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至尊无赖 > 正文 第三百二十一章 【谜团一样的人!】
    后来康斯坦丁被选拔成为了新的圣骑士之后,骑士团还举行了一个简单而隆重的仪式。主教大人亲自将一柄重新打造好的圣剑交给了康斯坦丁,而康斯坦丁也接受了教皇的单独接见。所有人又是骄傲又是羡慕……我印象非常深刻,就在仪式的第二天,康斯坦丁没有来骑士团,他成为了圣骑士,就不会来骑士团了,而是直接为教皇服务了。第二天在骑士团的训练场,大家都被召集来了。为的是迎接新的骑士学员到来。当时我们觉得很奇怪,一般骑士团都是每隔几年才挑选一次新的成员,骑士团的编制也保持一定的人数,不会挑选太多学员,可是明明那一年并不是常规中的新学员的到来。

    而更加让我们感觉到奇怪的是……那一次,居然只来了一个新的学员,而且还是两位红衣主教大人亲自带来的。一般这么隆重的仪式,由几位红衣主教出面带新的学员到来,只有一个可能——就是这位新的学员是某一位已经刚刚去世的圣骑士的儿子,为了继承父亲的光荣,来接受培训成为骑士。为了处于对死去的圣骑士的尊重,才会由红衣主教大人出面。可是那次,情况显然并不是这样的。那次来的新成员,居然并不是一个纯种的白人。或者说,他根本看上去就是一个亚裔!而因为我从小就喜欢西方文化,又跟着教会里面的东方武道老师学习过中文,所以我无意之中听见他说了一句中文。”

    他忽然看了小雷一眼:“你猜他说地是什么?”

    “我怎么猜得到。”小雷翻了个白眼。

    “他当时说的是:看来这个光明世界。也并不比黑暗世界强多少。”叶不群摇摇头见这句话的只有我一个。因为当时我正在努力学习中文,所以我才听见了。后来……主教大人宣布,希望对这个人进行考核。他的名字就叫做mm杜邦。红衣主教大人说,教皇地意思,是希望他能够进入骑士团,成为一名光荣的骑士。”

    “当时说出来,几乎遭受到了所有骑士团导师的拒绝。出持骑士团的主教大人反对得极为强烈,要求立刻去见教皇陛下。你或许知道,就算是教皇下令,也不能随便塞人进骑士团。因为千百年下来,骑士团是一个完全独立的系统,任何人。想进入骑士团,都必须通过严厉的选拔和考核。否则的话,就算是教皇也能随便下令赋予谁骑士团成员资格。即使是圣骑士的后代,也不能直接进入骑士团,如果考核不合格,一样会被淘汰掉。当时所有人的人都反对,那个杜邦就这么站在旁边,他的表情很平静。一点都没有波动,可是我却能感觉到,他地目光有些不屑,甚至是……冷笑。”

    他忽然看了小雷一眼,笑道:“说实话,第一次见你的时候,我真地觉得,你笑起来的样子,很像那个家伙。你们可能应该是同一类的人吧。”

    “然后呢?”小雷着急想知道下面的事情。

    “然后……带他来的那位红衣主教大人表示。教皇并想干涉骑士团的内部事务,只是作为推荐人而已,骑士团可以自行对这个人进行考核和选拔。就像对待其他学员一样。可以进行考核,各方面都合格之后,才可以得到骑士团成员的资格。”

    “然后,就考核他了?”

    叶不群回忆了一会儿,苦笑道:“现在我可以公正地说一句……那次根本不是什么考核,简直就是一场恶意的刁难!看来骑士团的导师们都不愿意让一个其他种族的人进入骑士团,故意把标准提高了几乎几十倍……我必须说,当时我已经早在几年前就通过了考核,成为了骑士团的骑士学员了。可是当时如果让我再参加一次那样的考核,就算我当时的实力再提高十倍,也绝对通不过的。”

    “第一项考核是意志力。原本是要进行勇气和毅力两项,可是那个家伙很快就通过了。骑士团的考核是请一位魔法师来,对他进行幻觉魔法,让他感受恐惧,在他地脑中幻化出恐惧的场景。我记得我当初接受考核的时候,被催眠了,好像看见周围有十几条巨大地怪蛇在攻击我,然后撕咬我……”叶不群吐了口气:“我当时坚持了五分钟。后来才晕了过去。我必须告诉你,这种幻觉是非常逼真的,包括疼痛的感觉!我接受考核的时候,我能清楚的感觉到我的身体被蛇撕咬,那种钻心的剧痛!那种疼痛是非常强烈并且真实的!”

    “当时那个菲杜邦的意志力考核是什么场面,我并不知道。可是我记得,开始的时候,对他进行催眠就非常困难。骑士团里面的那位魔法师,根本无法催眠他!因为他的意志力太过强大。开始的那位魔法师,不但没有能催眠他,反而自己被魔法反噬,陷入了自己布置出来的幻觉当中,当场就疯跑掉了。后来据说足足睡了一个星期,才醒过来。而后来换了骑士团里面的两位魔法师,都没有办法。如果按照常规,他的意志力已经强大到足够抗衡魔法师的幻觉魔法那么他已经完全没有必要再考核了。可是因为骑士团的私心,坚持要考核,最后换了一位骑士团最高等级的魔法师来。而带他来的红衣主教大人也拉着他到一边说了几句什么,这才顺利的把他催眠了。我相信,应该是他主动放弃了意志力的抵抗。否则的话,我怀疑那位高级魔法师也无法催眠他。可是随后……几乎所有人都震惊了!因为他非但没有哭泣,没有害怕。反而从头到尾一直在笑!他笑得非常愉快,仿佛不是在环境中看到什么恐怖的场面,也仿佛根本感觉不到疼痛……就好像是在看什么搞笑地电影一样!

    当时整个训练场一片寂静,所有人都仿佛看怪物一样的看他。场上就只有他闭着眼睛。一个劲的大笑。最后还是骑士团的主教看不下去了,示意魔法师可以停止了。然后毫无争议地,他通过了那项考核。而他居然又说一句话……”

    “他说什么?”

    “他对那位魔法师说……谢谢你,我很就没有做过这么愉快的梦了。”叶不群的表情有些无奈。

    “然后能?”小雷沉默了几秒钟,又问了一句。

    “然后就是基本的身体体质考核了。一般来说,对于新的选拔者,会让骑士团的低等骑士对选拔者进行敏捷,力量,度等等基本考核。如果对于没有武技基础的孩子,是进行身体的检查。而对于那些骑士世家的选拔者。则是让一位低等骑士和他进行交手……当然不是真正的交手,而是好像师父教徒弟喂招数一样。或者是低等骑士出剑,选拔者进行防守。又或者反过来。只要骑士认可了选拔者地天赋和各方面的条件,就算通过了。出乎意料地是,那个家伙非常坚决的拒绝了身体检查,红衣主教大人,也表示,他不必进行身体检查。只要直接请一位骑士下场考核他就可以了。如果他能通过骑士的考核。那么身体检查也必要了。

    结果,处于对意志力考核的结果的震撼,骑士团的寻师们再次做了一些手脚,下场考核他的并不是什么低等骑士……而是一位实力非常强悍地骑士!”

    “用问……按照你说话的口气,他一定是又通过了。你说的那个实力很强悍的考核他的骑士,到底有多强?”

    “我不知道。”叶不群苦笑:“我没有和他交手过。不过他真的很强,这是勿庸置疑的!”

    “为什么?”小雷皱眉。

    而回答他的不是叶不群,而是身后一个苍老的声音大声道:“因为我能证明!”

    说话中,康斯坦丁从屋子里走了出来。夜色之下,他表情凝重,目光有些阴沉。

    “你也出来了?”叶不群笑了笑。

    “你们在外面打得那么吵闹。我怎么睡得着?”康斯坦丁似乎有些神不守舍,坐在了两人地旁边,看了小雷一眼:“你怎么忽然跑来问起那个菲杜邦的事情了??”

    “我等会儿会告诉你们,不过现在你是不是可以先告诉那天考核他的情况?”

    “我说不清楚,因为那天我不在场。”康斯坦丁地回答让小雷有些惊讶。

    不过随后他话锋一转:“虽然不在,但是我可以告诉你一些你想知道的东西。”

    他忽然伸手把自己的上衣衣服解开了,露出胸前左边的一个两指宽的伤痕!那明显是被剑刺出来的!那伤口似乎已经很多年了,可是明显当年伤得很重,所以现在看来,依然触目惊心!

    “当时考核那个mm杜邦的骑士,是一位高等骑士,而且就在考核他之前的一个月,我曾经和他比试了一场,那是争夺圣骑士的资格,我和他是最后的两个候选人!之前我们都击败了各自的对手,最后只剩下我们两人争夺了。我记得非常清楚,和他的那场比试,我打得非常艰苦,我胸口的这道伤疤,就是他送给我的!幸好稍微偏了这么几公分,否则的话,如果直接刺中我的心脏,我早已经就死了!后来我和他打了足足三个小时,才勉强击败了他。不过我是幸运的,因为他的之前在上一场比试之中受了点重伤,一直没有痊愈,所以我才能赢他。公平的说,如果在他完好的状态下,我未必能赢。”

    小雷深深吸了口气,又仔细看了康斯坦丁的胸口那个伤痕:“你就是赢了那个骑士,才成为了圣骑士?”

    “是的!”

    “天啊。”小雷苦笑:“那么岂不是说,那个骑士。其实也拥有接近圣骑士的实力?!骑士团居然用一位拥有圣骑士实力地人,去考核一个新进来的学员?作弊做到这种份上,也未免太离谱了吧?”

    “为了维持骑士团的血统,用些手段。也是正常的。”叶不群插口说了一句:“过奇怪地是,当时由那位骑士下场,红衣主教大人,并没有表示反对。我现在想起来,当时他明明知道那位骑士的实力,却并不反对,可能有两个原因。第一,他个人也并不希望看见一个其他种族的人进入骑士团。只是碍于教皇的命令,这才前来充充场面的。所以故意默许了骑士团作弊的行为。第二么,就是他跟本就知道那个mm杜邦的实力。有恃无恐!”

    “然后呢?”

    “然后……杜邦选择进攻,让那位骑士防守。然后。就在周围几十双眼睛的注视下,他出手了……我必须说,我当时甚至连他的动作都没有看清楚,就看见一个人影晃动了一下,他好像根本就一直站在那里没动一样……可是,那位骑士甚至连反应都没有来及……脸上已经被他用剑划出了一道口子!

    所有人都惊呆了。因为大家纵然想到他可能有些实力,但是一招就伤了那位骑士。而且是刺中他的脸部,那简直就是一种羞辱了!结果那位骑士勃然大怒,火气之下,把什么考核之类地事情,完全不顾了!两个人居然在场子里真刀真枪的打了起来!

    那两位红衣主教也惊呆了,似乎想阻止,可是两个人打得激烈,根本不肯分开……大约只大了有五分钟吧,就分出了胜负!那位骑士愤怒之下。早已经用上了自己真正地实力,而且居然用上了‘圣光十字剑’!当时一片惊叹,所有人都认为那个杜邦这下死定了……然后……然后……”

    “然后怎么样?”小雷立刻问道。

    “然后……那个骑士就被他杀死了!”叶不群盯着小雷的眼睛。他笑得有些苦涩:“你知道么,他只用的一剑,一剑就刺穿了那位骑士的咽喉!而且,他的剑是正面击破了那位骑士的圣光十字斩,然后穿越了他的剑气,直接一剑命中咽喉!快得简直好像光一样!”吸了口气,他补充道:“他用地,就是我刚才用过的动作……最最简单的,最最基本的,剑术里面的一个‘突刺’动作而已。”

    小雷也终于变色了:“你说他……他只用了几分钟,就一剑杀死了一个圣骑士级别实力的对手?”

    康斯坦丁在一旁忽然苦笑道:“我当初和那位骑士打了足足两个多小时,才勉强赢了。那个杜邦,只用了几分钟。”

    叶不群道:“后来场面就大乱了,几个骑士同时跳下了场里,都去抢救那位骑士,可是已经晚了,还有人愤怒之下对他出手,结果没有人能抵挡住他一剑……他片刻就击倒了几个骑士,然后纵身跳到了红衣主教大人身边。这个时候,红衣主教大人才终于从震惊中冷静下来,开口大声喝令,控制了场面。

    随后,我们这些年轻的小学员,都被**了训练场。我离开的时候,里面依然很混乱。似乎红衣主教大人想带那个杜邦走。可是一帮骑士团的人围住了他们,不让他们走……几乎就要酿成一场哗变了!因为我已经离开了,所以后面地事情我并没有亲眼看见……而事后,我从其他途径得知,那个杜邦还是活着离开了,没有被骑士团留下。而且那天后来生的事情,各种版本都有,有好几种不同的说法……有地说是红衣主教大人下令,制止了骑士团的人出手,强行带走了那个杜邦。还有人说…是杜邦一人出手,击败骑士团的十几个高等骑士,然后扬长而去!当然,事情的真相到底如何,我并能肯定。可是这件事情成为了骑士团的奇耻大辱,此后所有人被禁止提起那个人的名字……还有那天的事情。”

    小雷愣了几秒钟,忍不住大声道:也太离奇了吧?一个几岁的小男孩,怎么可能有本事轻易而据的击杀一个圣骑士实力的对手?!而且还是正面公平交手的情况下!还能一个打倒好几个骑士?难道你们的骑士都是纸糊的?”

    叶不群的脸色有些难看:“谁说他只有几岁??当年我是整整十岁,而他看上去么……虽然东方人和西方人育的时间有差别,可是他看去至少也要比我大上四五岁了!!”

    小雷这才真的变色了:“你说什么?比你大?”

    叶不群点点头:“我今年三十五岁,那么,那个杜邦现在,应该也有四十岁左右了吧。”

    “不可能!!”小雷立刻站了起来,狐疑道:“难道我们说的不是同一个人?”

    他立刻从怀中掏出了一张纸,正是从雷吼那里得到了一张西门的资料,上面有一张照片。

    “你看看,是不是他。”

    叶不群只看了一眼,立刻很肯定的:“是他。他总是嘴角带着一丝很诡异的微笑,还有……他的这种眼神,我一辈子不会忘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