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二十卷 第十三章 惊天一矛
    周围一片安静,包括甘谷拉和周围那些看着张铁表演的瓣熊部落的士兵在内,所有人随着张铁的那个问题,眼光都转向了血狼部落的格罗杰科。

    张铁的意思很清楚,这场死亡游戏,还没有完1

    格罗杰科此刻的脸色已经没有了血色,九级的战士可不是冰雪荒原上的巨狼,想要多少就有多少的,这次他从部落里带来的九级战士,总共也就是三个人而已,三个人都是部落军队中的骨干,这么一下子把三个部落高手折损在这里,就算他回到部落里,也不是用嘴说一声就能完事的。

    除了考虑到回到部落所要面临的责难和质疑以外,格罗杰科心中更是大恨,这刚刚被张铁干掉的三个人都是他的心腹,原本他已经准备回去后付出相应的代价,从神庙之中为三个人求取三分九级战士的狂化之源,这样三个人的实力还可以提高一大截,没想到这三个人却在这里被人干掉了。这简直就像砍了他的一条手臂一样,让他痛彻心扉。

    到了此刻,对格罗杰科这种人来说,他依然觉得自己没有错,他对别人的任何挑衅和侮辱都是当然的,那些出身不如他的人就是要低他一等,对他服服帖帖才是,而这些人对他的任何反击他都觉得是那些人的错,让他难以接受。

    他看着站在场中的张铁,双眼圆瞪,一副恨不得把张铁抽筋扒皮的神色。

    “按照死亡游戏的规则,在获得这一场的胜利之后,你已经赢了,可以不必再挑战血狼部落了血狼部落在这里已经没有其他的九级高手,如果你再继续坚持挑战的话,血狼部落只能派出十级的强战士了!”甘谷拉看着张铁,目光闪闪,就像发现了一个非常好玩的东西,他的这话,是提醒张铁,让张铁见好就收。

    “这就是死亡游戏的规则吗?”

    “不错死亡游戏一般都是在等级相同的对手之间举行,如果没有同等级的对手,胜利者想要继续挑战的话,那么对方就可以派出更高一级的对手出场,你可要想好了!”说话的是莎柏琳娜因为奥劳拉是十级的强战士,而按照赏金猎手出手的规则,一定是会把比自己低上一级的通缉犯作为猎杀对象张铁此刻的身份又是奥劳拉的俘虏,所以所有人都理所当然的认为张铁是一个九级的战士。

    莎柏琳娜的语气,也是有劝张铁要放手的意思,因为在所有人的印象里能跨越九级和十级鸿沟的人,虽说不是没有,但那实在是凤毛麟角,一个熊级部落也出不了几个那样的人物,野熊部落里也有这样的人,在九级的时候就能越级击杀十级的高手但那几个人的共同点,都是天生就拥有斯拉夫人中罕见的狂化体质,在狂化之后可以将狂化之源的威力提高三倍以上的人物。

    没有人认为张铁此刻挑战一个强战士还能赢,很简单的道理如果能赢的话,张铁也就不会被奥劳拉俘虏了,刚刚塞顿和格罗杰科身边的那个十级的强战士交手,可是打了个平手,并没有占到什么便宜的。

    “彼得,够了……”远处的塞顿也在出言提醒,希望张铁不要做出什么冲动的事情来,毕竟塞顿对张铁很有好感他可不希望看着张铁就这样白白送命,到了现在血狼部落已经付出了三个九级战士的代价,如果这是打脸的话,格罗杰科的脸都抽出血来了。

    塞顿知道,损失了三名九级战士的格罗杰科回到血狼部落绝对不会好过,血狼部落的族长巴特尔可不仅仅只有他这么一个儿子而已,格罗杰科的那些兄弟之间,同样有着激烈的竞争,格罗杰科这次能带兵出来,同样也是在部落同辈之中竞争的结果。

    如果张铁可以动用战气的话,加上他的那双黑暗撕裂者手套,哪怕面对一个十级的强战士,也有可能会赢,但此刻,张铁的身体垩内的战气已经被爆骨针锁住了……

    远处的奥劳拉也轻轻的摇了摇头。

    格罗杰科则用仇恨的眼神看着张铁,说出来的话则让周围的人在心里鄙视不已,“通缉犯就是通缉犯,下三滥就是下三滥,刚刚占到一点便宜就尾巴像猴子一样的翘起来了,你以为没有人能收拾得了你吗,你知道和一个十级的强战士对决的后果是什么吗,足以把你吓得屁滚尿流,哈……哈……小子,过了今天,我劝你还是自己找个洞像老鼠一样躲起来比较好,或者钻到能保护你的女人的跨底下,千万别让我再碰到你!”

    格罗杰科在用激将法,想让张铁答应继续挑战,这样他就能光明正大的派出他身边的十级强战士把张铁干掉,这样的结果,对他来说,总比张铁毫发无损,而他这边损失了三个九级战士要强一些。毕竟三比一的战果和三比零的战果完全是两回事。

    在座的都是人精,否则也不会带兵出来参加这次的行动了,格罗杰科心里的那点小九九,所有人一听就都明白了。

    “无耻!”莎柏琳娜毫不客气的指着格罗杰科骂了起来。“有种你自己上!”

    “嘿……嘿……除非他能过得了接下来的这一关,否则凭他还不配和我动手。”格罗杰科双手抱着膀子,大言不惭的说道。

    莎柏琳娜完全被气得说不出话来……

    “把你的十级强战士派出来吧,我正想看看血狼部落的十级强战士有多厉害呢!”随着张铁的这句话说出来,周围再次安静了下来,所有人看着张铁,许多人都觉得张铁疯了,很多人微微的摇了摇头,还有一些人的目光之中已经有了惋惜,可惜了,年轻人就是太嫩了一点,被人一激就忍不住做出疯狂的决定。

    在许多人的心里或许刚刚那把爆熊之锤舞动得如此惊艳与华丽的一幕,以后都没有机会再欣赏了吧。

    “一个强大的战士,除了要拥有强大的战力,最重要的就是要拥有一颗强大的心,哪怕是刚出生的巨熊,有时候也要忍受野狼和鬣狗的欺负,如此才会成长起来的机会!”甘谷拉偏过头对那两名来自冰原巨熊的高手说道。

    那两个高手看了张铁一眼,均微微的摇了摇头,这个世界上,从来不缺那些惊才绝艳的高手和天才,缺的是能活得足够久的高手和天才。

    “沙林大祭司曾经说过,厄尔奇达山顶上的雪千年不化,但山下那些松树树梢顶上最洁白耀眼的雪通常却最容易融化,都是站在高处,但它们的命运却不相同,所以一个人站在高处的时候往往最容易迷失自己的位置。”来自冰原巨熊部落的罗斯拉夫沉声说道。

    虽然是在这种场合,但听到旁边的客人提到了沙林大祭司,坐在主位上的甘谷拉也不由得一脸恭敬的微微欠身,抚胸施礼,“沙林大祭司不愧是整个冰雪荒原最有智慧的人!”

    “可惜了!”

    “是可惜了!”

    就在众人的惋惜的复杂眼光中,刚刚和塞顿交手的那个血狼部落的十级强战士缓缓的走到了对决的沙场,脸上带着一丝冷笑,在张铁四十米外站定——按照死亡游戏的规则,对于可以使用战气进行隔空轰击的人的对决,双方开始的初始距离都是四十米以上,这样的安排,是不至于让双方一上来就没有任何缓冲和准备的硬碰在一起。

    张铁则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就在甘谷拉身边的一个侍卫即将宣布这一轮的死亡游戏的对决即将开始的时候,场边的奥罗拉突然大叫了起来。

    “等一下,彼得现在是我的私人财产,我不同意他参加这次对决!”

    奥罗拉的声音有些尖锐,甚至微微有一丝失态,张铁转过头,发现远处的奥罗拉的身体微微的有些颤抖,一双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自己,不知道是不是火光中产生的错觉,张铁甚至觉得奥罗拉的眼睛里居然有一些雾气。

    “奥劳拉,死亡游戏的规矩,在整个对决之中,只有对决者的个人的意志能主导一切,其他任何人都无权干涉,不会是看着这个小白脸马上要死了,你心疼了吧,嘿……嘿……”格罗杰科狰狞的笑着,在看了奥罗拉一眼后,就转过头来看着甘谷拉,“刚刚那个彼得已经同意了对决,死亡游戏的对决是没有后悔药的,还请甘谷拉公子宣布对决开始!”

    “奥罗拉,格罗杰科说的是对的,接下来的战斗,你无权干涉!”甘谷拉看了奥罗拉一眼后说道。

    奥罗拉沉默了下来,一双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张铁。

    张铁对着奥罗拉笑了笑,什么话都没说。

    “开始吧!”甘谷拉吩咐身边的侍卫

    一个侍卫从甘谷拉身边站了出来,举起了自己手上的一把佩刀,让所有人都看见,然后就把佩刀弹到了空中……

    在熊熊的火光中,侍卫的佩刀在空中翻滚了几下,在达到离地面七八米高的高点的时候,直直的坠了下来。

    所有人都知道,在佩刀坠落到地上的那一刻,双方的对决就开始了,而这一次,那个叫彼得的少年究竟能在一个十级强战士的手上撑过几秒钟,则没有人关心,因为在所有人看来,这次对决的结局已经注定了。

    侍卫的佩刀终于落了下来,笔直的插在了地面上。

    在佩刀接触到地面上的那一刻,场中的两个人都动了……

    在第一个零点一秒的时间内,血狼部落的那个强战士身上就爆发出一个十多米高的,巨大的,有点像猛虎一样的战气图腾……

    张铁则快速的用脚一勾,就把地上的一支飞矛拿到了手里……

    在第二个零点一秒的时候,血狼部落那个强战士朝张铁冲了过来,开始加速……

    张铁则做出了投掷飞矛的姿势……

    在第三个零点一秒的时候,血狼部落那个强战士脚上发力,已经瞬间朝着张铁突进了十米……

    张铁的脸上已经出现了一个笑容……

    “小子,去死吧……”在第四个零点一秒的时候,血狼部落那个强战士大喝一声,身上战气翻滚,手上已经凝结出一个巨大的战气拳印,双方的距离已经从四十多米拉近到了二十米左右……

    张铁投掷出了飞矛……

    然后,已经没有然后了……

    在第五个零点一秒的时候,几乎整个黑熊部落的人,不光在在场围观这次死亡游戏对决的那些人,甚至在一里之外的那些战士们,耳朵中都听到了一声震耳欲聋的的恐怖的炸裂声。

    这个声音,让黑熊部落的许多战士都骚动了起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是那个声音从营地的中部大帐哪里爆发了出来,动静非常大,所以许多黑熊部落的战士本能的拿起武器,在一些军官的带领下就向哪里冲去。

    只是瞬间,整个黑熊部落就llL了起来。

    而在现场的那些人,没有人一个人能看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众人的眼睛,唯一能看见的是血狼部落那个强战士高大的战气图腾瞬间消散,还有被树立在对决场地周围的那一片插在地上用三角的木质抵架连成一线重型钢质塔盾防线在二十多米长的一条防线上的全面溃散,有的钢质塔盾,更是变得四分五裂,刚刚那声巨响,绝大部分,正是这些重型钢质塔盾炸裂开来的声音。

    因为这一切都太快了,快得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不到一秒钟,一切就已经结束,这个时间,对很多人来说,几乎只是眨了一下眼皮,等再睁开的时候,就一切都改变了。

    因为太过震惊,而且许多实力稍微低一点人甚至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在这个最热闹的现场,表现得却是一片死寂。

    “怎么回事,血狼部落那个强战士为什么不动了,还有,那些可以抵御重装骑兵冲击的重型塔盾防线怎么了,刚刚是打雷吗?”那些围观的人群中,一个家伙刚刚感觉被旁边的人踩了一脚,只是低了一下头,等他再抬起来的时候,就一切都结束了,所有人都像被施展了定身法一样,一动不动的看着现场。

    旁边听到他问题的家伙只是张着嘴巴,瞪着眼睛,傻傻的看着对决场,完全对他的问题充耳不闻。

    就在这时,轰乱而震颤的脚步声开始响了起来,一队队的野部落的战士打着火把,拿着武器,在军官的带领下,从面八方,像潮水一样朝着这里冲了过来。

    “这里……没事,让他们退回去吧!”甘谷拉的声音响起,从晚宴开始一直到现在一直从容镇定的这个声音这个时候也有了一些莫名的沙哑和一丝的颤抖。

    轰乱而震颤的脚步声听了下来,在一群军官的吆喝与命令中,那些声音又重新慢慢离开了这里。

    在让那些赶来的战士返回之后,甘谷拉还想说一点什么,可这个时候,看着那像被凝固一样的现场,他都觉得嗓子有些发干,有一种想说什么但却说不出来的感觉。

    甘谷拉没有注意到,这个时候,一直坐在他身边的来自冰原巨熊部落的罗斯拉夫和瓦吉德两个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了起来,这两个高手的脸色在这个时候有一股不正常的红晕,手上和脖子上粗壮的血管在暴跳,鼻翼不正常的扩张着,就像要马上陷入到狂化之中一样。

    没有人在这个时候能说出什么话来,所有人都看着对决场,一遍又一遍的在问自己,刚刚看到的,难道是幻觉吗?

    血狼部落那个强战士在离张铁二十多米的地方站着,他低头看了看自己胸口的哪一个巨大而平整的血洞,很奇怪自己为什么还没有马上死去,眼里充满了迷茫和疑惑,这个时候,他甚至感觉不到什么疼痛,他只感觉到一股由内而外的虚弱,一秒强过一秒的侵袭着他的所有知觉和强战士强大的生命力。

    “这……这是什么?”他看着站在他二十米外的那个脸色平静的少年,虚弱的问道。

    “飞矛!”张铁平静的说道,“我不想杀你,但你不该为那个混蛋卖命的!”

    “飞矛……”血狼部落那个强战士喃喃的重复了一遍,似乎一下子明白了什么,在这样的飞矛面前,所谓的强战士,和冰雪荒原上的那些低级的野兽完全没有任何区别,所谓的强大,只是一矛而已,强战士的脸上开始出现了一层亮光,他看着张铁,死死的看着张铁,用生命最后的力气说了一句话,“我……是血狼部落的人,格罗杰科……不能代表……整个……血狼部落!”

    “我和血狼部落没有仇恨,我只要那个家伙的脑袋!”

    听到张铁这样的保证,那个强战士的脸上出现了一丝笑容,然后整个人仰天就倒。

    看着这个死去的强战士,张铁长长的叹了一口气,随后就从身边拿起了一把重剑,再捡起一根飞矛,直接向场边的格罗杰科走了过去。

    看到张铁手上的飞矛和他走近的身形,甘谷拉身边的侍卫第一时间就在甘谷拉身前用自己的血肉之躯和手上的盾牌结成了一道防线。

    “滚开,不要挡住我的视线,你们难道觉得自己的身体比重型钢质塔盾的防御力还强……”甘谷拉暴怒,双眼精光四射,一下子展现出疯狗的本性,几个挡在他面前的侍卫一下子就被他毫不客气的踢得摔了出去。

    甘谷拉身边的侍卫们无奈的闪过,可一个个看着张铁手上的飞矛,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甘谷拉看着张铁,张铁却没有看着他,而是看着格罗杰科。

    格罗杰科此刻就像被暴晒了几天的咸鱼,看着朝着他走过来的张铁,连呼吸都困难起来,而他身边的人,在看到张铁朝着这边走过来的时候,一个个都连忙跑开,格罗杰科身边十米范围之内,瞬间就空空荡荡没有一个人。

    格罗杰科也想跑,但此刻,只要看一眼张铁手上的飞矛,他就感觉到自己的双腿像灌了铅一眼的沉重。

    张铁来到了他的面前,眯着眼睛看着他……

    格罗杰科张了张嘴,“我是血狼部落的‘…,,”

    张铁重剑一挥,格罗杰科的脑袋一下子就飞了起来,颈部的鲜血喷射得一米多高,洒了张铁一头一脸。

    张铁丢下手上的飞矛和重剑,伸手抓住了格罗杰科的脑袋,抹了一把自己脸上的鲜血,拿着那个脑袋就来到了奥罗拉的面前,把那颗脑袋丢在了奥罗拉面前的地上。

    张铁正想说点什么,却发现此刻的奥罗拉双眼已经溢满了泪水,因为戴着面具,奥罗拉的泪水从脸上流下,顺着她秀气的下颌处一滴滴的滴下来。

    “别哭了,作为你的私人财产和那个……俘虏,为你出气是应该的嘛!”张铁笑了笑。

    “你……一直在骗我!”

    张铁知道奥罗拉所指的骗是什么,有着这样能力的他,哪怕就算是中了爆骨针,血洗灰鹰部落也不会有问题,但他一直隐藏着自己的能力。

    “我觉得我们之间的误会迟早会能解开,而且这点磨难对我来说不算什么,你那晚不是也没有对我下杀手吗,为了这么一点事情,让我用飞矛在你身上开一个血洞我实在做不到!”张铁坦诚的说道,说完这些,他又画蛇添足的加了一句从唐德哪里听到过据说从大灾变之前就在流行着的一句用来和女人开玩笑的狗血句子,“打在你身,痛在我心嘛!”

    奥罗拉的身子震了一下,看了看他,也没有说什么,转身就走……

    张铁有些莫名其妙-的抓了抓脑袋……

    塞顿嘿嘿的笑着,对着张铁比划了一下大拇指,而塞顿旁边的萨伦,看到张铁的眼睛朝他看过来的时候,那脸上的笑容,简直就像是要哭出来一样。

    “好了,死亡游戏结束了,大家回营帐继续用餐吧!”甘谷拉的声音继续不咸不淡的响了起来。

    张铁转过头,只见那个有疯狗外号的甘谷拉对着他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脸,这一刻,他的眼光所及之处,到处都是那把牙齿露出至少八颗以上的真诚笑容……

    只有那两个来自冰原巨熊部落家伙看着自己的眼光,让张铁浑身一下子就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未完待续。