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至尊无赖 > 正文 第两百九十七章 【关公战秦琼】
    这道观的模样看去倒普通的很,黄墙木门,砖瓦结构的建筑。只是里面安静得很,一点声音都传不出来,就算以小雷这种灵敏的五官六识,也听不出一点动静。

    而更加让小雷吃惊的是,道观大门上挂着的那个牌匾!

    “怎么会是……这样?”小雷皱眉,眼中露出几分深思,然后摇摇头:“想不到,想不到……嘿嘿,从来只有我骗人,这次居然让人给骗了……”

    他冷笑一声,伸手就去推道观大门,可是他刚刚只迈上了一步,却忽然面前一道金光打了过来,他居然一下就被金光生生了好几步,这才站稳。

    雷有些诧异了。

    以他此刻的修为,纵然是无意当中,别人也休想推动他半分。这道观周围布下的阵法,倒是有些邪门……

    小雷略微思索了一下,凝神静气,缓缓再次走了上去,伸出手。果然,那道观大门上立刻就放出两道金光来,往小雷的手上打了过去。小雷一声,掌中立刻布出一团金气,硬生生接了两道金光,脚下不退反进,又往前迈了一步。

    “果然有门道。”小雷叹了口气:“见鬼了,这守卫门户的,居然不是什么邪门的法术,而是最正宗的仙法!”

    他的目光已经落在了那道观大门上的一个挂着的一个铁八卦上。而更加让他觉得可笑的是,那大门上居然布置的不是什么深奥的阵法,而是一个最最普通的门神阵!

    门神这种东西,就算是寻常百姓家,也常常会在大门上贴上两张门神画像,不过这却还是最正确的作法,经小雷这种曾经跟随叔叔吴道子经历过几年的江湖术士生活地人来看,这个道观的大门居然布置的是门神阵,实在是有些不伦不类了。

    道观么,三清道尊的弟子。居然要请门神来护卫?

    不过以小雷这种内行人的眼光看来,这门神阵布置的,地确是最最正宗地手法!也是最最标准的仙法了!!

    这门神阵并不是在大门上贴两张门神画像那么简单的。先,这大门上必须暗印刻虎纹。因为传说中古老的门神捉住鬼之后,就会绑了去喂虎,因此鬼是怕虎的。那左右两扇大门上各置了一盏灯。象征着虎眼。以祛不祥、镇邪驱鬼。

    灯以金质的最好,黄铜为次等,生铁为最下品,却不能使用白银!而面的这扇门上的灯,就是黄金打造地。

    “现在地出家人还真有钱啊,放着两个金子打地灯在门外面,不怕人偷么?”小雷摸着鼻子笑了笑。

    最后的,两扇门上,两边的门柱上。都是门神像!

    门神像么。却还是挂上去的画像。雕刻出来的,看来布置这阵法的人,也是标准地大行家,这两个门神雕像刻得纹路细腻,栩栩如生,左边那雕刻得是唐朝开国大将。号称“赛专诸,似孟尝,神拳太保,双锏大将”秦琼是也。相貌甚是威武,黄面长须,一身金色铠甲,手持一对双锏。右边那个门神武将,则是尉迟恭,生的面黑钢髯,一身黑铠甲,手持钢鞭。

    小雷苦笑:“秦叔宝和尉迟敬德两位大将军啊……嘿嘿,有趣,有趣。”

    他心里清楚,平常人家挂的门神画像不过是糊弄玩玩的,可是这种内行精通法术的大行家弄出来的门神阵,可就还是随便玩玩了……那可是真的能请下两位门神来护卫的!

    刚才把自己逼退的法力,就是最正宗的仙法,丝毫没有任何邪魅的气息!仅仅这一点,就足以让小雷谨慎一些了。

    略微沉思了一下,小雷叹了口气:“罢了罢了,今天就算是龙潭虎**,我也说不得要闯一闯了。”

    他不敢怠慢,缓缓解开乾坤袋,信托捻出两道灵符来,两手攥住,再次往大门上走去,刚走到门前,就感觉一前面金光打来,小雷哼了一声,心念微动,一身法力就运转起来,那两道金光根本近不得他身子就被弹开了,小雷就听见耳中忽然传来了一个威严浑厚的声音低沉喝道:“退!”

    这声音虽然的低沉,可是在耳中响起,却仿佛打了个炸雷一般,震人心魄!幸好小雷心志坚强,不为所动,只是眉毛一扬,伸手就去推那两扇门,门上立刻弹出一团金色的光芒来,仿佛是一面金色的气墙一般,阻挡住了他的手,小雷微微一笑,左右双手轻轻一抖,两道灵符号就自动燃烧起来,那火焰居然是白色的,立刻就把面前的金色气墙给烧出了一个大洞来。

    “嘿嘿,铁八卦的阵法,老子也是内行啊。”小雷笑了笑,看准机会,屈指一弹,只听见一声清脆的碎裂声音,那门上挂着的铁八卦已经裂开了一道裂缝,面前的金色气墙顿时消失。

    小雷正得意,就听见两旁传来威严的怒喝:“大胆贼人,敢擅闯本神把守的门户!”

    呼呼两声,两道凌厉的金光从两旁斩了下来,带着凌厉的寒气!小雷不敢迟疑,赶紧一缩脖子,展开逍遥步法,瞬间退出去七八步,往前一看,不由得苦笑。

    靠,我圈圈叉叉的,果然是门神下凡!

    只见面前站着两个全身戎装铠甲的大汉,身上放着一团金光,双目如电,八面威风。足下隐隐还有雾气缭绕。

    日,这是活生生的神仙啊!

    小雷摸了摸鼻子:“果然是两位门神位临…呃,鄙人……这个……在下有礼了。”

    右边秦琼的声音之中隐隐带着雷霆一般:“何方小辈,快快退去!”

    “这个……退是不能退了。”小雷笑道:“还请两位门神高抬贵手,里面这道观里,住着一些危害人间的妖人,我进去正是找他们晦气,两位门神,可不能助纣为虐啊。”

    “大胆!”依然是那秦琼挥动了一下手里的双锏,往前迈半步,双目一睁,立刻小雷就感到一股煞气扑面而来,仿佛带着千军万马一般的金戈铁马杀伐之气!“既是本神守卫的门户,任凭你说下天来,也见不得你进去!”

    “我靠……”小雷沉下脸道:“拜托,你们是神仙啊,怎么好坏不分呢?”

    那秦琼喝道:“小辈休得多言!既然此间评价能用玄门正宗的法术请得我们庇护,那自然不会是妖人!况且他的‘请仙扶鸾’之术乃是正宗的仙法,我行等既然被他请下来,自然就必须护卫他的门户,小辈,你还是快快走开!”

    若是说到修为,小雷此刻就算是遇到大罗金仙也是不怕!更何况面前的不过是在仙界都只是下等的小小神将而已?

    不过小雷曾经得到过毒郎君的警告,就是上次擅闯地府之后!毕竟仙界自然有仙界的规矩。这门神的法力就算自己不怕,可他们毕竟是正牌的神官神将!在仙界都是挂上号的。自己若是随便打了人家,那就是触犯天条啊!

    上次闹了阴曹地府,就差点酿出大祸来,幸好有毒郎君和地藏王菩萨保了自己,不过以后可就不能再造次了。

    否则的话,犯了天条,可不是好玩的啊!

    孙悟空自持一向本领,不把天条放在眼里,犯了天条之后,引来十万天兵天将的围剿,最后还被压在五指山下压了五百年!…雷自问可打不过十万天兵天将!

    最多来个三万五万的,估计小雷就挂掉了,就算不挂……他可不要得罪的好……毕竟人家来头大,靠山硬啊!

    所以,对方两个家伙,虽然自己不怕,可不经能不得罪,还是不要得罪的好……毕竟人家来头大,靠山硬啊!

    小雷无奈叹了口气,又温言软语了几句,这两个门神却是死硬得很,死活不让小雷进去。

    小雷是什么脾气?开始压着火和对方说话,但是看两人不给面子,不由得大怒,忍不住骂道:“我圈圈叉叉!门神了不起啊!不就是两个看门的保安嘛!今天小爷我还就非进去不可!”

    说完,他卷起袖子,瞪着两个门神,然后从乾坤袋里取出一柄长剑来,唰的一抖,剑锋出嗡鸣声,喝道:“保安了不起啊!惹急了我照样打罗王我都打过了,还在乎你们两个小保安?”

    说完,几步上前挺剑就刺。

    他施展的是昆仑派的风字三十六斩,唰的一剑刺向了左边的秦琼,那秦琼门神岂能是好惹的?人家前世乃是唐朝的开国大将,武艺比小雷高出何止一筹?双锏摆开一架,就听见当啷一声,小雷就感觉到剑锋上的法力仿佛泥牛入海,却感到剑锋上传来一股巨大的浩然正沛的法力撞了过来,他哼了一声,心想拼法力,我可不怕你!

    当下手里紧攥剑柄,催动法力,用力往下压了下去。那秦琼门神一身金光顿时变得极为耀眼,身子仿佛瞬间暴涨三分,大喝道:“开!”

    铿的一声,两人都是身子一震,小雷却之是原地晃了晃,那秦琼门神却腾腾腾腾连退几步。须皆张,望着小雷怒目而视。

    小雷哈哈一笑:“嘿嘿,拼法力,虽然你是神仙,我也不怕你!”

    可是低头一看,不由得就笑不出来了,只见手里的那柄长剑,早已经断成了半截。

    “小辈,你那剑那是凡铁,怎么能敌得过本帅的法器金铜!”秦琼大笑三声,随即收敛笑容,喝道:“看你一身修为不易,退去!”

    小雷气的跺脚:天小爷出门没带秋露剑,不然的话,一剑把你斩…你的破锏斩成七八段!”

    他心中却叹息,心里也明白,把对方的法器金锏斩成七八段,想来是问题不大的。可是若是说把这门神斩成七八断……嘿嘿,说句没出息的话,就算他伸着脖子让自己斩,自己也没那个胆子啊。

    自己可不是什么齐天大圣,也没有大闹天宫的兴趣啊。

    对付这两个门神,逆天剑是不行的,逆天剑是杀招,杀气太重,施展起来自己都未必能控制得住,万一杀了个把神仙,那乱子就惹大了。

    小雷看了看手里地断剑。忽然心中一动,想起了一个恶意的念头来,不由得哈哈大笑,随后把断剑扔在地上,叫道:们等着,我去搬救兵来!哼!”

    说完。他跺脚转身就走了。

    两个门神也不理会他。只是收了法相,一时间门前重新恢复了平静。

    不过这次小雷去得快,回来得却更快。不到几分钟,就看见一条身影从林子里重新跑了出来,窜到了门前,指着大门骂道:“两个木头脑袋保安,快快出来,咱们再打一场!”

    唰唰两声。门上迸出两道金光,落在地上化为人形,正是两位门神,看见又是小雷,秦琼不由得怒道:“你这小辈,好不晓理!又来惹事!”

    小雷用力拍了拍怀中抱着的东西。那东西出铿锵的金属声音,仔细看去,那东西足足有两米多长,浑身漆黑,被小雷气色在怀中,却比他人还要高上几分。

    这东西,赫然正是一把古代武将用的大刀!

    不过这长刀上,刀锋居然也雕刻了龙形花纹,半月般的刀锋。虽然已经有些锈迹斑驳,却赫然正是一把关老爷用的青龙偃月刀!

    小雷眼中闪烁着得意的目光,笑道:“我这把刀如何?这可是我刚才下山跑去关王庙里面请来地!从关老爷的神像手里借用来的。嘿嘿,这里的关王庙倒是没有偷工减料,这把大刀居然是用上好的金属打造出来的。可不是木头的哦!”

    说完,双手横握大刀,用力一挥,带气一阵劲风,看上去也颇有气势。

    那右边的门神尉迟恭忍不住喝道:“兀那小娃娃!你抱着这把破刀来做什么!”

    小雷冷笑道:道观里地主人会请请仙扶鸾,难道我就不会请神么看是你门神厉害,还是武圣厉害!”

    说完他右手持刀昂然而立,左手伸出一根食指放在胸口,闭上眼睛,口中念念有词,喝道:“义薄云天,有请武圣关云长关二爷驾临!!”身子隐隐的颤抖。陡然间,他身材忽然暴涨开来,全身肌肉膨胀起来,嗤嗤几声,外衣都裂开了,身高足足拔高了三分,面色表情冷峻,这才轻轻眯气眼睛,那眼光里却骤然爆射出刀锋一样锐利的目光来!全身也瞬间充满了一股庄严肃穆的气势,浩然正气,充沛天地!

    那眯气的双眼之中,充满寒气的目光扫在面前地秦琼和尉迟恭身上,那目光之中冷漠里带着几分不屑,这个时候,小雷张口,那声音也变得浑厚威严,仿佛来自冥冥天外一般:“吾乃武圣关云长是也,尔等无名下将,还不退开,迟得片刻,定斩尔等于刀下!”

    两位门神吃惊的看着面前的小雷,却不知道,此刻真正的小雷却已经魂魄离体,漂在了一旁的上空。

    他这使用的法术,其实说穿了,就是南方流行的所谓的一种“神打”,据说可以请神灵下凡,附体在自己的肉身之上。不过绝大多数都是骗人地把戏而已。可是小雷就不同了,他可是真精通法术,会请神的。这种通神的法术,以他的法力,自然娴熟无比。不过是用法术借请关王爷的驾临附体在自己地肉身上一时半刻罢了。

    他自己的魂魄却悄悄的离窍,站在一旁半空看热闹了。

    两个门神只是愣了一下,那尉迟恭就喝道:“装神弄鬼,找打!”

    说罢,扬起手里的钢鞭就朝着小雷的肉身打了下去。

    可是此刻小雷已经被关王爷附体,千古武圣何等了得?又岂能被他打中?只见他手里的关王刀一横,唰的横斩了过去,那尉迟恭原本毫不在意,以为不过是一把凡铁打造的破刀,岂能伤了自己的法体?幸好旁边的秦琼反应更快,一把架开了他的钢鞭,拉着他就往后退。

    唰的一声,那尉迟恭毕竟还是慢了半分,虽然躲开了要害,可是身上的护体金光居然被关王刀带气的劲气扫了一下,嗤的一声,胸前的铠甲居然离开了一道缝隙!

    秦琼倒吸一口凉气:“果然是关王爷附体!这小子好手段!”

    他举起双锏就打了下去,小雷的肉身也是举刀来斩。

    这下就成了名副其实的关公战秦琼了,一个是三国时代的武圣人,一个是唐朝的开国大将军。可是毕竟秦琼比关王爷还是差了不少,不到片刻,就听见喀嚓一声,手里的一根金锏被关王刀砸飞了出去,落在地上,立刻化作金光消失了。

    “不可能!纵然他有关王附体,可是这刀却不是真的关王刀啊!”秦琼门神一惊,旁边的尉迟恭也插进手来,这一下变成了二打一,小雷在一旁看的狂笑不已,不过他却知道,自己这请仙扶鸾的法术,毕竟不能长久,不过一柱香的功夫就结束了。而且这种请仙附体的法术,最是伤原元气的。

    不过小雷也无所谓了,天下之大,实在找不出一个元气比他还足的人了。他的元气可是说多的要靠法术禁制住才能保征不外泄的那种啊。

    下面乒乒乓乓打了一阵子,那尉迟恭的钢鞭也被打飞了,这种门神虽然能驾临,但毕竟只是灵体下凡罢了,那法器钢鞭一飞,立刻就变成了金光消失了。尉迟恭失了武器,虽然大怒,却也无可奈何长叹一声,身子一闪消失退走了。那剩下的秦琼门神一人独战关王,不到片刻,就被一刀砍在金锏上,整个人砸到了门板上面没,顿时消失不见了。

    小雷哈哈一笑,心想:关二爷就是关二爷……靠。

    圈圈叉叉的,要是老子能请吕布下来,岂不是更猛?

    不过吕布那个小强好像死后没成神仙,所以请是请不来的。

    想到这里,只见下面小雷的肉身忽然仿佛气泄了一般,一身膨胀的肌肉仿佛放了气的气球一般缩了下去,身子也恢复到了正常水准,小雷知道附体的时辰已经过了,赶紧俯下去,魂魄重新回到了肉身之上,原神还窍,这才把手里的长刀扔在了地上,那把大刀却轰然粉碎掉了,变成了一地的撕碎铁屑。

    小雷叹了口气:“毕竟是凡铁啊,轻不住门神的的法宝武器。幸好关老爷不但自己下凡,还有刀魂随同,关王刀的刀魂也附在了这把刀上,才能经得住两个正牌神将的武器吧。”

    他随手把剩下的刀柄扔了,笑道:这破刀原本不过是关王刀的替身罢了,今天你虽然段在我手里,不过我也让你真的当了片刻真正的关王刀,也算不枉了。”

    他大步走进大门,还不忘冲着柱子上的门神做了个鬼脸,心中一动,干脆一掌把门拄上的门神阵的画像给抹去了,这才心满意足,大步走了进去。

    他这一走进去,立刻就扯开嗓子喝道:“有人在么?老道士大道士还是小道士,不管老小,总要出来一个见见客人吧。”

    他原本就没有打算隐藏踪迹,毕竟在外面大打一场,早就应该惊动里面了,可是喊了两句,却没有一个人回答。

    小雷心中冷笑,心想不管你们搞什么玄虚,小爷今天也要铲平了你们这帮混蛋。

    说完,往院子里走了进去,穿过了院子,就是正堂了,他推开门,脚步刚刚迈过门槛,立刻感到这房间里传来一股森然的寒气!直刺得人后背脊梁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