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至尊无赖 > 正文 第三百六十八章 【是你……不是你……】
    小雷手里举着天蓬元帅的九齿钉耙,那脸上表情可叫精彩,忽而哭笑不得,忽而又咬牙切齿,他老人家愣,斐尼克斯却哪里管这许多,纵身而上,抬手就是一剑。

    小雷正好举着钉耙,有些茫然无措的时候,迎面这一剑却把他惊醒了,立刻高举钉耙,来了一个“天王托塔”。

    要说小雷也的确是有一套。从前在逍遥派的时候,主修的是御剑术,不过十八般兵器也多少有一些涉猎,当然……钉耙是绝对没使过的。这种奇门兵刃也只有天蓬元帅那种强人才能玩得转吧。

    斐尼克斯那里是当头一剑劈下,小雷这里高举钉耙往外一架,就听见铿的一声金玉交接的动静,秋露剑居然出了一阵悲鸣!

    冰蓝色的剑气顿时黯淡了几分,一声轻微的破裂声,那剑锋上居然崩出了一指多宽的一个小缺口!

    小雷大为意外,这九齿钉耙,居然如此犀利?

    不过想想也都很正常了,这玩意儿虽然卖相不怎么样,但再怎么说也是天庭上数得着的顶级天将天蓬元帅的兵刃啊!昔年那只猪还拿着钉耙,在猴子手下都能走上几十个回合呢!这钉耙连金箍棒都能接下,岂能是凡物??

    斐尼克斯被一钉耙震得直接往后飞了出去,身子在半空一拧,居然强行折返回来,只是双手握剑的地方鲜血淋漓,显然手掌虎口早已经震裂了,小雷被刚才这钉耙表现出来的战斗力所鼓舞,不由得精神一振,长笑一声,来了一个“横扫千军”。

    这招式若是用长枪或者长刀之类的兵刃使出来,自然是气势非凡,可是用钉耙使出来,就怎么看怎么恶寒了。威势是有了,带起一阵恶风,可惜却怎么看怎么像庄稼把势。

    小雷心中自然是不免叹息自家的形象,不过手下却着实厉害。斐尼克斯人在半空,长剑刚刚递出来才半分,被小雷手里钉耙一挥,一道黑气席卷而来,直接就把她连人带剑轰了出去!仿佛狂风卷落叶一般,斐尼克斯飞出了几十步远,身子一头摔在地上兀自骨碌滚出老远去。挣扎了几下,才用秋露剑支撑着身子勉强跪立起来。

    只是再看那秋露剑,号称人间第一神兵的秋露剑上,剑锋斑斑点点,仿佛被蚂蚁啃过的树叶一般,满是密密麻麻的缺口!就连剑锋上都布满了细微的裂缝!

    “好家伙!”小雷不禁暗暗惊叹!

    秋露剑可算是小雷出道以来用过的最强悍的兵刃了,可居然在这九齿钉耙之下,才接了两招就不行了!难怪当日那弼马瘟连看都看不上这把“神剑”呢!

    看来人间的宝贝,和天庭的宝贝,相差真的不是一点两点!

    斐尼克斯身子颤抖得仿佛打摆子一样,可眼神却越狂乱,双手鲜血流淌,顺着剑锋一滴滴流淌在地上,她忽然身子一歪,扑的一声喷了口血,虽然有面纱挡着,可是面纱却顷刻被鲜血染红!斐尼克斯再也支持不住,手里松开了剑柄,身子歪歪斜斜倒了下去。

    小雷这才走了过去,先一脚踢开她身旁的秋露剑,以防这女人再疯,再看秋露剑几乎已经完全毁坏的样子,心中不免有些心疼。不过好在这秋露剑都不是小雷自己炼制出来的,反正当初也是抢来的,也没花自己几分力气。

    念了一句剑决,收了秋露剑,小雷才伸脚轻轻踢了斐尼克斯一下,口中唤道:女人,你醒了么?”

    斐尼克斯不说话,身子却抖得不停,口中出“得得得得”牙齿撞击的声音,小雷微微皱眉,俯下身子去看了看,她一双眼睛已经闭上了,眉头紧紧蹙着,仿佛正在忍受一种极大的痛苦一般。

    小雷叹了口气,伸手捉住了她的一只手腕。

    要知道斐尼克斯原本手上都是戴着手套的,可是几番激战,手套早已经碎裂掉了,手掌还满是鲜血,小雷探了探她的脉搏,只感觉她脉搏紊乱,气息更是乱得离谱,时而狂乱,时而又气若游丝,也不知道是中什么邪了。

    他身上带着有几粒丹药,只是却全部放在乾坤袋里了,在这种完全禁魔的宙斯结界里,却不好拿出来。

    这里的确是完全禁魔的领域,所以刚才两人大打出手,却几乎全部用武技较量,没有用什么法术。

    否则的话,凭小雷的法术,也早就制服这疯女人了。

    小雷正查看斐尼克斯的脉搏,却忽然看见斐尼克斯双眼缓缓睁开,小雷立刻松开手后退了几分,以防这个女人又疯。

    可这次斐尼克斯终于没出手了,一双眼睛里带着阴鸷而迷惘的目光,口中出了几分冷笑,说了一句让小雷费解的话来:

    在你满意了吧!”

    不等小雷说话,斐尼克斯目光一转,变得极为痛苦,咬牙道:“我满意?我们两败俱伤,都是你的错!”

    “胡说!要不是你在这种时候忽然向我难,会变成现在这种情况么?”

    话!你不是以智慧而著称么?难道你都看不出,我们刚才是陷入了梦境之中,这里一定有一只梦魇存在!”

    说到这里,斐尼克斯又长叹一声,仿佛自语一样,声音低沉下来:“是我们不小心,才会上了当的。只是为什么父神会在他的结界里留着一只梦魇?”

    说完这句,她又仰天大笑道:“为什么?他一向疑神疑鬼!恐怕是害怕有人会趁他沉睡的时候暗害他吧!他总是这样,对谁都不会完全信任的!当年他留下你在人间,不也一样不相信你,也同时留下了一个我,和你互相牵制么!”

    这一长串话语,好像是自言自语,又好像是两个人对话,小雷越听越是愕然。

    圈圈叉叉的!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

    精裂!?

    刚想到这里,斐尼克斯忽然猛烈地咳嗽起来,她的面纱上满是鲜血,却还不停地有鲜血涌出来,目光里渐渐变成了一片灰色。

    夹杂着强烈的咳嗽,她忽然低声自语道:“我不行了……我真的不行了……剩下的事情就交给你吧……”

    尼克斯忽然冷笑了一声:“咳咳咳……你不行了,难道你以为我还有多少力量么?原本你就比我强大太多,刚才我们两人拼得你死我活,大不了大家一起死吧……能重归父神的怀抱也好,我对这一切早已经厌倦了……”

    说到最后,她声音渐渐低沉了下去,最后再也无声无息了。

    雷骂了一句,愣住了。

    这个疯女人不会死了吧?

    这念头刚在脑子里闪过,忽然斐尼克斯挣扎着坐了起来。眼神里带着疯狂的笑意。也不知道是痛苦还是喜悦,用一种疯子一样的语气道:“哈哈哈哈……她死了?她居然死了?她居然真的死了……哈哈哈哈哈哈……”

    _

    最后扑通一声,直挺挺地往后倒了下去。

    小雷心中越奇怪,不过也隐隐地猜到了一点什么,眼看斐尼克斯直挺挺地倒了下去,却真的吓了一跳。

    现在斐尼克斯是绝对不能死的!毕竟自己的宝贝女儿还在她手里啊!否则的话,刚才小雷也不会被她狂攻却不肯打伤她了。

    而且他很奇怪的是,刚才自己的两钉耙,并没有真的伤害到对方,只不过是将她击退而已,绝对不可能给她造成这种程度的伤害的!

    唯一的解释就是:她受这么重的伤,根本是因为她陷入了梦魇的梦境当中遇到了什么遭遇!

    双手刚刚将斐尼克斯扶了起来,这女人似乎已经晕了过去,双目紧闭。小雷叹了口气,幸好她的脉搏没有停止。

    忽然,斐尼克斯眼皮轻轻颤抖了几下,口中出了含糊不清的轻轻的呼唤,那声音柔软之极,用一种带着无限痛苦凄蛮的声音轻轻呼唤着……

    “小雷……小雷……”

    ……

    …………

    小雷听见这声音,整个人动作忽然就僵住了!

    这声音轻柔动听,仿佛江南烟雨一般的温柔,却带着无限荡气回肠的深情!

    重要的是……这句呼唤,说的是字正腔圆的中文!!

    而更加重要的是……

    这噪音,这呼喊,落入小雷的耳中,实在是说不出的熟悉!就算小雷闭着眼睛也能听出这声音的主人!!

    小雷身子如中电击,忽然伸出颤抖的双手,轻轻揭开了斐尼克斯的面纱……

    面纱之下,是一张清丽秀美的脸庞,那眉如弯月,口似丹朱,双颊之上原本苍白毫无血色,只是现在脸上却染着鲜血,看上去说不出的凄美动人!

    看着这无比熟悉的脸庞,小雷已经惊得彻底呆住了!!

    他就像中了定身法一样,死死盯着面前的这张脸庞!

    那双眼睛轻轻颤抖了几下,缓缓睁开,一双秋水般的妙目晨带着茫然的目光,随后这束目光落在了小雷的脸上,迷惘渐渐散去,骤然爆出了一丝惊喜。

    那双满是鲜血的手掌忽然用力抱住了小雷,口中带着无限的惊喜:“小雷……小雷……真的是你么……是你来救我……你终于来救我了……”

    说到这里,眼睛里已经流下了热泪,和脸上的鲜血混合在一起,缓缓滴落。

    小雷只觉得自己的喉咙被堵住了,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不过面前的这个女人眼睛里的目光忽然一变,双惊喜之中,缓缓变成了绝望,她的语气里带着说不出的凄凉:

    “不是的……不是你……不可能是你的……我知道,你早已经回去了……你不会在这个世界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