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至尊无赖 > 正文 第三百三十七章 【一切的谜底】
    靠,梵蒂冈和黑暗议会原本就是一家!这算什么?等于告诉你,基地组织老大拉登和美国总统是把兄弟!换做是你,你信么?

    小雷表情却有些古怪了,他看着西门,忍不住问道:“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那个所谓的什么黑暗议会,全欧洲的黑暗势力,根本就是你们开的分公司吧……什么羽毛族的天使,还是他们血族的吸血鬼,你们根本就是一家人嘛,只不过那个…个革命分工同而已……可是你们这么千百年来斗得刺刀见红,到底是为了什么?”

    “奇怪么?”西门叹了口气:“不错,你几乎把事情都猜出来了,犹大是奉命出卖了耶稣,使得十三门徒之中,羽族天使和血族决裂,表面上,大家彻底决裂了,从此教会和黑暗势力誓不两立,只不过,在当初,大家其实都是心知肚明的,不过是犹大他们背负了一个邪恶的罪名而已。开始的情况的确是如此的。可是后来,事情就生变化了……

    “耶稣被犹大出卖而死……原本这只应该是制造出来的一个假相而已,后来立刻,就有复活日。这段故事,你应该也知道吧……”

    小雷冷笑道:“我当然知道。”

    传说耶稣被钉死在十字架上之后,又重新复活了过来,结果使得宗教的神圣味道更深了一层。

    小雷说完,却看见西门地脸色有些阴暗。不由得闭嘴打住不说。果然,西门忽然笑了笑,然后却又叹了口气,语气凝重。缓缓道:“原本这只是一个假相而已。可当时出了一个天大的意外……圣子,居然真的死了!”

    这个消息才真的让小雷吃惊了。

    居然真地死了?!

    下面的问题,自然脱口而出:“怎么死的?”

    西门的回答是:“知道。”

    他表情有些苦涩:“没有人知道。可是这件事情的后果是,两方面人原本是假装反目,却变成了真的反目了。双方都互相指责对方,称对方害死了耶稣。当然,犹大这方面比较吃亏,因为全世界都知道,是犹大出卖了耶稣。而血族却有口难辩了,只能背了这个黑锅。”

    小雷想了想。立刻就道:“会不会里面有什么阴谋?或者是,羽族的人害死了耶稣……”

    西门哈哈一笑这个想法,大概就是你们人类的‘阴谋论也未必没有道理。当时圣子耶稣带着十三门徒来到你们这个星球,就是为了开拓出一片事业,可本身而言,他们来自遥远的世界,我们的家圆距离你们这个世界,实在太遥远了。就好像你之前说地。远得几乎已经是脱离了家圆的影响。我也怀疑,会不会是羽族有了叛逆之心,想自己占据这个星球你们东方人地话来说,好像有一个非常合适的形容词,叫做…的,叫做‘天高皇帝远’。所以就干脆割据地方,当土皇帝,对吧?”

    小雷哭笑不得:“看来你对东方文化倒是很了解。”

    “当然。毕竟名义上,我现在的身份具有一半的东方血统。”西门眨了眨眼,笑得有些邪恶,不过随即他脸色一正个可能性并是没有。可是,如果说羽族的那几个家伙害死了耶稣,却也绝对不可能的。”

    “为什么不可能?”小雷皱眉。

    西门看了他一眼:“难道你以为我们来自天国地人都是傻瓜?我们的世界距离你们的星球遥远得几乎用‘光年’这个词语都无法形容。被派遣到这里来的,一共就只有圣子耶稣,和他的十三门徒。其中只有圣子耶稣,才是真神,而羽族和血族,都只是神的仆人而已,虽然拥有很强大的实力,但是他们绝对不可能背叛神族!在我来的那个世界,那里有很多羽族天使和血族,不过在我们的那个世界,羽族和血族都只是被神族统治地仆人而已。从实力上,羽族没有杀死耶稣的能力,而同时,在被派遣来到这里之前,随行的羽族和血族,都已经用自己地灵魂对耶稣宣誓效忠的,有灵魂契约在,他们不可能背叛,因为一旦背叛,他们自己就会死掉!”说完了这些,西门总结了一句:“所以,耶稣绝对不可能是被他们害死的。无论是羽族还是血族,都不可能害死他们的主人,耶稣。”

    “那耶稣是怎么死的?”小雷忍住又问道,苦笑道:“难道真的像全世界基督徒所知道的那样,是被钉死在十字架上的?拜托,他不是凡人!是神耶!怎么可能被钉死?”

    “我不知道。”西门这次的笑容,是真的苦笑了。他的语气也有了几分无奈:“这件事情,没有人知道。我也不知道……如果知道真相的话,那么梵蒂阕和黑暗议会,也不会互相厮杀了千年了。双方都认为是对方干的……而最可怕的是……因为耶稣死了,使得他们成为了无法回家的孩子。”

    然后,西门对小雷说了一些让小雷感到有些意外的话。

    按照西门的介绍,上帝是真的存在的。但是上帝并不在地球,甚至不在这个世界。而是存在于很遥远很遥远的另外一个地方,至于有多遥远,西门无法形容,因为无法用准确的概念来说出这个距离。

    而耶稣带着十三门徒,其实只不过是上帝派出来的扩展“新教区’的一个小分队而已。就好像,一个实力很庞大的大公司,派出一对人,到一个新的地方去开拓新市场。建立新地分公司一样。大概就是这么个意思吧。

    地球上的教会,对于上帝的统治范围来说,过是很多教区中的一个而已。只是其中之一。

    可是,就在事情快要成功地时候。耶稣居然死了!这个事情的生,代表着什么意义呢?

    就好想在中国古代,一个将军带着一队士兵去蛮荒之地开拓新的领土,结果那个将军在战斗结束之后,忽然自己挂掉了,军队没有了统帅,没有了领导。

    他们不敢和家人联系……如果他们回去,将面对严厉的惩罚,会被惩罚丢下地狱,永远受地狱火焰的焚烧!至少要焚烧一千年才会死。”西门叹了口气:“他们的任务是辅佐耶稣。可是耶稣死了,所以他们必须要承担责任。无论如何。耶稣是神族,而他们身为耶稣的仆人,自己的主人死了,他们都将完蛋。”西门缓缓道:“所以,几乎可以说,地球这个教区,已经脱离了家圆。成为了一个家圆无法控制的地方了。派遣到这里来到十三个家伙,从此不敢再回天国,而是留在了这里,当了…是我刚才说的那个意思,天高皇帝远,干脆就割据地方,当一个土皇帝而已了。”

    小雷几乎是用很大地努力才忍住笑,只是面色有些古怪:“那么。你们的那个什么天国,就不管了?就允许他们…独立?”

    西门到现在。终于说出了自己地身份,他看着小雷的眼睛:“所以,我来了。我被派遣来到这里,接管这里的一切。”

    小雷用郑重的目光看了西门两眼:“你的意思是……你来自天国?”

    “是的。”西门的语气很严肃:“严格地说,我来到你们这个世界,已经有很多年了。我制造了一个机会,正好有这么一个血族的后裔,和人类生下了一个孩子,我把自己托生在了这个躯体里……可是因为这里已经脱离天国的管辖很久了,如果我直接露面,哼哼,恐怕那几个天使害怕来自天国的惩罚,第一个就先杀了我。血族的那几个家伙,恐怕也会杀了我。”

    小雷心中不免就有些看不起这个西门:“那么说来,你应该是你们那个天国里,所谓的神族了吧?地位比什么羽族血族都高,难道你的实力还比不过他们?”

    “这和你想象中是不同的。”西门笑道:“我的确是神族,和耶稣一样,我们都是神族。在我们那里,神族是最高等地种族,而羽族和血族,都比我们地位要低。可是这只是地位而已,并不是说我的实力就对他们有绝对的优势。如果单个看来,我比一个羽族或者血族都要强大,可是如果面对三个四个或者更多地羽族,他们就可以轻易的杀了我。即使在你们人类世界里,地位高低也并不等于实力高低吧?”西门笑道:“我记得,在东方的元朝,蒙古人是第一等民族,汉人是最低等民族,可是汉人的实力未必就比蒙古人低吧?还有二次大战的时候,德国把犹太人定为劣等民族,可是难道你能说犹太人就比德意志人要弱么?”

    小雷说不出话了。

    “我的确是神族,可是在我们那里,神族只是比羽族或者血族地位高一些而已。而我们神族和羽族还有血族,都是侍奉上帝的。唯一拥有真正的实力上的绝对统治地位的,就只有上帝。他才是永远无法战胜抗衡的神灵!我们只是他的子民而已。”

    小雷想了想,又皱眉道:“那么说,你的地位等于是一个从天堂派下来的,一个新的‘耶稣’?是这意思吧?”

    西门点头,小雷却哈哈大笑,指着西门,笑得几乎喘不过气来的样子,西门面色有些善,皱眉看着小雷,小雷笑道:“你居然是新耶稣?这简直是我这辈子听说过的最大的笑话了!”

    他笑完,看着西门阿!在这里,在这个世界,在这个繁华的城市边缘,在这条马路边上,居然有个家伙,开着高档的豪华汽车,穿着高档昂贵的衣服,手里还夹着雪茄,然后告诉我。他是耶稣下凡……还有比这更荒唐的笑话么?”

    西门静静等他笑完,才淡淡道:“这没有什么可笑地。”

    “好吧,好吧……”小雷收敛起笑脸:“你说你是新耶稣,那么你下凡之前。怎么也没有多带几个天使或者血族部下来?当年耶稣带了十三门徒,现在你如果想压倒这些所谓的十三门徒,你就带一百三十个门徒来,收拾他们还不是分分钟的事情?”

    西门没有动怒,只是淡淡道:“这是我的问题,却不能和你解释地。”不过他忽然冷笑了一声,看着小雷:“如果我真的带了一百多个羽族或者血族手下来了,我还需要站在这里和你说这么多废话么?我还需要苦心筹划这么多事情么?”

    “的确需要了。”小雷叹了口气:“如果你带来一帮实力和现在那些梵蒂冈天使力量相当的家后,你早就光明正大的杀到梵蒂冈,干掉那些叛徒。直接接收这里的一切了。”他眼睛里终于露出笑意:“好吧,西门。你今天把我引到这里来,和我说了这么多,到底有什么用意呢?”

    “我需要借助一些外部力量。”西门回答的很直接:“对付这些叛徒,我一个人会非常艰难。我无法从家圆那里得到什么帮助了,因为家圆距离这里实在太遥远。我如果想压倒那些叛徒,只有借助外力。而在这个世界上,唯一能和他们抗衡的。就只有你们东方的这些人。”

    “梵蒂冈的七个天使,现在已经只剩下六个了。他们虽然一直没有回家圆,但是名义上,他们还是属于家圆地领土下的教区,并没有真正地反叛。不过按照你们东方人的话说,天高皇帝远,家园也无法控制这里的事情。也只是名义还有统治权利而已。现在,七个天使死了一个,家圆立刻就派遣了我来到你们这里。我降临到这里,他们以为,我是来补充那个天使的位置。他们认为我是羽族,可其实我不是的……”西门笑得很古怪:“我成功的骗过了他们,因为我的确拥有一部分羽族地血统。可是我也感受到了他们的敌意,他们对我很冷淡,虽然很尊重,但是对我很冷淡。于是,我想到了,不仅仅要从梵蒂冈这里入手,我还需要从血族那里做一些努力……我用了某种方法打入了血族里,也获得了一种特殊的地位,其中的事情,我能告诉你。”西门叹了口气:“可是尽管如此,我的进展还是很小。不过幸好,最近,有一个机会到来了。”

    小雷心中念头一动,叫道:“你是说……希腊那些众神?”

    “看来你也接触到他们的一些事情了。”西门眯起眼睛:“他们的出现,让我很惊讶我而言,这也是一个非常难得的机会!”

    “在这个世界上,我想把梵蒂冈的那些叛徒干掉,或者把黑暗议会地那些血族收拾掉,靠我自己都不太现实……我虽然同时在两边都取得了一些地位,但是这远远不够。我曾经想过,能让他们双方斗争,我从中间渔利……可是不太可能,你知道的,他们双方早已经打了这么多年,可是任何一方,都没有能消灭掉对方。而且,他们之间,虽然下面打得很热闹,但是那十三个家伙之间,却并没有再真的出手打过。那么我想,如果想真地给他们造成伤害,只有给他们再寻找一些敌人出来……所以,在我看来,东方是唯一的选择。”

    小雷眼中渐渐生出怒意:“你倒是很聪明,懂得把祸水往我们这里引。”

    “多谢你的夸奖。”西门笑了笑:“过我的计划还没有开始,就现了一个更合适的选择对象……我居然现了,这个世界上,竟然有那些奥林匹亚山上的家伙残留下来的势力!这简直太让我吃惊了!所以,我立刻现,他们比东方更加符合我的要求!因为你们东方的修行者,大多奉行隐居避世,不喜欢争斗。可是奥林匹亚山上的这些家伙,几乎无时无刻不在想着把梵蒂冈和黑暗议会干掉,因为他们之间的仇恨实在太深了。”

    “那么你在西方折腾好了。为什么又来到东方?”小雷终于问出了他心中最大的疑惑:“又为什么化身西门家地继承人,为什么接近田家。为什么要娶田珂儿?”

    西门皱眉,看着小雷:“田家的事情,你真的不知道?”他似乎有些惊讶:“这太让我意外的……那么多隐秘地事情,你一猜就猜到了。可是为什么,这件事情上,你居然一点都知情?”

    小雷有些茫然,不过随即西门笑了笑:“既然你不知道,那么我就更不能告诉你了,这将是我的一个很大的筹码。”

    小雷心中怒气控制了下去,盯着西门的眼睛,皱眉道:“你今天对我说这么多,总会是找我聊天吧……你不妨直说,你到底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像你这样的人。总不会无缘无故的做一件事情的。”

    西门考虑了一会儿,忽然抬起头来。直视着小雷的眼睛:们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但是我对你的了解并不算少,事实上,我对你这个人做过很详细的调查……甚至在我来这里之前,你地很多资料,我都已经掌握了。”他微微笑道:“如果我说,我希望和你做一个交易。你愿意么?”他不等小雷说话,就道:“我知道田珂儿小姐是你的心爱地女人,我不会真的娶她,我只是需要现在借助田家,制造一个矛盾的焦点而已。”

    小雷面%表情:“说下去。”

    西门叹了口气:“如果你站在我的立场上,最希望的结局,就是梵蒂冈和黑暗议会的那十几个家伙,全部死光,这是最理想的局面。但是很显然,这不太可能。而且我也并不希望看到这个结局,如果人都死光了。只剩下我一个光杆司令,我也没法再做什么事情了。我一直在想,假如我能得到东方修行者地帮助,我该如何收买你们这些东方修行者……或者,收买这个词语并不合适,而是说,我要用什么样的筹码,才能换取你们的帮助。”他自言自语道:“钱财,肯定不可能。权势,自然你们更没有兴趣。至于魔法和法术,我们修炼的道路太一样,我就算跪下来求你学我们的魔法,你也未必愿意。过你这个人很奇怪。我知道,你在东方的修行界里面拥有很特殊的地位……我的消息渠道很多。我甚至对于东方修行界里的很多宗派都有一些了解。”

    小雷并不惊奇,只是看着西门:“那么,你打算怎么收买我?”

    “我可以送给你一样东西。”西门叹了口气:“这样东西,梵蒂冈那几个背叛地天使,还有黑暗议会那几个血族,已经想了很久,都得不到的东西。这也是他们一直不敢公开反叛的原因。”

    他看着小雷,表情异常严肃:“我可以告诉你,关于空间地秘密!只要你掌握了这个空间……加上你是修炼东方仙法的,你迟早一天,修炼下去,自己就可以成为神仙!等你拥有神灵的强大能力之后,你就可以用我告诉你的这个秘密,自己去创造一个新的空间出来!就好像仙界,好像天国,好像天堂……只过,这是让你飞升到你们东方神仙现在已经存在的那个仙界……而是,你自己可以创造出一个,只属于你自己的仙界!”

    小雷真的震惊了!

    西门却没有停下来,继续道:“那些叛徒,到现在都没有敢真正的背叛家圆,而是名义上还服从的家圆的统治,当然了,他们虽然已经几乎完全的独立了,可是至少名义上公开上,还不敢背叛。那是因为,他们还没有掌握这个秘密!唯一知道这个秘密的只有死去的耶稣。而现在,他们还不知道如何创造空间!一旦他们掌握了这个秘密,他们就可以自己开辟出一个自己的天堂,然后借助他们在地球上已经拥有的强大的宗教青台,集中大量的精神能量,就可以迅的壮大,很快,就能真正的拥有了完全独立的力量了!成为真正的神灵!”

    “我知道,像你这样的东方修行者修炼到头之后,就可以飞升到你们的仙界,从而成为新的神灵……可是你想想吧,就算有一天你飞升天了,仙界里面已经有了太多的神灵存在。你去了,也不过是一个小角色。可是只要得到了我地秘密,你就可以创造出一个完全属于你自己的新的空间!一个新的世界,你完全是那里地主宰!你就是上帝。你就是唯一的神灵,你就是…你们的话怎么说…就是玉皇大帝!”

    “哈哈哈哈哈哈……”出乎意料的,小雷笑了,他忽然笑得,仿佛听见了最荒唐的事情一样,笑得前仰后合。

    “玉皇大帝……哈哈哈哈哈,玉皇大帝……”小雷似乎笑得眼泪都要流出来的样子。

    “很可笑么?”西门完全不为所动,他似乎永远不会怒一样。心青气和的看着小雷。

    小雷笑够了,这才长长出了口气:“好吧。就算你告诉了我那个什么秘密……我创造了一个属于自己的仙界出来……可是,你告诉我,那有什么意思?有什么好玩的?”

    他冷眼看着西门:“拜托,我不是那种深山里面苦修的傻瓜,我是生活在现代社会里面地人。我喜欢享受,喜欢美女,喜欢优越的生活。喜欢锦衣玉食。我喜欢住豪华地房子,穿名贵的衣服,开昂贵的汽车……这些我现在的生活就能满足我了。我干吗还要去弄什么开辟新空间,做什么创世主之类的,这种吃力不讨好的活儿?”

    ……”西门沉默了会儿,脸上露出一丝苦笑,摇头道:“你好像的确不是那种人。”

    小雷哼了一声:“就算现在我已经几乎快成神仙了,可是这神仙么,我也是当得马马虎虎。自己也不怎么在意地。况且,就算我想得到你的那个什么秘密,去弄一个属于自己的仙界……我到哪里去弄那么庞大的精神能量维持那个空间?”

    他眯起了眼睛:“倒是你。让我有些感到奇怪……你已经掌握了如何开辟新空间的秘密。同时,如果接手了西方宗教的势力,那么就等于得到了十几亿教徒的精神信仰能量……你到底想做什么?或者……你自己也想借这里的机会,独立占山为王?”

    西门笑得很狡猾:“这个,可是我们今天讨论的问题了。”

    他居然并没有否认!

    小雷叹了口气:“而且,我还有一个疑问……我能给你提供什么帮助?难道让我直接带着一帮东方修行者,杀到梵蒂冈去,把那几个天使都杀掉?”

    西门狡猾地笑了笑:“这个,我们或许可以明天或者后天,找一个时间慢慢的谈谈。总之,不是今晚。今晚,我只是想把你引出来,和你先单独接触一下而已。同时,我也有一个小小的用意。”西门叹了口气,他忽然抬起头看了看天色,又看了看自己地手表,仿佛喃喃自语一般:“现在,我猜他们已经开始动手了吧……”

    说完,这些西门脸上露出几分神秘的微笑,对着小雷说道:“因为,我希望,在现在的几分钟时间里,你不在田家。”

    雷皱眉。

    “很简单,我在田家安排了一些事情。”西门微笑:“如果出意外的话,现在田家一定来了几位神秘的访客了。这可是我精心安排的计划,在这种时候,为了不让别人打搅事情按照我计划中的进行,我只好把你引出来了。”西门仿佛带着几分歉意,浅浅的欠了欠身子。

    小雷仿佛脸色有些变化:“你说什么?田家会出什么事情?”

    “很简单,我说了,我之所以接近田家,是因为我需要借助这里,来制造出一个矛盾的焦点,仅此而已。”西门笑得有些让人琢磨透。

    小雷脸色沉了下去,联想到田震被刺的时候,西门似乎早就预先知道一般。他忽然心中雪亮!

    “田震遇刺的事情,难道是你安排的?或者说,你和那些奥林匹亚山上的家伙,也有关系?”小雷忍住问道。

    西门笑了笑:“虽然你现在还不是我的盟友,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你猜得错。我和他们的确有一些关系。”

    他仿佛在缓缓退后,笑道:“田震受到的几次刺杀。都是我安排地。但是我不会让他死的。至少不能让他死在前几次刺杀里面,因为那个时候,我还没有准备好。至少,还没有达到足够的效果。”

    小雷脑子里飞快的转动:“等等……等等……你来到东方。接近田家。你似乎带着梵蒂冈地使命,同时也带着黑暗议会的一些使命,难道你接近田家,和梵蒂冈以及黑暗议会都有关系?”等西门说话,小雷猛的一拍手:“肯定有关系!至少,梵蒂冈居然肯和黑暗议会暂时停战,这么说来,一定和你来东方的目的,是有关系的!”

    他心中飞快的思索,大声道:“但是。你同时和那帮号称古希腊众神的家伙有关系,所以。你把消息透露给了他们,他们一心和梵蒂冈和黑暗议会作对,所以就跑来搞破坏,是不是?!可是……可是***,这到底和田家有什么关系?田家不过是一个东方的家族,有什么东西是值得你图谋地?”

    西门哈哈大笑:“这才是事情最精彩的部分!可惜我现在不能告诉你……不过你说地很对。我能把梵蒂冈和黑暗议会暂时联合起来,来到东方。目的确实就和田家有关系,而且有很大的关系。而且这事情最微妙的就在于……我很明白,梵蒂冈的那帮家伙,还有黑暗议会的那帮家伙,心中根本都不信任我。他们都安排了人在我的身边,其实是一种监视。尤其是……当田震昨天遇到了一次刺杀之后,还有今天,地连续的刺杀。现在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梵蒂冈早就有行动了……如果出以外的话。现在,在田家周围,梵蒂冈至少已经派来了圣骑士级别以上的人。在一旁保护田震!因为在我们的计划中,田震绝对能死!”

    顿了一下,西门笑道:“黑暗议会,想必也是如此。他们也一定派了亲王以上的家伙来了。不过这还不是最妙的,最妙的是……因为我地要求,奥林匹亚山上的那帮家伙,已经下了死命令,一定要把田震刺死!无论付出任何代价,都要刺杀田震!所以,在前面两次失败之后,第三次刺杀,我要求他们绝能失败,所以,这次将由他们的大人物出手!”

    西门地眼睛里露出几分杀气:“这次出手的人,实力非常强悍。而梵蒂冈这里暗中派来保护田震的人,应该也已经到了田震身边了,或许是一个圣骑士,或者是两个三个,又或者……这次会有一个天使直接出面呢然了,黑暗议会那里,也是一样。”

    小雷心里灵机一动:“你是想借刀杀人?你到底是借谁的刀,杀谁呢?”

    我不知道。西门干脆的承认:“无论是死一个天使,或者死一个血族,或者死一个奥林匹亚山上的家伙,对于我来说,都是非常乐于见到的结果。”

    不对!

    不对!

    不对不对不对!

    小雷本能的意识到西门没有说真话。虽然今晚西门已经告诉了他很多隐秘的事情,告诉了他很多秘密的信息资料,可是小雷本能的感觉到,西门在刚才的这个问题,没有说真话!

    他忽然面色一沉,咬牙道:是借刀杀人,只过,你是借别人的刀,来杀田震,是不是?”

    西门身子一震,脸上惊讶的表情一闪而过。小雷立刻知道自己所猜得不错了!

    他面色森然:“你是希望田震死!但是最好田震能死在奥林匹亚山上的那帮家伙手里!而且最好的是,能利用田震把梵蒂冈和黑暗议会的人引来,最好让他们大打一场,这也是你的目的,……等等,你的目的还有什么,让我再想想……”小雷叹了口气:“我明白……你接近田家是有目的的,可是现在,你居然能让田震去死,那么很显然,你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你已经从田震这里得到了你想要的东西了!所以,田震对你来说已经没有用处了……是是?可是……你一定没有告诉梵蒂冈和黑暗议会!!”

    西门盯着小雷,忽然道:“你难道一向猜事情都是这么准确的么?”

    他叹了口气:“好吧,我再告诉你一件事情……梵蒂冈和黑暗议会地确派了人来了。不过,他们不是来保护田震防止他被刺杀的……因为我汇报回去,我没有从田震这里得到任何东西,他们自然都不信……所以。他们派人来,是想把田震这个人抢回去!而奥林匹亚山的那帮家伙,正好去刺杀……所以,我想这会儿,在田家一定有场好戏正在上演了!”

    西门缓缓张开了手,他的手指纤细白皙,仿佛很秀气一般,只是他地眼神里却透露出了几分危险的气息。

    然我一直都在避免和你正面交手,可惜今天。在这里,我无论如何要阻拦你一会儿……至少。能把你留在这里,哪怕只有短短的二十分钟。”

    小雷面色有些琢磨不透的样子,他并没有出手,只是这么站着看着西门。

    就在这时候,忽然,远处天空之中,骤然一道华丽绚烂的光芒闪过。那光芒冲天而起,仿佛是一道凌厉无比的剑气!

    而那剑气升起的地方,似乎正是田家宅子那里!

    “似乎已经开始了。”西门笑了笑,看着小雷,皱眉:“你好像并不着急?或者说,你不打算对我出手?”

    小雷居然耸了耸肩膀,反问道:“我为什么要着急?”

    他也看了一眼远处的那道剑光,忽然笑道:“西门啊西门……你想想吧,田震可是未来的老丈人啊。你认为在他遇刺之后,我会什么都不布置,就这么和你跑出来?难道我不担心家里没人保护他。再弄出什么乱子来?”

    他笑得很轻松:“我现在可以告诉你,就算来的是什么天使,还是什么狗屁亲王,或者是什么奥林匹亚山上地什么见鬼的神,都绝对不会碰到田震地一根汗毛。”

    西门皱眉:“你难道也派人去保护田震了?”

    小雷叹了口气:“这件事情说起来,也真的有些头疼。我原本打算去请我的一位妻子来帮我这个忙……不过……”他搔了搔头皮,尴尬笑道:“不过似乎我让我的一个女人去保护我另外一个女人的老爸,恐怕她会吃醋。所以在人选方面,我真的考虑了好久啊。这年头,要找一个办事可靠,最重要是实力强悍能让我放心的保镖,实在太困难了。”

    随即他展颜一笑:“幸好,我这人运气不错……就在我为难地时候,我忽然想起,我最近刚巧收了一个本事相当不错的徒弟。”

    田家宅子。

    所有人都似乎已经惊呆了!

    方才那一剑犹如天外而来,那道无匹的剑光凌空而下,呼啸中,在几十双眼睛面前,田家宅子下面的一片绿地瞬间就被劈成了两半!

    只见天空之中,一个白色的人影仿佛神人一般昂然立在半空,他的手里提着一柄巨型的长剑,全身都是白色的袍子。

    而在地面上,一个人单膝跪在地上,正是肖!

    肖全身衣衫褴褛,满脸都是鲜血,还有一丝丝鲜血从他的嘴角口鼻里缓缓地流淌出来,他双手紧紧握着一柄长剑,那长剑剑锋之上满是缺口,已经残破不堪了。他全身的肌肉也几乎完全爆裂开了,很多地方,仿佛都已经血肉模糊。

    肖只感觉到自己全身都在剧痛,疼痛已经占据了他几乎所有的神经,他唯一地念头就是:“拦住这个家伙!”

    他已经接了对方一剑,而且是毫无讨巧的硬对硬的正面接下了对方一剑。

    这一剑,就几乎把他全身的骨骼都震碎了!

    肖就算死也不信,这世界上还能有这种厉害的剑术!!还能有这种厉害的人?刚才这一剑,如果是他拼死以自己的身体,用了全部的力量,逼迫自己施展出最强的圣光十字剑,才勉强挡住了对方的一击……

    否则的话,恐怕就不仅仅是宅子前面的绿地被劈出一条巨大的裂缝了!恐怕后面的田家宅子,都被一剑劈碎了!

    这是何等威力的一剑啊!!

    天空上那个白色的人影了忽然长啸一声,一字一字道:“你能挡我一剑……你是梵蒂冈的骑士?”

    随即,那个声音更冷,仿佛催命的音符一般:

    “梵蒂冈之人,都该死!”

    话音未落下,天空一道光芒落下,仿佛雷神的利斧!

    肖已经完全绝望了,他叹了口气,用尽自己最后一丝力量,咬牙举起了自己的长剑。

    他是骑士,就算是死,他也愿意这么光明正大的战死在敌人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