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十二章 血腥华尔兹
    巨锤在手,张铁一下子就扭转了整个战局……

    没有人能想到张铁一锤就瞬间把一个九级的战士击杀,但事实摆在面前,不由得人不信。

    所谓一力降十会,当一个人的力量达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所谓的技巧和招式在这样的力量面前就开始显得苍白起来,那由力量所带来的恐怖的破坏力和让人难以捕捉的速度,就组合成了最有杀伤力的,也是最有效的战技。

    张铁此刻吃到肚子里的七力果已经有了二十七颗——九颗野狼七力果,九颗铁牙鬣狗七力果,再加上九颗魔鼠七力果,这些七力果单独一颗所赋予给张铁的力量并不会让他有这么大的优势,但是当二十七颗七力果累加起来的时候,张铁身上的力量,就完成了由量变到质变的转化,就显得可怖起来。

    只要想一想,那些动物合在一起所能爆发出来的力量有多大,张铁此刻的力量也就有多大。

    那恐怖的战锤拿在张铁手里,张铁知道这战锤绝对比他以前使用过的男人的证明还要重,但因为实力的增强,这把战锤拿在手里的感觉,却让张铁感觉比当初拿着能把男人的证明还要轻松很多。

    哪怕是奥劳拉和塞顿,都没有想到张铁的身上居然拥有如此强大的力量,因为自始至终,张铁在两个人面前就从来没有显示过自己的这个本事。

    看到一个九级的战士居然在张铁的战锤砸得四分五裂,所有围观的人安静了两秒钟,随后就轰然的喧哗起来。

    “怎么可能!”格罗杰科在场边大叫了起来……

    一直稳稳坐着的甘谷拉和那两名冰原巨熊部落的高手,也一下子直起了腰,面色变得认真和凝重起来。

    在高手的眼中,他们自然明白张铁刚刚那一下的恐怖,当那把战锤以那样的速度和力量被挥动起来的时候,哪怕是他们,扪心自问,遇到那种情况,也只有暂避锋芒,而绝不会选择让那把战锤靠近自己的身体。

    “这个家伙难道是人形魔兽吗?”甘谷拉有些难以置信的自言自语了一句,“那可是657公斤的爆熊之锤啊……”

    在张铁翻转了战局的瞬间,莎柏琳娜的脸上一下子就显现出一种光彩来……

    ……

    战斗在继续……

    在这样的生死搏杀之中,看到自己的同伴被张铁一锤轰杀,剩下的那两个九级战士都没有任何犹豫,一下子就开始朝着不同的方向飞退。

    地上有不少的武器,一个九级战士朝着一把被丢在地上的超重砍刀跑去,另外一个九级战士则向着远处的几只飞矛跑了过去,两个人很有默契,知道在这种情况下,怎么配合才能把张铁干掉。

    只要拿到超重砍刀的那个人能纠缠住张铁一会儿,那么,另外一个拿着飞矛的家伙就可以在远处把张铁洞穿。

    两个人的想法不错,但可惜的是,他们遇到了张铁。

    在这两个人开始飞退的时候,张铁拎着战锤就朝着离他最近的那个人冲了过去,手上拿着几百公斤的东西,但张铁的速度,却并不比刚才慢上多少。

    看到张铁那拿着巨锤的灵动身形,所有观战的人都吸了一口冷气,这个家伙,到底有多强的力量啊,拿着爆熊之锤居然还能跑得那么快?

    剩下的那两个九级战士也没有想到张铁的速度会如此之快。

    其中一个九级战士刚刚冲到超重砍刀那边,快速的用脚把那把朝重砍刀跳起,一只手刚刚握住刀柄,张铁就已经冲到了他的面前。

    “杀……”张铁目光如电,口中大喝一声,战锤高举,一锤就如泰山压顶一样的向那个家伙砸了过去。

    那个家伙面色一变,本能的想要后退,但他一退,就发现张铁完全就像是他的影子一样,几乎是粘着他的步伐跟着他一起冲了过来,甩都甩不脱,无论他怎么变幻步伐,两个人之间的距离更是一丝一毫都没有改变。

    战锤带着一股劲风压下,已经来不及了,那个人只有双手捂住超重砍刀的刀柄,也是一声大吼,用手上的武器朝着巨锤挥了过去……

    “当……”的一声巨响,周围所有人的耳膜都被震得有些发疼,就在这声巨响中,那把重量起码也有七八十攻击的超重大砍刀的刀身扭曲了九十度,从那个人的手上高高飞了起来,那个人双手鲜血直流,虎口完全被撕裂,整个人被震得完后飞跌开去,人还在空中,一口鲜血就噗的一声就喷了出来。

    张铁继续冲上……

    “当!”的又是一声脆响,张铁战锤挥动,砸飞一支投掷向自己的飞矛,张铁砸落飞矛的声音和飞矛撕破空气的声音几乎同时响了起来。

    是音击,但却被张铁成功的击落了。

    早在圣赫纳岛,当张铁在救下奥琳娜夫人那天晚上的时候,张铁的精准投掷的先祖血脉,就不知不觉完成了一次进化和觉醒,虽然一直到此刻,张铁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新进化和觉醒的这个技能在怀远堂应该叫什么名字,但这并不妨碍张铁在关键的时候爆发出这个血脉所赋予他的能力。

    这个血脉,同样与投掷有关,这个新觉醒的血脉赋予了张铁一种神奇的本能,当别人把东西向他投掷过来的时候,在那个东西靠近他的身体以前,他就能感觉到那个东西的前进轨迹和线路,让他可以提前闪避和有所准备,如果那个东是以旋转的方式被人投掷过来的话,张铁甚至可以在那个东西上再施加一个力量,改变那个东西的前进轨迹和线路,让那个东西反击回去。

    因为不知道这个觉醒的先祖血脉应该叫什么名字,所以张铁自己在心里面为这个新觉醒的先祖血脉起起了个名字,叫投掷反射。

    远处的那个家伙居然想要用飞矛把张铁干掉,这对现在的张铁来说,完全是班门弄斧,如果对方人多,来个飞矛齐射什么的,或许还会让张铁感到威胁,但是只是一根飞矛的话,就算是音击,在张铁已经有所准备的时候,这样的音击已经无法威胁到张铁了。

    看到飞矛的音击居然被张铁用爆熊之锤击落,甘谷拉一下子就从他的椅子上站起,周围观战的人也齐齐的吸了一口冷气,这是在做梦吗,这个家伙居然能用那么重的武器把音击的飞矛砸落……

    用战锤把那根飞矛砸开的张铁顺势就把战锤砸在了地上,然后用一只手扶着战锤的手柄,整个人的身子横空飞了起来,一脚狠狠踹在了那个刚刚被他砸飞的九级战士的胸口。

    那个九级战士的胸口瞬间就响起一阵让人牙疼的骨碎之声,整个人被张铁一脚像炮弹一样的踹出二十多米远,落在地上滚了两下就再也没有起来过。

    然后张铁落地,拿起战锤,调转方向,向远处那个投掷飞矛的家伙冲去。

    从张铁砸落飞矛,干掉第二个九级战士,到张铁再次向那个唯一活着的家伙冲去,整个过程,只用了零点几秒,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剩下的那个投掷飞矛的九级战士的第二根飞矛都还没有来得及投出。

    那个人离张铁的距离差不多有四十米,在张铁朝着他冲过了七八米的时候,他的第二支飞矛才投了出来……

    “当……”的一声,第二支飞矛同样被张铁用战锤砸开……

    张铁继续突进,霎时间又前冲了差不多将近二十米……

    “当……”,第三支飞矛同样被张铁砸飞。

    那个人已经来不及投掷第四支了,因为张铁已经靠近,在离他还有不到十米距离的时候,就把手上的战锤朝着他砸了过来。

    600多公斤的战锤呼啸着,旋转着,向那个人飞去,速度虽然没有飞矛快,但那巨大的声势和给人造成的压力,却比那个人投掷出的飞矛大10倍。

    那个人只有躲开吗,放弃了用手上的飞矛进行第四次攻击的打算。

    那个人以为自己躲开了,甚至就连那许多的旁观者也以为那个人躲开的时候,张铁从那呼啸旋转着的战锤后面闪了出来,一只手,不可思议的抓住了那战锤翻滚旋转着的手柄,抓住战锤的张铁的身子向后一转,以右脚为圆心,手一伸,拿着战锤整个身子一下子转了180度——直飞的战锤一下子改变了方向,如一个灵动的跳跃,在空中划出了一个优美的半圆轨迹……

    在张铁抓住战锤手柄的那一刻,那个投掷飞矛的九级战士的身体已经站在了那旋转战锤的两米之外,他以为自己已经躲开了张铁这次的攻击……

    恐怖狰狞的战锤没有任何阻碍的落在了那个人身上。

    一团血雾再次从那个人的身上爆了出来。

    周围一片安静,如果说开始的时候张铁用战锤展现的只是力量,中间张铁用战锤击落飞矛展现的是判断和速度的话,那么最后这一下,张铁所展现出来的战技,已经不仅仅是力量或者速度了,如果非要用一个词来形容,那就只有一个词——华丽!恐怖的华丽!

    600多公斤重的爆熊之锤,这件象征着凶残暴戾的武器,就在刚刚,在所有人的眼皮底下,在那个人的手上,就像有了灵性,和那个人一起跳了一曲优美但却血腥无比的华尔兹……

    “咚!”的一声,张铁把爆熊之锤放在了地上,一下子就在地上砸出了一个土坑,听到这个声音,所有人似乎才一下子清醒过来。

    张铁的两只手的手掌交叉着,随意的杵在战锤的锤柄上,就是这个普通的姿势,这个时候在众人看来,也有一种难言的霸气和奇特的魅力。

    这一刻,无论是奥劳拉和莎柏琳娜的眼中,在看着张铁的时候,都放出了奇异的光彩。

    有的人则面色如土……

    “下一个是谁?”张铁眯着眼睛看着格罗杰科,淡淡的问道……

    ……

    求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