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至尊无赖 > 正文 第三百四十四章 【小魔星的古怪】
    第三百四十四章【小魔星的古怪】

    “什么?”小雷看田震居然先主动开口,不由得一奇。

    田震抬起眼睛看了小雷一眼,他坐在房间里,手里拿着一枚烟斗,面前放着一盒上好的烟丝。这些都是他的手下给他送来了,田震就坐在这里玩味,脸孔藏在烟雾后面,似乎看不清表情。

    “我看错他了。”田震的语气与其说是平静,倒不如说是一种淡淡的绝望。就连他脸上的笑容,也带着几分失败的无奈:“我原来以为他可以继承我五行宗的道统。”

    一瞬间,小雷似乎明白了田震为什么之前这么看重西门这个家伙了。

    田震,除了他是世俗里黑道枭雄之外的身份,他另外一个身份则是五行宗田门门主,更是执掌了五行宗宗主的位置。联想到这里,小雷似乎觉得有些能解释得通了。

    果然,田震缓缓道:“我原本寄希望与雷吼身上,我花了十几年心血调教这孩子,他也的确不负我厚望,这小子忠厚果敢,是一个好材料,可惜……嘿嘿,你们却把他夺走了。我已经一把年纪了,又偏偏生了个女儿,假如我再不好好规划一下,恐怕这五行宗就到我田震手里,就此断绝了!如果这样,我死后,九泉之下,哪里还有面目见历代祖师爷?”他眼中闪过一丝光芒:“原本,我甚至想到了你。珂儿衷情于你,我也能看出你天赋异禀,天纵之资!可惜,却绝不是我这小小的五行宗能容得下你的。”他叹了口气:“西门则不同,他是西门家的继承人。人自然是极有本事的,西门家在南洋也是好大名气。他既然身为继承人,自己是家学渊源,我们两家关系一向不错,等我见到他之后,谈及珂儿的婚事,就忽然生出了想让他继承我衣钵的念头。我也知道这人未必是一个仁厚的人,可是这算什么?我田震也不在乎他是不是仁厚。说实话,他这人有些古怪,我也能感觉到。可是当前看来,他若是和我结亲,那么将来是一个极好的人选,可以继承我五行宗的道统!总不能让风门那些家伙夺了去!”

    “那你就把自己的女儿也压在他身上了?”小雷皱眉。

    田震眉毛一扬:“那又如何?你琮年轻,不知道为人父母之心!西门这人原本在这看来,不过是野心勃勃而已。男子汉大丈夫,没有点野心,怎么能成就大事情?况且,你认为他不能给我女儿幸福,可在我心中,难道你就能给我女儿幸福?哼!”

    小雷苦笑,没有说话。的确,在世俗的眼中。自己这种脚踏几条船的烂人,任凭哪个父母,也绝对不敢把自己女儿托付地。这倒也不奇怪,而田震黑道枭雄,原本也不是什么好人,和西门看对了眼,倒也不奇怪了。

    细细想来,假如……假如撇开西门的神秘背景,假如西门仅仅是什么南洋豪门的继承人,凭借他的聪明才智,纵然为人心机深沉了一些,野心大了一些,但是却的确是非常符合田震这种黑道枭雄眼中女婿的标准。

    田震笑了笑事情,我知道的不多。事实上,我此文心中也还有很多疑团,莫名其妙。整件事情,你掌握的资料比我多很多。我想了这么久,只能把我知道的事情告诉你,其他的,我也不清楚了。”

    他挥挥手,示意小雷不要打断他,随后田震缓缓道:“西门的背景,我所知道的,就只有他是南洋西门家族的继承人。西门家族和我长年有生意来往,关系不错。其他的,我知道他曾经在欧洲留学,也隐约知道一些,他可能和西方的一些地下势力有什么瓜葛,却绝对没有想过,他来头会这么大,什么梵蒂冈之类的东西,这就完全不了解了。说到底,我田震,还有我手里的五行宗,都只是小人物,小角色而已。至于西门为什么图谋我田家,这肯定是有原因的。可惜,我很明白的告诉你,我不知道。”

    说到这里,田震似乎有些疲惫的样子,深深的看了小雷一眼,缓缓叹了口气,脸色有些憔悴苍老,低声说了一句:“今后,好好待珂儿吧……”

    然后,挥了挥手,示意自己要休息了,也就一句话也不说了。

    小雷愣了一下,才明白,原来自己是误会了。

    原来小雷以为田震醒来之后,总是不愿意和自己说话,那么他肯定是知道一些关于西门的事情……现在看来,田震的确不知情,只是被西门蒙在鼓里了,看中了西门表面的才华,一心一意想培养他当自己接班人而已。

    至于田震为什么醒来之后这么久都不肯和自己说话……原来,他根本是在思考关于珂儿和自己的事情!而他刚才最后的那句话,则表时,田震已经想通了,决定把珂儿交给自己了。

    自己绕了个弯子,以为可以从田震这里得到什么消息,却一无所获。

    当然,田震终于接受了自己和珂儿的事情,这也算一大收获了。小雷脸上一还是露出笑容,恭恭敬敬道:“我明白了……田伯父,你放心,我一定不会委屈了珂儿,定会好好待她的。”

    说完,他看了田震一眼,田震却已经转过身去了。小雷转身出了门。

    田家那晚闹之后,西门也消失无影无踪了。也不知道是躲到哪里去了,还是已经回了欧洲。小雷想来想去,总觉得这件事情,还是让西门那个家伙占了便宜。

    现在梵蒂冈的天使死了一个,伤了两个,实力已经削弱了很多。最后得到便宜的。自然是西门了。不过好在他图谋田家的计划,似乎是破产了。

    可是见鬼……到底田家有什么可图谋的?

    小雷又花了很多心思仔细研究过田家的资料。又想办法从逍遥派那里弄来了一些关于五行宗的资料来自己研究。想从里面找出蛛丝马迹。

    田震的家业,不过是普通的世俗产业,没有什么可疑的。那么西门图谋的,想必是关于五行宗的东西。

    可小雷把五行宗的历史翻阅了一个遍,也看不出有什么不妥。

    五行宗不过是中土若干修行门派中的一个。即不算很有名,也不算很渺小。

    五行宗在刚刚创立的时候,也曾经辉煌过一阵子,也曾经是天下闻名的大门派,不过和昆仑逍遥仙山这三大门派相比,却还是差了不少,而且也就是辉煌了一阵子,这后就因为门中内斗不休而衰弱了下去。之后的历史,就是门中风门田门两派人一代一代的争斗下去……

    唉,看来还是要等将来从西门那里找到答案了,可是那小子躲到哪里去了……”小雷叹了口气。

    他心中也隐隐有些警惕之心。

    田家那一夜之后的第三天,却有人跑来见小雷了。

    来的是小雷的徒弟小白。

    小白自从拿走了那两具尸体。悄悄弄回了医院的研究室里做了仔细的检查,小雷又派了小青在他身边充当护卫,三天下来,果然出了一些成果了。

    看着小白疲惫的脸色,还有充满了血丝的眼睛,看来这家伙这几天应该是不眠不休过来的,不过看模样,情绪有些兴奋,应该是现了什么东西了。

    “师父,这是基因谱!”小白有些激动,递过两份东西:“很显然,你给我的那两个尸体,他们的基因已经改变了!和正常人类有一些细微的差别。”接下来,情绪激动的小白吐出了一连串艰涩难懂的专业词汇,让小雷听得一头雾水,连忙摇头道:“这些我听不懂,你简单点说。”

    “咳咳……”小白苦笑一下,仔细想了想,酝酿了一下语言单的说,这两个家伙的基因都已经完全转变了……或者说异!一般来说,变异带来的结果,是这两个人的身体变得非常…么说呢,身体对异体的排斥性会大大的降低,甚至可以降低到一个可以被忽略的程度!而且,细胞活力和持久性却大大的增加了!打个比方说,我们都知道蚯蚓这种东西,就算你把一条蚯蚓从中间砍成两断,可是分开的两断却能够继续存活下去,甚至很久很久!这两具尸体,他们也无疑具备了这种特质!当然,他们的脑部已经死亡,才使得他们的身体功能完全停止,不会像蚯蚓那样死不掉了。可是,如果对他们进行手术,假如他们依然活着,别说什么换心脏了……我敢保证,可甚至可以把他们的双腿锯断,然后换上一条鱼尾巴,把他们变成鱼美人!这绝对可行!这简直太神奇了!很明显,他们原本都是普通的人类,可是因为某种原因,才被变异了,造成现在的结果……假如我能找到让他们变异的方法,那么……上帝啊,我就可以改变整个生物学!!!人类的基因工程,可以立刻进步一百年…百年!!”

    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息的这位师父,眼着小雷对自己说的“伟大构想”并不感兴趣,他才叹了口气:“就算找不到变异的方法,只要我把这个现公布出去,明年的诺贝尔奖,绝对是我的囊中之物!!”说到这里,他又陷入了自己的狂想当中,叫道:“这太美妙了!想想吧,师父!!假如我们能掌握这种方法,我们人类就可以任意的改变息的身体!不再受到现在*的限制!现在我们人类的*,相对于大多数动物来说,还是很脆弱的。可是如果我们掌握了这种方法,我们可以任意改变人类的形状,外观,甚至种类!!我们可以自己给自己移植一对翅膀,从此不需要飞机了!我们可以给自己装上鱼类的鳃,从此人类可以不局限于生存在6地!!整个人类世界,都可以改变……天啊……如果我们真的能做这一点,我们简直就是重现了古老的神话时代!那个众神的时代!!!”

    “重现神话时代……”小雷缓缓念着这句话,看了面前手舞足蹈地小白,却缓缓叹了口气。心中冷笑道:“恐怕现在,那引动奥林匹亚山上的家伙,正是抱着这样的目标吧。”

    可惜的很,小白的那个成为一代伟大的科学家名留史册的愿望注定是不可能达成了。当着小白的面,小雷毁掉了他所有的检查的结果,将所有的资料,文档。还有光盘,全部都烧毁了,连一点证据都没有留下,然后又让小青去把那两具尸体的残骸完全烧掉。

    纵然小白很无奈,也没有办法。就算他想悄悄留下点什么,也不可能了。因为这三天,小青都跟在他身边……这大概也是小雷派了小青跟着他的目的吧。

    “你不要怨我。”小雷看了一眼无限失望,甚至有些悲痛的小白。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平和:“这绝对不是你能公布出来的。我这么做。是不想你惹麻烦!是在救你的命!”

    然后他叹了口气可以告诉你,你现的这些结论,其实并不是刚刚出现在世界上,它存在的年代,非常久远……非常非常久远,甚至比我们人类的文明历史都要久远很多。这件事情,你就当没有看到,没有做过,也没有听到吧。”顿了一下,又道:“而且,这些变异的家伙,还有很多就存活在世界上,他们代表着一个神秘的势力。如果你不想有一天被莫名其妙的杀掉,就最好听我的话吧。”

    把魂不守舍的小白打掉之后,小雷还不放心,干脆让小青弄了一点忘忧粉给他用了,让这家伙忘记这几天的记忆,免得他闹出什么麻烦徕。

    虽然又过去了一天,可是小雷还是做了最后一点努力,他带了妙嫣,不有仙音越师。四个人出去,在周围的地区搜寻了一遍,试图找到什么线索。不过很可惜,西门固然是找不到的,梵蒂冈的人也一个没有。黑暗议会的家伙也没有消息,而那些奥林匹亚山来的家伙,也似乎全部都人间蒸了一般。

    “难道他们全部都回西方去了?”小雷叹了口气。

    回到家里,却意外的看见了短小的人影等在园子里,仔细一看,却居然是看守仙草园的土地公!

    那土地老儿也不知道今天怎么了,面色涨红,似乎在非常的怒气

    当中,身子都气的抖,手里的拐杖也不知道丢到哪里去了,一看见小雷回来,立刻大步跑来,口中哇哇大叫:“不干了不干了!小老儿不干了!正日价的为你们这些败家子打理园子,可是再被那小魔星这么糟蹋下去,小老儿的园子迟早一天就被她折腾光了!!”

    说完,还赌气似的往地上一坐。

    小雷声,心中有些奇怪,这平日里见了自己大气都不敢出一声的胆小的土地公,今天却怎么如此放肆,敢跑到自己面前咆哮来了?看他的样子,倒好像是有人一把手烧了那仙草园一样。

    他心中本没有在意,只是微微笑了笑,缓缓走进,高声道:“土地,今天你是怎么了?居然出了园子,跑到我这外宅来了?难不成,咱们那园子出了什么事情么?”土地公气恼大叫道:“还园子?恐怕就快成草场了!一点点留下的东西,都被那个小魔星强取豪夺走啦!现在这园子里还剩下什么了?当日迁来的时候,上品的各色仙草有近三十味,中品的也有五六十味,可如今呢!上品的仙草剩下不过四味,还是我拼死拼活留下做种的!中品的的不过十味了!而下品的仙草在恐怕连一小半都不剩下啦!再这么下去,不用你们动手,我小老儿自己就找一棵歪脖子树,一头撞死算了!”

    小雷心中也不生气,心想多半又是宝儿偷偷跑进了园子摘东西,惹了这个老头生气。细细一问,果然如此,原来就在息没回来之前的一会儿,宝儿又溜进了园子里去,任凭土地公如何阻止,却强行摘走了一位上品草药,还有两味中品,临走还扯了一氢各色灵草。土地公正阻拦,却被宝儿一起进园子的豆豆,施了一个法术,疛朝下倒吊在了一棵树上,足足吊了有一刻钟。

    小雷听了也是有些觉得两个孩子闹和有些过分。尤其是听土地公说道:“若是别的草药,也就算了,可是宝儿摘的一味草,现在已经是园子里的绝品,被她这么摘走,就断了根了!这天下是再也找不到半株了,却如何是好?!”

    小雷皱眉你且不忙,我去找了那丫头过来,那草药摘了下来,时间还不算长,等我取了回来,你用仙水重新种下去,应该有三分救活的希望吧。”

    说完,就大步往家里走去,可刚走了一步,却忽然看见小青从里面慌慌张张跑了出来,一看见小雷,就惊呼道:“不好了!不好了!宝儿不见了!!”

    小雷沉着脸:“慌什么,寻到丫头一向喜欢乱跑,准是知道自己做了坏事情,悄悄躲起来了。”

    小青脸上的焦急却不减少半分是的!她是真的跑了,还留了封书信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