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至尊无赖 > 正文 第三百三十九章 【最长的一夜·千年悲伤】(上)
    “你真的不着急?”西门皱眉,看着面前的小雷,小雷却干脆一**坐在了车头上,居然还懒洋洋的伸了个懒腰。

    “不急,不急,有什么可着急的。”小雷嘻嘻笑了笑:“没有我在,那些家伙也别想动我的女人和未来岳父一根汗毛,我何必着急呢?”

    西门脸色有些阴沉:“你这么有把握?”

    不雷叹了口气:“倒是我想问头号你,那些什么天使也好,血族也好,又或者什么奥林匹山上的希腊神灵也好。你认为我应该放在眼里么?还有,我很奇怪,梵蒂冈的天使,平常都躲在哪里?至于血族,我只见识过他们的亲王,实力么,最多和梵蒂冈的圣骑士差不了多少,在我看来,没有任何威胁性。”

    西门的手已经渐渐放下了,缓缓吐了口气:“梵蒂冈的圣骑士,只不过是培养出来对付一般敌人的战士,但是天使的力量,绝对不是圣骑士这种低级的家伙能衡量的。”

    小雷沉默了几秒钟:“我能想像出来。”

    当初老疯子轻灵子大闹欧洲的时候,最后就是把梵蒂冈的天使引出来了。结果居然使得老疯子轻灵子都暂避他们的,回到了东土。老疯子的本事,小协自然是知道的,那么很明显,七个天使加起来,能把老疯子逼退,那么就是说,他们七个人加起来,实力绝对过了老疯子。

    就算每个天使,都只有老疯子轻灵子七分之一的本事,那么在东方,也绝对算是顶尖中的顶尖了!

    老疯子是什么家伙?那是天下第一,虽然逗留在人间,却已经拥有了大罗金仙的实力!而且是胆敢向那只猴子叫板的狂人啊!

    就算到了今天,小雷都不敢说自己已经达到了老疯子的水准,或许还差了不少吧……

    所以,大概计算下来,按照小雷的估计,天使的实力,大概也就是和东方的五方高人榜上的家伙实力相当吧。

    “那么血族呢?血族不是也有六个十三门徒中的家伙么?”小雷开口问道。

    “在血族之中,他们的名字是……血亲王。”

    “血亲王?好像名字有些耳熟……”小雷摸着下巴想了会儿。

    他却并不知道,自己从菩提祖师那里跑下山来,路上遇到宝儿和雷豆豆遇险。自己出手干掉的那个妖怪,其实就是一个货真价实的血亲王了。

    只不过,那个血亲王还没有完全复苏,不是完全状态,所以实力弱了些罢了。

    西门笑了笑,解释道:“血亲王么,是黑暗议会和梵蒂冈叫板的唯一的资本了,也是未能能抗衡天使的存在,在黑暗议会之中更是传说得极为神奇…说,血亲王一个共有六个。不过血亲王却已经很多年没有出现过了,大家都知道有这么六个强大的家伙存在,却从来都没有见过。所以,就更渲染上了一层神秘的色彩,目前么,在黑暗议会中公认的说法是,六个血亲王在很久很久以前,在一个和教会的大战之中,都已经消失了,只留下了六滴‘传承之血’,只要找到这些传承之血,给一个强大的的血族服下去,融合之后,就能变成一个新的血亲王,而且,根据最隐秘的传说么……这六滴传承之血,不知道为什么,居然在东方!而且,就在今年,已经有血族悄悄跑来东方寻访传承之血了,只是似乎没有找到,也没有消息。”

    小雷皱眉:“这么复杂?”

    西门哈哈一笑:“其实这些传说都是假的。”

    “假的?”

    “假的!”西门冷笑道:“所谓的血亲王,就是十三门徒中的六个家伙,他们一直没有露面,只不过是躲起来了而已。不仅仅是血亲王,梵蒂冈的那几个天使,又何曾露面过?还不是躲了起来,平时从来都见不到的,既然躲起来,那么为了给世人,给手下那些虔诚的信徒一个交代,总要编造出一篇谎话来才行吧。至于他们为什么躲起来不见人,我想不用我说了吧?”

    “我明白了。”小雷叹了口气。

    为什么躲起来不见人?

    废话!当了叛徒,当然心中担心受怕,不敢见人了,尤其是,害怕天国来人找他们算账,平日里当然要躲起来,而且,身为宗教之中的神秘的存在,当然是越神秘越好,绝对不能见人的,见的越多了,就失去了神秘感了。

    西门却忽然话锋一转:“不过,所谓的传承之血,却是真的存在的,只不过,并没有六滴,只有一滴。”

    他叹了口气:“六个血亲王,其实现在也只剩下五个了,其中的一个,早已经死了,却留下了一滴传承之血,不过,只要让一个血族得到了那滴传承之血,也真的能立刻进化,成为血亲王。这却是真的。”他目光一转:“而且,这唯一的一滴传承之血,真的在东方!这是我查了很多文献资料才找到的线索。”

    小雷眼睛一亮:“也就是说,十三门徒之中,有一个,流落到了东方?并且死在了东方,留下了一滴血液,只要有人找到了那滴血液,就能得到他的力量?”

    “基本上就是这样的。”西门似乎有些疲倦。

    小雷眼睛里的目光更亮了:“难道……你接近田家,也是为了这滴传承之血?十三门徒中的那来到东方的血族,和田家有什么关系?”

    听了这个问题,西门笑得仿佛一只狡猾的狐狸:“你又在套我的话了,这个么,我却不能告诉你的。”他叹了口气:“那几个血亲王平日根本不露面,由得下面这些血族信那些传说,从来也不出来澄清,这也是正常的。不过么,能多找到一个血亲王,对抗梵蒂冈的力量,也就强了一分。”

    小雷目光闪动,他心中唯一在乎的是,那唯一的流落到东方来的血亲王,也是那十三门徒之一,到底怎么人来到东方?

    西门一看他表情,就知道他在想什么了,微微一笑个么,我倒是可以告诉你,那在东方失踪的血亲王,也就是十三门徒之一……这个人的名字,你自然也是很熟悉的,就是犹大!”

    “犹大……”小雷叹了口气:“怎么哪里都有这个家伙。出卖耶稣的是他,跑到东方来的也是他。”

    “这个么,你倒不用恨他了。”西门笑了笑:“因为他多半已经死了,毕竟,他是死后,才能留下自己的传承之血的。”

    小雷撇了撇嘴巴:“那也未必,说不定他没死呢?总之,这些麻烦的家伙,又怎么人轻易死掉的?”

    西门笑了笑:“这个倒不是假的,犹大真的是死了。”他叹了口气:“说起来,在当初的十三门徒之中,我最佩服的,倒就是他了。十三门徒之中,血族和羽族之间一向不合,泾渭分明,犹大身为血族,其实隐然的,根本就是那六个血族的领。这个家伙据说是极聪明的,实力也是六个血族之中最强的,而且,在奉命出卖了耶稣之后,血族和羽族决裂,双方争夺了很久,都是他带领血族和教会对抗的,只是很快,他消失了,唯一的线索,就去是他去了东方。至于他来东方干叙,这个就不知道的,别看我,我这是真的不知道,不过,他死在了东方,倒是真的。”

    他竖起一根手指,指尖一点,一缕绿色的火焰从指尖弹了起来,缓缓道:“似他们这种高等血族,都有自己的法术,当身死的时候,就有最后一缕灵魂火焰,其他的五个血族就能感应到他死亡的气息。这是绝对不会假的。而且,他死之前,据说还把自己最后一缕神识通过灵魂火焰传送了回来,可惜因为他死前法力太过微弱,已经无法传递什么讯息了。唯一留下的消息,就是他死在了东方,并且把自己的能量凝固在了一滴传承之血上面。其他的,就真的一无所知了了。”

    小雷看着西门的眼睛,西门的目光一片坦然,可是小雷却不敢相信他是真的“一无所知”。

    不过,小雷更加不知道的,其实他流落到东方的那一滴犹大的“传承之血”,也早已经被他自己亲手毁掉了,那个刚刚吸收了传承之血的血亲王,在还没有完全苏醒的时候,就被他亲手干掉了。

    当然,这是一笔糊涂账了。现在自然没有人知道。

    两人对视了一眼,忽然就看见远处天上一道巨型的闪电劈了下去,准确的击打在了田家宅子的方向。

    “那是奥林匹亚神族的法术。”西门看了一眼,叹息道:“我真的不明白,你就这么有把握?现在那里,应该有一个奥林匹亚山的正牌神族,至于梵蒂冈方面,应该是派了一个天使过来,而血族方面,来的人,也一定是一个血亲王!你到底留了什么人在那晨保护田震?让你这么放心?”

    小雷笑了笑自然放心,而且,参在这里和你聊天,也多少解了我心中不少疑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