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九章 邀请
    只是几分钟后,张铁拍着手毛都没掉一根的就从那条地缝中走了出来,而蒙着面的那些家伙,则再也没有一个能出来了。

    张铁向着远处跑去……

    十多分钟后,一个人影快速的钻到了那条地缝之中,来到张铁与那些人遭遇的那个地方,那个地方,此刻留下的,就只有一地的尸体,所有的尸体依旧蒙着面,但每个人的脖子却都被扭断了,一个个的脸看着自己的后背。这样的情形,让查看的人心中一惊,用这种方法杀人,那就是说,这些人在那个人面前,完全就像小鸡一样,实力太悬殊了。

    “妈的!”钻进来的人影骂了一声,但心里还是忍不住有些寒气,看看周围没有人,转身就快速的离开了这里。

    ……

    整整一个白天,张铁又猎杀了四十多只荒原巨狼,今天这四十多只的猎杀数量,虽然不多,但张铁也还算满意,到了天黑的时候,张铁才重新回到了各部落所聚集的那片营地。

    看到张铁在外面逛了一天后又重新回到灰鹰部落的营地,萨伦几个人的脸色都变得有些难看起来,而塞顿看到张铁的时候则明显的松了一口气。

    “没有遇到什么事吧?”

    “遇到几个蒙着面的蟊贼,不过都被我干掉了!”

    “没事就好!”张铁说得轻描淡写,塞顿也就没有多问。

    “对了,今天你们商量得怎么样了?”

    “已经大体确定了,设置关卡所得的东西按照各部落这次出兵的人数比例来分配,但各部落高手自愿进入地下遗迹所获得的东西则归各部落自己所有,明天大家就从这里拔营,前往50公里外的的冰川裂缝,今天晚上野熊部落设宴招待各部落的头面人物,大家狂欢一晚,到了明天,就要开始流血了!”

    张铁知道所谓的流血是什么意思,这些人想要让那些拓荒者们把从地下得到的东西拿出一半来,这势必会激起许多拓荒者的抵抗,这种利益之争,不杀人见血,没有那滚滚的人头作为威慑,就不可能推行得下去,因为这根本就不是靠嘴皮能解决的问题,最后还得用拳头和刀剑说话。

    或许会有许多原本不该死的人在即将到来的冲突中死去,但张铁也没有办法,这种事情,可不是以他个人的意志为转移的,这就是这个时代的游戏规则。

    张铁和塞顿说话的地方离奥劳拉的那个帐篷不远,正在说话的档口,奥劳拉就从帐篷里面走了出来,比起早上看到她的样子,这个时候的奥劳拉换了一身更显华丽的衣服,完全是一副赴宴的装扮。

    把自己的头发梳得油光水滑的萨伦走了过来,故意轻蔑的看了张铁一眼,用张铁听得到的声音大声说道,“奥劳拉,我们走吧,野熊部落的晚宴要开始了,这是甘谷拉阁下主持的聚会,去晚了那就太失礼了!”

    “塞顿!”奥劳拉叫了塞顿一声,就像故意没看到张铁一样。

    塞顿有些不好意思的看了一眼张铁,“灰鹰部落现在能有资格出席这个晚宴的人只有三个人,你知道,按规矩……”

    “我明白的,你们去吧!”张铁耸耸肩,很无所谓的说道,他现在的身份,认真说来在灰鹰部落里完全上不了台面,这种晚宴和聚会没有资格参加也是正常的,张铁也不以为意,更没有觉得失落,有这点时间,自己打磨一下明点或者修炼修炼一下铁血神拳也是好的。

    塞顿离开了,在走之前,萨伦用得意的眼光回过头来看了张铁一眼,那眼神,毫无疑问的传递出一个信息——你实力强又怎么样,在这里,你永远是一个上不了台面的货色。

    张铁则对着萨伦指了指自己的口型,用清晰的口型吐出两个字——白痴!

    萨伦狠狠的看了他一眼,转过了头。

    张铁则揉了揉自己的脸,拿出一份干粮,找了一个火堆准备烤起来,今天晚上所有营地都很热闹,看来大家都知道了消息,明天就要动家伙了,所以在趁机放松和狂欢,各个营地里到处都是一片喧闹声,烤肉的味道与沙棘酒散发的香味混合在一起,让人的心情一下子就放松下来。

    各个营地的外面也燃起了一个个高高的火堆,天上的星星一颗颗的也像点亮的灯一样亮了起来,许多人都跑到了外面,参加外面的活动,还留在营地里的人,则不到四分之一。

    奥劳拉几个人走后还不到十分钟呢,张铁还没坐在火堆边上正在悠闲的准备着自己今天的晚餐,那由面粉和肉干混搭制成的干粮堪堪冒出了代表可以下肚的诱人香味,他就听到一个声音,“灰鹰部落的彼得在吗?”

    张铁转过头,就发现两个女人站在灰鹰部落的营门口,在询问着两名在营地门口站岗值守着的灰鹰部落的战士。

    那两个女人都有些面熟,其中一个,昨天还和张铁交过手,被张铁从水下丢到了岸上。

    “啊,你们找我!”张铁一边吃着手上那刚刚烤好的干粮,一边朝营地门口走去。

    那两个女人看到张铁,脸上都出现了一丝笑容。

    “莎柏琳娜小姐让我们来请你参加今天晚上野熊部落举行的晚宴!”那个和张铁交过手的,二十多岁的女人开门见山的说道。

    “请我!”张铁指了指自己的鼻子,眨了眨眼睛问道。

    “不错,小姐交代,如果你不去的话那就让我们把你绑了去!”另外一个开了口,语气里有玩笑的意思,不过也表明了莎柏琳娜的态度。

    “去,怎么不去呢,这么好玩的事情!”张铁一想到在晚宴上看到萨伦那个白痴看到奥自己惊愕的表情,就觉得心情大好。

    灰鹰部落营地门口站岗的两个战士一个个用有些惊愕的眼光看着张铁,别人不知道莎柏琳娜是谁,这两个战士却听说过这么一个人物,所以此刻看着张铁的眼光都非常的奇怪,完全不明白张铁才来到这里两天,怎么就和那个大名鼎鼎的女人有了接触,而且还能被那个女人邀请参加野熊部落今晚的晚宴。

    看着旁边那两个战士差异惊愕的眼神,张铁把手上烤好的那块干粮丢了过去,“来,兄弟,请你吃点宵夜!”

    站岗的战士的接过了干粮,愣愣的看着张铁和那两个女人朝野熊部落的营地走去。

    “能告诉我莎柏琳娜是什么身份吗,好像今天在野熊部落的晚宴不是一般人能进去的,更别说邀请别人了?”走在路上,张铁开口问那两个女人。

    “昨天回来难道你就没有打听一下我们小姐是谁?”一个女人诧异了起来。

    “只是萍水相逢,这么处心积虑干什么!”张铁倒很洒脱。

    “那你待会儿就知道了!”一个女人认真的看了张铁一眼,笑着说道。

    ……

    野熊部落的营地占地面积最大,也是人数最多的,紧紧那些营帐,大大小小就有上万顶,连绵千米,在那两个女人的带领下,张铁没有任何阻碍的就走进了野熊部落的营地之中,向着营地的中心区域走去。

    这一路上,张铁暗暗观察,虽然野熊部落的营地里今晚的气氛也很放松,到处点燃着篝火和火堆,但张铁在营地之中也遇到了十多起的巡逻队,几乎每走上几十米就能遇到一队人。

    野熊部落的战士不仅是人数最多的,而且这些战士身上的装备和武器普遍要比张铁看到的灰鹰部落和其他部落的要精良一筹,巡逻战士身上穿着的,都不再是简单的兽皮制成的皮甲,而是金属制成的半身甲,手上拿着的武器,也更加的精良,就算是普通士兵的腰间,基本上都每个人挂着一把制式统一的短刀。和野熊部落的战士们一比,其他部落战士的装备一下子就显得参差不齐起来,简直就像是正规军和游击队的区别。

    而且野熊部落的营地虽然在这里只是临时驻扎,但营地里的各种设施和壁垒却没有半点马虎的样子,到处都透露着一股森严的感觉。

    这一切的一切,只说明着一件事,那就是野熊部落的实力,的确可以在这里统领众人。

    怪不得昨天各个部落会一致推荐野熊部落的那个什么甘谷拉做这次部落联盟的统帅。张铁心中暗暗思量道,看来无论在哪里,这个世界的游戏规则都没改变,谁的拳头大,谁就是老大,其他的都是狗屁。

    只是在野熊部落的营地里走了几分钟,三个人就来到了一处面积更加巨大的帐篷外面。

    这个帐篷很大,占地足足有上千平方米,简直就像那些大型的巡游马戏团的营帐,当然,这个帐篷可比那种营帐要豪华多了。

    帐篷的外面树立着一盆盆的火堆,把这里的周围照得宛如白昼,帐篷里有轻微的谈话声传出来,不时有一队队的战士把手上端着的一只只烤羊之类的美食和一桶桶还没开启的沙棘酒搬到这个巨大的帐篷之中,似乎这里的晚宴才刚刚开始的样子。

    帐篷外面有的侍卫更是团团整整的把这个帐篷围得没有一丝纰漏,张铁看了一下,比起外面那些巡逻的士兵,负责在这里守护的侍卫身上的气息更加强大,这些侍卫身上穿戴的盔甲也变成了比起那些半身甲来更加高级一些的复合式全身金属冲压盔甲。

    三个人一靠近,一个侍卫刚想阻拦,带着张铁过来的那两个女人淡淡的一句话就让那个侍卫乖乖的退了下去。

    “这是小姐亲自吩咐请来参加晚宴的客人!”

    说完这话,除了那个侍卫奇怪的看了张铁一眼之外,没有任何阻拦,那两个女人就带着张铁昂然的走入到帐篷之内,一进去就有人为三人主动的掀开门帘。

    难道莎柏琳娜是野熊部落的人,而且身份还不低?看了刚刚的情形,一个念头出现在张铁的脑海之中,那真是太巧了,张铁的嘴角飘起了一丝微笑……

    宽大的帐篷之内,有几十张矮桌安放在帐篷的两侧,还有一排桌子则更高大一些,被安放在主位,大多数穿着华丽的人都坐在帐篷两边的矮桌旁边,一个个和旁边的人交头接耳,小声的说着什么,野熊部落的战士们不时把各种美食和美酒端到各人的桌上。

    因为主位上的那几张桌子上的人还空着,所以下面的众人也没有动口,而是等着什么。

    那两个女人刚刚带张铁进来的时候,并没有引起别人注意,张铁穿着普通,帐篷里上菜端酒的人又络绎不绝,坐在靠近门口的两边桌子上的几个像是有点身份的家伙一个个在张铁身上扫了一眼之后就失去了继续关注他的兴趣。一直到那两个女人带着张铁大喇喇的走在两边桌子中间的走道上,目不斜视的向最上首的那一排主桌走过去的时候,所有人似乎才注意到了张铁,整个帐篷里原本嗡嗡的议论声随着三个人的脚步声慢慢的小了下去,到最后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三个人身上,最后则集中在了张铁身上。

    张铁也看到了奥劳拉,塞顿和萨伦,三个人所坐的桌子的位置位于帐篷两边桌子中间靠下的位置,张铁知道,这样的位置,其实也就是在表明着灰鹰部落在这里的地位——算不上最差,但也仅仅是中游偏下而已。

    刚刚到灰鹰部落时张铁见过一面的奥劳拉的表哥努尔多则坐在奥劳拉他们旁边一桌的位置上,比奥劳拉他们又往前靠近了一些。

    张铁看到他们的时候,努尔多的脸色已经没有了第一次见到时的那种嚣张感觉,反而和风细雨的,脸上带着微笑,在偏着头,微微探着身子和坐在旁边桌子上的奥劳拉说着什么,奥劳拉则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夹在两个人中间坐着的,是萨伦。

    萨伦是对奥劳拉有想法的那种人,而此刻另外一个对奥劳拉有想法的家伙却完全无视他的存在,隔着他在向奥劳拉发起着进攻,这让他脸上的神色精彩之极,又是愤怒,又是尴尬,还有一些憋屈,但又发作不得,因为无论是奥劳拉还是努尔多,好像都要比他厉害一些,努尔多的身份还比他更高出一层。

    看到这一幕的张铁差点当时就忍不住大笑起来,张铁觉得黑熊部落安排座位的人和奥劳拉实在是太有默契了,双方简直像商量好的一样,这么一弄,萨伦这个家伙就成了夹心饼干,真是太有戏剧感了。

    同样做在奥劳拉旁边的塞顿第一个看到了张铁,看到张铁的时候,塞顿眨了眨眼睛,脸上有些惊愕,完全想不通张铁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在塞顿用胳膊碰了碰奥劳拉之后,奥劳拉也转过了头来,然后萨伦和努尔多也各自把视线集中在了张铁的身上。

    刚刚还在尴尬中的萨伦在看到张铁的时候,他的脸色完全就像被人狠狠的抽了一耳光一样,一下红一下黑,连嘴角都微微抽搐了起来。

    努尔多虽然依旧保持着微笑,但眉头却微微皱着,张铁的样子,让他感觉好像在哪里见过,但又一时想不起了。

    奥劳拉虽然戴着面具,让张铁看不清她的表情,但张铁却感觉奥劳拉的眼睛完全像针一样扎在自己身上,和塞顿一样,奥劳拉同样也充满了疑惑。

    张铁只是对着奥劳拉和塞顿笑了笑,就向着主位上的三张桌子走了过去。

    帐篷里鸦雀无声,就在所有人的注目之中,张铁被那两个女人带到了主位上三张桌子左手边的那一张坐下。

    张铁看了看,这张桌子只安排了两个位子,张铁就在那两个位子中靠边上的那个坐下。

    “你稍等一下,小姐很快就来了!”

    “好的!”

    一直到两个女人重新离开帐篷,安静的帐篷里才重新像刚才那样有了议论声。

    张铁坐在上面看了下面两边桌子上的众人一眼,无所谓的笑了笑,他知道,这些家伙此刻貌似恢复了正常,但不知道还有多少双眼睛盯着自己呢,那些悄悄注视着自己的眼神,一个个充满了探究,好奇,还有疑问,一个个就像是想要把自己的衣服扒光一样。

    说到扒光,张铁这个时候认真看了看才注意到,此刻能坐在这个帐篷里的女人,除了戴着面具的奥劳拉之外,其他的也有十多个,和男人们一样,许多女人的眼睛一直到此刻都没有完全从张铁的身上移开。

    在一群五大三粗的斯拉夫男人中间,张铁清秀的相貌简直就像鹤立鸡群一样显眼,更别说,此刻张铁还坐在这种显眼的位置上,许多女人看着张铁的眼神都开始异样起来。

    野熊部落的实力在这次宴会的桌子上再次体现了出来,张铁发现,在别的部落来到这里最多只能携带一点干粮的时候,野熊部落宴会的桌子上,居然还有一些奇异的水果。张铁这两天也在周围百十里的地盘里转了一圈,他一看那些水果,就知道这绝不可能是从周围摘的,因为周围根本没有这些水果,只能是野熊部落带来的。

    整整一天没有吃饭的张铁此刻已经有些饿,看着那满桌的美食,再看看下面各个桌上那些没有一个人敢动嘴的样子,就在帐篷里所有人诧异或者震惊的注视之下,张铁笑了笑,然后就自顾自的开始伏案大嚼……(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