种剑术大家在这里,还是藏拙算啦。”

    顿了顿,他却朗声道:“不论如何,刚才剑术之斗。总是隐月宗连赢了两场,斗剑之争,还没有分出高低来,就被施主吸入法宝了,那么这斗剑地结果,到底怎么判定呢?”

    小雷还没说话,旁边就听见仙音冷冷道:“什么判定不判定的,有不服气的上来比一场,活着的是赢家。死了的就是输家。岂不简单!那追星子不过赢了两场而已,你这和尚婆婆妈妈多嘴,你若是想比,就只管下来,如果不比。就给我闭嘴吧!”

    古钟和尚却也不动怒,只是淡淡道:“仙山掌门好大的威风,贫僧却只认得一个理字罢了。现在斗剑的赢家没了,这剑却怎么斗下去?”

    一旁的白眉忽然也开口道:“这和尚说地有礼,千年的盛会,自然有规矩!却没有听说过有人能凭借一两件法宝就技压全场的。”顿了顿,他又道:“昆仑掌门重伤,大家自然心中惋惜,不过我等既然以身求道,自然也早就想好了有这种局面,既然是斗剑,那么有些损伤也是在所难免。不过那隐月宗主,却毕竟没有受伤,虽然被吸入了法宝,可毕竟没什么损伤,还是想办法把他放了出来为好。”

    小雷嘿嘿冷笑几声,只是盯着几人道:“有趣有趣!今天倒是真让我开了眼界啦。看来我这法宝倒是挺遭人恨的。我明白说一句吧,显然要我把他放了,那是绝对不可能的。纵然我肯,这葫芦也放不出来。除非我自己一剑把这宝贝劈了,兴许还有可能。难道诸位是要我自毁法宝么?”

    这话一说,白眉和古钟都闭嘴不语了。

    说实话他们都为小雷的这件诡异的法宝而感到心惊!一般来说,凡间的修行者纵然能修炼出一些厉害地法宝,但毕竟法宝的威力还是局限于法力的高低。而小雷的这个葫芦,也太过诡异了!那追星子何等本事,能一剑几乎将昆仑掌门都劈死!这等修为,几乎是当世顶尖修为了!可是在小雷地这法宝面前,却连一个照面都没坚持住,随随便便就被摆平了。

    就算小雷的修为不比追星子差,可是这法宝也厉害得太过离谱了吧?

    这两人心中各有见不得人的心思,不过在这一点上倒是同样的想法……都是对小雷的这件法宝起了警惕之心!

    这么一件过于厉害的东西存在,实在太让人不放心了!不论出于何种目的——如果这种法宝不能在自己手里,那么也绝对不能让它继续存在在这个世界上了。最稳妥地办法,还是毁掉最好!

    两人都是一般的心思,最好就是接着追星子的事情,逼迫小雷把法宝毁了,放追星子出来。

    那追星子虽然厉害,不过白眉自问本事也不差,未必就没有和追星子一拼的机会。不过小雷手里的那个法宝,却太吓人了!

    耳听小雷说什么“除非把葫芦劈了才能放人出来”,两人都是一般心思,正中下怀,只是要他们说出来,却又不太妥当。都是用颇含深意的目光看着小雷。

    只是他们两人自恃身份不肯开口,旁人却未必有这份顾虑,那鲲鹏怪笑道:“既然如此,你就把葫芦劈了,放追星子出来就是了!斗法算你赢了,不过斗剑的结果还没出来呢!”

    小雷冷笑道:要我自己劈了法定?”

    “是啊!”

    怎么不自己劈了你那颗脑袋!”开口的是仙音。

    仙音忽然走到当场,冷冷瞧着鲲鹏,喝道:“你这家伙,我看你早不顺眼,快快过来,让我一掌打死你算了!”

    鲲鹏大怒,长身站了起来,就要下场。白眉却拉住了他,使了个眼色,摇摇头道:“不可不可!仙山掌门人,你以什么身份来向我这兄弟挑战?现在斗剑地赢家是隐月宗主,你若是要斗剑,自然是应该寻隐月宗主。而斗法的赢家是这位小雷先生,你若是要斗法,就该去找小雷。”

    仙音怒极,眼睛里已经冒出杀气来,正要作,小雷却一把拉住了她的手,脸上带着微笑,摇了摇头,低声道:“不要生气,你一生气,就上当啦。”

    他抬头看着鲲鹏和白眉,淡淡道:法宝么,要毁了它也不是不可……不过我自己是不敢出手的,这乃是我师门长辈所赠,我若是毁了它,难免我师门怪罪,两位若是愿意,就请代劳吧。”

    白眉和鲲鹏立刻变色,紧紧闭上了嘴巴。

    他们两人前一日吃了那种大亏,哪里还敢招惹小雷的“师门”?单纯是他地两个师兄,都已经厉害到那种程度了,若是把小雷师门的“长辈”引了出来,那还了得?

    白眉立刻就把目光投向了古钟和尚,古钟和尚却也闭上嘴巴,不肯看他一眼。

    旁边妙嫣听了会儿,忽然笑道:“这个么,我倒是有个主意。”

    妙嫣款款往前走了一步,笑道:“这盛会的规矩么,自然是不可破的,不过眼下追星子已经被吸了进去,若是放是放不出来的,若是要毁了我夫君的葫芦……嘿嘿,恐怕就是我夫君答应了,旁人也未必答应。”她最后故意冷笑了两声,很明显人”之中,就至少包括了她自己了。

    在场的高人当中,妙嫣是肯定站在小雷一边的,此外仙音也肯定是跟着小雷的。那么,纵然白眉和古钟和尚联合起来,那鲲鹏也算他们一方的。其他的人,逍遥子自然不会和小雷为难,就算他不会明着帮小雷,最多两不相帮就走了。至于君剑,她怎么也不会出手和自己的掌门人仙音为难吧!

    古钟和白眉都是估算力量对比,也只得静静等妙嫣说下去。

    “那么我倒是有一方法,这斗剑一项么,倒也不难。虽然隐月宗主被困。不过诸位之中只有昆仑掌门和越师先生已经下场过了,其他的都还没出手。不妨大家自行比较,谁若是能技压当场,那么不妨再和越师先生较量一下,如果能赢得越师先生的话,等上些日子,等追星子出来之后,再和他比较一场就是了。看看这剑道第一,到底是谁!”

    言下之意,如果连越师都赢不了,那也不用找追星子打了。

    逍遥子面露微笑,第一个开口道:“此法甚善!”

    仙音也冷冷道:“就这样!”

    逍遥掌门和仙山掌门都开了口,其他诸人也都觉得这勉强也能行。那白眉也不开口的,唯独古钟和尚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的目光,不过也没有开口反驳了。

    那逍遥子却又加了一句剑且不着急,不过这斗法刚刚一场已经分出了胜负,乃是隐月宗主落败,小雷赢了。下面哪位同道愿意上来斗法的,就直接向小雷讨教吧。”

    这话说完,都是沉默。

    刚才小雷那件法宝实在是让人太过惊讶了。那宝贝也不知道怎么的,追星子那种强横的修为,连一下都没抵挡住就完蛋了,其他众人哪里还敢上来向小雷挑战?

    那白眉面色有些犹豫,似乎在迟疑要不要上场,不过想起刚才的场面,叹了口气,还是没动。

    逍遥子微微笑道:“既然诸位无人上来,那么斗法一项,可就算是小雷赢了。”

    古钟和尚开口道:“逍遥掌门,你逍遥派法术精妙,为何显露两手?”

    逍遥子拢了拢胡须,淡淡道:“这孩子原本就是我逍遥派门下,学得不少我逍遥的法术,大师若是想看逍遥派的法术,只管上来向他讨教就是了。何须贫道动手?”

    眼看古钟和尚闭嘴,逍遥子才道:然无人应战,那么这一场就算小雷赢啦。”

    旁边妙嫣面露喜色,对小雷温言道:“恭喜夫君。算上斗法一项,加上之前的斗御风脚力,你已经连赢两项啦。”

    小雷淡淡一笑,没有说话。

    仙音却已经第一站了出来,她白衣飘飘,站在当场冷冷盯着白眉和鲲鹏,喝道:“很好。现在总可以比剑了吧?两个老家伙出来吧,刚才婆婆妈妈那么多话,现在大家就痛痛快快打一场,看看你的剑上功夫,有没有嘴巴厉害!”

    白眉冷冷道:“想不到仙山掌门如此火气,老夫可没有得罪仙山派啊!”

    仙音眉头一挑:山派什么的,我不知道!不过你得罪了他。就是得罪了我十倍百倍!”

    说完最后一句,眼中没来由的闪过一丝羞赧,随即竖起眉毛,喝道:“你们两个。是白眉毛地先来,还是那个青脸的丑八怪先来?”

    鲲鹏哇哇大叫,这次白眉却没有再拉他了,他身子一纵已经跳了出来,喝道:娃娃,我就和你比一场!看看你们仙山派的本事到底如何!”

    说完,他两个袖袍一抖。唰唰两声,一双手里各自幻化出一柄长剑,两把长剑一黑一白,居然是使得双剑。

    仙音目光冰冷,眼中闪动着淡淡的杀气,她手里无剑,原本她带着一柄普通的飞剑,却在前一日和古钟和尚的那一剑后毁掉了,此刻双手空空。忽然一眼看见地上插着的那把秋露剑,也没想太多,走了过去一把拔了出来,手腕一抖,嗡的一声。秋露剑剑锋一扳,爆出森然地剑气!

    鲲鹏连连摇头,大声道:“不行不行!你这可不公平!这秋露剑可不是你的东西,你凭什么用它和我打!”

    仙音皱眉,冷冷道:“为什么不行?你到底打不打?”

    鲲鹏依然摇头:“你用你自己的剑,不然太不公平。这剑如此锋利,我岂不是吃亏太多?”

    仙音想了想好,就依你!”说完,转身把剑送到了小雷面前,递给了小雷。

    那秋露剑插在地上的时候,其实人人都在偷偷看它,此刻见仙音随后拔了出来,又交给了小雷,顿时就听见白眉喝道:剑不是你的,你凭什么拿?”

    小雷翻了个白眼:“废话,这剑是追星子的,现在追星子都在我这里,自然剑也放在我这里了!”

    白眉立刻哑口无言。

    小雷接过秋露剑在手里,对仙音做了个鬼脸,那意思是:做的漂亮。

    趁机拿了一把好剑,小雷当然不会拒绝啦。

    至于那追星子…雷若是肯老老实实放他出来,恐怕都要看他心情了。至于这把剑?那就更不用说了。

    君剑眼看掌门人出战,立刻反手拔出了自己的配列门人,你用我地剑吧。”

    音正要接剑,却听见旁边逍遥子朗声笑道笑道:“无量天尊!君剑仙子且慢,贫道这里倒有一柄剑,乃是当日拣来的,现在正好完壁归赵啦。”

    说完,他从袖子里缓缓拿出了一根碧绿的柳叶枝条!

    正是仙音从前使用的仙山派地掌门人之间,柳叶剑!

    当年仙音偷袭小雷抓走了他,却不小心遗失了此剑,被逍遥子拿走了,此刻终于还了回来。

    仙音接过了逍遥子递来的柳枚,拿在手里,不由自主的,心中就仿佛感到了一丝熟悉的感觉,自然而然的默默念出心诀来,一丝金光从手掌里缓缓逼出,那柳叶枝条缓缓的幻化出一柄青锋剑来!

    仙音一剑在手,眼中骤然放出了光彩,只觉得这柄剑自己隐隐的极为熟悉,握在手里,隐隐和自己心意想通,她昂起下巴,面沉如水,看了那鲲鹏一眼,挺剑而立:“来吧!”

    而此刻,在小雷地眼中,看着仙音一有白衣如雪,请丽如冰,宛然就是昔年万仙大会上第一次看见她的模样,不由得心中有些感叹。

    那鲲鹏手里黑白双剑互相一敲,出一声怪异的碰撞声音,当的一声,就听见他喝道:剑吧!”

    说完。身子化作一道黑风朝着仙音疾射了过去,一白一黑两柄剑仿佛旋风一样旋转起来,**森然的寒光来。

    衣秧飘扬,仙音娇柔的身子却丝毫不动,等对方靠近了自己,忽然她身子在原地飞快地旋转了起来,脚下莲步款款,衣裙飘弄。正是正宗的仙山派的绝学倪裳舞步,只见她身影卓越动人,仿佛凌波仙子一般,虽然在刀光剑影之中,却仿佛依稀翩翩起舞,手里地柳叶剑轻轻扫出,**一片剑锋残影。

    就听见叮叮咚咚声音连绵不绝。两人瞬间拼了不知道多少剑,最后就听见那鲲鹏口中一声。忽然吐了口气,两人的三柄剑又撞在一起,出了一声清脆的声音,剑锋相交出爆出一串耀眼的火光。随即两人身影远远的分开来。

    那中间两人刚才相斗地地面上,却已经留下了不知道多少剑痕,却还有好多脚印!

    要知道,这种级别的修为之人,斗法的时候全身的法力才会释放出来,那是非同小可!一步步迈出来,法力所至。纵然是坚硬的地面,也会留下脚印。

    不过此刻地上的脚印却又有不同了。

    那鲲鹏一边的,脚印巨大,而且凌乱,前后左右都有。

    可仙音这里,地上却只留下了十六个小巧的脚印,却正好形成了一朵盛开地莲花的图案!

    两人远远分开,那鲲鹏满脸青气,面色狰拧。而仙音的一张绝美的脸庞却越冷漠。肌肤之上隐隐地露出几分仿佛玉一般的光彩来。

    妙嫣站在远处,看着地上仙音留下的那十六个形成了莲花图案的脚印,心神飞驰,忍不住想起昔年两人同在仙山派中学艺的时光来……

    嗯……

    这是,妙字诀的倪裳舞步啦……

    倪裳舞步。练到最高境界,无论怎走,都只有十六步,纵然千变万化,到了最后,其实也只是按照这十六个方位走来。当初我们修炼这步伐的时候,因为我天资比仙音好,天生地灵气被我继承了十之*,当时我早早的就吧这倪裳舞步修炼会了,师父总是夸我聪明。

    而仙音却足足学了三年,才学会这步伐,却走得远远没有我好。

    可是现在看来,她也终于把这套步法练到如此造诣啦……想来那些和我争斗了百年的日子了,她每天都过得不快活,每天都在拼命的下功夫拣功吧…从小性子就倔得很,我虽然天资比她好,可是这毅力,就比她差了些了。

    忽然听见一声凄厉的长啸,妙嫣这才一振,原来长啸是那鲲鹏出的,他站在那里似乎调和了一下内息,忽然长啸声中,双剑飞舞起来,纵身而上,这次他的剑却没有直接劈向仙音,而是隔着老远就上一剑下一剑左一剑右一剑,连绵不绝,一口气在瞬间也不知道劈出了多少剑来!

    一时间就看见剑气纵横冲霄,那密密麻麻的无数道剑光仿佛大网一般罩了下去。

    原来这鲲鹏也注意到了仙音的步法奥妙,自己绝大多数地攻击都被对方躲了开去,心中略一沉思,就想出了这个法子来。

    他不惜耗费法力,一口气劈下一百多剑,用剑气布下这绵绵的剑网,就是为了限制仙音那奥妙身法的挥空间。

    要知道,这鲲鹏原本就擅飞,这御风之术天生就极强的,身法自然也厉害。不过若是长途比脚力度,固然是厉害,可是这中比斗之中的腾挪奥妙,却比不上仙山妙字诀倪裳舞步地精妙了。

    不过他也是极聪明的,立刻就想出了这么一个应对之策。

    果然,随着那一道道连绵不绝的剑网笼罩下来,仙音持剑左右抵挡,身法渐渐似乎有些施展不开的模样,仿佛略微有些滞涩了,这时鲲鹏才大喝了一声,身子凌空,当头双剑同时斩了下去。

    仙音眼中闪过一丝厉色,长剑指天,斜斜一点。

    叮的一声。

    鲲鹏手里的白剑立刻被仙音的柳叶剑荡开了。可是那黑剑却依朝着仙音刺了下去。

    仙音嘴角含着一丝冷笑,忽然之间,她的身子以一个极为怪异地动作扭动了一下!

    这一切也只是生在瞬间而已。而她扭动的那个姿势,却分明不再是倪裳舞步了!

    怎么说呢,就仿佛周围的那一面硕大的剑气网仿佛一只大手,已经抓住了仙音……而仙音忽然变成了一只泥鳅,身子一拧,就窜了出去!

    小雷和逍遥子看见仙音的这个身法,同时眼睛一亮!

    仙音的身子瞬间爆出了一种令人不可思议的度!她居然贴着鲲鹏刺出的黑剑地剑锋,不退反进!那黑剑的剑锋几乎是贴着她的身子滑过。仙音的空着的那只手忽然拾了起来,伸出三根纤细的手指,屈指轻轻一弹……

    不,不是一弹!

    她的手指仿佛只抬了一下,可是那瞬间,却不知道弹了多少下!

    第一下弹在鲲鹏的黑剑上地时候,鲲鹏就感觉到了手腕猛然一疼!然后那疼痛瞬间冲便了全身,撕裂了自己的护身法力。随即第二下,第三下……

    他心中骇然,身子在空中连续变幻了十八种身法,可是仙音却似乎一下变成了他的影子一般。如影随行,紧紧着他!

    众人分明就听见鲲鹏手里的黑剑出了叮叮咚咚一连串怪异地声音。只听见最后那一声鹏闷哼了一声,只觉得胸前一阵剧痛,再也拿捏不住黑剑,那黑剑脱手冲天飞了起来,半空传来仙音的一声冷笑。之间她的身子贴了上去,随手一抄,就把黑剑抄在了手里。

    随即仙音冷笑不绝,手里抄住了鲲鹏的黑剑,看着鲲鹏身子已经落了下去,她却当头举起黑剑劈了下去。

    只见一道灿烂的剑光从剑锋上爆了出去,然后瞬间无数道剑气射开,奔着鲲鹏而去,那鲲鹏刚刚落地上。抬眼一看,对方剑气已经到了面前,无奈抬起白剑尽力遮挡!

    一时间就看见剑气纵横,那鲲鹏也着实厉害,漫天剑气劈向了他。他忽然仿佛长出了无数条手臂一样,就好似千手观音,一柄白剑在他手里变成了十柄百柄,居然将仙音的漫天剑气尽数抵挡住了!

    仙音此刻忽然长啸一声,黑剑当头刺了下来,鲲鹏就感觉身子一震,黑列刺在了他白剑的剑尖之上,巨大地冲击力量使得他脚下站立不住,连连后退,腾腾腾腾,退出了十几步,这才勉强站立住了。

    只见他的手里的白剑之上,还有仙音手里的那黑剑之上,密密麻麻,全是缺口!而且在仙音的剑气催动之下,白剑黑剑抵在一起,同时隐隐的弯曲了起来。

    终于,嗡的一声,白剑黑剑又是同时寸寸断裂。鲲鹏大惊失色,眼看断剑碎片射向了自己,他身子赶紧侧身躲开,却冷不妨仙音另外一只手里的柳叶剑已经当胸刺过来!

    此刻正是鲲鹏一口元气刚刚耗尽的时候,眼看这一剑就要当胸刺了进去,鲲鹏心中绝望,就此闭目等死了。

    仙音却忽然反手撒剑,这一剑只用剑身在鲲鹏地脸上狠狠的抽了一下。

    啪!

    鲲鹏的半边脸颊立刻高高肿了起来,仙音的另外一只手却扔掉了那剩下剑柄的黑剑,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印在了鲲鹏地胸口!

    只见仙音眼中闪过一丝光芒……

    鲲鹏忽然身子横着飞了出去,重重跌在地上。

    他刚刚站了起来,就感觉到全身气血沸腾,胸前疼的几乎要裂开了一般。

    哇!

    一口鲜血喷了出来,仿佛胸口那要爆裂的感觉才稍微好受了一些。

    仙音却已经盈盈站在当场,柳叶剑撤剑在身后,傲然而立:“你服不服?”

    “咳咳……”鲲鹏咬牙,眼睛里虽然满是恨意,咬牙道:“贼人……刚才你不肯一剑刺死我,而只打我……咳咳咳……只打了我一掌……咳咳……却别想我领你情!!”

    仙音眼中却露出几分鄙意:

    “领情?那倒不必了,我不一剑刺死你,是不想你死的太快罢了。你中了我一掌,比被我刺一剑更加难受百倍……你慢慢消受吧。”

    鲲鹏张嘴欲说话,可是刚一张嘴,就是一口血又喷了出来。

    妙嫣在一旁眼中露出怜悯,缓缓道:“截脉十三…然是截脉十三……”

    “截脉……截脉十三?”鲲鹏一听见这四个字,身子猛然晃了晃,几乎就站立不住了。一时间满脸都是绝望,恐惧,死死盯着仙音。

    仙音冷冷道:“你中了我截脉十三,胸口会越来越涨痛,到你涨得受不了,就会吐一口血。然后你会稍微好过一些……不过涨痛的感觉会再次变得强烈……你会再吐血。等你吐了十三口血之后,就是你的死期了。”

    白眉早已经飞身到了鲲鹏的身边,一把扶住了他,骂道:“贼人!你下好狠的手!”

    音淡淡道:“谁叫你们得罪他,那就是该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