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至尊无赖 > 正文 第两百八十一章 【败家子】
    这一场变故来得快去掉也快,眼看两大高手对决变成了群殴,那古钟和尚的十四个分身纷纷被打倒之后,瞬间就不知道挨了多少拳脚剑招,纷纷化作金光消散掉了。

    而最后,就只剩下了古钟的本尊还在那里,周身都是一团护体佛光笼罩,周围那些小雷的分身刚刚攻到面前,就立刻被弹开了去。

    小雷的本尊站住远处,哈哈一笑,袖子一挥,一道狂风过去,收了分身,只留下了本体,遍地都只剩下了一片断。

    “如果今后有人劝我出家当和尚,我一定会告诉他,留着头是很有用处的,至少头曾经帮我打赢了一场架。”小雷大笑,身子一掠,到了古钟和尚的面前,剑柄对着古钟的心口刺了下去,古钟身子急后退,手里的长剑挡了三下,都没有能把小雷的剑柄挡开,不由得张嘴喷了口血出来。

    眼看对方吐血,小雷却收起剑,脚下一点,远远飘开了十几步,站在那里,冷笑道:“大和尚,你可认输?”

    古钟原本刚才施展分身术,十几个分身被强行击散掉,立刻身子受到法力反噬,全身气血沸腾,又被小雷一剑之下逼得吐血。

    可是这一口血喷了出去,却反而感到胸口一阵轻松,法力运转反而流畅了几分,深深吸了口气,张口正要说话,可是旁边一阵风吹来,他只觉得身上一凉……

    顿时就看见片片蝴蝶飞舞一般,古钟和尚周身的僧袍片片粉碎。被风一吹,那些碎步片都飘了起来。

    包括古钟在内,众人脸色顿时都变了!

    要知道,刚才古钟和尚周身都有佛光护体,小雷倒转剑柄的一番攻击虽然猛烈,却想不到他的剑气居然厉害到转换这种地步!

    完全破解了古钟和尚的护体佛光,将他周身的衣物都粉碎掉了,却没有伤到他的身体--这自然是小雷手下留情了!

    不过他的这份拿捏分寸的本事,也当真是登峰造极了!

    “……”古钟面上惨白,怔怔看着漫天碎衣飘舞,勉强道:“贫僧……贫僧认输了!”

    古钟说完这句话,身子晃了两下,眼中闪过一丝奇怪的目光。那目光之中仿佛还带着几分悲凉一般。

    小雷却眯着眼睛,盯着古钟看了好久,表情也有些怪异,过了会儿,才缓缓道:“大和尚,我也真的没想到……真的没想到……”

    古钟嘴角笑容苦涩:“贫僧也是没想到。”

    两人这几句对白,把周围众人都弄得有些茫然,不知道这两人到底是什么意思。

    小雷忽然脱下了自己的外套,走了过去,给古钟和尚披上了。

    古钟身子不动,只是看着小雷。他衣服粉碎,上身已经几乎*,下身一条裤子也只能勉强遮挡到大腿部分而已。实在是有些不太雅观。

    眼看小雷给自己披上外袍,古钟忽然低声说了一句:“一念之差,耽误了我三百年……”

    小雷看了他一眼,淡淡道:“衣服破了都可以缝补,何况人心?大师的慧根,当能斩心魔。不过这么深的罪孽,恐怕不能用简单的‘一念之差’四个字来轻轻松松带过去吧。”

    说完,他不再看古钟一眼。

    古钟和尚身子一震,眼睛里居然射出几分悲凉绝望的目光来!

    他缓缓摇摇头,走到了场边,坐了下去。

    就在这时候,听见场边有人喝道:“此场比试不公!”

    说话的居然是白眉,这老儿须皆张,指着小雷喝道:“你刚才是用法术赢了这和尚,可不是用剑道!这是斗剑。不是斗法!”

    小雷看了他一眼,也懒得理会,只是冷冷道:“你不服,尽管下来就是。”

    白眉脸上闪过一道青气,顿时大怒,抬步就要下场,却听见一旁君剑冷冷道:“白眉,你当真还是痴心不死么?他能用无形剑气刺穿古钟和尚的护体佛光,却不伤他一根汗毛……而且我们在一旁观战,居然都没有察觉……你以为这不是剑术是什么?”君剑的语气显得更加讥诮:“更何况,他用的是剑柄!”

    白眉顿时语塞,表情尴尬,那已经迈出的一步,就又退了回去。

    此刻逍遥子却已经大声道:“这一场自然是小雷赢了,小雷,你可要休息?”

    小雷嘻嘻一笑用。”

    遥子点点头,大声道:“那么还有哪位高人原意下场和小雷比试的?”

    沉默。

    连上届的五方高人之一的古钟和尚都败得如此之惨,还有谁敢上去?

    可以说,这次盛会,一共出现了两个令人震惊的变故。

    一个,就是追星子,原本上届盛会并没有什么太大成就的隐月宗主追星子,忽然爆出了令人难以想象的实力,斗剑硬碰硬,几乎当场击杀了公认的顶尖高人昆仑掌门人。

    这已经让众人无比惊讶了,而小雷的出场,则干脆把震撼直接提升到了“奇迹”的级别。

    是的,根本就是奇迹啊!

    他先是在御风术的比试当中技冠当场,然后用法宝轻松解决了追星子,然后斗剑击败了古钟和尚。

    想到他刚才那个惊人的“分身术”,还有那无声无息的击碎古钟和尚僧袍的剑术,此刻众人都是一片沉默。

    逍遥子看了白眉一眼,白眉的面色极是难看,可是却终于咬牙叹了口气,抬头看了看天空,缓缓道:“罢了,时不在我,老夫一番心思终究是成空的。”

    他转眼瞪着仙音,喝道:“不过我兄弟伤在仙山掌门手下,命在旦夕,此仇却不能不报的!老夫纵然拼着自损道法,放弃飞升,也要和你仙山派周旋到底!”

    仙音冷冷看了他一眼,淡淡道:“你有仇只管找我。”

    小雷看了白眉一眼,忽然道:“那截脉十三,我能帮你解了。”

    “什么?”

    白眉眉毛一挑:“你当真的?”

    小雷耸耸肩膀:“你和这个鸟人虽然说话实在让人讨厌了一些,不过说话刻薄,却未必就该死。他现在吃了这么多苦头,想必也够了。”

    噗嗤!

    妙嫣听到小雷说到“鸟人”两个字的时候忍不住一笑,忍不住看了鲲鹏一眼,对于这个鲲鹏成精的家伙,鸟人这个称呼实在是再适合不过了。

    白眉面上不善,盯着小雷:“那仙山派的截脉十三,你真的能解?”

    小雷叹了口气:“我骗你做什么?你既没钱,又不是美女。”他在怀中摸了半天,从乾坤袋里摸出了一个瓷瓶,看了妙嫣一眼,笑道:“又拿你的丹药来做人情啦。”

    妙嫣轻轻一笑,点了点头。

    小雷从瓷瓶里倒出一粒丹药来。顿时清香扑鼻。只见那粒药丸通体碧绿,仿佛一枚翠玉珠子一般,隐隐的还闪烁着几分光芒!

    别人还没这么,那丹门的丹霞子一眼看见,顿时双目放光,大叫一声,身子朝着小雷扑了过去,一把抓住小雷的手,叫到:这是灵珈叶草!!!”

    这丹霞子眼睛瞪得滚圆,呼吸急促,直勾勾看着小雷手心的那粒药丸,满面红光,只恨不得把这粒药丸看进眼睛里才好。

    小雷笑了笑这丹药的确使用灵珈叶草炼制出来的。”

    丹霞子深深吸了口气,忽然大骂道:“败家子啊!败家子啊!这灵珈叶草,找遍这人间,都未必能找到两三味出来居然拿这种仙草直接炼丹!!!看你这丹药的成色,莫不是把一整株都用进去了???”

    小雷茫然道:“那是自然……”

    “天啊!!!”丹霞子几乎就要抓狂了,双手撕扯自己的头:“暴殄天物!暴殄天物!你这小子可知道,这灵珈叶草入药,只要用一点磨成粉末,加那么一点点,就足够炼制一炉丹药了!你居然拿一整株仙草来入药!!!一炉丹药,就用掉了一整株啊!一整株啊!!”

    尽管看着丹霞子几乎要疯的样子,小雷还是很小心地辩解了一下:“不是一整炉……那一株灵珈叶草,只练炼了这么一瓶丹药而已……”

    瓶?!”丹霞子的身子僵硬住了几秒钟,忽然狂吼了一声:“我掐死你这个蠢货!!!”

    他张开双臂,朝着小雷扑去,小雷自然不可能被他扑中,身子一闪就轻轻巧巧躲开了。丹霞子一个扑空,愣了一下,忽然就一**坐在地上大哭起来:“败家子啊!败家子!败家子啊!这等仙草,遍寻世间难得,一片叶子的一丁点粉末,就能起死回生!你居然把一整株仙草,才炼出这么一瓶破丹药当这是喂猪啊!!!”

    小雷笑了笑是炼制出来,这么碧绿碧绿的,也挺好看的。”

    “挺好……好看……”丹霞子看样子几乎要把牙都咬碎了。

    小雷却撇撇嘴巴。

    这个什么灵珈叶草,到底有多难得,小雷哪里知道?

    这原本就是当年从昆仑山上的仙草园里一锅端回家的。反正是抢来的,怎么用,怎么浪费,自己也是不会心疼的。

    白眉在一旁听得表情惊讶,那灵珈叶草他是知道的,这丹霞子的本事他更是了解。这丹霞子别的本事稀松平常,可是那炼制丹药的本事,天下无双了,既然这丹药已经被他认出来了,那自然是不假了。

    小雷屈指一弹,带着一道劲风,一粒丹药射到了白眉掌心:“白眉老头,你把这粒丹药给这鸟人吞下,命就保住了,不过这修为会不会损太多,我可不知道了。”

    白眉心中虽然嫉恨小雷,却依然正色,躬身道:事情就算我白眉欠了阁下一个人情,将来我必然有回报于你!”

    小雷也懒得和他多说。旁边丹霞子忽然跳了起来,跑到了白眉身边,大声道:“白眉老儿,这粒丹药道药力,就算救十个你兄弟都足够了,你能不能分我一半?”

    白眉立刻皱眉道:“什么?”

    丹霞子咳嗽了一声,大声道:“这灵珈叶草虽然难得,但是要救你兄弟的命,还必须有法力高强的人帮助他化解体内的上,你的法力是够了,可是你知道怎么才能给他治疗么?就算你拼着一身法力给他治伤,到最后救活了他,他一身本事最多只剩下三成,就算是你,也会元气大损!”

    顿了顿,他立刻就道:“只要你肯把这丹药分我一半…要小半粒,我救帮你救你兄弟!别的本事我不敢说,这丹药针石的本事,天下我自认第二,没有人敢自认第一的!”

    白眉犹豫了一下,就点头答应了。

    旁边逍遥子眼看事情解决,又朗声道:“诸位,若是无人应战,那么这剑道一项,就是小雷又夺魁了……”

    小雷却笑道:“总要等把追星子放出来,再和他较量一番才好有定论。”

    哪知道逍遥子还了个白眼,那意思是:放着我老人家在这里,你还给我玩儿这种虚套?

    “不必了。”忽然一个沉重的声音道:“不必和追星子比了,这论剑一项,自然是小雷施主夺魁。”

    说话的,居然是古钟和尚。

    这和尚此刻面色枯黄,眼神涣散,满头都是大汗,只是一双眼睛里,目光却变得宁静异常。

    小雷一看见他如此模样,忽然大叫一声:“古钟!你干什么!!”

    只见他身子一闪,已经窜到了古钟和尚的身边,一掌拍在古钟的后心之上。

    古钟顿时委顿在地上,嘴角流出一丝鲜血,苦笑道:“何必救我?贫僧罪孽深重,这一身修为,散去最好。”

    小雷看了他一眼,缓缓道:“你想散功自杀?那也没那么容易。我儿子的下落,还要着落在你身上,你要死了,也等帮我找到我儿子再死。”

    说完,小雷忽然一把抓住了古钟和尚,把他提了起来,然后大步就走。

    小雷回头道:“打架打完了,下面你们弄什么丹药啊,阵法啊,五行八卦也好,还是什么相术之类的,我都不精通,坐在这里也没意思,先带着这和尚下去说话。”

    说完,不等逍遥子说话,小雷已经一步踏出了天台,飞身而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