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至尊无赖 > 正文 两百九十三章 【证据】
    月晶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她的脸色依然冷漠,证据里带着几分隐隐的悲痛,又似乎藏着几分委屈,几分愤怒。一时间,全场哑然!

    “我知道……太公是怎么死的!他是被人害死的!”

    沉痛的声音回荡在大厅,众人沉默了会儿,随即立刻就有人鼓噪起来,纷纷呵斥。月晶表情冷漠,也不为所动,忽然用一种低沉的声音冷冷道:“你们不信?你们不信太公是被人害死的?那么如果我能拿出证据呢?”

    周围虽然嘈杂,可是月晶说话的声音却异常清晰的落入每个人的耳朵里,每个字都是那么清晰,立刻的,不少人脸色就变了,随即说话的声音小了下去,渐渐安静下来。

    就连小雷都微微皱起眉头!

    月晶,她的武功居然也修炼到这种境界了?她原本没有之么高武功的啊!

    随着月晶的这句话说出来,那几个年老的叔公人人都是皱起眉头,略微有些诧异的看着月晶。

    月晶已经缓缓走到了前面,站在几个老人的面前,她的脸上始终保持着那种冷漠中带着淡淡的悲伤的表情,可是唯独小雷,却一起仔细的盯着她的眼睛,眼神里有种深深的凝重。

    月晶的表现太过奇怪了,先,她不应该有这么高的武功。第二,她也不应该卷入这种事情!第三……她的表情看似冷漠,可是小雷却一眼就看出,她的表情虽然故作冷漠悲伤,可是那一双眼睛里。那一双眸子,瞳孔之中冒出的目光,却隐隐的,似乎有些茫然,有些机械。

    而更加重要的是,即使是月晶走过来。明明已经看见了小雷假扮的月山的模样,目光里却丝毫没有露出任何的情结波动。只是淡淡的点了奌头,轻描淡写一般的说了一句话:“月山兄,你也在这里。”

    小雷立刻判断出来了,月晶有问题!

    月氏姐妹两人,和月山之间地感情纠葛,没有人比小雷知道得更清楚了。简单的说来,就好像是一部三流地情感剧里面的三角恋情。月山喜欢月华,而月晶喜欢月山,这种感情是青梅竹马来的。月晶在有难的时候。不愿意向家庭求救。却那么信任月山,这里面的感情就可想而知了。

    而现在,小雷明显感觉到月晶的眼神很冷漠,那里面缺少了……

    缺少了一种感情的波动,小雷可以清楚的感受到,月晶的眼神里是没有情结和感情波动地。简单地说。她脸上地那幅伤痛的表情,就好像只是一张面具而已。

    而至于小雷身边的月华,月晶更是连看都没看一眼。

    这就更不正常了。

    一个女人,忽然看见自己喜欢了十几年的男人身边偎依着另外一个陌生女人,她怎么可能这么无动于衷?

    “别说话……”小雷暗中抓住了月华的手。很明显忽然看到妹妹的月华,心情有些激动,有些无法抑止自己地感情。虽然从外表上看,月晶比月华要大上很多。毕竟来自另外一个时空的月华,从生理年纪上,要比这个时空的月晶还年轻*岁。

    小雷示意月华保持沉默,他自己则颇有兴味的仔细盯着月晶,就连刚才那个修为高强的神秘中年人,都已经被他忽略了。

    “你们一定很奇怪,我为什么忽然在这个时候出现。”月晶用沉痛的嗓音缓缓说道,她的声音传遍了整个大堂,随即,她的语调骤然转高,喝道:“可是,我之前一起没有出现,是为了找出事情的真相!假如我不是隐忍到现在,很可能,我现在已经死了!连尸体都不会留下……就像……“她脸上表情渐渐冰冷,一字一字缓缓话说道:”就像照顾太公起居的并且一起被‘烧死’的那三个人一样!”

    所有人都注意到她说到“烧死”两个字的时候刻意加重的证据。

    “月晶!你到底在胡说八道什么!”叔公喝了一句。

    “叔公。”月晶微微欠了欠身子,淡淡道:“我今天来,就是为了阻止那个躲在背后妄图谋取族长位置,谋取我们明月家家业的罪魁祸!”

    她的证据却很平静:“六叔公呢?请他出来!”

    所有人都是心中一振。

    不少人心里甚至忍不住冒出这么一个念头来:“果然……和六叔公有关系。”

    “月晶,你不要血口喷人!”六叔公的长子月天终于忍耐不住,开口呵斥她。原本刚才看见那个神秘的中年人,伸手就把三房管事三叔公打成重任,这个年轻人似乎就有些害怕了,他脸上不由自主的露出了惊恐的表情,眼神也有些躲闪。

    不过现在,当月晶终于把矛头指向了六叔的时候,身为长子的月天,无奈之下,也只好再次开口了。

    “我没有血口喷人。”月晶淡淡说了一句:“六叔呢?怎么不见他出来和我对质?”

    “我父亲……我父亲……”月天脸上露出几分复杂的表情:“我父亲受伤了,在后面休息。”

    晶眉毛一扬:“你父亲被打伤了?谁干的?”

    小雷知道这个时候自己不能再沉默了,苦笑道:“是我干的。”

    月晶目光只是在小雷脸上扫了一下,随意点点头,淡淡道:来是月山大哥,大哥武功精进到这种境界了,居然连六叔也不是你的对手啦,可喜,可喜。”

    她嘴里虽然说着“可喜”,可是脸上却连半分喜色都没有。目光随即木然的扫了一圈情的经过,我想今天倒是可以说出来了。”

    叔公眉头一皱:“月晶,我明月家的事情,关起门来,自然可以慢慢的说,可是你今天带这么多外人来,到底是什么意思管如何,这位先生,出手就打伤了你三叔……嘿嘿,出手好重啊!”

    月晶依然是那幅不温不火的表情:“三叔受伤了么惜,可惜;……”她随即指着那个神秘的中年人位是高先生,他是世外高人,学究通玄,这次幸好有他出手救我,否则的话,我恐怕未必能活到现在。高先生,你刚才打伤的是我三叔,还请你帮忙救救他吧。”

    那中年人此刻脸上才勉强露出一分微笑来,随即又恢复了淡漠,从怀中摸出一个小小的瓷瓶来,递给了旁人,淡淡道:“这是我自制的一点药物,给刚才那个和我动手的人用吧,在他伤处敷上一半,另外一半留着三天之后,再敷一次,就可以痊愈了。”

    他这话说出来,人人脸上的表情都是不信。毕竟刚才三叔被他打的整只右脚都扭曲变形了,估计是粉碎性骨折,哪里这么容易就好?三天?俗话说,伤筋动骨一百天。况且三叔的脚伤成那样,能不能复原,还是一个问题,按照大家看来,恐怕多半今后走路要柱拐杖了。

    人人对于他递过来的那瓶药都是露出不信的神情。可是唯独小雷只看了一眼,眼睛立刻就亮了!

    他灵觉敏锐可以说是天下无双,眼睛一看,鼻子一嗅,立刻就嗅出了那是什么药物,不由得再次惊疑。

    “愈筋生骨散!”他心中默默念着这个名字。

    这种药物,他并不是第一次见!

    早在仙林盛会上,那追星子展示出强的实力,硬碰硬差点斩杀昆仑掌门玉玑子,结果玉玑子重任,当场就有丹门的丹霞子出手施救,那丹霞子是丹门的高手,药物针石天下无双,这个“愈筋生骨散”当时小雷就看见丹霞子在玉玑子身上涂抹过!

    这可不是凡间的普通的药物了,这可是修行者用的灵药!里面不知道是用什么灵草仙草炼制而成的!

    以当日玉玑子那种程度的伤势,这种药物都能把玉玑子的命保住,而且能让他的身体复原(当然,修为和功力大损,那是没法复原了。),那么看来,那个三叔不要说只是脚上的骨头被中年人捏碎了,恐怕就是把他整只脚砍下来,只要有这种药物,都能给他接上去!

    至于三天……小雷撇撇嘴巴,如果是让一个会法术的人,懂得运行法力化解药理,最多半天,就能复原了。

    “暴殄天物啊……”小雷暗中摇头叹息,不过对这个中年人的来头,也越好奇了。

    持有这种愈筋生骨散并不奇怪,毕竟丹霞子的这种药物也曾经赠送过不少人,丹霞子平日里干的就是炼制各种药物,然后再给仙林之中的诸多修行者来交换各种仙覃和法宝等等。

    不过能换到丹霞子的这种灵药,这个中年人的来头也不小啊!

    月晶却显然是知道这愈筋生骨散效果的,她一看中年人拿出这瓶药,就点了奌头了,既然三叔的伤能救回来,那么也不算伤了和气。今天我们这么贸然闯进来,是唐突了一些,不过也是迫不得已,因为我要等这位高先生来了之后,有他在身边保护我,我才敢来。否则的话,恐怕六叔早就不会让我活下去了!”

    六叔的儿子月天满脸惨白:“月晶……月晶……你血口喷人!血口喷人!!”

    想要证据么?”月晶叹了口气:“岳老大,麻烦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