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十章 瞩目
    一个人想要与众不同,只需要做与众不同的事情就可以了,而最与众不同的事情,其实就是按照自己的心意,不在乎别人的眼光,做回自己。

    在别人小心翼翼的等着野熊部落的主人到来才敢动嘴的时候,张铁此刻的表现,让整个营帐里再次安静了下来,大家都看着张铁在哪里吃得不亦乐乎,一个个目光闪动,像是要把张铁身上有几根寒毛都要数清楚一样。

    塞顿看着张铁,这一刻,塞顿明白了,像张铁这样的人,无论如何,是不可能留在灰鹰部落的。哪怕张铁此刻的身份是一个俘虏,一个奴隶,但此刻,在整个营帐之中,这个人的表现却宛如国王,这样的人,灰鹰部落留不住,哪怕让奥劳拉和他在一起,最终的结果,灰鹰部落也只是这个人的一个小小的驿站,有可能还要把奥劳拉搭了进去。

    奥劳拉此刻心中的感觉很奇怪,张铁的表现,让她心中有一股莫名的兴奋和刺激感,但是,在这股兴奋的背后,奥劳拉也终于确定的一件事,哪怕莫科大师真的在这个人的体内留下了爆骨针,但这个人,真的不是自己可以控制的。

    至于萨伦,除了那强烈的挫败感以外,张铁此刻的放肆,又让他的心里有一种期待着某些事发生的报复的快感——萨伦知道,野熊部落的晚宴,不是谁都有资格在这里特立独行的,虽然没有谁规定在主人来之前客人一定不能吃东西,但长久以来,这已经是冰雪荒原上大家约定俗成的规矩,张铁此刻的表现,在萨伦的眼里,已经接近粗野和放肆。

    最好今晚野熊部落就让这个小子活不到明天,萨伦心里转着一个有些恶毒的念头,要是这样的话,那可就真的为古柯他们报仇了。

    除了他们三个以外,而更多的人,看着坐在主桌上的张铁,这个时候心里只有一个问题——这个人是谁。

    有些人这个时候可能已经知道了张铁的身份,所以一边看张铁,一边就把视线投到了奥劳拉他们这一桌上。

    帐篷里的气氛微微有点诡异。

    “吃啊,你们为什么不吃呢?”张铁左手抓着一个水果,右手拿着一只烤羊腿,正埋头苦干,在发现整个营帐中再次安静下来之后,张铁抬起了头,抹了抹油腻的嘴,招呼大家一起吃东西。

    下面几十桌的人互相看了看,还是没有一个人动手。

    张铁呵呵笑了笑,依旧吃起来,整个营帐里,百多号人,此刻却只有一个人吃东西的声音。

    就在这种诡异的沉默氛围中,一阵脚步声终于从主桌背后的帐幕后面传了过来。

    “甘谷拉公子到!”随着一声悠长响亮的唱名声,帐篷里所有人都站了起来,出于礼貌,张铁也站了起来。

    在冰雪荒原,所有能冠以熊字旗号的部落的统治者,在斯拉夫人的阶级和规制之中,已经有称为公爵的资格,当然,这个公爵的等级和身份只是在冰雪荒原中被承认,是一种实力的象征,从严格意义上来说,它并不是这个时代通俗意义上所说的人类的贵族,和怀远堂长风伯爵那样真正的人类贵族根本不是一回事,真要离开冰雪荒原,是不会有人称呼野熊部落的统治者为公爵的。

    公爵的儿子,自然是公子,这个公子,和大灾变之前某段时间内被叫烂的那个公子完全是两回事情。在这个时代,帝王之子,是王子,王子中能继承大位者,则是太子,亲王与公爵之子,则是公子,公子中能继承亲王爵位者,则是世子,继承公爵爵位的公子则没有其他的称呼,在这三个顶级的阶层之间,每个阶层都等级森严。

    听说这样的礼制和称谓,直接来源于华族古礼,而今随着华族的强大则变得通行天下,成为人类各个国家和地区贵族与统治阶层争相模仿和继承的标准。

    没想到在冰雪荒原这种地方都能见识得到华族强大的影响力,张铁心中升起一种奇怪的感觉。

    一队和帐篷外面的护卫穿着一样盔甲的战士先挑开了大帐侧门的门帘,肃立在两边,然后一个身材中等,二十多岁模样,穿着一身黑色盔甲的男人就了进来,这个男人走路的样子给人的感觉有一点懒洋洋的,但气场却自然而然就有一种吸引别人眼光的能力,让人无法忽视。

    这个男人的身后,正是莎柏琳娜,莎柏琳娜今天晚上穿着一身华贵的黑色长裙,酥胸半露,显得艳丽逼人,在两个人身后,还有几个人,穿着盔甲,身上的气势非常的强大。

    那个男人进来的时候,微微有些意外的看了看张铁和明显被张铁吃过的桌子上的东西一眼,脸上的神情有些腻歪,却没有说什么,走在莎柏琳娜身后的几个穿着盔甲的男人的眼光也是从张铁的身上一扫而过,最后轻轻看了一眼莎柏琳娜,也没有什么表情,只有莎柏琳娜看到张铁和桌子上那些东西的时候笑了起来。似乎很高兴。

    看到莎柏琳娜笑了,张铁也笑了。

    所有人入座,穿着黑色盔甲的青年正是甘谷拉,他坐在最中间的主桌上,莎柏琳娜和张铁坐在甘谷拉的左手边,另外那两个穿着盔甲的人则坐在甘谷拉的右手边。

    随着甘谷拉入座,帐篷里的所有人才轰的一声坐下。

    “啪……啪……”坐在主桌上的甘谷拉清脆的拍了两声巴掌,再次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到了他的身上,“诸位,在晚宴开始之前,我先介绍一下,这两位,是来自厄尔奇达山冰原巨熊部落的罗斯拉夫和瓦吉德,这两位刚好带着一队暴熊战士来野熊部落做客,听说了这边遗迹的事情,就和我一起顺便过来看看!”

    甘谷拉介绍得很随意,但下面的人听到冰原巨熊部落名头的时候,刚刚坐下去的众人又立刻像屁股上装了弹簧一样的再次站起来,向来自冰原巨熊部落的人致意。

    坐在甘谷拉右手边桌子上的那两个人也站了起来,算是让大家认识一下,也是礼貌,不过两个人都不说话,只是点点头就坐下了。

    张铁注意到,那在座的许多人在知道有冰原巨熊部落的人要参加行动的时候,许多人脸上的神色,都变得兴奋起来,很多人坐在椅子上的身子,都挺值了不少,似乎能和冰原巨熊一起行动,是一种莫大的荣光一样。

    来到冰雪荒原这么长时间,张铁多多少少也了解了一点冰雪荒原上的信息,对冰原巨熊部落,张铁知道的两个信息,一个是这个部落是冰雪荒原上最强大的部落,守卫着斯拉夫人的圣山,在冰雪荒原具有举足轻重的影响力,二是这个部落与冰雪荒原上的其他部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最早,听说在数百年前,迁徙到冰雪荒原的斯拉夫人其实只有冰原巨熊这么一个部落,在时间的长河下和不断的繁衍生息之中,因为各种原因,冰雪巨熊部落一次次的**,最终才形成了今天冰雪荒原斯拉夫**大小小各部落并存的生存格局。

    主角已经完全入场,该说的话都说了,过场也走完了,剩下的,自然是大家大快朵颐了。

    ……

    “你可真是一只小馋猫!”莎柏琳娜在张铁身边坐下后,看着张铁已经把自己的那一半吃了三分之一,小声的在说了一句,语气里并没有责怪的意思。

    小馋猫?这个称呼让张铁有些啼笑皆非。

    “今天饿了一天的肚皮,来的时候看到这么多的东西摆在面前,就忍不住动手了,听说小馋猫都爱吃鱼,特别是美人鱼!”张铁随意的和莎柏琳娜开着玩笑。

    “把鱼放在你面前,你敢吃么?”莎柏琳娜风情万种的白了张铁一眼。

    “不敢!”

    “胆小鬼!”莎柏琳娜故作生气的哼了一声。

    “你这一只美人鱼可是有一大堆老虎虎视眈眈的看着呢,我哪里敢随便动口!”张铁一边吃着东西一边和莎柏琳娜聊着天,说来也奇怪,两个人虽然到现在为止也只是第二次见面,但却没有多少距离感,就像认识了很久的熟人一样,张铁心中暗暗奇怪,难道偷看美女洗澡后还有这种效果不成。

    莎柏琳娜妙目扫了一眼周围那些虎视眈眈盯着她和张铁这一桌的人,脸上泛起了一个笑容,“我听莲娜她们说你现在还不知道我是谁?”

    “没关系!”张铁耸耸肩,“反正我都做好了吃完饭后被人围殴的准备了……”

    张铁的这话让莎柏琳娜一下子咯咯咯咯的笑了起来,笑得花枝乱颤,引人侧目,莎柏琳娜的笑声太过突兀,以至于她一笑,营帐里坐着吃饭的人所有人的眼睛都盯在了她的身上,那其中,不知道又有多少双眼睛盯着张铁,看着两个人亲密交谈的样子,目光里全是羡慕嫉妒恨。

    “甘谷拉是我同父异母的亲弟弟,这下你知道我是谁了吧!”莎柏琳娜把嘴唇凑在张铁耳边说道。

    这句话差点让张铁刚刚喝到嘴里面的沙棘酒直接喷出来,甘谷拉的姐姐,我靠!怪不得洗个澡都有几十个人把守着河段呢。

    “冰雪荒原不知道我的人太少,估计现在不少人已经把你当成我看上的又一个入幕之宾了!”

    莎柏琳娜的这句话的信息量太大,让张铁都愣了愣之后才完全反应过来,莎柏琳娜的身份固然让张铁惊诧,但更让张铁惊诧的却是莎柏琳娜的后面这句话。

    “又一个入幕之宾?”张铁在又字上面加了个重音。

    “对啊,在有些人的眼里,我的名声可不太好,传说和我睡过觉的男人都可以从这里排队排到艾斯基尔城了!”莎柏琳娜淡然的说着,这种对一个女人来说有些难为情和并不太好听的事情从她口中说出来,就像在说别人一样,没有半点不好意思,“你不会介意和我这样的女人坐在一起吧!”

    张铁认真的看着莎柏琳娜,从头到脚的看了半响,最后摇了摇头。

    “听到这样的话,你是为我惋惜吗?还是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莎柏琳娜扬着一张艳丽的俏脸,用微微有点挑衅的语气问张铁,“怎么,或者现在就想要离开了?”

    张铁一下子把头凑到了莎柏琳娜的耳边,嘴唇都能碰到耳廓,用只有莎柏琳娜能听见的声音小声的说着,“我是在为那些男人惋惜,他们不光是白痴,一个个的眼睛更是瞎了,你现在的情况,就算是去修道院假扮一个从小就在修道院长大的修女都不会有问题,你说我说得对吗?要是你想让我做你的第一个入幕之宾的话,我会忍不住炫耀的哦……”

    莎柏琳娜的表情开始是微微错愕,最后则是一下子转过头来看着张铁,脸色有些发红,眼睛一下子瞪大了。

    “你怎么知道的!”莎柏琳娜用更低的声音问道。

    “没什么,我只是有一双善于发现美的眼睛而已!”

    “你这个小混蛋,不许说出去!”莎柏琳娜斩钉截铁的说道,语气已经带着威胁。

    “那你给我什么好处?”张铁涎着脸问道,“替人保守秘密可是要有代价的哦!”

    “你想要什么?”

    “看在你今天晚上请我来这里大吃一顿的份上,等我想好了再告诉你!”

    “可不许过分啊!”

    “放心,我可不是小馋猫,我要的东西绝不会让你的这个秘密变成过去式就是了!”

    在微微愣了两秒钟之后,明白过来张铁所说的这句话是什么意思的莎柏琳娜狠狠的在桌子下面掐了张铁的大腿一下,差点把张铁掐得跳了起来。

    两个人在这里说着话,因为太小声不想让别人听到,所以就凑得很近,基本上都是嘴巴对耳朵的说,这样的情况,在下面和旁边桌子做着的人眼里,那感觉就像两个人已经亲密无比一样。

    坐在下面的奥劳拉手上拿着的刀子和叉子不知不觉就在她的手上扭曲了起来,更多的男人则眼睛里都开始冒火。

    “甘谷拉公子,今天这样隆重的晚宴应该有一点节目助兴才是,刚好我今天听人说起我们这里有一个被艾斯基尔城用5000金币通缉的杀人犯,听说那个杀人犯很有本事,连续干掉了两个赏金猎人,我手下有人不服气,想领教一下那个通缉犯的本事,不知道甘谷拉公子是否允许?”就在下面的一张桌子上,一个男人突然站了起来,大声说道。

    一听这句话,张铁就知道找事的终于来了……

    “被艾斯基尔城用5000金币通缉的杀人犯,居然会在这里?”一听这话,甘古拉的脸色一下子就阴沉了下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