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至尊无赖 > 正文 第三百六十九章 【斐尼克斯=重生的凤凰】
    她在说这两句话的时候,声音轻微,断断续续,夹着强烈地咳嗽。这两句看似混乱的矛盾的,甚至是前后完全想反的话,落在小雷的耳朵里,却仿佛字字重重砸在心头!

    他的心头猛颤!看着近在咫尺的这张无比熟悉的脸庞,还有那几乎完全矛盾的两句话,以及那话中饱含的无限深情爱恋,和无比的凄然绝望……

    几乎只是一瞬间,小雷明白了!

    很多之前想也想不通的疑问,那些萦绕在他心头很久很久的迷团,忽然之间霍然开朗!

    为什么以宝儿如此强大的法力,几乎已经可以媲美东土一流高手的战斗力,却居然会被人抓住?

    为什么这个斐尼克斯,居然对自己的脾气性格都仿佛极为熟悉?又为什么她会使用东方的法术?而且还是逍遥派的?

    为什么她会特意制造一把几乎和自己当年一模一样的菜刀来当武器?

    为什么她说过她没有伤害宝儿的意思,只是请求自己和她合作?

    这一切,面对眼前的这张凄美的脸庞,谜底已经完全揭开了!

    眼前的这张脸庞,那眉,那眸,那凄婉的眼神,苍白的颊,这一切的一切,答案只有两个字:

    月华!!

    这是月华!

    是真正的月华!

    不同于小雷家里的那个小雷从另外的时空带回来的那个月华!眼前的这个,这才是宝儿的亲生母亲。属于这个时空的月华!

    小雷几乎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才用嗓子挤出了这两个字来:

    他似乎没有意识到自己说出这两个字,给这个女人的心理带来了多大多强烈的震撼!面前的女人眼神之中骤然爆出一丝奇异的光彩,可是瞬间,这丝光彩又湮灭了,流露出的是一种死一般的绝望。

    她口中呢喃:“不是……不是你……”

    随后,她的眼神终于清醒了过来。平视着小雷,说出了一句极为古怪的话:“不是你……你不是小雷,你不是的。”

    奇怪的是,面对这句怪异的话,小雷居然叹了口气,点头道:“你说的没错,我不是小雷。”

    斐尼克斯能轻而易举地抓住宝儿,只因为她是月华!别说宝儿法力强悍,就算是宝儿法力比现在强大十倍……只要斐尼克斯在宝儿面前让宝儿看看自己的脸蛋,恐怕根本不用动手,只要她勾勾手指,宝儿绝对就会乖乖和“妈妈”走了!

    斐尼克斯为什么会东方法术?很显然,这些必然是小雷教她的——当然,不是自己,而是来自未来世界的那个小雷!

    这是一个简单而又复杂的概念。

    按照顺序说来:未来世界的小雷穿越时空来到现在,遇到了现在这个时空的月华。

    而现在这个时空的小雷,则穿越时空回到了过去,遇到了过去时空的月华(他不但去了,还成功转变了历史,把过去时空的月华带回来了。

    月华叹了口气,她猛烈的咳嗽,嘴角又流出鲜血来:“他没来……他没来……”

    小雷叹了口气,他的手掌已经轻轻握住了月华的手腕,一丝内息缓缓地注入了她的体内,柔声道:“他没来,可是我来了,我会帮助你的。”

    月华的眼中依然是漠然绝望的目光,轻轻摇了摇头,低声道:“你不明白的,我等了这么多年,早已经绝望了。我知道我和他已经分隔在时空的两端,永远没机会见面了。”说完,她抬头看了小雷一眼,又摇摇头:“你不是他……虽然你也是小雷,但是……你不是他。”

    小雷明白,月华口中的这个的是未来世界的那个小雷。那个曾经和他在雪山顶上相遇,留下生死爱恋的那个未来世界的家伙。

    有了小雷的内息注入体内,月华渐渐不再咳嗽了,虽然脸色依然苍白,可是眼睛里的精神却稍微好了一些。她看见小雷抱着自己的姿势,隐隐皱了皱眉,低声道:“放开我。”

    小雷叹了口气,松开了她,稍微把身子退后了一点,正色道:“月华,我已经猜到了,你是这个时空的月华,也就是我们都以为已经死去的那个月华,同时也是我家里宝儿的亲生母亲,对么?”

    月华点点头,她反而露出一种奇怪的微笑:“那么你家里的那个我呢?还有你家里的那个小姑娘,那个名字叫做贝儿的女孩呢?应该是你穿越时空之后,从另外一个时空带回来的吧?”

    小雷点点头。

    月华眼中露出悲伤的目光:“你成功了……你改变了命运……你家里的那个我,很幸运,比我幸运多了。”

    说到这里,她脸色已经渐渐灰,露出了几分死亡一般的气息。

    小雷吓了一跳,他感觉到月华的生命正在缓缓流逝,她眼睛里的活气正在一分分的减少。

    他的手一只捏着月华的手腕,眼看如此,赶紧加快了内息的流转。

    “你怎么了?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受这么重的伤?”

    月华勉强一笑:“这个故事很长,不过我想,你一定迷惑很久了,很希望知道一切吧。”

    看着小雷坚定的目光,月华幽幽叹了口气:

    “这一切,都要从当年我在比利牛斯山顶上遇到他的那天开始说起……我想,你也一定有过穿越时空,遇到了和我相似的经历了。不过我的命运比你们悲惨很多。他遇到了我,我的心就永远给了他,这一生…永生永世,都不会变啦……

    那天,我们离开了营地,在雪山上走进了冰川,最后找到了冰川下的那个宙斯神殿,我无意之中现了潘多拉之盒……

    说到这里,月华眼中露出恐惧的目光来,身子缩了一下。才继续道:“如果我那天没有现这些,或许我的命运就不一样了……可惜,当时我还是打开了潘多拉之盒。潘多拉醒了,我亲手释放出了那个带给我悲惨遭遇的魔鬼…释放出了神殿的怪物,上雷他,他拼尽了一切,都不是那些怪物的对手。他为了我,使出了几乎所有的法宝,我们困守在神殿里,最后他受了很重的伤,后来他实在坚持不住,就晕了过去。我感到很绝望,他是我这辈子第一个爱上的男人,也是唯一的一个。我已经知道他是来自未来,来自一个我并不知道的时空。他似乎很想改变历史,可惜却失败了。我记得就在他受伤晕过去之前,他还对我说,让我别怕,他会保护我的……”

    小雷心中也在轻轻颤抖,忍不住就回想起了自己经历的那段历史。当时自己也的确不是神殿里怪物的对手……如果不是妙嫣……

    月华叹了口气:“潘多拉对我说,她可以饶过我们,代价是我的灵魂,只要我交出我的灵魂和身体,她就愿意留下小雷的命,放他出去。”

    小雷的心已经沉了下去,他已经知道了月华的选择!

    他早就知道了!

    自己经历的那一段历史,不也是如此么?面对潘多拉的威胁,月华当时已经答应了魔鬼的要求,如果不是妙嫣的忽然苏醒,那么或许自己,也同样会经历一次这样的悲剧吧……

    “潘多拉,她得到了我的灵魂和身体,我开始了被她支配的日子……”月华摇摇头,忽然又露出一丝绝望的目光,“可是我没有想到,后面生的事情,让我带回绝望……”

    “潘多拉附在了我的身体上,她并没有立刻吞噬我的灵魂,因为她还不够强大,她却支配着我,离开了神殿。”

    小雷点点头:“我知道,我一直很奇怪,到底你去了哪里,中间有一段时间,你莫名其妙地消失了,之后又神秘地出现。”

    月华苦笑:“我恐怕只有我一个人知道了,因为潘多拉要带我去找一个人……找一个奥林匹亚神族在人间埋了几千年的棋子!”

    小雷这才变色了,忽然脱口而出刚才听见你昏迷时候仿佛是在自言自语,好像是两个人在对话一样……难道你身体里,除了你的灵魂和潘多拉的灵魂之外,还有另外一个灵魂的存在?!”

    月华没有直接回答,她叹了口气,缓缓道:“我离开了神殿,可是我当时没有任何不情愿,因为我知道,他的命可以保住了。潘多拉和我签订了灵魂契约,她不能对我撒谎的,当时让我感到奇怪的是,她领着我穿越了比利牛斯山,却去了一个我做梦也想不到的地方……希腊,雅典。”

    希腊雅典?

    小雷脑子飞快地转动,拼命思索,幸好月华已经揭开了答案:

    “在雅典,有一位神族埋在人间几千年的棋子,这个人的名字,想必你一定是知道的,她的名字叫做:雅典娜。”

    不等小雷惊呼,月华已经淡淡道:“难道你不奇怪么?教会统治西方,颠覆了希腊神话的存在,一切象征着希腊神话的遗迹都已经被磨灭掉了,而唯独希腊雅典,却一直保留着雅典娜女神的神殿!雅典娜神像至今屹立在雅典!甚至雅典这座城市,都以雅典娜的名字命名的!

    而且,就算在历史上,教会全力扩张,十字军东征,最最血腥的年代,雅典去也一直存在,甚至得到了教会的承认……这些,难道这些,你不感觉到奇怪么?”

    小雷默然。

    月华继续道:“在那里,我又得知了历史的一段隐秘。”

    “奥林匹亚神族被颠覆,十二主神战败,退到这个空间的只有七位主神,而其中却并没有雅典娜。雅典娜一直留在人间,而且在教会的屠刀之下,甚至存在了几千年之久!”

    “为什么?”小雷终于忍不住问出声来。

    “为什么……”月华脸上露出几分淡然的笑意:“因为,在奥林匹亚神族被颠覆的战争中,雅典娜是十二主神第一个倒戈投降的!”

    这个答案太过震撼了!

    震撼到小雷几乎心理一时间无法承受的地步!!

    雅典娜?智慧女神雅典娜?

    对于一个从小看日本人圣斗士长大的人来说,小时候对于这位希腊神话智慧女神最深刻的印象就是五哥青铜小强的那句“为了雅典娜女神战斗吧!”的口号了……

    女神居然背叛了奥林匹亚神族。第一个倒戈向了教会?

    不过随后小雷立刻想到了月华说的那句“埋在人间几千年的棋子”,很显然这事情不是这么简单了。大概是神族版的无间道之类的意思吧。

    “雅典的一切希腊神话的痕迹都被保留下来了,也是保留得最完整的地方。可以说,雅典娜和教会的交易内容,其中一条就是保留下她的领地雅典。而这座城市,从历史上看原本就是希腊文化的摇篮,雅典也作为女神的最后领地,被完好地保留下来了,直到今天。”

    听到这里,小雷已经完全冷静下来:“然后呢?”

    “然后?”月华的笑容里带着几分悲凉:“然后,我这里就多了一个家伙。”她指了指自己的头脑。

    小雷皱眉:“你说雅典娜也附体在你的身体里?难道智慧女神留在人间的,就只有灵魂,没有躯体?”

    月华无奈地笑了笑:“雅典娜的确保留下了自己的领地,雅典。可是作为条件,她其实也是永远的被禁锢在了雅典!如果你熟悉历史,那么你会知道,罗马教廷时代,整个欧洲的最高权威都是罗马教皇。但是希腊不是,雅典也不是。这是条件之一,但同时,雅典娜不能走出雅典半步。她的神迹也不得在雅典之外的地方显示。如果她要离开雅典,就必须抛弃自己的身躯,而我,则是一个最好的载体。”

    小雷没有说话,表示接受这个解释,然后又问道:“可是我知道的,后来你又再次出现在了比利牛斯山南端,那又是为什么?”

    月华淡淡道:“因为潘多拉和雅典娜的复活,我们必须回到这里来,我们再次进入了冰川下的神殿,然后,我们来到了这个神族的世界。可是那次的旅程相当不愉快。”

    随后她笑道:“你知道我后来的名字,叫做斐尼克斯,斐尼克斯的意思是凤凰,凤凰都是浴火重生的。这个名字昭示着潘多拉和雅典娜的决心,可惜,她们来到这个神族最后的空间之后,却为这里的现实所灰心了。神族已经堕落,早已经失去了进取心。神殿甚至拒绝回归人间,甚至不愿意承认雅典娜的身份。在他们看来,雅典娜不过是一个叛徒而已。幸好当时潘多拉没有公布雅典娜的身份,否则,我已经被绞死了。你看到了,在神殿里,甚至没有雅典娜的神像,神殿只给了我一个神使的身份,为了不让我们在神城里宣扬回归的思想,所以干脆派遣我们回到人间去。名义上是让我们在人间继续暗中潜伏,观察敌人。而实际上,你明白的,这根本是一种配。”

    小雷点点头:“我在人间遇到过几个神族的家伙,甚至还和几个人打了一场,难道都是……”

    月华道:“那些都是希腊人,是我们在人间这些年来,悄悄展的宗教教徒,其中有一部分已经被我们改造成了新的神族。”

    “改造……”小雷叹了口气:“原来是这样,看来潘多拉和雅典娜还真是不肯放弃,居然在人间已经展了自己的教徒,拥有了一部分力量。”

    月华摇摇头:“她们在人间的力量很小的……你应该知道的。在西方世界,几乎都是教会的领地,就连黑暗议会都被压制得几乎喘不过气来。我们只能选择在希腊,在雅典展,但这一切进展的都非常缓慢。她们甚至想到东方去展,但是在东方……更困难,中国人对宗教没有那么狂热。就连本土的道教或者佛教,现在也越来越没有人信了。而雅典娜改造出的新神族,力量实在太弱小了……她对神殿已经完全失望了,甚至培养了十个新的神族,作为未来十二主神的接班人……可是你看见了,那天晚上,在田家,那个号称战神阿瑞斯的神侍,继承了战神的人,连一个天使投影出来的分身的一招都接不住,就被杀死了。”

    说到最后,月华的身子已经摇摇欲坠,她似乎已经无力支撑下去了。脸上灰败之色越厉害,小雷又尝试运转内息,可是这次却丝毫没有效果了。

    月华摇摇头,喘息道:“不成的,我已经不行了,她们两人刚才在我的意识中大战了一场,不是你现在能救回我的。我全身的法力已经几乎完全紊乱了,力量已经不受我自己的控制…我就可以解脱了……”说完最后一个字,她的声音已经低落得几乎听不见了。

    小雷面色焦急,看着月华脸上的生气一份减退,一双眸子里的光彩也渐渐黯淡下去,正无奈中,忽然想起一件事情来!

    他猛然站立起来,拿起已经残破不堪的秋露剑,在自己手腕上用力一割!

    扑的一声,手腕上的鲜血淋漓,殷红的鲜血立刻喷涌出来!小雷嘿嘿一笑,一手将月华扶起,把手腕凑到她嘴边,沉声道:“张开嘴巴。”

    月华一惊,可是不等她有机会反应,小雷已经捏开了她的嘴巴,将手腕凑了上去,一口鲜血咕嘟咕嘟给她灌了下去。

    小雷这也是刚才被逼无奈忽然想到的。

    他的乾坤袋还带着不少灵丹妙药,可惜在这种禁魔结界内,乾坤袋都打不开,他焦急之下,忽然想到一个问题:什么灵丹妙药,自己本人不就是一个最好的仙丹么?

    要知道,当年小雷吃下蟋桃之后就成为了半仙之体!当时轻灵子甚至担心他的安危,给他弄了一个灵符来隐藏自己的灵气!

    当时小雷几乎成了一个活的唐僧肉啊!他整个人,根本就已经完全摒除了浊气,变成了最纯正的灵体!

    就算是普通人,吃他一口肉,就能延年益寿,就算是将死之人,喝他一口血,也能起死回生!

    当初小雷和妙嫣初遇的时候,妙嫣和仙音拼得两败俱伤,就曾经说过小雷能治她的伤势。只是妙嫣法力太高深,而且本身就是灵体,要她复活,除非把小雷全部吞下去才行。最后还是依靠小雷拿出的最后一个蟠桃,才救活了妖莲。

    果然,喝下了小雷几口鲜血,月华的眼中闪过一丝金色的光芒,那道金光随即笼罩到了她的脸庞上,整个人都泛出一种奇异的光彩来!

    她的一张脸上渐渐出现了血色,不过随即那血色越来越浓郁,脸上仿佛火烧一样的涨红,她赶紧闭上嘴巴扭过头去,喘息道:“够了感觉到身子好热……”

    小雷赶紧挪开手臂,月华可不是妙嫣,妙嫣是天生灵体,再多的灵气给她,都能消化掉。月华可就不行了,她是为类的身体,太多的灵气给她,恐怕她化解不掉反而有害的。

    喘息了一会儿,月华抬头看了小雷一眼,眼神之中闪过一丝古怪的目光,那目光里似乎含着几分留恋,不过随后就冷静下来,摇摇头,仿佛用只有自己才能听见的声音低声道:“你不是他,不是他……”

    小雷笑着给自己止了血,他的身子是金身,意念一动,伤口就自动愈合了:“我知道我不是他,可你毕竟是月华,是宝儿的妈妈,况且我还有很多疑问等着你解答,总不能看着你死吧。”

    月华勉强笑了笑,继续道:“我们从神殿里出来之后,回到了比利牛斯山顶上,当时我们却遇到了一个人。那个人显然也在山顶上寻找什么,而且他寻找的地方,距离冰川下的神殿非常接近。那个人很奇怪,但是我却能感觉到他很危险……”

    这次小雷脑子里转了一下,立刻就想到了一个很关键的人!

    “你是说……西门?”

    月华笑了笑:“你知道了?”

    “猜的。”小雷淡淡道:“我知道西门和神族在人间的势力,也就是潘多拉和女神在人间弄出来的那帮家伙,多少有一点勾结。而且很巧的,我知道在那座雪山上,不仅仅有冰川下的神殿,还有一样东西……就是犹大的遗书。西门说他曾经去过那个地方,想必就是这次。你们遇到了他吧?”

    很多时候,事情分开来看,都是杂乱无章的一环一环,可是联系到了一起,就会变成完整的来龙去脉了。

    “你说的很对。那个人……他的确是叫西门。他还有一个名字,叫做m杜邦。他似乎和教会和黑暗议会都有一些关系。而在那次,我们和他打了一场,可是却不能杀死他。他的力量非常强大。甚至可以说……当时雅典娜附体在我身上,我已经拥有了可以媲美主神的法力,却远远不是他的对手。他可以轻易的杀死我们……”月华笑了笑:“当时我就是这么想的,我真的很希望他就这么杀了我算了。”

    小雷从她的话语里听出了那一丝绝望的味道,缓缓道:“他不会杀死你的。”

    “的确。当他看见我使用的是奥林匹亚神族的魔法,他就放过了我们。甚至表示我们可以得到他的一些支持。在这些年以来,他一直都是我们的盟友。直到最近,我们才真正翻脸了。”

    小雷忽然想起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那么宝儿呢?我记得当初你是回家生完宝儿之后,才去世的。”

    月华听见宝儿的名字,眼睛里立刻泛出几分光彩来,仿佛也只有自己的这个女儿,才能激她仅存的几分生机了。

    “宝儿……”她轻轻念着这个名字:“当时,我现自己怀孕了……我以死向逼迫,要求回家去把孩子生下来。因为这是我和他的骨肉!我无论如何,也要把她留下来!”

    “潘多拉她们都同意?”小雷意外。

    “她们没有办法。”月华笑了笑:“原本我是没有资格和她们讲条件的……可是偏偏是在雪山上遇到西门,她们惨败在西门的手下,我才真正拥有了和她们谈判的资本。”顿了一下,她微笑道:“我的灵魂。”

    随后她补充道:“潘多拉见识到了在冰川下小雷的法术,虽然当时小雷的本领并不强,可是他施展出来的中土的法术,让潘多拉很惊讶。她们又惨败在了西门的手里,就迫切的希望自己能够强大起来。可是想学东方的法术……没有我却是绝对不可能的。几千年来,教会不知道多想学东方的法术!可是却没有人能做到这点!你知道为什么么?”

    “我知道。”小雷苦笑:“因为西方人天生比东方人少了一条魂魄,所以东方的法术,只有东方人能修炼,别人再怎么努力,也绝对修炼不了的。”

    “所以,她们只能靠我。”月华苦笑:“原本她们甚至可以吞噬掉我的灵魂,让我真正的灰飞烟灭,连一丝意识都不存在!可惜,如果想学东方的法术,就只有留下我了。”

    小雷眼睛一亮:“所以斐尼克斯才会使用东方的御剑术?可是为什么你们使用的是逍遥派的法术呢?而且还会……还会我的百斩归一?!”

    月华闻言不语,忽然痴痴地看着小雷的脸庞,她的目光深邃,仿佛要把小雷的脸庞深深地刻画在心底一般……可是她的目光,却让小雷仿佛感觉她并不是在看自己……

    而是在看另外一个人……

    终于,月华开口了:“那是从你这里学来的。”

    说完这句,她仿佛笑了笑:“这些年来,有很多时间,我们都在暗中跟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